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讓醫院回歸公益性質、讓藥品回歸治病功能”

“讓醫院回歸公益性質、讓藥品回歸治病功能”

近年來,中國醫改攻堅克難、持續推進,改革成果舉世矚目。日前,世界衛生組織前任總幹事陳馮富珍盛贊,“中國醫療衛生體制改革取得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很多國家都在向中國學習。”世界銀行官網刊文稱,“在過去20年中,中國改善了醫療衛生服務,成效顯著。”

居住在上海的蔣繼文今年94歲高齡,患有心率失常、房顫等慢性病。過去,子女帶著老人在大醫院各個科室跑來跑去,不僅花錢多,對老人也是很大折騰。

從2015年啟動簽約,到2017年形成患者自願選擇一名家庭醫生、一家區級醫院和一家市級醫院簽約的“1+1+1”服務模式,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主治醫師劉瑋成了蔣老一家的家庭醫生。

“有了劉醫生做家庭醫生,高血壓、心髒病等症狀可以隨時咨詢他。還能‘延伸處方’,不用再去大醫院掛號就能在社區拿兩周用量的藥,心裏真是踏實!”蔣老的女兒說。

截至今年第一季度,家庭醫生簽約服務已走進上海218家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在全國,這一簽約比例達到22%,在患大病慢病等重點人群中已達38.8%。

這一數據的背後,是黨中央、國務院對構建合理醫療服務體系的科學預判。

從2015年《國務院辦公廳關於推進分級診療制度建設的指導意見》,到2017年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鼓勵構建醫療聯合體,醫療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路徑日漸清晰。山西省醫改辦主任、省衛生計生委副主任馮立忠認為,分級診療是破解看病難的治本之策,是強健基層衛生服務的有力抓手。

五年來,從“北上廣”大醫院的人滿為患,到“小病在基層、大病到醫院、康複回基層”的合理就醫秩序逐漸形成;從應對每年近80億的全國診療人次,到80%的城市和50%的縣開展了分級診療試點,我國在破解醫改這個世界性難題上,探索出了中國式解決辦法。

“醫療衛生體制不能再是單打獨鬥,而要形成以功能定位為核心、相互配合的一體化服務體系。”國家衛計委體改司司長梁萬年指出,讓優質醫療資源“下沉”,要把“倒三角”變為“正三角”,讓“看得上病、看得好病”不再是“鏡中花、水中月”。

在杭州市桐廬縣富源村,患有心血管疾病的農民蔡柏英現在可以足不出村,享受名家“就近”坐診。

富源村衛生室最近裝上了遠程會診系統,像蔡柏英這樣的患者,通過視頻系統,能與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的簽約專家實時連線,交流醫療信息,實現科學診治。“借助醫聯體網絡,通過遠程會診、臨床影像查閱等信息平台以及醫院間‘雙向轉診’渠道,杭州市級優質醫療資源可輻射到最基層的村社。”杭州市衛計委主任滕建榮稱。

過去,我國醫療資源分布不均,醫衛服務“薄弱在基層,短板在農村”,這樣既使“大醫院人滿為患、基層醫療機構門可羅雀”,又加重了群眾“看病難、看病貴”問題。

民生難點,就是醫改重點。“破解大醫院‘擁堵病’,建立有序的就醫秩序,關鍵是要促進醫療資源合理配置、均衡布局。”國家衛計委副主任王賀勝介紹,近5年來,我國不斷強化基層醫療機構能力建設,並以分級診療為突破口,暢通患者轉診、醫療信息流通渠道,讓“健康紅利”惠及全民。

要讓大醫院“願意放”、讓患者“下得來”,還要讓基層“接得住”。為此,2017年我國還將培養全科醫生2.5萬人以上,加快基層健康產業發展,優化基層醫療機構中高級崗位比例,增強崗位吸引力。

一系列改革“組合拳”還在不斷落地:完善家庭醫生簽約制度,2016年全國慢性病等重點人群家庭醫生簽約服務率已接近40%;強化基層能力建設,1400家三甲醫院對口支援3700多家縣級醫院,全國縣域內就診率已超過8成……

5年來,依托“強基層、補短板”種種舉措,“小病進社區、大病到醫院”的合理就醫秩序逐步形成,在破解醫改這個世界性難題上,貢獻中國式的解決方案。

甘肅,定西市渭源縣上灣鄉周家窯村。

54歲的村民趙華患有主動脈根部瘤、主動脈瓣關閉不全和冠心病。家裏靠種大豆、藥材,正常年景收入每年也就兩萬塊錢。幾年看病下來,花光了家底。

中國衛生與健康事業的最大短板,仍然在基層特別是農村和貧困地區。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國務院把7000萬農村貧困戶的民生放在心頭、扛在肩上。

2017年,甘肅省實施農村貧困人口大病專項救治,規定對50種農村重大疾病實行單病種付費。“是好政策幫我撿回了條命。”享受到這一政策好處的趙華說。

從小小山村到全國城鎮,一個全球最大的醫療保障網逐漸織就: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參保人數超過13億,城鄉居民大病保險推進實施,疾病應急救助制度全面建立。2012年至今,大病保險已累計賠付資金超過3000億元;2016年健康扶貧工程啟動,已有8省區9.2萬名大病患者得到集中救治。

五年來,基本醫保全國聯網和異地就醫直接結算穩步推進。據人社部統計,目前全國已有30個省份1563家定點醫療機構實現跨省就醫住院費用直接結算。讓信息“多跑路”、群眾少“跑腿”,正成為現實。

世界衛生組織原總幹事陳馮富珍說:“中國醫保比一些免費醫療的發達國家做得還好,能較好地防止老百姓因病致貧,對中國衛生事業可持續發展非常有利。”

據英國《金融時報》近日報道,中國80%以上的藥品銷售額來自公立醫院。中國公共醫療保險的普及使省級政府在藥品定價上獲得了更大權力。過去一年裏,中國政府頒布了新政策,禁止公立醫院將它們所分銷藥品的價格定得過高。受此影響,多家世界制藥公司報告在華銷售額增長放緩甚至下降。文章還指出,中國醫改的一個特點是,政府分擔醫藥費降低了患者負擔,讓更多人用得起被納入醫保報銷范圍的藥品。

“德國之聲”網站曾刊文稱,隨著人口老齡化的加深,中國醫療體系的壓力也越來越大,尤其是大型綜合醫院承受更大壓力。為解決這一問題,中國一直在努力進行醫療系統改革,包括改善地方醫療設施、資助和推廣草根診所,並承諾增加地方診所的數量和質量。美國《財富》雜志也認為“日益老齡化的人口需要一個運轉良好的醫療保健體系。”

推進全民醫保,激發民間活力。近5年來,我國醫改持續深入推進,一張覆蓋全國的基本醫療保障網絡逐步成型,成為我國醫改最大的亮點之一。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全民醫保制度的基本建立實屬難得。目前來看,中國醫改還有需要繼續完善的方面,但初步的制度框架業已搭建。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通過鼓勵社會辦醫,中國醫改激發了民間活力。醫改是解放醫生生產力、發展醫生生產力的一個過程。近幾年,以“互聯網醫療”為代表的一些新的醫療業態不斷出現。很多地方還出現了“醫生集團”,大醫院的醫生能夠以更靈活的方式為患者服務。這些新變化也體現了中國醫改推進分級診療的不斷探索與創新。

持續攻堅克難,改革任重道遠。公立醫院改革是中國醫改的重點和難點。如何使公立醫院更有活力,更好地為百姓服務,是推進公立醫院改革的重要目標。長期以來,公立醫院“以藥補醫”的現象,是我國醫療領域的一大頑症,也是全國醫改著力破解的難題。隨著改革的深入推進,一些深層次的新問題會逐漸顯露。如醫事服務費在醫院內部的分配問題、公立醫院的去編制問題等。推廣一個地方試點的成功經驗時,需要通盤考慮,審慎進行。除此之外,中國醫改還需逐步解決醫療資源分布不均這一世界性難題。如何激發基層醫生的積極性,促進醫療資源的合理配置是亟待考慮的問題。要啃下改革的“硬骨頭”,離不開體制機制的重構和突破。現階段,中國醫改正在攻堅克難。

釋放惠民紅利,貢獻中國方案。改革深一步,群眾獲益就多一點。對中國百姓來說,全民醫保制度的建立使看病安全網更牢固。新醫療業態的不斷湧現增加了醫療市場上的“供方”,群眾有了更多的選擇。中國醫改護航“健康中國”,改革帶來的“健康紅利”正在惠及全民。中國的醫改經驗對世界其它國家、尤其是發展中國家來說,具有一定的借鑒意義。發展中國家的醫改事業更需要將有限的財政資金用在“刀刃”上,實現醫療市場的“供需平衡”。2017年3月,按照國務院提出的“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的要求,執業醫師實現了“一次注冊、區域有效”。這實際上也是在激發醫療市場上的“供方”活力。在破解醫改這個世界性難題上,中國方案值得借鑒。

根據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中新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醫療 » “讓醫院回歸公益性質、讓藥品回歸治病功能”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