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專題】對讖緯之學與儒學的辨析

作者與朋友談儒家學說之時,事實上往往離不開儒學宗教化的這一個問題。不過,儒學本身與宗教性質毫無關係,而之所以儒學會宗教化是一種社會意義上的「自然狀態」,它的主體性是在於「人」而不在「儒學」上;是困惑的「人」借用了「儒家學說」肯定了自己的價值。當然,儒家學說也是有它的困惑之處。因此,兩者參交,是歷史必然的走向。無論如何,作者在這一次文章裏先稍微分析一下何為「讖緯之學」吧

一般來說,「讖緯之學」是古代兩漢時期的一種流行儒理學說,它最早可以追溯到戰國時期的鄒衍,而鄒衍是五行陰陽學說的奠基者。不過「讖緯之學」的具體內容還是在兩漢時期才得到更嚴密的詮釋以及理論語境和脈絡。

【專題】對讖緯之學與儒學的辨析

首先,「讖」以「驗」為本義;亦即以一種預言去預決「個人命運」,而其中又分為符讖、圖讖。此外,「緯」是相對於「經」而言的,因為圖讖與經書的詮釋漸趨緊密,而被當時候的儒家認為具有輔翼經書的功能,因此又稱之以「緯」。「讖緯」一義,從此而來。而兩漢時期的儒學學家以「經義」對「讖緯」進行詮釋、講解,故此為「讖緯之學」

例如說,在西漢時期的「讖緯之學」是以陰陽五行學說和儒學學家董仲舒的「天人感應論」為依據,不僅適應統治的需求;在社會上也得以廣泛流行。因為在西漢讖緯之學的興起,同時在另一方面,社會不安穩、政權的交替、天災人禍的發生卻使得人民求於「讖緯」的思想來安撫自己;而西漢哀平之際更是讖緯的泛濫期。

在古書《漢書·五行志》寫道:「漢興,承秦滅學之後,景、武之世,治董仲舒《公羊春秋》,始推陰陽,為儒者宗。」在古書《春秋繁露》,董仲舒對陰陽運行的基本軌跡寫道: 「陽氣始於東北而南行,盲其位也;西轉而北入,藏其休也。陰氣始終東南而北行,亦就其位也;西轉而南入,屏其伏也。是故,陽以南方為位,以北方為休;陰以北方為位,以南方為伏。」;《同類相動》篇寫道: 天地萬物都能夠「以類相召」,如平地注水、去燥就濕、均薪施火、雲從龍、風從虎,同類之事必然會相應而生。「物物相感」的依據是同類相動,以類度類。

作者曾提及到,儒學的經義的基本的詮釋路徑是依據「德性」的問題,這是中國古代哲學史的一個綿延之處,而歷代思想家無一例外對此進行思考。因為在古代哲學家看來,它根本地涉及到一個社會的「存亡」。在孔子補缺古典文獻後,使古籍研究續漸具有「哲學意涵」,古人不僅僅只是對「德性」有抽象的思考,而更把問題轉向了對歷史的批評和反思;而有關於這種對歷史的批評和反思的說明,如果有需要的請參考作者的另一篇文章《莊子的解讀》。

但是,「讖緯之學」根本地偏離了這一個方向,它主要涉及到六個方向的命題,但明顯是不能成為「哲學王」的指導理論。

(一)  「聖人感生」與「聖人同祖」的問題;

(二)  「五德終始」與「王權」的歷史循環觀的問題;

(三)  「世卿」的傳承問題;

(四)  禪讓說與革命說的問題;

(五)  陰陽五行所涉及的相關論題;

(六)  「災害」與「王命」循環的問題。

然而,最早的兩漢學術的源頭雖然源之「黃老之學」,亦即自黃帝以來的法制思想、以至先秦諸子百家的學說;然而武帝(劉彻)立五經博士,因此儒學學說續漸開始成為國家的統一理論。但其後讖緯肇興,不僅東漢諸帝喜好此術;儒學家們更是想把圖緯內學融入到儒家學理之中。事實上,董仲舒是其中最成功的一個人。結果是,武帝最終採納了董仲舒「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建議,這就已經注定了漢朝的衰亡了。

【專題】對讖緯之學與儒學的辨析

但是,「讖緯」魏晉後日漸衰落,劉宋後讖緯之書亦受到歷朝查禁,所存僅少量殘篇,有明《古微書》、清《七緯》等輯本存世。讖緯之書除其中包含的迷信成分外,還含有某些古代自然科學知識。

雖然在魏晉之時,讖緯之學的核心「天人感應」的思想被摒棄掉。不過,其理論的合理成分被小傳統所吸收而走入社會,並流傳至今。而在西學東漸時期,曾有一位思想家想把它死灰復燃,不過這是題外話了。此外,在兩漢時期到魏晉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又是什麼人做了如此的決斷;而使得「讖緯」日漸衰落,也是當今學者們所研究的熱點;有學者認為是讖緯之學對東漢政治、社會生活與思想學術均產生過十分重大的影響, 在東漢末年漸衰。由於「讖緯」本就是人爲制作的,可以被一些人利用來散布改朝換代的政治預言,因此統治者逐漸認識到其中的危險,所以在魏晉以後屢加禁止。。

但是「讖緯」中並非全是荒誕的東西,其中還含有許多天文、曆數、地理等方面的古代自然科學知識,同時「讖緯」又已與「經義」結合成為人文思想,事實上作者往往要與朋友解釋儒學宗教化的問題,這問題的背後是有事實所支撐的,並非是無中生有。

所以,「讖緯之學」的最大問題在於「讖」與「經義」有關,這使得後世學者往往分不清楚「經義」的語境和脈絡以及其歷史的發展過程是否有「錯誤」之處。但是,這些問題都可以隨着深入古代古典學術而得到厘清的。不過,大部分的人在讀經的時候會把內容「誤解」,這是自古恆常之事。作者已犯過無數錯誤,幸得導師的指點和教誨。

因此,在下一篇的文章,作者將會以揚雄(西漢時期的思想家或哲學家),根值於「儒學學理」的角度去批評儒學宗教化的問題,我亦會指出揚雄在當代社會的「當謂」之哲學意涵,從而指出儒學本身與宗教性質毫無關係,而之所以儒學會宗教化是一種社會意義上的「自然狀態」,它的主體性是在於「人」而不在「儒學」上;是困惑的「人」借用了「儒家學說」肯定了自己的價值而已。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專題】對讖緯之學與儒學的辨析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