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大成拳:“銘心究理性,技擊乃其次”

大成拳:“銘心究理性,技擊乃其次”

大成拳又稱意拳,是漢族傳統拳術之一,屬於內家拳。源於心意拳。包括:站樁、試力、步法、發力、試聲、推手、單操手、斷手、健武。是清末民初河北深縣(現深州)魏家林村人王薌齋先生在形意拳基礎上吸取眾家之長創立。無固定招法和拳套,強調以意念引導動作,故名大成拳(意拳)。

據傳心意拳為宋代名將民族英雄嶽飛所創,明未清初,山西姬際可,訪名師於陝西終南山,遇異人指教,授予《嶽武穆拳譜》朝夕研練,盡得其妙,中年時期,因參加抗清複明,隱居少林寺10 年,傳藝於河南馬學禮,安徽曹繼武。姬際可開宗創派以來,曆經數百年、十餘代人傳承,已形成了龐大的體系。

大成拳:“銘心究理性,技擊乃其次”

在大成拳動靜的練習中,有站樁、試力、摩擦步、發力、推手、散手,都要求做到身松點緊、形松意緊。打個形象的比喻,就是對方只要身體的某一點與你產生接觸,你都可以通過這個點去感知對方的下一步動作、方向,並且控制他。在這裏,我們並不是用肌肉收縮力,而是利用全身的重量與他對抗,就是松整勁。

什么是松整勁?就是身體本來松、本來空。松則通,松則活,心空身松。我們的身體本來就是一個整體,在做各個方向的移動時都必須保持整體。試想,一只手打出去的力量跟整個身體發出的力量,孰輕孰重?而這個松整勁又是以意為先導,做到形隨意轉,用意不用力,意到形到,形到力到。很簡單,就是當你想前進時,這個“意”已經傳到你的身體,身體自然就前進了,此時,若做到動靜皆整體、意念上想著打倒對方,你的沖擊力就大增了。

若要控制好松整勁,就要做到本零就一。即是心不想的時候一切都是空的,什么都不是,這個時候身體處於松靜的狀態,如一面平靜的大海。當心升起某個念頭時,你的所有就是這個念頭,身體極速地爆發,如波濤洶湧的海水。就是說,當你沒跟對方對抗時身心是空的,當產生對抗了就必須利用身心發揮最大的力量打倒對方。

當做到動靜皆整體,松整自然時,大成拳的威力就發揮出來了。這個意念用到針灸推拿上可發揮巨大的作用。

無論我們是做針灸還是推拿,都只是一種治療手段,最終目的是治療疾病。最高境界是一旦臨症,機觸於外,巧生於內,法從心出,手隨心轉,心靈手巧,得心應手,隨心所欲。只要我們接觸到病人,就能感知他全身氣血的變化,從而控制他的氣血的變化。

大成拳:“銘心究理性,技擊乃其次”

就好比一根針,它只是我們身體的延伸,當我們把針紮到病人體內時,必須知道針下的感覺——是否碰到骨頭了、深度夠不夠、是否得氣、運針後是否達到了補或瀉或通的目的。這就是本零就一,針不下去時什么都不是,針一下去了就是一切。

所以,練習大成拳可以鍛煉我們的高靈敏度,並且隨心所欲地控制我們的身體,這也是針灸推拿的精髓所在。

大成拳:“銘心究理性,技擊乃其次”

“拳者,力之奮也”,“拳拳服膺謂之拳”,“拳道之大,實為民族精神之需要……”,迄今為止,只能從王薌齋的拳論中看到武術能與社會教育、人生哲學、民族精神聯系在一起。拳術的真義是“民族精神的需要,社會教育之命脈,人生哲學之基礎”。王薌齋說,“銘心究理性,技擊乃其次”。王薌齋一生與國內外拳家切磋無數。其態度為“比較有勝負而於人格無損,且人格道德賴此而增高”。大成拳制人而不制於人的技擊方法,及拳學養生――站樁功的舉大貢獻,都是長期的理論研究和鍥而不舍的實踐中完成的。王薌齋的一生是拳術改革、實踐、發展的一生,他對拳學的貢獻乃中國武術曆程上的一塊豐碑。在武術界“百花齊放”的今日,我們有必要從新、嚴謹、科學的研究王薌齋及其拳學。

延伸閱讀:大成拳的發展曆史

大成拳(意拳)創始人王薌齋先生,名政和,又名尼寶,字宇僧,晚年自號"矛盾老人",1885年11月24日生於河北深縣魏家林村,1963年7月在天津去世,享年78歲。

薌齋先生少時體弱多病,為求強身健體,學習各種武術。

薌齋先生對拳學並不著眼於一技一得的局部學識,更無拳術的派系門戶之見,他認為中國傳統拳術曆史悠久,在不同時期不同地區有成就的拳術家,都具有不同的風格和特長。

1907年前後,薌齋先生為開闊眼界,增長見聞,離師出遊。1913年,袁世凱的陸軍部長靳雲鵬、次長齊振林在北平設立陸軍部武技教練所,薌齋先生受聘主持教務工作,得與劉文華(劉奇蘭先生之子)、尚雲祥、孫祿堂等拳術名家切磋交流,取長補短,技藝日臻精深。

1918年,為進一步探索我國傳統拳學的真諦,薌齋先生離家出遊,曾到河南嵩山少林寺,與寺中方丈心意拳傳人恒林大和尚切磋數月;後經湖北、湖南至福建,得識南少林寺心意名家方恰莊先生,經方先生介紹,與鶴拳名家金紹峰先生相識,互換心得。之後王薌齋先生重返湖南,在衡陽與心意拳巨匠謝鐵夫先生相遇,較技敗北,得謝老先生傾囊相授。

1925年,薌齋先生北返途中,在安徽淮南巧遇黃慕樵先生,得其健舞要義,後創遊龍、驚蛇、鶴戲、揮浪等健舞。

20年代中期,薌齋先生對多年出遊搜集到的第一手材料加以整理、總結和研究,針對當時武術界崇尚花拳繡腿的時弊和執著於一招一式的片面傾向,為道破是非,闡明真義,在形意拳基礎上,吸取眾家之長,摒棄沿襲幾百年的套路與固定招式招法,參以學理,證以體認,創立了面目一新的"意拳"。意拳無套路及固定的招式招法,名之意拳,以強調"意"在拳術訓練過程中的重要作用。意拳的創立是我國傳統武術的一次重大革命,曾引起了武術界的極大震動。

最早的意拳弟子為齊執度叔侄三人。此後不久,薌齋先生前往天津拜訪師兄張占魁(兆東),並在天津太古公司和青年會設帳傳授意拳,有趙道新、顧小癡、馬其昌、鄭志松、苗春雨、張宗慧、裘稚和、趙逢堯、趙佐堯、張恩桐等從學意拳。此時的意拳已初步形成了無套路和固定招法的新穎拳術,包括有站樁、試力、試聲、走步、發力、推手、散手等訓練內容,已不同於傳統的形意拳。

1928年,應張之江、李景林二先生的邀請,薌齋先生攜受業義子趙道新伴張占魁先生赴杭州參加舊中國第三屆全國運動會的武術比賽,任大會裁判,並在大會表演了意拳的試力(含試聲)。會後,應師兄錢硯堂之請赴上海傳授意拳,在牛莊路成立了"意拳社"。當時有名家高振東、朱國祿、朱國禎、張長儀、張長信、尤澎熙、韓星橋、韓星垣、卜恩富、王叔和、馬建超、寧大椿等拜學意拳。

1929年,薌齋先生寫出《意拳正軌》一書。在滬期間,還曾與心意六合拳名家吳翼暉先生交流技藝,還擊敗了匈牙利籍世界輕量級職業拳擊冠軍英格,英格後在英國《泰晤士報》發表了《我所見到的中國武術》一文。

1935年,薌齋先生攜弟子卜恩富、韓星橋、張長信、張恩桐等北上經天津回深縣,進一步研究意拳。

1937年,應北平名宿張玉衡、齊振林二老先生的邀請,薌齋先生赴北平定居。同年秋,北平名拳師洪連順造訪薌齋先生,三試三敗,遂率徒眾拜學薌齋先生,洪先生得意門徒姚宗勳後最得薌齋先生贊許。薌齋先生在四存學會體育班教授意拳,分技擊班和養生班。技擊班設在西城跨車胡同14號姚宗勳先生的私人寓所,先後吸收楊德茂、李永琮、竇世明、竇世誠、敖碩朋、敖碩鴻、張中、張孚、王斌魁、楊紹庚、李文濤、李見宇、王十川、佟國藻、焦金剛等學生;養生班幾經易地,後設在北平太廟(今勞動人民文化宮),先後有學生秦重三、陳海亭、於永年、步玉琨、秘靜克、孫聞青及薌齋先生次女王玉芳,張玉衡、齊振林也參加學習。

1940年初,薌齋先生在北平《實報》公開發表聲明:歡迎武術界人士親臨賜教,以武會友,共同研討武術發展,借以倡導意拳並闡明拳學真義。隨後中外來訪者不斷,其中包括代表日本參加第11屆奧運會摔跤比賽的柔道六段八田一郎和當時是日本柔道五段、劍道三段的澤井健一,薌齋先生技服來者。澤井遂從學意拳,後回日本創"太氣拳"。

1940年夏,張壁(字玉衡)、齊振林二人贊許意拳,贈意拳名"大成拳",因不合薌齋先生本意,當時曾有意辭謝,但又不便推卻,況且張老先生已於1940年4月2日在《實報》上發表了《大成拳的命名》一文,大成拳名遂由此傳開。後雖恢複意拳一名,但因大成拳已人稱多年,廣為流傳,至今意拳、大成拳二名同存,實乃曆史之產物。

到1941年,薌齋先生先生對在技擊上有成就的6位不同時期的弟子賜名:趙恩慶賜名道新、韓星橋賜名道寬、卜恩富賜名道魁、張恩桐賜名道德、趙逢堯賜名道宏,姚宗勳賜名繼薌。

1944年,薌齋先生在《意拳正軌》的基礎上,寫出了代表作《拳道中樞》(又名《大成拳論》)。北平解放後,薌齋先生到北京中山公園傳授以站樁為主的健身養生功法,不再傳授技擊。

1950年,應中華全國體育總會籌委會之聘,薌齋先生出任武術組副組長一職,後因外出去職。

1958年,應北京中醫研究院的邀請,在廣安門醫院以站樁主治各種慢性疾病,開辟我國獨特的站樁療法。

1961年,又應邀前往保定河北省中醫研究院教授站樁功。

1963年,薌齋先生在天津去世。

薌齋先生門人甚多,而在技擊上出類拔萃者,尤以趙道新、尤澎熙、韓星橋、卜恩富、張恩桐、趙逢堯、姚宗勳、王斌魁等為著。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大成拳:“銘心究理性,技擊乃其次”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