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那些逃離了北上廣的年輕人,現在過得怎麽樣?

“逃離北上廣”近年來已經被越來越多的提及,有人說這是集體抒情病,也有人說這一現象背後折射出中國經濟發展的新趨勢和新動能。

到底要不要逃離北上廣?今天經緯君和大家一起四個年輕人的故事,看看離開北上廣的他們現在都過得怎樣。

“認真生活的人,在哪兒都不會太差”

@小木子:心理老師,28歲,女

在上海上了四年大學,畢業後也順利地在上海找了一份工作,只是與自己的本專業相距甚遠,也適應不了朝九晚五的辦公室生活。加上本來就很戀家,我很快就當了同學中離開北上廣的第一撥“逃兵”,回到了家鄉小城,一個近幾年才開始有電影院的地方,街邊的快餐品牌只有“麥肯基”,超市裡公然賣“康帥傅”和“海乙絲”,真正從一線撤退到了十八線。

現在我在一所學校裡擔任心理老師,由於是非語數英課,每周的排課不超過5節,其余時間用來考心理咨詢師證,看雜七雜八的書,學烘焙和茶藝,周末去周邊的城市短途旅遊,趁著寒暑假會帶上家人一起出國旅遊。

在上海的時候,我時刻都覺得焦慮,反而什麽事情也靜不下心來做,回家以後踏實了很多,工作生活都感覺井井有條,有更多時間來安排做自己想做的事。我覺得認真生活的人,在哪兒都不會過得太差。

那些逃離了北上廣的年輕人,現在過得怎麽樣?

“北上廣的小魚,遊回來就是一條鯊魚”

@盛叔:私營企業老總,36歲,男

在北京的時候換過好幾份工作,在廣告公司幹過文案,在翻譯公司做筆譯,有一陣子還去幹過地產中介。剛開始的時候沒錢,住在二環附近的一個地下室裡,和幾百個人共用一個洗衣機,一下雨晚上就睡得戰戰兢兢,特別害怕地下室被淹了。

30歲那年決定回家,一是因為覺得自己買房無望,在北京娶不起老婆。二是父親生了一場大病,我覺得不能再在外面漂下去了。

回家以後,父母掏出養老錢資助我開了一家小小的廣告公司,業務範圍特別廣:做招牌,寫文案,做H5推廣,設計名片……幾乎什麽都幹。我家算是三線城市,在這種地方,稍微會點不一樣的大家就很佩服妳,我恰好又是那種什麽都嘗試了一下又鉆研不深的。於是就把之前在廣告公司學的那些推廣套路全都復制過來,又加上父母親戚全都是自來粉,全都幫我做推廣,業務一下子就起來了。現在已經招了5個員工,這邊人力成本也比較低,壓力也不是很大。

對我來說,北京那段經歷是很難忘的,而且給了我一種底氣,畢竟咱當年也是有過全球500強客戶的人呢!我覺得北上廣很多人其實待個幾年學習下先進的東西就可以回家創業,別一直在那海洋裡當小魚,換成池塘妳就變成鯊魚了!

那些逃離了北上廣的年輕人,現在過得怎麽樣?

“我曾經站在相親鄙視鏈的底端,但回到家還是嫁不出去”

@默默:待業在家,27歲,女

之前網上流傳過一個相親鄙視鏈的帖子,沒有北京戶口、沒有北京的房子又屬羊的女生在這條鄙視鏈的最下端,而我恰好三條全中,心塞!

開始工作後也陸陸續續相過幾次親,其中有幾個有戶口也有房,但是一張嘴就問妳現在月收入多少、家裡條件怎麽樣,一下子就沒了好感。有一個在某航天科研院所工作的男生,在我父母看來各方面條件也很不錯,他是博士畢業,有戶口計劃買房,他嫌我是本科生學歷不高,工作不夠穩定,只因為我在私企而非事業單位,一直催促我去考公務員,我拒絕了,漸漸就沒有聯系了。後來聽說他找了一個本地的女生,專科畢業,家裡因為拆遷分了好幾套房。

時間長了,我也有些心灰意冷,又加上父母一直催促我回去,去年春節拿了年終獎就辭職回了老家。剛回去的時候,好多媒婆都來給我介紹對象,也見過幾個在家工作的男生,後來都沒成,人家嫌我年齡太大,家裡這邊的女孩子很多20歲不到家裡就張羅著找對象了,23、24歲就算晚婚了。

那些逃離了北上廣的年輕人,現在過得怎麽樣?

後來媒婆問我願不願意見見離異的男士,我拒絕了。我媽現在整天唉聲嘆氣,說應該早點讓我回家的。然後又催著我去考公務員,畢竟小地方沒有幾個工作崗位。

以前在北京上班的時候有幾個前輩都四十多了,不結婚,我當時覺得很不理解,現在慢慢有點理解了。也許有一天我會重新找個一二線城市去工作,畢竟一個人過得不好,總比過得不好還有一堆人在背後指指點點的好。

“我離開了北上廣,才知道已經回不去故鄉”

@April:自媒體從業者,29歲,男

一年前,我把北京出租屋裡的東西都打包寄回老家,帶著我這兩年做自媒體掙的80萬回了老家,正好趕上家鄉省會城市放開落戶限制,趕緊落戶買房,因為這個事情父母在親戚面前風光了一把,畢竟現在的年輕人買房沒有幾個不啃老的。

好景不長,我很快發現,我已經適應不了家裡的節奏了。無論是年輕人還是老人,每個人的節奏都是慢悠悠的,下班以後就靠打牌說別人閑話打發時間。

我每天在家碼字被我媽視作不務正業,她每天到處托人找關係希望我進一個穩定的單位,成為一個“正常”的社會人,而不是一個每天躲在小黑屋裡敲鍵盤看動漫的“怪胎”。對,我媽覺得我是怪胎,就因為我不愛和人打交道,除了和誌同道合的還可以聊聊天,平常只喜歡一個人呆在房間裡看書看動漫寫文章。

那些逃離了北上廣的年輕人,現在過得怎麽樣?

還有一個原因是,雖然家裡經濟是發展了,但很多文化基礎設施沒有跟上,沒有大型圖書館,沒有科技館博物館,想去看個演唱會還得飛去大城市。

想來想去,我決定還是要回到在他們眼裡“沒有人情味”的大城市,那裡的鄰居大媽不會關心我每個月賺多少,也沒有人天天催著我成家,更不會有人把我當成怪胎。想參加個展會,騎共享單車就能到。對了,說到共享單車,還想到一件事,之前我們家鄉也有一家公司推廣過,後來大部分都被人偷走,公司直接破產了。

於是兩個月前,我又來到了深圳。這裡離我家近,想回去的時候隨時可以回,平常又可以繼續做我愛做的事情不受幹擾,以後父母老了,我也會接他們過來養老。

來源:經緯新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那些逃離了北上廣的年輕人,現在過得怎麽樣?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