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半月談:給錢就刷屏 是誰制造謠言紛飛的“爆款輿情”

樓市的“內幕消息”,英雄偉人的“隱秘舊史”,品牌企業的“商海奇談”,娛樂圈劇情狗血的明星“艷聞”,多年以後再生枝節的塵封舊案……

有研究顯示,近30年來,人類生產的信息已超出過去5000年信息生產的總和。

然而,與信息數量越來越不成正比的是,我們距離事實的真相越來越遠。

新聞太多,真相不夠用;觀點太多,事實不夠用。在國家高度重視傳播手段創新、大力營造清朗網絡空間的今天,是誰制造了謠言紛飛的“爆款輿情”?又是什麽堵塞了我們獲取信息的暢通渠道?

半月談:給錢就刷屏 是誰制造謠言紛飛的“爆款輿情”

01

過去“以訛傳訛”,現在“有利可圖”

“西安市中心醫院:昨天淩晨二點二十三分,十三名男女生感染sk5病毒死亡,最大的32歲,最小的5歲,參與搶救的醫生已被隔離,中央一臺電視新聞己播岀,暫時別吃西瓜,目前廣西貴港已有13167個已感染。”

這是近日在半月談記者的幾個微信群裏流傳的一條消息。實際上,只需要在搜索引擎檢索核實一下,便知這是一條徹頭徹尾的謠言。

在蘇州一家外企工作的80後“白領”黃健,每天都要收到10多條類似的分享信息,他下班以後的副業之一就是為身邊的長輩“辟謠”。

“網絡新聞、朋友圈、公眾號,形形色色聳人聽聞的消息,令老人們分不清哪個是真,哪個是假,難免以訛傳訛。”黃健苦笑著說。

2017年,一項由北京師範大學和中國人民大學共同承擔的研究顯示,網絡謠言以科學常識類與社會時政類為最多,且善於運用故事元素,情理交融,扯明星、蹭熱點,標題還常用“神秘”“真相”“揭秘”“震驚”等關鍵詞貼標簽。

半月談記者在深圳等地調研發現,網絡謠言已開始呈現出一些明顯的新動向:越來越多的網絡謠言開始從單純的“以訛傳訛”朝著有組織、有預謀、有經濟利益訴求的方向轉變。

來自深圳市網信辦的信息顯示,近期在深圳出現的網絡謠言中,有關房地產的謠言佔據了相當一部分比例,這些謠言多為房地產相關人員故意炒作,意圖制造緊張情緒,從而影響市場行情,從中獲利。

目前,類似“套路”已大行其道。深圳市網信辦的通報顯示,“深圳灣1號項目復式房屋1671㎡售價6.5億元”“柏瑞花園2000人排隊,隊伍長達3公裏,3小時售罄”等近年來一系列“爆款輿情”大部分為炒作,已嚴重擾亂了房地產市場秩序。

深圳市網信辦互聯網管理處相關負責人說,過去,網絡謠言往往是偶發的,很多時候是信息不對稱造成的以訛傳訛;現在,越來越多的謠言背後是經濟利益的驅動,造謠者利用人們的焦慮心理,將謠言與房地產、教育、醫療等關乎老百姓切身利益的熱點結合起來,謀取灰色利益。

半月談:給錢就刷屏 是誰制造謠言紛飛的“爆款輿情”  

02

“既能發泄不滿,又能隨手賺錢”

在經濟利益的裹挾和資本力量的推波助瀾下,虛假信息屢禁不止,網絡謠言加碼升級,甚至逐漸形成一條不為人知的規模化灰色產業鏈。

據南京市公安局江寧分局網警大隊副大隊長、著名微博“江寧公安在線”管理員王海丁介紹,在娛樂圈、商界及部分行業中,同行、對手間競爭激烈,一些別有用心的機構和企業就試圖通過專業化團隊運作,改變信息的正確性,將網絡事件向利己方向引導,給競爭對手以打擊。

“既能發泄不滿,又能隨手賺錢,的確是商機。”某“評論專員”說,這一行業俗稱“噴子”,文雅些的稱謂叫做“評論專員”“推廣專員”。

“圈子裏自成體系,雇主會尋找專業團隊,在新聞門戶、論壇和微博微信上,發帖、灌水、擴散,根據任務難易程度付費。”

半月談記者調查發現,這些團隊鏈條緊密,運作專業。他們會盡量從始至終了解事件全貌,盡可能周全地分析原委,並根據雇主要求擬定相應的基礎模板或提綱,然後再根據傳播趨勢和熱度,掐準特定時間節點,有計劃地在各大平臺發布具有爭議性的評論。

“只要給錢,無論是品牌洗白,還是藝人黑評,都照接不誤。”某專業輿情制造團隊負責人說。

網民“微笑釣魚”認為,不少網絡傳聞看似有調查,有細節,筆法公正克制,但實則受利益驅動而張冠李戴,混淆視聽。

一位基層民警介紹,他們在工作中發現,通常價錢高、老主顧的任務,會由團隊骨幹成員主抓,收費在500~1000元不等;新客戶的,由一些有經驗的兼職人員承擔,新人配合,收費為300~500元;至於要求低、求沖量的任務,一般會交給新人當做練手,收費為每10條評論百元上下。

“2016年底,某知名品牌的商業事件中,客戶曾委托黑公關聯系了10余家上規模的‘噴子’機構,耗費經費達千萬元。”

一位專業輿情團隊負責人透露,他的工作室擁有遍布全國的兼職“評論員”數千人,2017年營收接近千萬元,較前年增長了三成。

03

“以法律成方圓,還輿論以清朗”

昆山論壇總編輯李河軍說,不可否認,近年來自媒體平臺的管理無序固然助長了其囂張氣焰,但深究其原因,還是法不責眾的觀念作祟。

“網絡‘民意替代’和‘審判替代’發展到最後,都將成為只以輿論為導向、脫離公平軌道的悲劇。”

“因為隔著電腦屏幕,許多人可以肆意敲打鍵盤,怒懟任何自己想要攻擊的對象,對他人所造成的傷害也可以一笑置之。”王海丁認為,犯罪成本之低,讓網絡暴力越來越肆無忌憚。

江蘇多位網警告訴半月談記者,眼下互聯網上的虛假信息及大量的“漂白文”“黑水”,除認定為造謠的,由公安部門介入外,其他暫時歸屬網信部門管理,主要手段仍是監控、教育、關停等,與來勢洶洶的網絡亂象相比,管理顯得蒼白無力。

“關幾個論壇、封一批號,不是治本之策。要在網絡管理中引入更多司法強制力,並切實提高違法成本,不能只是一罰了事,一關則已。”

蘇州市委宣傳部副部長陳雪嶸說,法律的適用範圍不能局限於事件的收尾和定性,還要將那些自媒體平臺置於法律的監督之下,“以法律成方圓,還輿論以清朗”。

同時,可考慮將自然人網絡誠信納入公民征信體系,加強網絡空間與現實空間之聯動,讓那些網絡失信、中傷、造謠者,在現實生活中處處受制、寸步難行。

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強調的,“新聞媒體要直面工作中存在的問題,直面社會醜惡現象,激濁揚清、針砭時弊,同時發表批評性報道要事實準確、分析客觀。”

在當下全民記者時代,尤其是在自媒體蓬勃發展態勢下,如何有節制、更客觀地傳遞信息、表達觀點,考驗從業者的媒體素養。

“盡快論證出臺自媒體行業剛性規範和準則,推動自媒體以客觀、理性的職業倫理,涵養社會法治精神,凈化網絡生態環境。”李河軍建議。

來源:《半月談》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生活 » 半月談:給錢就刷屏 是誰制造謠言紛飛的“爆款輿情”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