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4天養成一個微整容醫生,整容還須謹慎

4天養成一個微整容醫生,整容還須謹慎

現下,越來越多的選擇微整容來讓自己變美,可是,快速增長的市場需求,讓行業專業人員出現不足,很多人會選擇去國外整容更加發達的韓國進行手術,前段時間,因為出國整容出現的糾紛佔據我們的新聞。而現在,國內的市場更出現不可理喻的現象。

4天成為微整形專家,靠譜嗎?宣稱不用動手術,只需要打幾針就可以讓自己“顏值爆表”的微整形,受到了很多人的追捧。

記者跟拍暗訪,揭開微整形培訓機構暴利斂財黑幕:所謂實操課,即學員兩兩成組互相打針;不菲學費換來的“資格證書”是假證;招攬生意全靠忽悠;謊稱專家的講師向學員售賣嚴禁私下流通的肉毒素、玻尿酸等。□據央視

2013年11月,小花做完墊下巴微整形後的半年,下巴一直發紅發硬。當初“微整形專家”建議她往玻尿酸裡兌一些細胞生長肽,聲稱可以維持時間長一點,但兩針花費1萬多元,換來的卻是下巴紅腫,而且一直變形。小花告訴記者,對方曾在她朋友圈裡發過的一些美容“資格證書”,後來才發現是假的。

同樣,石女士和張女士因為看到微信朋友圈裡一些瘦臉、美白、溶脂的微整形術後照片覺得效果非常好,就聯繫了一家微店進行溶脂針注射。然而注射後幾天身上就鼓起大包,在醫院經過檢查獲知:身體脂肪全部壞死。

記者調查發現,沒有資質的美容院和美甲店開展微整形,並且經營得如火如荼已經屢見不鮮。火爆的市場也帶火了微整形的各類培訓,不少培訓機構甚至宣稱只需四五天,就能培訓出一名合格的微整形美容師。

經過多方聯繫,記者順利報名參加了一家號稱“中國注射美容行業第一品牌”的德麗注射美容培訓機構。在報名現場,針對記者表示沒有絲毫醫學知識,德麗注射美容培訓學校的工作人員說:“只要不打壞,沒有人會去檢查。”

 零基礎學員互相面部打針

培訓的當晚,老師就鼓勵學員們兩兩搭檔,互相給對方打鹽水進行實戰練習。

由於很多學員是初學者,操作不熟練,在戴好了手套之後還會拿藥瓶或者其他物品,被污染的手套沒有更換就又開始相互直接打針。有的學員還乾脆脫了一次性手套、不進行消毒就練習注射。

學員互做“真人實驗”在教室內不斷上演,學員們選擇同伴的太陽穴、鼻唇溝、額頭、下巴、鼻子等多個部位嘗試打針,甚至是太陽穴等一些敏感部位直接注射。對於打針的危險性他們顯得毫無顧忌,13毫米的針頭全部插進學員的太陽穴,對於意外出血也只是用普通紙巾隨意擦拭一下。

培訓老師告訴學員,學會如何注射還僅僅是學員們開辦微整形美容院的基礎,要想客源不斷,真正賺錢,那得學會一項技能——忽悠。

不少消費者在打了溶脂針後,都會覺得效果不明顯。培訓班告訴學員,一定要讓自己的客人在打針之後,還要配合做有氧運動。如果客人說怎麼沒瘦,就答:“你肯定是沒有運動吧!”

為了要賺到顧客更多的錢,面相、風水也成為了這位培訓班老師行銷的噱頭:“鼻子做完後,可以通過面相學,告訴她,你的鼻子好得很,可惜你的下巴兜不住財,你的下巴要做長做翹,這樣可以兜住財。”

4天養成一個微整容醫生,整容還須謹慎

業內專家:微整形行業亟待監管

美容機構沒有資質或使用假資質而導致的醫療事故逐年增多。專家認為,無序發展的微整形行業亟待監督和規範。

“整形醫生不能速成,無資質從業屬非法行醫。”空軍總醫院鐳射整容中心副主任醫師王中傑表示,短短幾天根本不可能培養出一個整形醫生。中國協和醫科大學整形美容外科博士陳煥然告訴記者,隨便找個房間,進行微整形操作的話風險肯定很大,只是這些被打針的人自己不知道而已。

中國醫師協會美容整形醫師分會副會長郝立君說,微整形實際是一種醫療行為,現在存在的問題是:醫療美容屬於衛生行政來管,比如說衛計委,衛生局,衛監所都可以進行管理,但是很多醫療行為都是發生在非法機構裡,那麼作為衛生行政部門就有點無能為力。

比如一些微整形的業務開展在一些理髮店,會所,生活美容院,這些地方的審批都是由工商部門來完成,他們應該由工商部門進行管理,但工商只能管理它正常運營這部分,超出這個範圍涉及到醫療美容這個範圍的,工商也沒辦法界定,很難管理。

9月7日上午9點半,新一期京韓醫美微整形培訓課在門頭溝晨光賓館準時開講。

4天學會微整形,一個月宣稱能賺十幾萬!這樣的微整形培訓班靠譜嗎?7月初到9月初,歷時兩個月,新京報記者暗訪微整形培訓機構,揭開了他們暴利斂財黑幕。所謂實操課,就是學員彼此充當“小白鼠”,相互扎針。7800元換來的“國際醫療美容聯盟培訓資格證書”,也是用來騙客戶的。

培訓班斂財通道還延伸至培訓外,那些謊稱三甲醫院專家的講師們主動向學員售賣國家嚴禁私下流通的肉毒素針劑、玻尿酸等微整形產品。

暴利誘惑之下,不少零基礎的學員僅經過“4天速成微整形”培訓班的短期培訓之後,便開起了微整形工作室、開始以“微整形專家”的名義,給身邊的愛美人士做微整形。

4天養成一個微整容醫生,整容還須謹慎

“專家”賓館內扎針學員隆鼻流膿水

培訓班的“專家”注射玻尿酸後,王萱的鼻子從腫痛到長滿小白皰,並開始流膿。輸液、吃藥、吸高壓氧,經過正規醫院的一系列治療,王萱才知她這是注射感染,需要長期調理修復。

對22歲的四川女孩王萱來說,有張明星臉是她從小到大的夢想,並因此從事美容行業多年。

今年5月底的一個下午,石景山區一家賓館的會議室內,作為微整形培訓學員的王萱在刷卡付款500元後,獲得了一次由“著名專家”為其低價注射玻尿酸隆鼻的機會。

與王萱一同培訓的20多個女孩中,多數人其實是想來“微整”的。

培訓的第三天下午,王萱接到培訓老師的電話,通知她到培訓的賓館內注射。

標準間內只有身穿白大褂的“專家”一人,王萱正納悶在哪兒消毒,專家卻讓她自己動手。簡單消毒後,王萱發現床邊垃圾桶內堆滿了注射產品的廢棄物,看來找專家注射的學員還不少。

耗時10餘分鐘的注射前半部分都很順利,“專家”在拔出第二針時,細細的針尖剛離開鼻骨,一股血從針眼處噴出。“專家”趕緊拿起紗布,按在針眼上並安慰她說,“沒事,沒事”。

這是王萱第一次感到恐懼,但她沒想到這恐懼遠沒就此結束。

在注射後的10天內,王萱的鼻子從腫痛到長滿小白皰,疼痛和恐懼日益增加。在“專家”的安排下,王萱到多家醫院輸液、吃藥、吸高壓氧,又在賓館裡讓“專家”給打了兩針溶解酶,折騰了近10天后,炎症才停止惡化。

多家醫院給出的診斷結果均為,因感染導致紅腫、疼痛。醫生說若要完全痊癒,還要長時間調理。

支付了醫藥費後,“專家”消失了,王萱找到培訓機構宣稱的“專家”供職醫院,卻被告知,查無此人。

出事兒的不止王萱一人,一名來自山東的學員在注射唇部後,嘴上也起了很多白皰,被告知是正常現象,讓其自己擠掉。

三個月過去,王萱鼻子還有隱約的瘡痕,心中那“明星般的鼻型”也化作一場噩夢。

收費7800元,學期4天。簡單考核後即可為學員頒發“韓國整容行業認證證書”。這是微整形培訓機構對外的誘人承諾。靠著這份“假證書”充門面,培訓機構宣稱,有學員一個月能賺個十幾萬,甚至幾十萬,半年開上賓士。

原以為只要忍痛挨幾針,就能變美,卻差點因此毀容。王萱說,在她的朋友圈中,微整形培訓相當普遍。

“一周快速學會微整形”、“三甲醫院專家坐鎮”、“韓國專家實操教學”。在網路搜索“微整形培訓”,顯示有12余萬條結果。

一家微整形培訓機構客服人員承諾,“零基礎學員培訓4天,可獲專業整形證書”。

4天培訓班由京韓(國際)醫美技術培訓中心(下稱京韓醫美)開辦,由京韓醫美技術服務有限公司運營。該公司的工商登記資訊顯示其經營範圍為技術推廣服務;代理、發佈廣告;銷售日用品、化妝品等,並不包含醫療整形培訓的內容。對此,工商局人員表示,未經批准開展醫療整形培訓,已屬超範圍經營。

“京韓醫美”8月初培訓報名和授課地點定在海澱區空軍指揮學院招待所一層會議室。

4天養成一個微整容醫生,整容還須謹慎

7月23日下午,招待所會場內已掛起“京韓醫美微整形技術研討會”字樣的橫幅,以及微整形、半永久項目海報。

“報名從速!”會議室內,一位自稱專門負責招生的“李老師”讓諮詢者抓住報名機會。她說,即將開課的培訓班已有近20名學員報名,若報名,可現場刷卡。

收費7800元,學期4天。李老師報出培訓價格,並承諾經過簡單考核後即可為學員頒發“國際醫療美容聯盟培訓資格證書”。

國家規定,只有拿到衛生部頒發的職業醫師資格證才可以注射,但學員都沒有,李老師說,機構給學員的建議是,不要大張旗鼓地做,自己開工作室,先從朋友圈做起,做工作室不需要辦執照。

“盈利當然很可觀”,李老師說,學員中,有人注射一針收費12800元,有人用同樣的藥物只收2800元。一個月賺個十幾萬,幾十萬的都有。

7月28日,“京韓醫美”授課的金老師,現場讓記者刷卡7800元交了學費。這位自稱來自“空軍總醫院”的整形專家,30歲左右,身材高挑,皮膚白皙。她保證讓記者“4天出師”。對於培訓後發給學員的證書,金老師承認,那是唬人的,只是對學員的外在包裝,方便學員們回去開展業務。

神秘授課

開課前大門反鎖學員先交手機

“哐!”會議室的大門被從屋內反鎖,8月7日上午十點,“京韓醫美”培訓班在海澱區空軍指揮學院招待所正式開課。18名學員的手機統統被收走。工作人員的解釋是,收手機是為了保證學員聽課時注意力集中。

這間30平米左右的會議室,條形桌子被擺放成u形,屋中央架設了一台投影儀,將“美容內部資料”的圖像投影在牆上。

微整形理論課的“劉主任”,被標稱三甲醫院的整形專家。這個戴眼鏡的中年男子一上來就教學員們如何規避風險。

據他在課堂上的統計,參加本次培訓的18名學員中,僅1人護士專業在讀,其餘學員均無醫療方面的基礎。

因沒有行醫資質,“劉主任”建議學員先從醫美諮詢行業開始,“在北京,一年的諮詢經驗,每個月可以拿到1萬到1.5萬元工資。”

課堂上講師還透露,國內批准使用的微整形注射藥物稀少,假藥橫行,提醒學員要確保藥品來源穩妥,避免因使用假藥被“麻煩”找上門。

簡單交流後,記者發現,雖然是零基礎,但幾乎所有的學員都曾接觸過微整形。“我打,我媽媽也打,後來乾脆自己來學。”一位學員用誇張的表情介紹,在老家,一位從事微整形的朋友靠此行當,不到半年就買車買房了。

面對零基礎的學員,從如何佩戴手套、帽子開始,一步步指導學員實現其反復強調的“無菌操作”。大到不銹鋼治療手推車,小到1毫升的注射器,從注射時的穿著,到注射場所的選擇與裝潢,講師多次重複、強調。

“做到無菌操作,很大程度上就避免了風險的發生。”課堂上,兩位講師多次提到風險二字。從目前的市場環境到機構四天速成的培訓模式,金老師坦言,相比正規醫生,“速成”的零基礎學員更應學習如何規避風險。

4天養成一個微整容醫生,整容還須謹慎

真人實驗

零基礎學員互紮生理鹽水學注射

13毫米的針頭刺穿學員文文(化名)面部的那一刻,她反射性地尖叫一聲,歪頭躲閃,針頭穿透面部刺在文文的牙床上。8月8日的微整形實操課上,老師鼓勵學員們互相給對方紮鹽水,練習針法。文文在被老師當做“課件”演示針法。

在“京韓醫美”為期四天的培訓中,按照培訓機構的課程安排,每天上午為講師授課時間,下午安排學員練習實際操作。

8月8日下午,肉毒素注射實操課上,現場助教提議,學員可以互相嘗試注射生理鹽水,將身旁的學員當作自己的“第一個客戶”。

在工作人員的鼓勵下,約三四對學員回應講師提議,表示願意互相扎針。助教隨即拿出新的注射針筒及相關耗材。姑娘們兩人一組,在其他學員的“圍觀”下,配藥、消毒,一手扶著注射部位,另一隻手拿著注射器,將13毫米長的針頭紮入對方的面部。

8月9日下午,玻尿酸注射實際操作課上,學員互做“真人實驗”再次在教室內上演,學員們選擇同伴的太陽穴、鼻唇溝、額頭、下巴、鼻子等多個部位嘗試注射。

一名學員因膽怯加之不夠熟悉操作步驟,導致同伴在被注射時連連喊疼,站在一旁的助教將操作中不夠規範的步驟指出。

不僅是學員間互為實驗標本,學員的臉還成為講師的“課件”。

8月10日上午11時許,金老師在講到蛋白線(蛋白線又稱美人線,是利用可被人體吸收溶解的螺旋栓線插入表層肌膚,刺激皮膚下膠原蛋白的再生)教學時,提出可以請一名學員到講臺上,由講師為學員演示埋蛋白線的操作過程。因演示時須注射藥品,操作後需要向學員收取每根20元的成本價。

兩名學員自告奮勇,先後嘗試“被注射”。投影儀中,金老師從助教手中接過蛋白線,傾斜著紮進學員的皮膚中,不到10分鐘,10根埋蛋白線操作完成。

在為第二位元學員演示操作蛋白線時,意外出現了,金老師兩次“失誤”,一次將針頭紮穿學員的面部,一次則在埋完線後拔針時,有半根連同針頭一同拔出,並未成功埋入。

即便如此,兩名學員還是自付了10根蛋白線的成本錢200元。

培訓期間,記者還在資料袋內的一次性注射器包裝袋上發現,“京韓醫美”發給學員用於配藥和互相試針的器具已在5個月前過期失效。

4天養成一個微整容醫生,整容還須謹慎

規避風險

臉打壞了不要緊補支溶解酶就好

“沒有資質的微整形相當於腦袋上頂顆雷。”在授課過程中,劉主任和金老師告訴學員怎樣處理“鼻子打歪了”,注射紮到血管、面部青紫紅腫的方法。總之不能讓顧客去相關部門投訴,“因為一投訴,你就沒有任何理由可講。”

課堂上,講師多次強調因無從業資質,操作時需格外小心,“按照法律規定,只有在正規診所或醫院註冊的醫師才能注射。所以在選擇客戶時,講師建議,學員先從周圍朋友、親人開始。“如果遇到未成年人,要謹慎,家長作為監護人可能會來找你麻煩”。

在確定客戶後,注射都要先拍照取證。金老師解釋說,拍照可有效避免操作後客戶不滿意來找麻煩,“如果鼻子歪了,那是打針前就歪了,不是你的責任。”

有學員提出,如果操作不當,將針紮入血管如何解決,講師及多位工作人員稱,回抽如果有血,就是紮到血管了,趕緊拔出來重紮,就沒事。

“容易出現危險的部位不建議注射,如眼周、鼻動脈附近,一旦造成眼部失明,後果無法挽回。”講師告訴學員,比較安全的部位就是下巴、蘋果肌等。

講師還與學員們分享了一些此前遇到的案例。如一內蒙古學員,開微整形工作室,不到倆月就開上了賓士。不久前,給一個女孩注射鼻子,女孩的鼻頭在注射後兩天開始變黑。“她來問我,我讓她免費給女孩打一針溶解酶,現在已經好多了。”

據悉,玻尿酸溶解酶是一種鹼性蛋白質,主要用於溶解玻尿酸,修復玻尿酸塑形失敗。講師強調,學員在購置藥品時,有“橡皮擦”作用的溶解酶不能少。

此外,類似美白針等需要通過輸液的方式將藥輸入體內,講師說,掌握靜脈注射並非一兩天,“我們教你配方,你回去可以去請護士,紮一次針給幾十塊錢,把所有的風險都刨除出去,你只提供產品就可以了。”

“你們回去一定要認識一些醫生,以便注射不當出現危險時給予及時救治。”講師不斷跟學員強調微整形風險防不勝防,一旦遇到醫療糾紛,沒有熟人,一般醫院都不敢給治。

在拿到一張由“京韓醫美”自己印製的“證書”後,8月10日下午3點,18名學員將紫色的學員服歸還助教後,拉著箱子從空軍指揮學院招待所離開,趕往火車站、機場。

學員們的微信朋友圈內,預約注射微整形的廣告早已發佈出去,10天后,將有新一期培訓班再開課,新一批“整形醫生”也將在4天內速成。

4天養成一個微整容醫生,整容還須謹慎

“京韓醫美微整形培訓課”上課流程

第一天

上午宣佈諮詢交流會紀律;收手機;講師介紹微整形概論及面部解剖知識。

下午講師介紹實操注意事項、用針、進針方法。

第二天

上午學習肉毒素的藥用原理、市場假藥橫行;學習如何規避風險,遇到糾紛如何處理;注射步驟及注射事項。

下午學員互為模特紮生理鹽水。

第三天

上午學習玻尿酸的藥用原理;注射步驟及注射事項,及規避風險方法。

下午學員間互相注射鹽水。

第四天

上午學習水光針、嬰兒針、PRP等微整形專案注射方法;發微整形證書。

下午講師演示用儀器給學員做微整形項目;現場售藥。

這場暗訪可謂驚心動魄,讓人心生恐懼。所以,大家愛美可千萬要慎重,要理智。最好找正規的三甲醫院,保障多一點。

根據新京報、中國經濟網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醫療 » 4天養成一個微整容醫生,整容還須謹慎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