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二十郎當歲

小時候,總是那麼地那麼地期望長大。長大便可免去不喜歡的功課,長大便不再受爸媽的管束,長大意味著自由。於是小學盼中學,中學盼大學,一年一年地數著,還有多少年我便自由了。可是急急地一路奔跑到了二十歲,才發現這日子無奈而尷尬地卡在中間。我們擁有了自由的權利,卻沒有自由的能力,我們終於可以坦蕩地愛上誰,卻在世情的顛沛流離中無可奈何,看不到未來。

二十郎當歲

帶著年輕的灑脫上路,一旦認定一個人便全心全意,義無反顧。最開始,毫無經驗的我們天真地相信,只要相愛就沒有理由分開,只要還有感情在,無論如何都可以走下去。即便不適合,也覺得可以相互磨合到適合,即便在一起有許多爭吵和難過,卻有寧願互相折磨一輩子也不想分開的勇氣。因為那時的我們,還不曾經歷現實,不曾在一次次的失望中心涼。也就無法理解,不是有愛就能戰勝一切,而是一切都可以讓人放棄愛。

曾自以為是可以讓對方幸福的人,卻不曾想也成為了讓對方痛苦的人。每個人身上帶有的那些鋒芒無法避免地在擁抱時刺破愛人的身體,痛出了眼淚也不願分離。於是忍受,於是改變,可是改變需要時間也需要積累,即便相擁著,被刺破的傷口流幹血也消耗殆盡了感情,或者本能地去保全自己,選擇放手。因為我們似乎還太年輕,沒有一丁點的把握能等到塵埃落定。

二十郎當歲

我們聽說過異地戀愛失敗,聽說過許多人畢業即分手,但不親身試試總是不甘心,以為自己會是例外。我們努力地憑藉自己有限的閱歷去規劃未來,我們約定著很久以後的事,我們想像著白頭到老。可是就連約定的事到來之前,都不知分分合合多少次,以致後來再提起,都加了個如果。

除了愛,我們什麼也沒有,什麼也不會,即使認真去學,也遠遠趕不上事情變化的速度。最後不得不承認,儘管心裡那麼願意那麼想去適合這個人,甚至敢許下十年之約,可是做不到。放棄的那一刻心裡的想法都沒變,可是一次次的打擊後,人就會明白,實在是做不到。曾經想要反抗那些廣為流傳的道理,諸如年輕人要多談幾次戀愛才能一次次汲取教訓學會如何去愛對方,學會辨別適合自己的人,想著是不是如果每次咬緊牙關不分手,就可以不換人,在同一個人身上戀愛學畢業。可是相遇太早,堅持太難,即便還愛著,可是已經沒有繼續在一起的信心,只能把心尖上的人,讓給別人。

最後會是怎麼樣呢?可以見到對方,看到熟悉的臉,手指觸到對方的手,擁抱時嗅到對方身上熟悉的味道,什麼都值了。

才二十歲,看不開啊。

二十郎當歲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二十郎當歲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