華發網繁體版

白喜事

司儀的話響亮而模糊,一字一句都聽到了,卻還是不知道他說了什麼。逝者在前,腦中是一片空白。繞著她緩緩走過大半圈,被入殮師精心打理過的遺容並沒有亡者的慘白,只是如蠟像般不真實的黃。靜靜凝視她的眼裡有凝重,有懷緬,也有輕鬆,淚水未曾留下幾滴,眼眶就已乾涸。

接著她被推入了火化室,我跟去送她最後一程,仿佛要親眼見證了這湮滅才能使自己相信,她真的不在了。遺體整齊地排列在推車上,蓋著白布,露出臉以便親屬辨認。我靠近玻璃圍牆,最後再看一次她的樣子。有人走過來拉動盛放她的推車。她一點點地遠去而我絲毫也不能靠近。不知是被抑制的情感衝破出來還是細微的感情被激發出來,我幾乎是本能地重複著“不要走,不要走……”。可是工作人員動作乾淨俐落沒有一秒停留,她被推入了焚化爐。

再也看不見了。

白喜事

也許某種意義上,死是永恆。此生的緣分都已經盡了,今生再無可能相會。毫不透氣的黑,壓抑在呼吸之間的沉重,仿佛世界都停滯的發呆,即是死亡。任由生者如何地不舍,無助,逝者都愛莫能助了,不論其生前能給予人多少讓人安心的保護和溫暖,他現在都已經無知無覺,只有無盡的痛苦留給活著的人。

然而中國人卻把婚嫁和發喪稱為紅白喜事。有情人喜結良緣,新的家庭,新的生命誕生的可能,代表著生命希望的紅固然是喜。可是白慘慘的挽聯,花圈,還有逝者失去生命氣息的慘白的臉,卻也稱之為喜事,如果是高夀之人沒有痛苦地平靜離世的話。

白喜事

生者的悲痛顯而易見,但,對逝者來說,是否真的是喜事呢?以前,中國人相信輪回轉世,相信好人可以去西方極樂世界。可是即使這樣,是否就捨得離開這個世界,放下喜愛的工作,與人世中愛著的人道別?如果眷戀著現世,又如何能捨得安心上路?電影《入殮師》說,死亡是一扇門。它不意味著生命的結束,而是穿過它,進入另一階段。或者說,他們不是死去,只是永遠地離開了,去到另一個無法回來的地方,當自己最終面臨死亡的時候,就可以到那個回不來的地方去看看他們。另一角度看,死亡是絕對的自由,只要活著便總有束縛,但死亡卻可以擺脫一切,沒有規則,沒有形體。死叫人脫離現世,幾十年的奮鬥所得不得不放下,一生的摯愛也必須分離,經歷的浮沉,榮光和落寞都隨風逝去。死讓人學會放手。我們有許多的宗教,對死亡有許多的解釋,天堂,地獄,輪回。讓人感受到依託和安慰。可是誰也不知道,死亡也許就是最終的湮滅,沒有靈魂也沒有輪回,什麼都不會再有。有的人可以早早悟到死亡的本質,平靜安詳,毫不在意地生活,有的人執著於塵世的情緣,即便是天堂,較之人世對他也沒有絲毫吸引力,不願離開的心情持續到心跳停止那一刻。

死亡多麼神秘,而又迷人,也許要用生命去參透,也許失去了生命也無法懂得。

白喜事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白喜事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