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浮生若夢

你想做什麼?你又做了嗎?你想說什麼?你又說了嗎?你今天痛快嗎?

一天天飛快地過去,每天晚上躺在床上,仿佛都想不起今天做了什麼,幾部電影幾首歌而已,時間又到了零點後。年輕的大學生,父母供養,衣食無憂,沉醉在自己的世界裡,將時光盡情揮灑,將每一個白天變成夢境,又在每一次入夜用無病呻吟寫成詩自白一無是處的自己。

我們談論數學,談論績點,獎學金與出國留學,談論人世間的感情,然後任它們遠去。我們聊英劇,聊男友,聊未來,似世界在手,眉飛色舞。但今天,只需縱情享樂。

浮生若夢

獨自工作賺錢的負擔還未到來,高考的壓力早已遠去,想著應該有的計畫和目標啊,卻總被七七八八的事佔據了時間,像每天上午9,10點的時候睜開朦朦朧朧的眼睛,心裡想著要起來了啊……卻仿佛被粘在了床上一般起不來,再醒來便是中午了。做夢一般地去和朋友聚會也沒多少話聊,做夢一般地獨自出去拍照,做夢一般地去酒吧買醉卻又沒喝多少,好像做了很多事情,又好像在浪費時間,心裡就更空了。

所以有空去迷戀某個明星,不放過他的每一條微博,想著不知何時可以見ta一面,想著自己這份感情ta或許永遠不會知道,又或者胡思亂想,止都止不住。想著他是不是不在乎我了?他是不是有別人了?他是不是騙我的?想得眼睛都濕了。

浮生若夢

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不是沒有道理的。煩惱憂愁這些屬於文藝青年的病,病根在於過得太好。一切都順心順意的,美滿得不真實,於是從中作梗,好讓它真實一點。那多餘的愛受用不盡,操控著人去找一個物件宣洩,沒有那麼多自以為是的命運,而是遇上誰就是誰的饑不擇食。年華正好,總要栽在一個人手裡,不過是一場夢,夢醒來日子還是一樣,什麼也沒有失去,卻留下記憶。

尋常的日子要過,尋常的作業要做,恍恍惚惚地一心做夢可說是奢侈的。任誰都掂得起夢與現實的重量,偶有敢於顛倒,敢於投入者,他們在夢裡登峰造極的瘋魔,終得以在理想之地成活,他們的身邊,是成片成片只少了一分才情,一分幸運,或一分捨得就永遠倒下的做夢者的屍骨。平凡人將夢與現實穿插在一起,重重疊疊,無縫銜接,在現實中期待夢境,在夢裡不願意回去,人們稱之為虛度,可要是沒有這些被午後陽光慵懶照耀般的時刻,現實中的自己也許早已陣亡。堅強和高效建立在麻痹自己的基礎上,久了就忘記了對身邊的人溫柔的方式。失去了那些夢裡才有的心思與幻想,想念與婉轉,連自己都不喜歡的自己,不再是自己。無奈只能承認,可惜不敢。

浮生若夢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浮生若夢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