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帶你了解剖腹產

帶你了解剖腹產

剖宮產,或稱剖腹產,是外科手術的一種。手術切開母親的腹部及子宮,用以分娩出嬰兒。通常剖腹生產是避免因陰道生產可能對嬰兒或母親性命及健康造成損害。但近來有部份剖腹生產被用作替代本來的自然分娩。世界衛生組織建議,剖腹生產不應超過15%,以5-10%為佳。

早在幾百年前,就出現了剖腹產的實例。但直到最近幾十年,剖腹產才變得越來越普遍。

根據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提供的數據,美國30%的生娩都是剖腹產。在1970年,這一數字僅為5%。這樣來看,剖腹產的普及也就是近幾代產婦的事情。而現在,已經有科學家猜想,剖腹產正在影響人類的進化。

為什么?

帶你了解剖腹產

大腦袋和小屁股是人類的進化趨勢,具有更優越的思考和奔跑的能力。但這對於分娩來說,卻並非如此。

人類分娩之所以時間長、痛感強、風險大,原因在於:胎兒的頭部大小只能剛好通過產婦的骨盆。和其他靈長目動物相比,人類更容易出現“頭盆不稱”的情況。頭盆不稱會危及產婦和胎兒的生命安全。人類3%的生娩都會遇到頭盆不稱的危險。胎兒的頭部過大,或者產婦的骨盆過窄,都很難順產。

靈長目動物共14科51屬,其他靈長目動物胎兒和骨盆的大小比例合適,更容易分娩(當然也有例外情況)。上圖右下方顯示的就是人類的頭盆比。(從左到右,第一排為蛛猴屬,長鼻猴屬,獼猴屬,長臂猿屬;第二排為黑猩猩屬,倭黑猩猩屬,大猩猩屬和人屬;外圈表示母體骨盆的大小,黑色部分表示胎頭大小)

人類為何會進化出這種失衡的頭盆比,加劇產婦和胎兒死亡的風險?這就是進化學家所謂的“分娩困境”,是進化中權衡取舍的結果。

分娩困境的理論認為,在進化的過程中,自然選擇的壓力導致了生娩過程中的“嚴絲密合”——人類站在天平面前,面臨大腦袋和小骨盆的艱難抉擇。

腦袋越大,腦容量越大;骨盆越窄,兩足動物更容易站立、行走和奔跑。自然在天平的兩端之間找到了理想的平衡點。大部分情況下,這個平衡點都能奏效。但它也限制了人類的骨盆寬窄和胎兒的頭部大小。

剖腹產變得更加普遍,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分娩困境”。

剖腹產可以明顯減低難產的風險。菲利普·米特羅克(PhilippMitteröcker)是維也納大學的進化生物學家,他寫信告訴我:“大部分的頭盆不稱......如果不選擇剖腹產,都是會致命的。同時,產婦也不能將窄骨盆和大腦袋的基因遺傳到下一代。”

帶你了解剖腹產

剖腹產提高了出生存活率,米特羅克表示,“也就是說,剖腹產改變了自然選擇的壓力。”自然選擇的壓力發生變化,物種就會進化。

在美國科學院院報刊登的一篇論文中,米特羅克提出了這一理論。他假定,剖腹產讓人類可以擁有更窄的骨盆和更大的腦容量,也不用將產婦和胎兒置於險境。

米特羅克並沒有直接的證據證明這一論點;但他和同事已經構建了一個數據模型,預測了剖腹產普遍的情況下,頭盆不稱的比例。根據這一模型,頭盆不稱的比例已經從幾十年前的3%增長到了3.66%。

說得更簡單點:將出現更多頭盆不稱的現象。

理論上來講,是因為剖腹產使得窄骨盆和大腦袋的基因得以遺傳。

這只是一種假說。他指出:“據我所知,目前還沒有經驗數據證實這一點。”

雖然現在美國和其他國家境內剖腹產的數據很全,但我們很難知道這些剖腹產病例中有多少是由於頭盆不稱導致的,而不是其他原因——如其他並發症或多胞胎分娩(目前,許多醫療專家認為剖腹產費用高昂,也有風險,存在濫用的現象)。

帶你了解剖腹產

米特羅克還說:“由於產婦頭盆不稱而采取的剖腹產,是真的救了人命的,是不得不做出的選擇。也正是這些剖腹產影響了進化。我們的模型並沒有說明那些出於其他原因采取的剖腹產的情況。”

此外,還有別的線索表明這種進化確有其事。目前有部分研究表明:和150年前的人類相比,我們的頭骨更大③。最近幾十年的平均出生體重也在不斷增加④,有更多新生兒的頭部比以前更大(盡管這些變化可能也是營養和醫療改善的結果)。

米特羅克表示,無論如何,胎頭的大小並不會無限期地變大。“雖然大腦袋是自然選擇的趨勢,但它仍然要受母體代謝能力的限制。”懷胎十月,過大的胎兒對母體而言是很大的負擔。

我們再次重申,這只是一種假說。米特羅克表示,要證實這一假說,他們需要研究很多代人的分娩情況,需要足夠多的遺傳數據和骨架大小數據。他們“正摩拳擦掌,准備展開這一研究”。

根據Brian Resnick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醫療 » 帶你了解剖腹產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