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國人的城市衛生的意識有多早?

中國人的城市衛生的意識有多早?

最近因為看了BBC的紀錄片 Filthy Cities ,想知道古代中國咱們祖先是如何處理生活廢水的,於是找到這個問題。zhen-liang說的,古代人口少確實是一個原因,不過Filthy Cities面講到的中世紀的倫敦城也還是有城市垃圾和廢水處理的問題的……我隔著屏幕都聞到了街道上的臭味,人口少照樣臭啊……

不知道題主看過英國演員BenWhishaw演的《香水》沒有,人設中,他出生在巴黎,媽媽是賣魚娘。工作的場景就在髒兮兮的、泥滿地的街道上。當時看這電影的時候我心就在想,巴黎城以前為毛是這樣的啊……

後來看了BBC的FilthyCities才知道,當時的歐洲人,基本沒有公共衛生知識和個人衛生知識,也沒太有公共道德。城市中滿街道的,有各種幹濕排泄物(各種家禽的、家畜的、包括人的。沒錯,當時他們沒有馬桶這一說,會拋…灑…在街上),賣肉的屠夫會把剖剩下的內髒直接丟在街上,流浪動物們就混著地上的物把內髒吞進去。街上有趕著馬車的人,也有趕著牲畜的人,他們都軋過或者踏過城市中所有不堪入目的臭氣熏天的泥濘垃圾而過。

近日,垃圾偷運傾倒等不當處理的新聞屢見報端。垃圾處理一時間成為人們關心的熱門話題。古代城市的垃圾沒有今天這麼多,基本上都是生活垃圾,但如何處理這些垃圾,也頗能考驗城市的治理智慧。

早在商周時代,就已經有了明確的法律,就連隨地亂扔垃圾,都成了萬萬不能犯的大事。以《韓非子》的說法叫“棄灰於道者斷其手”。而且這是“殷之法”。也就是從商朝起,城市亂丟垃圾,逮著就是剁手。後來戰國商鞅變法,出台著名的《秦律》,對這零容忍也照單全收--棄灰於道者刑。

所以,倘若今天有亂丟垃圾的朋友,意外穿越到了戰國年間,恐怕甩手之間,就是生命危險。

也同樣從商朝起,就有了最早的廁所。發展到春秋戰國年間,當時的中國城市,對於廁所的修造佈局,也是從來高度重視。以《墨子》的說法,就連防衛城池安全的城牆上,都要每隔五十步設計一個廁所。而且還有了嚴格的建造標准,公共廁所要修在道路之外,民用廁所的圍牆更必須要有兩米七以上高,廁所的排糞池更挖得極深。方便回收施肥。

而對比下古代歐洲曆史,就可見中國人的生活品質。哪怕放在歐洲貴族一年才洗兩三次澡的歐洲中世紀時代,也就是與中國宋元年間同期時,且不說亂丟垃圾的景象隨處可見。隨地大小便更是尋常事。一個從羅馬時代就有的生活習慣,更是流傳歐洲各地上千年--老百姓在家排泄完畢後,就直接從窗戶往下傾倒出去。走在中世紀歐洲城市的街道上,稍不留神就這么“禍從天降”。

所以,今天那些看上去無比整潔考究,引得無數中國遊客興沖沖跑去觀光的歐洲古城,往前倒退幾百年,基本都是糞便垃圾遍地。1776年美國獨立戰爭時,美國政治家富蘭克林急火火來到法國求援,剛進浪漫的巴黎就遭遇滿城臭氣撲面,當場就被活活熏暈,如果不是搶救及時,險些就這么“出師未捷身先死”。

二:唐宋環衛處理更規范

比起號稱“千年不洗澡”的歐洲中世紀來,與之同時代的中國唐宋王朝,其實在城市衛生問題上,絕對壓力更大。歐洲中世紀的城市,通常就是四五千人,能有幾萬人的都是超大城市。這么點人口都鬧得臭遍地。放在大城市規模都有數十萬人口甚至上百萬人口的中國唐宋年間,這事更是大挑戰。所以,也更規范。

比起商周時亂丟垃圾就要剁手的規矩,唐朝雖然沒這么凶殘,卻也從來管的嚴。以《唐律疏議》的明文規定,隨地亂扔垃圾甚至從窗口向外亂倒水,抓住最輕六十大板。而且不單罰肇事者,主管部門官吏也要連帶受罰。所以,倘若唐朝年間有歐洲人移民中國,而且還帶著歐洲城市的某些壞習慣,恐怕沒幾天就要被打的皮開肉綻。

當然,要解決這衛生問題,單靠痛打顯然不夠。唐朝的更大進步,就是強大的經濟手段。拜唐朝發達的農業生產所賜,對排泄物等垃圾的回收,也漸成火熱產業。唐朝的各大城市,都有這樣的“創業精英”。典型河東人裴明禮,以《太平廣記》的記載,此人一輩子精心從事排泄物等垃圾的回收轉賣,居然積累了百萬資產。一舉跨入唐代富人階層。這個在唐代越發火熱的產業,也維持了唐代城市的整潔生活。

發展到宋代後,這件事就更進一步。可不止是民營企業在做了,宋朝有了專門負責清理城市市容的“街道司”,下轄環衛工人上百人。諸如汴京臨安這樣的超級城市,負責清理城市衛生的工人,更有五百人之多,每天早晨都會有環衛工人,集中打掃各大街道,然後按天領取工錢。所以,在唐宋年間許多造訪中國的阿拉伯商人筆下,經常忍不住驚歎的,就是中國沿海城市那整潔的街道。

而比起中世紀歐洲人方便過後隨意朝窗外亂倒的任性行為。宋代的中國城市平民們,卻是格外規矩。每天都有專門的“糞夫”上門服務,清理並帶走各種家用垃圾。這樣的周到清潔,也沿用明清兩代。

三:羨煞歐洲人的明朝城市

明代的城市衛生管理,基本沿襲了宋代時的制度,但技術水平顯然更強。就以城市水排泄來說,明朝時的北京城,就已經有了四通八達的排水管道。甚至20世紀50年代,蘇聯專家幫助新中國修建北京排水系統時,蘇聯專家高萊托夫,就曾親自鑽到明代留下的暗溝考察,然後被深深的震撼到:“這些在明朝時修建的暗溝,再使用幾十年也沒問題。”

而在16世紀下半葉,那些從水橫流的歐洲城市走出來,飄洋過海來到明朝的歐洲傳教士們,不但收獲了深深的震撼,更見識了無比寶貴的古代垃圾回收經驗。以傳教士曾德昭的親眼見識說,明朝的城市和鄉村間,已經形成了完備的產業鏈,不但耕作所需要的各種糞便,都有專門的人員從城市回收,然後運載到鄉村出售。甚至各種城市生活垃圾,都有專門人員回收。哪怕”扔到街上的破布”,都會被迅速回收。

如此運轉成熟的產業鏈,也造就了他們眼中,那整潔到不可思議的明朝生活品質。何為門多薩所說的“極其清潔”?利瑪竇在逗留蘇州時,就曾大段筆墨描繪過蘇州城那清澈的河水:“這的水是淡水,清澈透明,不像威尼斯的水那樣又鹹又澀。”

而曾在杭州居住了十年的傳教士曾德昭,除了見識了杭州連“扔到街上的破布”都會迅速回收清理的衛生水平,更大段描繪了西湖整潔美麗的風光:“優良的宮廷”,“水之清澈令人樂於觀賞”。

而曾在廣州居住的葡萄牙人科魯茲,對廣州的深切印象,也有那令他流連忘返的整潔。身在這個中國手工業高度發達的城市,科魯茲詳細記載了廣州手工業的各種奇特工藝,更見識了那些整潔得讓他驚訝的中國工匠們。所有的手工業大集市上,都沒有常在歐洲聞到的那種惡臭,相反每一個工匠都是衣著整潔,每一樣物品也都清潔得叫人愛不釋手。

如此高品質的生活,也就變成了利瑪竇的書信,對於明代中國人一句至高的評價:“中國人的智識與能力,真是卓越異常,太高太大了。”“高大”得在當時輕松碾壓歐洲人的,就是中國古代城市恪守了數千年的衛生傳統,還有古代史上無比強大的垃圾清理能力。

古人處理城市垃圾的技術,當然無法跟今天相比。不過,那時候的技術與他們產生垃圾的速度、規模是相稱的,因而,古人能夠將城市治理得井井有條。到過臨安城的馬可·波羅就發現杭州的街道非常幹淨、衛生:“行在一切道路皆鋪磚石,蠻子州中一切道途皆然,任赴何地,泥土不致沾足。唯大汗之郵使不能馳於鋪石道上,隻能在其旁土道之上奔馳”。

一個民族真正的強大,不止在科技軍事領土版圖等硬實力,無比重要的一條軟實力,正是這遠遠領先的整潔生活品質。日常的生活講究一點,中國就能更強大一點。領先世界的古代中國,就是這個道理最好的見證。

根據中國網、中新網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中國人的城市衛生的意識有多早?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