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公知姚晨:演員不止演好戲這麼簡單

公知姚晨:演員不止演好戲這麼簡單

大嘴姚晨總能讓她溫暖的笑容感動觀眾。她的率真、坦誠讓觀眾看到的不僅僅是演員姚晨,更是一個國民公知。從“郭芙蓉”到“微博女王”,從出任“聯合國難民署中國區代言人”到入圍“福布斯2015年世界百強女性”,演員姚晨在事業上顯得遊刃有餘。近日,姚晨又以“美麗中國”國際手機攝影大賽代言人的身份亮相中國日報社。

此次擔任形象大使,姚晨笑稱:“本來我是拒絕的,怕自己攝影水準不行,但我先生說‘你負責美麗就好了,可以作為一個美麗的人帶領人們去發現中國的美麗’,於是我就被說服了。”

作為明星,姚晨在工作中的確有一半的時間“負責美”,無論是電影節紅毯,還是國際時裝周,鏡頭前姚晨總是“戰鬥力”十足,令人眼前一亮。連時尚界毒舌gogoboi也對她不惜讚美之辭。

娛樂圈講究乘勝追擊,而姚晨偏偏是一個敢於停頓的人,2010年之後,她有四年沒有接電視劇。可她出道以來最忙的一年,卻是她產後複出的2014年。

“《離婚律師》拍了半年,《九層妖塔》也拍了半年。我真是佩服死那些一年能接五六部戲的人,我咋沒那個命。雖然我只拍了兩部戲,但是它太消耗了。《離婚律師》我的媽呀,永遠都拍不完,連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

小土豆出生四個月後,姚晨出現在了《離婚律師》的片場,一拍就是半年;《離婚律師》之後,《九層妖塔》又佔用了姚晨五個半月的時間。姚晨毫不諱言,產後火速複出,其實是在給兒子掙奶粉錢,這是身為媽媽的責任。而以女演員的身份,默默拍了一年戲的姚晨也找到了這樣一個答案:“我在找一條路,就是通往前方的路。今年一口氣接了好幾部電影,就是不想讓自己歇在那裡,然後光去想而不去實踐。這幾部戲風格樣式都不同,人物也都不同,正好可以給自己做不同的嘗試。”

這個看起來陽光自信,笑起來沒心沒肺的女演員姚晨,對於表演,其實一直感到深深的焦慮。在踏進30歲的門檻時,她曾體驗到瓶頸期的痛苦,過了一年多的“光去想而不去實踐”的日子。

公知姚晨:演員不止演好戲這麼簡單

2010年,在和曹鬱相識的那部《愛出色》裡,一大波表演上的困惑向姚晨襲來:“我發現我在用我的慣性演戲,就會覺得此時此刻這種場景、這種表演方式我在哪部戲好像用過了,但我也想不到更好的方法來表現。如果你自己對表演有要求的話你會痛苦,你不想再重複。雖然我知道,你某種方式是觀眾會喜歡的,然後會覺得你好,可是我覺得這有什麼意思啊?”

那一年,姚晨已經30歲了,她知道自己依舊可以輕鬆駕馭郭芙蓉那樣的角色,但作為一個在電影學院就被定位成“大青衣”的女演員,她的職業素養告訴她:“我要30歲以後還天天倒回去演小姑娘,去演郭芙蓉,傻白甜,裝傻裝嫩,自己都想抽自己。”

姚晨突然發現自己不會演戲了,她給自己放了一年多的假,直到遇到了陳凱歌的《搜索》。“我拍那戲之前特別焦慮,後來第一場戲,導演就讓我在那站著,在廚房裡煎個雞蛋。我說哎呦,這我太擅長了,這一年多沒幹別的,就在家做飯了。然後我就在那非常堅定地一邊煎著雞蛋,一邊把那場戲給演了。然後突然發現演戲的感覺回到了我身上,而且比以前從容太多了,就是很踏實地在那裡去呈現自己。”

今年,姚晨一連接拍了《一切都好》《青春合夥人》《西游伏妖篇》幾部電影,每一部都是全新的體驗:在《一切都好》裡嘗試文藝范兒,在《青春合夥人》中再現職業女性的奮鬥史,即將進組拍攝的《西遊伏妖篇》裡姚晨將挑戰一個亦男亦女的國師,“女版周星馳”終於要和正版星爺合作了。說起自己的這個稱號,姚晨笑言:“這都當時誰說的,我沒說過這麼不要臉的話。周星馳是喜劇表演大師,大師級的前輩。”這次合作是周星馳親自給她發出的邀請,二人本來在《西遊降魔篇》時就應該有合作,但當時因為姚晨要拍《搜索》遺憾錯過。

從電影學院畢業後,姚晨的心裡一直埋藏著一個“大青衣”的夢,曾因為年齡關係,她只能演小花旦。如今她的“大青衣”階段正式起步了。一定有人揣測,生完孩子的姚晨如此頻繁的接戲想必是有深深的不安全感,但在她本人看來,屬於“大青衣”姚晨的黃金年代其實才剛剛開始。“我希望我能演有魅力的角色,可是有魅力的角色往往都是誕生在成熟的人身上,比如像《玫瑰人生》裡那樣的角色,從演員的標準來看,我還是希望自己更成熟一些。”

公知姚晨:演員不止演好戲這麼簡單

“你知道嗎?一個好的劇組一定會讓一個演員只管自己這攤事,因為每個部門都運轉得非常好;同樣,一個國家也一定是這樣子。”姚晨試圖用自己“閱歷的存儲量”去解釋她看到的一切事情。

姚晨是中國微博粉絲數最多的人,她對公共事務發表看法,用自己的影響力“傳播正能量”,而這些,似乎遠離著她的演員本職。

“演員只管自己這攤事”的時代正在發生變化。在陳凱歌導演的新片《搜索》拍攝現場,姚晨也會與陳凱歌討論類似的話題。這部電影裡,姚晨扮演一個社會新聞記者,而她在微博世界裡,早就在扮演著一個記者的角色。“演員的確佔用了公共資源,你確實就得為這個時代發出聲音。”她更願意把這些看成是一個公民的義務。

姚晨是2011年“中國夢”的被致敬者,致敬的一個理由是:她用自己獨特的閱歷和存儲量,履行了一個公民的責任,向世界展現了中國演員的另一面。

“我希望我的祖國也愛我”

南方週末:你的中國夢是什麼?

姚晨:要說具體的有很多,如果讓我說一句話,那就是:“我愛我的祖國,我希望我的祖國也愛我”。

南方週末:一個國家要怎樣愛你包括愛她的民眾?

姚晨:我不知道一個國家應該怎麼去愛,但在一個國家生活能夠是什麼樣的狀態,我想的是八個字,“安居樂業、老有所依”。要讓我覺得在這裡很有安全感。“安全感”是所有人經常掛在嘴邊的口頭禪。有的人以為自己沒有安全感是因為沒有錢,可是我看到很多有錢人依然覺得沒有安全感,有名的,有錢的,有權的,好像都沒有安全感。

南方週末:國家應該從哪些方面提高這種“安全感”?

公知姚晨:演員不止演好戲這麼簡單

姚晨:有人說過一句話:“讓一個公民不再懼怕另外一個公民。”

南方週末:一個真正的公民應該是什麼樣的?

姚晨:他們有想說的話,他們也敢說出這些話,他們生存的環境允許他們說出這些話;他們遵紀守法,對這個社會、對這個時代、對自己都負責任。

南方週末:你小時候有什麼夢想嗎?

姚晨:我的夢想一直在亂變。小時候覺得老師牛,就想當個老師。後來個子越長越高,大家都說,這麼高應該去當模特,我就覺得當模特也很不錯;結果長到1米68就不長了,模特也沒戲了。有段時間我特別喜歡歷史,尤其是明清時期的歷史,想過當考古學家。剛上舞蹈學校的時候,我還想當個天才舞蹈家,幻想一到學校裡,就發現自己是一個舞蹈天才,一舉成名,結果發現,自己真不是天才。

後來也沒來得及想,就被命運牽著走到了今天。

南方週末:你說“微博也是給人發夢的地方”,這句話怎麼理解?

姚晨:我做柴靜那期節目的時候,要播出的前一天,新聞說微博是傳播謠言的地方。因為關於我的話題大部分是微博的,所以大家都覺得恐怕播不了了。結果不但播了,大家看到了回饋都很好,覺得對微博有了更全面的瞭解,看到微博還有積極的一面。我們都很興奮。聽說政府部門的人也都會潛水來這裡看,有些事民怨很大,沒地方說話,憤慨得不行,只有在微博上發洩。如果真的有很多官員實名制來開微博,跟老百姓對話,官員會試圖信任老百姓,老百姓也會試圖信任官員。關係也就慢慢沒有那麼緊張了。

公知姚晨:演員不止演好戲這麼簡單

南方週末:你在新片裡演的是一個記者,當時你有個疑惑:記者究竟是應該接近真相,還是應該還原事情的本質?現在有答案了嗎?

姚晨:從古到今有多少懸案,柴靜的話很對,記者確實沒辦法還原真相,只能努力接近真相,可能連當事人自己都說不清。

南方週末:深入記者這個角色以後,你對這個行業有沒有新的發現?

姚晨:太多了,以前我們可能更多是和娛樂記者打交道,後來更多和社會新聞記者打交道。我前些天發了一張劇照,很多人留言說怎麼不像,怎麼可能那麼好,然後講述女記者的各種慘狀,把我笑壞了。那其實只是拍著玩的,並不是戲裡的狀態。

記者是非常清貧的職業,又得堅守一份新聞理想,更多的時候像修行者。我跟陳凱歌導演在討論,我們都覺得好的調查記者特別像俠客,像堂吉訶德一樣。每一個時代都會有這樣的俠客出現,人們也呼喚有俠客出現,就像蜘蛛俠、蝙蝠俠這些俠都寄託著人們的期望。

記者也有生活和情感的一面,記者也要買房,也要面臨戀人被別人撬走……跟所有人承擔著同樣的東西。但同時他還得去給別人解壓,去照管整個社會。

我每次看到那些特別觸目驚心的報導,都會留意看一下記者的名字,有些名字一看就知道是女的。我知道好多記者跟我是同齡人,有的比我還小好多,她們也是女孩子,女孩子照理說就應該把自己弄得漂漂亮亮的,養養貓貓狗狗,跟男朋友幸福地逛街。我很難想像一個女孩子穿著衝鋒衣,或者潛伏到黑作坊裡,臥底幾個月才能做出一篇報導。看這些報導的時候,我心裡都得壓抑成這樣,我就在想,那些女記者都是什麼材料做的。要幹好記者確實太難。

南方週末:這是記者的正能量,你覺得記者會帶來負能量嗎?

公知姚晨:演員不止演好戲這麼簡單

姚晨:不報導,這些事情就沒有了嗎?正是因為有了報導,才會引起很多人的關注,引起有關部門的關注,才會減少這種事情的發生;哪怕有負能量,也能轉化成正能量。就像我看到有人說陳賢妹被房東趕出來,沒了工作,我轉發之前就多了一個心眼,去看看幾個大媒體有沒有這麼說,果然第二天澄清的新聞就出來了,沒這回事。不說,讓大家覺得天下太平,天下就真的太平?惡化了之後,也許是上百件、上千件。

南方週末:演記者的時候有去實習採訪、調查什麼新聞嗎?

姚晨:我確實有過這個想法。之前有電影需要我去演一個髮廊妹,三年前。大冬天的,我叫了兩個男性朋友陪著我,我讓他們去(髮廊)給我打前站。後來我一進去,女孩看見我出現,腿立刻收起來,一副高傲的表情看著你,絕對比你還正經,是女人就有自己的尊嚴,尤其是面對同性的時候。結果也沒聊成天,人家非常警覺,我們跟以前來的人不一樣,可能覺得我們像員警。後來這個片子也沒拍成。

體驗過生活,摸了一圈,我去演的這個角色才不會是虛的。演一個人,不是演她的外貌,不是穿著,是演她的氣質。

南方週末:有什麼事件特別想去調查的嗎?

公知姚晨:演員不止演好戲這麼簡單

姚晨:開微博到現在,那麼多案子都懸在那裡,說不清道不明的。我們面對一件事情發生的時候,所有人都表示悲痛,可是悲痛過後,當一件又一件這樣的事情出現,人們就開始麻木,比麻木更可怕的就是遺忘,很快一個事情就過去了,一個新的事情又出現了,大家也都這樣活著,好像生活本該如此一樣。

南方週末:你也有麻木的時候嗎?

姚晨:說實話,你看到這種資訊過多之後,下意識會選擇更嚴重的看,這真是挺可怕的。

南方週末:輿論的威懾力也在降低嗎?

姚晨:應該不會,這裡還是提供了監督的作用,微博在悄然改變著社會。可能所謂的幸福感是來源於我們不知道,也許傻子最幸福。

不發生是最好的,不發生一定強過不知道。校車事件出現的時候,我看了特別難過,雖然我還沒有成為母親,但是我非常喜歡小孩,那麼多條鮮活的生命,每個人多多少少感同身受,你作為公民的意識就起來了,你會覺得,我能幫他們做點什麼呢?我捐校車?我捐上個五輛、十輛校車?我當時想呼籲我的同行,把全國有經濟能力的演員都呼籲起來,捐一百輛、兩百輛、五百輛校車。但中國有多少學校?光北京就不止500所學校吧?突然間那種無力感一下子就讓你很挫敗,你發現自己的力量太微薄了。我也經常問自己,我能做什麼。但就像140個字的微博一樣,有關注就會有行動,有行動就會有改變,微博之力,威力無窮。

不瞭解你周圍的生活和事,怎麼當一個演員?不瞭解當下到底怎麼回事,天天只關注自己的話,會遠遠被時代甩在後面的。這幾天也跟凱歌導演在討論這事,他說“演員只管自己這攤事”的時代正在發生改變。而且演員的確佔用了公共資源,你確實就得為這個時代發出聲音,不能只管自己演戲、掙錢。

根據新浪娛樂、南方週末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影視 » 公知姚晨:演員不止演好戲這麼簡單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