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醫療壟斷帶來的是千千萬萬個“魏則西”

醫療壟斷帶來的是千千萬萬個“魏則西”

年輕的腫瘤患者魏則西之死在五一假期引起廣泛關注。據報導,魏則西因患“滑膜肉瘤”晚期,在常規治療手段無效的情況下,通過百度搜索推廣和央視報導注意到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的“生物免疫療法”,該院醫生稱,“生物免疫療法”可保魏則西“10年20年沒有問題”,但花了二十多萬醫療費後,魏則西的病情並未好轉,最後於今年4月12日去世。關於此事的洶湧輿情中,除了聲討不道德的醫療廣告和惟利是圖的民營承包醫院科室,還需要厘清一些基本事實,比如“滑膜肉瘤”到底是什麼病?被多方宣傳、大力推廣的“生物免疫療法”究竟存在什麼問題?說魏則西“被害死”是否言過其實? 

滑膜肉瘤5年生存率20%-50% 

國家互聯網資訊辦公室發言人姜軍發表談話指出,近日“魏則西事件”受到線民廣泛關注。國家網信辦會同國家工商總局、國家衛生計生委成立聯合調查組進駐百度公司,對此事件及互聯網企業依法經營事項進行調查並依法處理。 

對此,百度表示,歡迎聯合調查組進駐百度。網路資訊健康有效,是包括百度在內的每個互聯網參與者的責任。百度將全力配合主管部門調查,接受監督,不給互聯網虛假資訊和違法行為留下可趁之機。 

醫療壟斷帶來的是千千萬萬個“魏則西”

據介紹,此次入駐百度的聯合調查組,由國家網信辦網路綜合協調管理和執法督查局局長范力任組長,國家工商總局廣告監管司、國家衛生計生委醫政醫管局及北京市網信辦、工商局、衛生計生委等相關部門組成。聯合調查組將適時公佈調查和處理結果。 

據醫學文獻的解釋,滑膜肉瘤(synovial sarcoma)是組織起源不確定的軟組織惡性肉瘤,好發於15~40歲的中青年患者,起初為無痛性腫塊,長大並出現不同程度疼痛(由此可以理解,為何魏則西才20歲左右,就已到該病晚期),雖然治療手段和方式在不斷的改進,但約半數患者會發生轉移,預後較差,5年生存率在20%-50%左右。也就是說,以目前的醫療水準,還不能根治滑膜肉瘤,只能儘量延長患者生命,以待更先進的療法問世。 

“生物免疫療法”屬第三類醫療技術 

癌症免疫的研究和應用始於19世紀末,距今已有一百多年的歷史。廣義的癌症免疫療法是指用機體的免疫原理發展起來的技術和方法來治療癌症,包括基於細胞的方法(cell-based therapies)、抗體療法(antibody therapies)和細胞因數療法(cytokine therapies)等三種類別。狹義的癌症免疫療法單指第一類。 

在國內醫療機構的宣傳和媒體報導中,諸如“腫瘤生物治療”、“癌症生物治療”、“生物細胞免疫療法”、“細胞免疫療法”等不同稱謂,大都是指基於細胞的癌症免疫療法中的DC-CIK(目前國內非常流行的一種細胞免疫治療技術,也是魏則西生前在武警北京二院接受的療法),其基本操作原理就是從病人體內採集免疫細胞,經過體外培養,誘導啟動免疫功能和擴增數量後,再輸回患者體內,來激發、增強機體自身免疫功能,從而達到抑制或阻止腫瘤生長的目的。在相關宣傳報導中,這種療法也被認為是繼手術、放療和化療之後的第四大腫瘤治療技術。 

醫療壟斷帶來的是千千萬萬個“魏則西”

手術、放療、化療等傳統的腫瘤治療手段,被患者形象地稱為“尖刀、毒藥和烙鐵”,可見治療過程之痛苦。對於患者來說,細胞免疫療法只有抽取和輸回細胞這兩個簡單的過程,如果真的行之有效,毫無疑問是天降的奇跡和福音。只不過,以該技術目前的發展水準和在中國的應用情況,腫瘤患者的福音還沒有那麼容易降臨。 

2009年3月,衛計委前身衛生部頒發《醫療技術臨床應用管理辦法》,將免疫細胞治療技術納入第三類醫療技術目錄管理,也就是說,這屬於涉及重大倫理問題,安全性、有效性尚需經規範的臨床試驗研究進一步驗證的醫療技術。(附注:第一類醫療技術是指安全性、有效性確切,醫療機構通過常規管理在臨床應用中能確保其安全性、有效性的技術。第二類醫療技術是指安全性、有效性確切,涉及一定倫理問題或者風險較高,衛生行政部門應當加以控制管理的醫療技術。) 

細胞免疫療法目前效果究竟如何?據專家透露,在天津腫瘤醫院的一項研究中,DC-CIK治療使非小細胞肺癌患者的一年生存率由37.3%提高到57.2%。在新加坡總醫院的一項研究中,CIK療法對髓系白血病患者沒有顯著療效。相關研究很多,但總的來說發表的文章水準不高,有的有一定療效(延長生存期幾周或者一定程度上提高生存率),有的則沒有顯著療效。 

 矛盾的監管:療法未獲批准卻納入醫保 

2009年6月,衛生部公佈《首批允許臨床應用的第三類醫療技術目錄》,自體免疫細胞(T細胞、NK細胞)治療技術赫然在列。一名醫生曾對此表示質疑:根據《醫療技術臨床應用管理辦法》,屬於第三類的醫療技術首次應用於臨床前,必須經過衛生部組織的安全性、有效性臨床試驗研究、論證及倫理審查,然而衛生行政主管部門從來沒有公佈過免疫細胞療法的相關臨床試驗結論和倫理審查結果,就將其納入了首批允許臨床應用的醫療技術目錄。 

醫療壟斷帶來的是千千萬萬個“魏則西”

更讓人困惑的是,2014年的一份“政府資訊公開告知書”顯示,衛計委從未批准任何醫療機構開展自體免疫細胞治療技術,然而中國醫師協會又曾專門開設研修班,為全國自體免疫細胞(T細胞、NK細胞)治療技術人員提供培訓。一篇刊載於《解放軍醫院管理雜誌》(2012年7月30日),題為《醫院開展對外合作自體免疫細胞治療技術體會》的文章披露,國內進行該項治療的醫院已有近百家。據山東媒體報導,青島某醫院從2004年就開始了DC+CIK抗腫瘤治療,而在5年後,免疫細胞治療技術才被納入《首批允許臨床應用的第三類醫療技術目錄》。今年4月中旬,江蘇媒體報導,六安市首家免疫細胞生物治療中心將於7月底啟用。這也從側面說明,近年來不斷有醫院投入到開展免疫細胞療法的行列中來,分食這塊巨大的“蛋糕”(2014年的一篇報導指出,該療法收費昂貴,每次動輒數萬元,被認為是繼基因檢測之後,中國醫療領域的下一個萬億市場)。 

另有報導顯示,地方政府在默許的情況下支援醫院開展這類診療,一個佐證是,相當多省市都將這項治療納入醫保報銷的範圍,報銷比例高達80%-90%,物價部門也都規定了指導價。不過,也有某些地方的人社局並不認可該療法。2014年3月,福州市一名患者家屬就“關於細胞因數活化殺傷(CIK)細胞輸注治療是否能報銷”向福州市人社局提出訴求,得到的答覆是福州市定點醫療機構未獲得衛生部開展“CIK”專案許可,對該治療專案基本醫療保險統籌基金不予支付。無獨有偶,同年9月,遼陽市一名癌症患者也提出了類似諮詢,當地醫療保險管理中心這樣回復:一、細胞因數活化殺傷(CIK)細胞輸注治療方法適應症寬泛且未見客觀療效;二、按照衛生部相關檔規定,個別使用該技術的醫療機構並未獲得衛生部批准;三、該診療項目總費用高且多次重複使用,已超出基本醫療保險範圍;四、部分醫療機構在患者無明顯適應症的情況下,存在誘導患者消費和疑似促銷行為。 

醫療壟斷帶來的是千千萬萬個“魏則西”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7月,國家衛計委根據《國務院關於取消非行政許可審批事項的決定》,發佈了《關於取消第三類醫療技術臨床應用准入審批有關工作的通知》,審批變為備案,同時規定醫療機構對本機構醫療技術臨床應用和管理承擔主體責任,這基本意味著,是否開展、如何開展免疫細胞療法,醫院都是自己管自己。 

 誇大的宣傳不僅僅來自搜尋引擎 

國內醫療機構通過購買關鍵字競價排名,獲得在網路搜索結果中的重點展示,並在宣傳資訊中,刻意吹捧這種安全性、有效性尚需經規範的臨床試驗研究進一步驗證的醫療技術,已是公開的秘密。相關宣傳內容中,基本都在強調細胞免疫療法“天然”“綠色”“無毒副作用”,是“國際公認”除手術、放療和化療之外的“第四大腫瘤治療技術”,近乎“奇跡”。還有的強調自己與國外知名大學或機構合作,相關技術達到國內甚至國際先進水準等等,這些都是醫療機構慣常的宣傳方式,“北京武警二院腫瘤中心”就是如此。另外,該院還聲稱免疫療法對有些癌症,有效率高達百分之七八十。事實上,“有效率”是一個極其含混的概念,延長患者生命長則數年,短則數天,都可以被認為是有效。 

對於創新的醫療技術,固然需要大力宣傳,因為這能讓求醫無門的疑難雜症患者看到希望。但是,一些媒體對細胞免疫療法的報導,或許因為對複雜醫療科學的無知,或許因為不能言說的利益關係,也成為給醫療機構的變相背書。央視2011年9月報導,“北京武警二院腫瘤生物診療中心最新研製的腫瘤治療綠色療法——生物細胞免疫治療開闢腫瘤治療新模式,為腫瘤患者提供了新的選擇。”福建一家報紙在報導本地醫療機構開展的細胞免疫治療時,強調“DC-CIK生物細胞免疫治療在國外早已是成熟的技術”,然而據專家透露,DC-CIK相關臨床試驗在美國全部宣告失敗,由於技術上難有突破,在學術圈已經不太受待見。還有的報導用患者模棱兩可的主觀感受(比如“好多了”)作為療效的佐證,都是極其不科學、不嚴謹的。 

關於細胞免疫療法在國外取得的效果,目前被廣泛報導的有三例。其一是美國哈佛醫學院的一個三期臨床試驗,結論是此療法可使晚期前列腺癌患者多生存4.1個月。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根據此研究批准了該療法的使用,但僅限於晚期前列腺癌治療。另一例是唯一在過世後獲諾貝爾獎的學者——美國洛克菲勒大學的免疫學家和細胞生物學家拉爾夫-斯坦曼,他晚年致力於基於樹突細胞(DC)的腫瘤疫苗的研發,他還利用自己研發的疫苗與胰腺癌“賽跑”,成功地將生命延長了4年。斯坦曼的療法接近于魏則西最後接受的DC-CIK療法,但由於每個患者的免疫系統都存在差別,每種腫瘤都會對患者免疫系統造成不同方面影響從而達到使腫瘤細胞逃過免疫組織監察的目的,所以同一種免疫治療對於不同個體、不同腫瘤的療效也截然不同。 

醫療壟斷帶來的是千千萬萬個“魏則西”

魏則西之死是一場預先安排的“醫療事故” 

說魏則西被競價排名的醫療廣告和民營承包醫院科室“害死”是不恰當的,罹患惡性腫瘤晚期的魏則西不是被治死,而是遺憾地沒被救活。但令人憤慨的是,這種遺憾背後,又浮現出醫療監管的失職和無底線商業利益的惡。作為商業公司的百度在此次事件中成為眾矢之的並不奇怪,只不過,它們在為損害使用者獲取客觀真實資訊的權利而付出代價時,也順帶替監管部門頂了雷。 

不可否認,細胞免疫療法確實是醫學界為了戰勝腫瘤而進行的一種努力,不能因為一次治療失敗就否定其科學性,大量失敗是科研中必須付出的代價。此外,未經充分驗證的創新療法用於那些常規治療手段無效的患者也未嘗不可,只是不能當作常規臨床專案進行收費治療。 

魏則西之死暴露的問題在於,一種不成熟的、療效沒有保證的醫療技術,在形同虛設的監管中,成為大量醫療機構“謀財不害命”的手段。形形色色的生物免疫治療機構一方面本著“法無禁止即可為”開展細胞免疫治療,一邊“法有禁止照樣為”,違反《廣告法》和《醫療廣告管理辦法》,大肆宣揚該療法的種種尚待驗證的“優越性”,以迎合處於絕望中的腫瘤患者及其家庭期待奇跡發生的心理。當魏則西們抱著最後的希望在搜索框裡輸入他們所患的疾病時,一張幾乎無風險“收割”他們的勞動積蓄和生命尊嚴的無形之網,就已經鋪開。 目前,百度已兩度回應,儘管武警二院尚未回應,但據記者透露,此前為魏則西看病的武警二院生物診療中心已停診。隨著監管部門的介入,真相或將逐漸浮出水面。在此際,不少人爭論該事件中誰是首惡誰是幫兇,還有探討該事件所牽扯到的法律與道德、責任與倫理以及監管等命題。 

除此之外,也許更應該探尋一個容易被遮蔽卻非常重要的話題,即百度與莆田系醫院之所以能夠胡來,在於它們本身所具有的壟斷力。先說百度,在國內搜索市場上,它一家獨大,已成為最具統治力的搜索公司,這也正是莆田系醫院相中它的最重要原因。據權威資料顯示,“百度2013年的廣告總量是260億元,莆田的民營醫院在百度上就做了120億元的廣告。”莆田系醫院之所以不惜重金投向百度,顯然與百度推廣為它們帶給更豐厚的效益有關。 

醫療壟斷帶來的是千千萬萬個“魏則西”

再說莆田系醫院。莆田系醫院都屬於民營醫院,據國家衛計委網站發佈的資料,截至2013年10月底,民營醫院共10877家,莆田系民營醫院則高達8000多家,占比八成左右,這也形成了事實上的壟斷。具體到武警二院,有業內人士透露,為魏則西治病的那個科室就有莆田系的背景。據報導,莆田系已形成四大家族:陳、詹、林、黃,分別控制著不同類別的民營醫院。有人說莆田系的壯大史就是患者的血淚史。這種說法或有誇張,但毋須諱言,不把病人當人,只想掏盡病人口袋裡最後一分錢的價值目標,使莆田系醫院各類醜聞頻現。 比如,2014年7月16日下午14時36分,新東方教育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俞敏洪發微博痛斥雲南瑪莉亞醫院,原因是新東方一名女員工該院分娩時不幸去世。據介紹,該院即是莆田詹氏醫療集團的下屬企業實體之一。俞敏洪在微博中直指該院醫療事故常年爆發,口碑極差,去過的罵聲一片,並號召大家以後不要去這樣的醫院了。雖然說聚訟紛紜,莫衷一是,但這也反襯出莆田系醫院確實常受人詬病。 

回到百度與莆田系醫院的“聯姻”。一個是形成壟斷事實的搜索巨無霸,一個是在民營醫院中具有最大版圖的商業醫院,它們一旦聯起手來,後果無疑堪憂。換言之,那些缺乏辨識能力的患者,只要想搜到詳實資訊,就一定會想到百度,而只要想通過百度找醫院,就很難逃過莆田系的掌心。如果碰到那些唯利是圖的莆田系醫院,就一定在劫難逃,魏則西就是一例。 

如何避免魏則西式的悲劇,不少人開出的藥方往往有兩點,一是百度應該儘快消除過於逐利的競價排名,不能給錢就推廣;二是應該加大對莆田系醫院的監管。人們也在質問:監管部門都幹啥去了?不能說這兩點沒有意義,但是,從根本上說,最有效的措施除了強化監管之外,還應該瓦解它們的壟斷地位,如果搜索市場百花齊放,百度還敢任性嗎?如果其他的民營醫院有足夠份額和話語權,對莆田系醫院構成強大挑戰,莆田系醫院還敢把患者當成會走的錢袋嗎?所以說,反壟斷部門,應該發力!

根據騰訊、新京報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醫療 » 醫療壟斷帶來的是千千萬萬個“魏則西”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