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現代醫院管理制度是是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重中之重

現代醫院管理制度是是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重中之重

作為中國特色基本醫療衛生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現代醫院管理制度是基本醫療衛生制度“立柱架梁”的關鍵制度安排,也是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重中之重、難中之難。

國務院辦公廳日前印發《關於建立現代醫院管理制度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就全面深化公立醫院綜合改革,建立現代醫院管理制度作出部署。《意見》明確,到2020年,基本形成維護公益性、調動積極性、保障可持續的公立醫院運行新機制和決策、執行、監督相互協調、相互制衡、相互促進的治理機制。

《意見》要求,完善醫院管理制度,首次提出各級各類醫院應制定章程,以章程為統領,建立健全內部管理機構、管理制度、議事規則、辦事程序等,規范內部治理結構和權力運行規則。制定公立醫院章程時,要明確黨組織在醫院內部治理結構中的地位和作用。

《意見》要求健全醫院決策機制。院長辦公會議是公立醫院行政、業務議事決策機構,對討論研究事項作出決定。公立醫院發展規劃、“三重一大”等重大事項,以及涉及醫務人員切身利益的重要問題,要經醫院黨組織會議研究討論同意,保證黨組織意圖在決策中得到充分體現。對於資產多元化、實行托管的醫院以及醫療聯合體等,可在醫院層面成立理事會。

《意見》提出,要發揮專家治院作用,組建醫療質量安全管理、藥事管理等專業委員會,對專業性、技術性強的決策事項提供技術咨詢和可行性論證。要健全以職工代表大會為基本形式的民主管理制度,讓職工參與民主決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監督。

《意見》強調,要加強醫院黨的建設。充分發揮公立醫院黨委的領導核心作用,抓好對醫院工作的政治、思想和組織領導,把方向、管大局、保落實。把黨的領導融入公立醫院治理結構,醫院黨組織領導班子成員應進入醫院管理層或理事會,醫院管理層或理事會黨員成員一般應進入黨組織領導班子。

《意見》明確了政府對公立醫院的舉辦職能,要求全面落實對符合區域衛生規劃的公立醫院投入政策,逐步償還和化解符合條件的公立醫院長期債務。逐步建立醫療服務價格動態調整機制,建立適應醫療行業特點的薪酬制度,著力體現醫務人員技術勞務價值。

7月,廣東省770家公立醫院的患者發現手中的處方單有了新變化——藥品價格下降了。這是廣東省宣布全面取消藥品加成的結果。監測數據顯示,7月15日至21日,廣州、佛山等14個市165家醫療機構患者次均住院藥費環比下降9.5%。

取消藥品加成是建立現代醫院管理制度的前奏。過去,相關規定允許藥品以高出醫院實際采購價15%的價格賣給患者,這使醫生熱衷於開大處方以獲取高額利潤,“看病貴”成為屢治不愈的頑疾,嚴重背離公立醫院的公益性定位。

藥品加成取消了,如何理順醫療費用結構,既為老百姓省下“真金白銀”,又能調動醫務人員積極性就成了問題。對此,指導意見指出,逐步建立以成本和收入結構變化為基礎的醫療服務價格動態調整機制。

這意味著,未來藥品及大型醫用設備檢查治療和檢驗價格可能有所下降,而診療、手術、康複、護理、中醫等體現醫務人員技術勞務價值的醫療服務價格將會有所上升。指導意見的出台為理順不同級別醫療機構間和醫療服務項目的比價關系,體現知識技術價值,優化醫院收入結構提供了制度保障。

權力邊界如何劃分?

“過去政府對公立醫院是九龍治水,公立醫院的所有權和經營權界限不清,政府舉辦和監督公立醫院在不同程度上有時缺位、有時越位。”談到過去政府與公立醫院之間的關系,國家衛生計生委副主任、國務院醫改辦主任王賀勝說。

政府和醫院的關系該如何調整?這是建立健全醫院治理體系的核心問題。此次指導意見的出台給出明確答案,即堅持政事分開、管辦分開,實行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

然而,單從概念上厘清兩者關系還遠遠不夠,具體有效落實才是重中之重。為此,指導意見重點在“取消行政職級”和“列出權力清單”上作出規定:一方面,逐步取消公立醫院的行政級別,各級衛生計生行政部門負責人一律不得兼任公立醫院領導職務。另一方面,詳細列出權力清單,政府行使公立醫院舉辦權、發展權、重大事項決策權等。公立醫院則可以行使內部的人事管理、機構設置等經營管理自主權。

王賀勝表示,落實政事分開,核心是厘清政府和醫院的權力清單。政府把主要精力放在管方向、管政策、管引導、管規劃、管評價上來,該放的權要放、該收的權要收,醫院依法依規享有自主經營管理權。

醫院管理如何完善?

此次指導意見出台的一大亮點,是首次提出各級各類醫院應制定醫院章程。

“什么是醫院章程?它是一家醫院的基本綱領和行為准則,是醫院必須遵循的制度。”北京協和醫院副院長楊敦幹表示,目前大部分公立醫院都是沒有章程的,導致一些醫院發展方向不明、功能定位不清,容易在改革發展中迷失方向,出現諸多問題。比如盲目擴大床位規模,脫離實際貸款發展,甚至出現了大處方、過度檢查等問題,損害群眾利益。在他看來,要求各級各類醫院制定醫院章程,對推進完善醫院管理制度有著關鍵性作用。

除了提出制定醫院章程,指導意見還在完善醫院管理制度上提出多項規定。如健全醫院決策機制,保證黨組織意圖在決策中得到充分體現,發揮專家治院作用。健全以職工代表大會為基本形式的民主管理制度,推進院務公開等。

中日友好醫院院長王辰認為,現代醫院管理包括兩大類體系建設:一類是業務技術管理體系。另一類是經濟和經營管理體系,指導意見基本覆蓋了這兩大領域。

“整體來看,這是一個比較系統、全面的戰略指導性文件,將極大提升中國醫院的現代化管理水平。”王辰說。

醫療機構設置規劃能否提供更多優質醫療資源?

意見提出,制定區域衛生規劃和醫療機構設置規劃,合理控制公立綜合性醫院數量和規模。

深圳市羅湖區常務副區長王守睿認為,在制定區域衛生規劃和醫療機構設置規劃時,要更多從建立區域性整合性醫療衛生服務體系的角度出發,不局限於單純從人員規模與床位規模來判定一個區域醫療衛生服務規劃的合理性。

四川省人民醫院醫生王東認為,各大城市大型公立醫院大多面臨人滿為患問題,合理規劃醫療資源,將有助於改善目前醫療資源分布不均衡的狀態,尤其是隨著分級診療制度的實施,病人可就近看病,更加方便。

醫療服務價格動態調整能否緩解看病貴?

意見提出,逐步建立以成本和收入結構變化為基礎的醫療服務價格動態調整機制。

今年7月,廣東的患者就醫時發現處方單變了:藥品價格下降、手術等體現醫務人員技術價值的項目漲價。在廣州市第一人民醫院,來自潮州市的邱女士用37元買了5片孟魯司特鈉片,而在6月,該藥價格是42.55元;醫生的掛號費則從7元漲到20元。

廣東省醫改辦相關負責人介紹,廣東本輪參與改革的公立醫院監測數據顯示,門診收入藥占比有所下降,技術勞務收入占比有所上升。下一階段,廣東省將繼續加強改革數據監測分析,根據醫院運行情況和藥品耗材騰空間情況,適時啟動第二次價格調整,使醫療服務價格更趨向合理。

在成都新都區,控制醫療費用成為考核醫院的主要指標之一。為此,新都區引入了專業的第三方考核機制,對包括藥品使用是否合理等醫療服務水平進行量化考核。數據顯示,通過破除以藥養醫等一系列改革,新都4家試點公立醫院目前已將醫藥費讓利於民達7000多萬元。

新都區第二人民醫院院長劉旭東說,建立以成本和收入結構變化為基礎的醫療服務價格動態調整機制,將賦予醫院更多的自主權,改變目前扭曲的醫療服務價格定價機制,更符合醫療行業特點,有利於醫療事業長遠發展。

取消公立醫院行政級別能否釋放醫生活力?

意見提出,逐步取消公立醫院的行政級別,建立適應醫療行業特點的薪酬制度,著力體現醫務人員技術勞務價值。建立以公益性為導向的考核評價機制。

深圳市羅湖區衛生計生局黨委書記、局長鄭理光介紹,區政府取消了醫院的行政級別,實現去行政化,真正管辦分開。張志堯認為,取消醫院行政級別,醫院能制定適應醫療行業特點的薪酬制度,在人員的聘用方面更靈活,在招人、用人、留人方面有很大的自主權。

記者從四川成都新都區了解到,該區近年來探索公立醫院法人治理打破體制束縛,釋放醫院內生活力。“多勞多得、優績優酬,這是比較公平合理的收入分配方式,這種制度讓員工的積極性高漲。”新都區第二人民醫院醫生雷澤飛說。數據顯示,2015年,這家醫院醫務人員平均工資較2012年增加13%。

建立綜合監管制度能否杜絕過度診療等頑疾?

意見提出,建立綜合監管制度,重點加強對各級各類醫院醫療質量安全、醫療費用、大處方、欺詐騙保、藥品回扣等監管,建立黑名單制度,形成全行業、多元化的長效監管機制。

作為華南地區乃至全國知名婦兒專科醫院,廣州市婦兒醫療中心吸引了各地病人前來就醫。但這家三甲醫院門診大廳門可羅雀,排隊掛號寥寥無幾。“此前,我們醫院門診大廳也是人頭湧湧,堪比火車站。”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副院長龔四堂說,近年來,該院通過“互聯網+”技術,積極提升醫療服務質量。例如,全面實施實名預約掛號及就診,推行微信、支付寶、銀聯醫程通、自助機等多途徑自助繳費方式,有效緩解排隊繳費時間。率先開展先診療後付費服務,減少患者在醫院停留時間等。

醫生有沒有為了績效多開藥、多做檢查?2013年,成都市就利用大數據建立了醫療保險智能輔助審核信息系統,實現了對全市基本醫療保險參保人員、醫保定點醫院、醫保定點零售藥店、醫保經辦機構醫保行為的全過程監管。

成都市醫保局信息管理處處長王進介紹,利用大數據不僅能篩出疑似過度醫療,還能初步判斷醫生用藥是否符合臨床規則,在智能輔助審核系統面前,每一單違規用藥、過度診療行為將無所遁形,這也倒逼醫院加強管理、規范醫療行為。

社會辦醫分類管理能否規范民營醫院服務?

意見提出,健全非營利性和營利性社會辦醫院分類管理制度,加強對非營利性社會辦醫院產權歸屬、財務運營、資金結餘使用等監管,加強對營利性社會辦醫院盈利率的管控。

四川和福醫頤集團副總經理趙文樂認為,近年來國家對民營醫院的扶持力度不斷增大,民營醫院快速發展,但目前還集中在婦科、男科、肛腸、眼科、口腔等專科上,同質化機構較多,埋下了惡性競爭的隱患。

四川省醫院協會有關負責人建議,規范民營醫院要堅持“放、管、服”並舉,破除“一放就亂、一管就死”的困局,建立規范化的監管機制,民營醫院出了問題,監管部門也需要問責。

成都市愛迪眼科醫院總經理張遊認為,政府需要加快建立公平開放的醫療市場規則,進一步強化行政監管,並培育和扶持非公立醫療機構行業協會,充分發揮其在行業自律和維護非公立醫療機構合法權益等方面的積極作用。

根據新華社、人民日報海外版、人民網、經濟日報、中新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醫療 » 現代醫院管理制度是是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重中之重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