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過幹癮

這世上為情所傷的人用各種招數排遣空虛與寂寞。煙酒早已不新鮮,毒品,濫交,人們想盡一切辦法墮落。或者化悲痛為力量潛心事業,或者一時想不開去自殺。人有了情感就變得有意思起來,變得瘋狂起來。

可是瘋狂也需要資本,毒品需要金錢與勇氣,濫交承擔艾滋的風險,把悲痛化為力量要求的不僅僅是魄力,還是自欺欺人之絕學,更不要說多少人站上了天臺又下來,怕沒死成落下個半身不遂一輩子要死不活又不敢站得更高一些。

給不珍惜自己的愛人最大的懲罰是什麼呢?會是自己的死亡嗎?如果那個人還愛著自己的話。否則絕對是對其最豐厚的饋贈。

過幹癮

“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把戲古而有之,為了留住那個人什麼方法都用上了。這麼做的人哪個真的想死呢?心裡想的其實都是你在意我嗎?不在意嗎?我死了你就會知道我的好了,你就會後悔沒有珍惜我!

可是心裡還有這麼強的執念,對人還有這麼深的眷戀,塵緣未了,又怎麼捨得死。親朋好友囑咐著要寶貝自己,又如何捨得讓他們難過。然而懷著滿腔的愛與絕望時,這樣的念頭實在是太吸引人了,即便想想都能感受到隱隱作痛的快意。逃避是人的天性,我想過無數種自己的死法。

這生活多艱難,還能熬多久連自己也不知道。要是能死在喜歡的人手裡就好了,如果他不喜歡我的話就是最好的選擇。我為他準備好一切,他拿著刀捅過來,然後讓我在他懷裡死去,那便是完滿。

過幹癮

如果跳樓,會被當地媒體報導嗎?會讓那個人看見現場那一灘血跡嗎?聽到記者陳述的死亡時間,他是否會想起那天我對他說過什麼呢?他是否知道,絕望使人站得再高也毫無畏懼反而有些許即將解脫的愉悅?他能否感覺到,我愛他到生命最後一刻,只是不願再與他在一起了呢?站在窗邊,外面是漆黑的夜色,偶爾有燈光。搭著椅子爬上窗臺,沒有遺言,底下什麼障礙物也沒有,我張開雙手一頭栽下去。

又回到那個小旅館,我換上剛在一起那一年最中意的一套衣服,戴上他送的項鍊。炭盆,木炭,啤酒,安眠藥,打火機,萬事具備了。這長長的死亡時間,正好可以用來回憶那個一生摯愛的人。我關緊門窗,點燃了那堆炭,又用力地吹幾口讓它燃得更旺一點。將安眠藥混在啤酒裡喝下,涼涼的液體滑過食道進到胃裡,耳機裡是他喜歡的歌。幾經猶豫還是沒有開飛行模式,他會不會這時候打來呢?但他沒有。意識不知不覺就模糊了,感覺到氧氣稀缺掙扎著呼吸的時候已經無法動彈,難受的過程沒有多久。

過幹癮

假若我真的死去,會希望愛人忘了我吧,像什麼也不曾發生那樣;而活著的每一天,都希冀著被愛,像什麼也不曾發生那樣。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過幹癮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