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國慶黑馬——夏洛特的煩惱

國慶黑馬——夏洛特的煩惱

國慶最開心的就是看了《夏洛特煩惱》,真的,整場笑點不斷,音樂帶我們回憶起了好多經典。所以,國慶一直推薦身邊朋友去看這部電影。完勝《煎餅俠》和《港囧》。不過,這麼巧,這部片和港囧不約而同的走懷舊音樂主打的主題,難道這是未來的趨勢?

截至10月6日,《夏洛特煩惱》累計票房已突破4.66億。10月6日當天狂收1.047億,比第二名《港囧》和第三名《九層妖塔》的總和還要多。《夏洛特煩惱》已經在票房占比、排片量、上座率等資料上完成了對《港囧》和《九層妖塔》的全面超越。

自9月30日上映首日到10月6日,《夏洛特煩惱》實現了排片量從12.51%到26.51%的逆襲,單日票房從2320萬到1.047億的逆跌,場均人次也從35人上漲到74人。《夏洛特煩惱》在上映次日票房環比增長75%,之後保持20%以上的日票房增長,並在10月4日登上單日票房冠軍位置。

在電影上映之前,已經有很多觀眾預計《夏洛特煩惱》會成為國慶檔的一匹黑馬,但沒人想到,它會逆襲得如此徹底。那麼,《夏洛特煩惱》實現逆襲的原因何在?

“我們是匹斑馬,不是驢子直接變成黑馬”

國慶期間,在南京的一家影院,小浪獲得了一次難得的觀影體驗:在104分鐘裡,電影院的笑聲幾乎沒有停過。身邊的男青年和後方的姑娘笑成了“神經病”,影院後排的笑聲此起彼伏,幾乎每個人都能找到令自己捧腹大笑的點。電影放映到後半部分,身邊的男青年大呼“我笑不動了”,甚至連上廁所的幾十秒裡,也不忘讓家人給他錄下影片內容,唯恐錯過了一分一秒。

似乎有很長一段時間,觀眾們沒有在電影院裡這樣開懷大笑了。這一次,逗樂觀眾的是《夏洛特煩惱》,人們說,這部片子賣的這麼好,關鍵是口碑好。10月5日,《夏洛特煩惱》在全國共放映了35784場,從35784分之一場的現場回饋來看,《夏洛特煩惱》的好口碑的確有據可循。且不談情懷、懷舊、金曲,光是電影裡密集的笑點和頻出的金句,已經能讓觀眾看得盡興,看後又有回味的話題。

國慶黑馬——夏洛特的煩惱

在電影上映之前,提前看片的觀眾都表示《夏洛特煩惱》有黑馬之相,如今預言成真。

《夏洛特煩惱》的發行方五洲發行的總經理李甯說,“我們是匹斑馬,不是驢子直接變成黑馬”——簡單來說,電影本身過硬的品質是一切宣發行銷策略的基礎,如果電影本身不能打動觀眾,就無法用口碑撼動排片和票房;此外,電影在上映當日也有12.51%的排片,李寧認為,雖然起片時《夏洛特煩惱》被分在第二梯隊,但對於這樣一部沒有明星大腕的電影來說,這樣的排片率是正常的,行銷發行團隊需要做的是讓口碑發酵,讓院線和影院看到《夏洛特煩惱》的市場空間。如果電影在起片時就被邊緣化,也是無法實現逆襲的。

行銷發行策略:放片!放片!放片!

如果電影品質足夠好,如何能讓觀眾知道?《夏洛特煩惱》的策略是,放片,利用一切的機會放片。

8月25日,片方組織了第一場定檔發佈會暨看片會,在定檔發佈會上播放電影全片,這是一個非常罕見的做法。那一場看片之後,不少媒體已經做出了判斷,認為電影有黑馬之相,這給片方增加了信心。在這之後,《夏洛特煩惱》通過路演、媒體專場、大專院校放片、參與金雞百花電影節等管道,給不同受眾群體提前展示了這部電影。這種不賣票的放映進行了210多場。

國慶黑馬——夏洛特的煩惱

9月16日,在成都舉辦的全國院線會上,《夏洛特煩惱》面對300多個院線經理和媒體記者放片,劇組的主創全員到場,弄了一台晚會一樣的放片推介會。放映結束,業內人士自發鼓掌,他們給《夏洛特煩惱》的建議也很簡單:就是要多放片,多路演,多組織媒體觀影。

李寧認為,《夏洛特煩惱》的口碑爆發有兩個重要的節點,其一就是9月中旬的這場全國院線會,“這是行業內的節點,給我們很強的信心,讓我們堅持在這個檔期不動搖”;其二是9月27日,在電影上映前三天,《夏洛特煩惱》首次做了商業點映,30多萬觀眾花錢買票提前欣賞,“幾十萬人一看,網路評分就亂了,這個東西你攔不住。那時候我們發現網路評分都是超過8分甚至9分,讓我們覺得非常欣慰,觀眾是喜歡的,不會駡街,給我們很強的信心。”

比起《港囧》,其實暑期檔的《煎餅俠》和《夏洛特煩惱》更有可比性。兩部電影本質上說的都是屌絲逆襲的故事,背後都有萬達影業和五洲發行的資源支持。李寧透露,《夏洛特煩惱》的發行團隊就是《煎餅俠》的原班人馬,“總體形式上借鑒了很多,包括新媒體物料和路演形式,和媒體、觀眾、影院的互動等等。”

先說新媒體物料,宣發團隊首先認清了自己的短板:沒有明星大腕。於是,《夏洛特煩惱》主打懷舊金曲MV,用最耳熟能詳的歌搭配戲裡的演員,先給觀眾科普了一下開心麻花、沈騰[微博]、馬麗[微博]、“夏洛特煩惱”是什麼;同時,也通過MV將電影的爆笑喜劇的風格傳遞出去。李甯透露,宣發團隊認識到電影在體量上不佔優勢,於是遵循少即是多,水滿則溢的原則,刻意隱藏了電影裡的情懷和感情線,在40多天的宣傳期裡只推爆笑這一個點,“只記住哈哈哈這三個字,對媒體和觀眾來說已經不容易了,再說情懷內涵就多了。40多天宣傳期,一直全部都圍繞哈哈哈這三個字。”為了達到“哈哈哈”的效果,片方製作了大量MV和片段式病毒物料,利用小咖秀等熱門的新媒體工具,及時開發板磚等衍生品,不斷鞏固爆笑喜劇的定位。

國慶黑馬——夏洛特的煩惱

《夏洛特煩惱》沒有《煎餅俠》的群眾基礎和群星閃耀,但是開心麻花團隊在路演上比大鵬[微博]更瘋狂。以10月5日和6日為例,沈騰和常遠兩位主演在大連一連路演兩天,跑了16個影城。李寧說,他們要把每個城市吃透了,市區郊區都不能忽視,“可能頂級明星做宣傳,在五星級酒店開個發佈會就行了。但我們希望到一個城市能宣傳透,能更親民。”

與《煎餅俠》一樣,《夏洛特煩惱》的路演也是從東北開始,這兩個IP都是發源於北方,在東北有濃厚的群眾基礎。路演的策略是:將東北作為第一站,打好第一槍,穩固好大後方,再一路南下橫掃市場。“必須從東北開始做,這是開心麻花話劇的大本營。從這裡開始路演,讓院線和影院有信心,觀眾的現場反應就能告訴他們這是要成黑馬的電影。之後一路南下,把廣東放在最後,就是考慮到粵語區的觀眾可能對我們的電影不感興趣,要在最鄰近上映時再重點突破南方,那時候北方已經是形勢大好了。”

逆襲的啟示:口碑、點映、檔期、話題度都是關鍵

從票房曲線來看,《夏洛特煩惱》的逆跌和逆襲很容易讓觀眾聯想到暑期檔的《大聖歸來》。兩部電影在上映之前不被看好,上映後卻憑藉強大的口碑逆轉了院線事先賦予自己的命運。

《夏洛特煩惱》的場均人次從9月30日的35人逐漸上升到10月5日的74人。《大聖歸來》前兩周的場均人次也是從22增長到53人。極高的上座率造成了一票難求的情況,繼而促進排片,慢慢實現穩定的逆轉。

國慶黑馬——夏洛特的煩惱

或許,《大聖歸來》《夏洛特煩惱》正在開啟一個逆襲的時代,以後類似的現象會越來越多。一方面,隨著觀眾鑒賞能力的提高,用明星和特效堆砌出來的所謂大片將逐漸褪去光環;另一方面,觀眾更懂得鑒別電影創作本身是否扎實,認認真真的小成本製作也有可能成功。

分析比較兩部電影,可以得出兩個共通點:其一,點映和路演的力量很強大,兩部電影改變了媒體向觀眾輻射的資訊傳播方向,而是通過直接與觀眾互動,自下而上地獲得影響力。其二,電影本身的品質是一切的基礎。兩部電影都因為品質佳而不怕被提前看到,也因為品質佳而獲得“自來水”式的觀眾。

李寧認為,如果總結《夏洛特煩惱》逆襲的三大原因,應該是有誠意的喜劇、非常好的檔期,以及用口碑實現商業價值。其中,檔期的選擇至關重要。《夏洛特煩惱》最初定檔8月27日,當時考慮到827是暑期檔尾聲,檔期經過長時間的放量,自然會有回落,《夏洛特煩惱》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大片,自然會吃虧,所以最終改變檔期,選擇了更適宜喜劇生根發芽的國慶檔。

此外,《夏洛特煩惱》也是一部讓觀眾在電影院看嗨了看爽了,回到現實生活和網路世界還能拿出金句段子再次分享、再次狂歡的影片;而《解救吾先生》則少了一些餘味,除了盛讚演員們演技開掛,缺乏有趣的、利於網路傳播的衍生話題。在這個網路狂歡時代,植根于網路文化的《夏洛特煩惱》具有先天優勢。

國慶黑馬——夏洛特的煩惱

在短短三個月裡,暑期檔和國慶檔不斷有現象級影片冒出,僅憑《夏洛特煩惱》和《大聖歸來》兩部電影也很難解答所謂的逆襲之謎,畢竟還有《解救吾先生》這樣的口碑之作在反駁某些結論。但對於在摸索中快速前進的市場來說,每一次通過口碑發酵實現的逆襲還是給中國電影打了一針強心劑,讓電影人和觀眾互相更有信心。

“開心麻花”正在南邊是個響鐺鐺的悲劇品牌,他們的系列話劇可以說場場火爆,臺柱子兼導演之一的沈騰,思維銳敏,言語犀利滑稽,笑起來的時辰,帥氣的臉上沒有自發地浮現若干條心愛的褶皺,身旁的人戲稱他為“沈小爺”。他獨有的“沈氏”滑稽,迷倒了一撥又一撥的“麻花”迷們。

對於民眾來講,真正意識他的仍舊春晚裡《扶沒有扶》的腳色郝建,繼續四年上春晚演年夜品,讓年老話劇演員有了臉面以及光環。如今,改編同名舞臺劇的片子《夏洛特懊惱》上映,正在國慶檔中,夾正在《港囧》以及《九層妖塔》這二位小拿裡,沈騰一會兒被打回了新人,不太多宣傳噱頭,只需拼命跑影城贏口碑——聽說方針是突破小鵬以及吳京的記實要跑60個鄉村。他說:“正在片子的範圍,麻花是年夜IP,咱們也都是高齡影視新人,只能用笨招,挨個鄉村去跑了。”首演男副角的沒有自由:以及導演始終角力作為“開心麻花”的代表作,《夏洛特懊惱》一貫以笑料多包袱密集出名,片子上映後,良多不雅觀眾才創造這匹利劍馬,笑點以及淚點都如斯多以及天然。其實沈騰並無演過舞臺劇版的《夏洛特懊惱》,已經經參演過一些片子以及電視的他很自負撇除了話劇腔進入片子空氣:“要轉換話劇腔前若干年曾轉換過了,舞臺上你必需患上樸實,要想讓最初一排不雅觀眾看到你笑,你自身必需患上笑患上跟沙皮狗一樣。片子的益處是,良多宏觀的器械,你可能一個豪情、咽口唾沫、一吐喉結就表明了,要收斂著。”

國慶黑馬——夏洛特的煩惱

但正在他與“夏洛”的轉換中,仍舊有過磨合期,他說:“其實我對於自身的透露表現猶如也沒有是很快意。由於夏洛這個腳色正在二位導演的腦海中曾熟透了,都熟到爛了,我對於這個腳色倒是陳舊的,以是拍攝的時辰就絕對會比他人慢一些,我老想有一點自身的設法主意,但一說進去巨匠就給我懟歸去,咱們從開拍到完畢,其實始終都正在掰扯這小我物。”

正在開心麻花成員裡,沈騰尚有另外一個身份——導演,據他夥伴形容,沈騰正在歸納自身的年夜品、段子時,能依照一個主題,正在一個禮拜內談判出8個故事標的目的,會為了作品名字思索整整二天,會將作品修正到下臺的最初一刻,真是盛名之下;其實難副的“糾結帝”。以是此次他也始終正在跟片子版的導演角力,“從頭角力到尾,有一場專程主要的豪情戲,是我一小我坐那兒悄悄地正在說,其實我沒有想這麼表明,這類上演體式格局其實離我很遠,但他倆覺患上我那樣演最佳。拍那場戲的時辰,咱們較了好永劫間的勁,以至都沒有言語了,一下子心理順溜點以後,咱們才又入手下手拍。”年夜IP的膽子:與徐崢互相鼓動勉勵

連年來,悲劇類的片子看似紅火,前有“囧系列”,後有《煎餅俠》,正在這時候候拍片子,沈騰也敏銳感知到:“末了進麻花上演的哪些器械,過若干年再看,真的會有點酡顏,真的是為了搞笑而搞笑,徹底沒需要。大體2007年,從改編《倡狂的石頭》舞臺劇入手下手,我就有心識要把它做患上有片子感、故事性強點。導演閆非以及小魔正在創作舞臺劇腳本的時辰,頭腦裡想的即是片子,經由若干百場浸禮以後,讓這個腳本變患上更結子、更平面,以後才又翻過火來拍了片子。而今片子市場也比擬好,悲劇類的片子也是各類記實的放棄者,以是說麻花團隊沒有拍悲劇片子的話也挺惋惜的。這一步咱們走患上太沒有焦慮了。我也有必然決心信念,否則沒有會放到國慶檔。”

國慶黑馬——夏洛特的煩惱

但沈騰也坦承片子的範圍,他們是年夜IP,麻花演員也都是“高齡影視新人”,難找小牌、缺少宣傳噱頭都是難題,片中良多奚弄那英、周傑倫的鏡頭都是找明星臉來演而非明星本人來客串,“以及‘麻花’正在片子界生臉無關係,正在片子圈可能尚無足夠的影響力讓這些超等小腕們定心,若何看完《夏洛特懊惱》,知道咱們的器械沒有是一個爛器械的時辰,他們可能會來幫手。究竟,這是咱們第一部片子,人家還沒有相識你,換我的話,我可能也會思索要沒有要來。而最小的競爭敵手可以說是撞題材又撞範例的《港囧》,沈騰已經正在《心花路放》裡飾演過小理酒吧老闆一角,對於徐崢他其實不目生,他洩漏還以及徐崢用微信談天,互相鼓動勉勵:“真不巨匠想像的競爭對於立。我說真心話,哪一個行業都是巨匠好才是真的好。這個檔期5個國產片,若何看了4部都欠好,還誰會再看選修哪怕咱們做患上再好。不雅觀眾會失落去決心信念的。像當初咱們做話劇,他人認為麻花是垂老,跟誰是敵手,並不是如許,我心願每一個片都好,有助於咱們票房,沒有是看完他家就沒有看我家,搶咱們飯碗。我為何要巨匠好選修必然要有給不雅觀眾走進影院劇院的決心信念,對於你有決心信念買單了,行業才能安康生長。越走越好,很多多少人沒有太理解這個事理。”

根據新浪娛樂、網易娛樂綜合採編

【文章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影視 » 國慶黑馬——夏洛特的煩惱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