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專題】論香港的問題

【專題】論香港的問題

香港是一個具有優秀的政治制度、法治的社會,同時它兼容並蓄了中國古代的思想,特別是在儒家思想上,至少在八十到九十年代是影響深遠的,我的一位哲學的老師常常感慨:「啊,香港的儒學家……好好好」。但是,如今香港社會看似不堪入目。問題是,香港曾經發生過怎麼樣的「轉變」?這是一個值得研究的問題。

在20世紀初,無論在日常生活及社交活動上,華人與殖民者之間,不僅因為語言、倫理觀念以及人文思想的不同,甚少交流,也談不上是「中西文化的交融」。所以,這是一段歷史是華人是以「生存」為目的,因此,與殖民者間產生了某種不可避免的接納。

另一方面,英國人因為衛生及治安的關係,一般在半山建屋居住(現今是香港最有錢的人所居住的地方),並且禁止香港人在那些地區建屋甚至租用。事實上,早期的香港人是受到種族隔離,並造受了差等待遇的。

因此,香港人與外國殖民者:兩個社會之間是充滿了猜忌與懷疑。例如說,在1921年香港進行人口普查時,有一則謠言廣為流傳。內容是,政府欲修建跨海大橋,每個橋墩底下將埋葬一些孩子以作加固之效。所以,當時候的母親相信,人口統計的目的是為了選擇合適的殉難者。因此,該次人口普查中隱匿了大量兒童未加統計。這個稀奇古怪的插曲表明了華人大眾對英國統治者的猜疑。

綜上所述,對於香港的「轉變」,可以引申起下述的兩個問題;

(一)如果香港人在早期與英籍社會充滿猜忌與懷疑。那麼,為什麼香港可以成為西方法治社會的代表?

(二)如果在八十到九十年代,香港的人文思想兼容了中國古代的儒家思想。那麼,它在香港西漸時期起到怎麼樣的作用呢?

本次專題將會圍繞兩個問題進行探討,不過在這一次文章裏先談談作者個人的感受吧。

作者在小學一年級的時候才搬遷到香港,並且在一個叫沙頭角的地方讀小學。誠然,它是窮鄉僻壤地方。根據我母親的解釋,是因為當時候在香港居住的地方沒有落實好,只好先留在這樣的地方。後來,我們一家人搬到香港一個叫天水圍的地方,它曾經有一個稱號:「悲情城市」,這與「東方之珠」的差別,從名字上就可以看見,當時候香港人還夢幻着「東方之珠」的一個美名,然而我們一家人搬到香港以後才知道「這就是香港啊」。好吧,那麼,為什麼天水圍被稱作「悲情城市」呢?大家之所以這樣叫它有兩個具體的原因的。

(一)它是香港的新發展城市,同時趕上了內地的移民潮,所以它成為了內地人民的集中地。誠然,我的家庭也是其中之一。有趣的是,我在小學二年級搬到天水圍的一所小學就讀時,遇到了很多在沙頭角小學讀書的同學。

(二)因為「官商勾結」:政府與商人私下簽訂互不干涉條約,所以當年天水圍地區的經濟情況是十分惡劣的,同時因為內地人不懂得爭取利益,也因為與生活環境佰生。因此普遍的人只能受商人的壓迫。最終的結果就是造成了很多家庭悲劇,主要是因為經濟的問題,再者就是家庭倫理的沖突,以及學生在環境下的惡化。香港電影:《天水圍的夜與霧》以「天水圍的問題」而拍成的電影。

因此,後來政府為了改善這樣的一種情況,在教育上推行許多政策,特別在意灌輸給「西方思維」給學生。例如說,「自由、權利、民主、正義…」這些理念;公民意識、社會責任、投票權、選舉制。

香港的政治家是希臘通過培育學生的思維形成對抗資本主義的壓迫,同時修改過去一代中國人的傳統思維方式,從而轉變成為普遍的理性的「形式主義」。

教育的結果就是,「法律」和「民主」是主導社會的最重要的原因,如果商人壓縮我們的利益,可以使用法律手段。如果政府政策不合理,可以以民主方式訴求,而這一套方式都是在香港行之有效的理論。

事實上,這種教育方法讓天水圍地區在短短十多年之間,已經收到成效了。天水圍是我認為最怡然自得的居住地;比「東方之珠」更為耀眼的城市,再也不是「悲情城市」了。

雖然這只是作者我一家之言。不過這確實的解答了第一個問題:如果香港人在早期與英籍社會充滿猜忌與懷疑。那麼,為什麼香港可以成為西方法治社會的代表?

因為它根本地可以對抗地方性的社會問題,而這一套理論不僅僅只適用於天水圍,還有香港不同的城市。因此,在這樣的「目的性」下,香港可以躍進至西方法治社會的代表也不是一個難以想像的結果。

 在下一篇的文章裏,作者會繼而回答本文所提出的第二個問題:如果在八十到九十年代,香港的人文思想兼容了中國古代的儒家思想。那麼,它在香港西漸時期起到怎麼樣的作用呢?同時,在往後的文章裏,作者欲嘗試以一種學術、客觀的方式去探討「香港的問題」。

【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專題】論香港的問題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