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徐克,將高科技帶進電影

徐克,將高科技帶進電影

幾位年輕演員似乎都很害怕徐克,還得益于劉嘉玲到劇組後組飯局,才去除了他們與徐克之間因陌生產生的隔膜。不過,接受採訪時的徐克卻絲毫看不出有何可怕之處,他談起電影滔滔不絕,自己整個先沉浸在劇情、題材的解析之中,每一句都實打實的實誠,不緊不慢,你問什麼,他就好好給你解釋什麼,十年如一日,也許,三十年如一日,五十年如一日,不知是否電影的力量讓他一直保持在如此平衡又充滿熱情的狀態。

一件東西,有沒可能既是黑,又是白?一個動物,有沒可能既是鳥,又是魚?知識有限,舉不出適當的例子。但一部電影或者電視,有沒可能又要用鬼怪靈異嚇人,又不能有鬼,又要陰森,卻又能得到明媚的解釋?又吸引群眾觀看,卻又能得到官方的歡心?世界上是否存在這樣一個矛盾而糾結的寶物?這個我卻知道,答案是央視的唯物主義大作《走近科學》。

《走近科學》有種特別的美學趣味,為了這個調調,有段時間我和朋友瘋狂追看它,很有些心得:節目開始,烏雲密佈,不是村子裡的黑夜怪叫將全村人驚醒,就是老人家的電燈自動亮起,不是不明物體從天而降,就是密林中的古寺地上沒有一片落葉,並配以詭秘的音樂,和一個渾厚的男聲陰森揪心的解說:“一九九六年八月,一個悶熱的晚上……”經歷好幾集後謎底揭曉,村子裡的怪叫是某村民呼嚕聲過大,電燈自動亮起是電燈開關的螺絲松了,不明物體是灌氫氣小販的氣罐爆炸,沒有落葉是……被風吹的,還有,夢中飛行的人其實是患有夢遊症,動輒做出僵屍附體反應的孩子,只為引起家長的關注。每每看到最後,看到我們的世界觀這樣輕易地被解救了,我們簡直要破涕為笑。後來我們都學會了,包括擔任旁白的男聲的發聲方式。朋友的錢失而復得,我們學那男聲進行解說:“二00六年十一月八日,包小強的一千元錢,突然!不見了!是外星人?是不明物種?原來……是抽屜後面有一道夾縫。”

徐克,將高科技帶進電影

看過《深海尋人》之後,我想,徐克先生為著這出作品能夠在內地上映,一定苦心研究過《走近科學》――《深海尋人》幾乎就是《走近科學》的電影版:鬼光魔影、血雨腥風,香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電影中才有的飄渺悽楚的歌聲,在《深海尋人》前半段裡極盡鋪張,功夫做到了十二分上,最後卻華麗轉身,得到了最妥帖的、“走近科學”式的解釋。儘管群眾對《深海尋人》頗有惡評,認為徐克轉型失敗,還是武俠世界更適合他,但我看看《深海尋人》出品方的名單:中國××××公司、北京××××公司、香港××××公司,卻想,這真是一場戴著鐐銬之舞,“又要……又不能……”這樣糾結,他還能怎樣?徐克已是中年人了,所以,儘管名揚天下,但慮著晚節和好收梢,又是久久沉寂之後的作品,對《深海尋人》還是異常重視,甚至不惜被人布下與施南生的婚姻疑雲,發行公司又將缺席的梁洛施(聽歌)訴諸公堂,他甚至還與內地驚悚小說作家對話,還要他怎樣?  

大家都說徐克喜歡改變喜歡新的挑戰,他也確實樂此不疲,就如《狄仁傑》是古裝戲,有武俠,但玩的並不是純粹的武俠類型影片,就跟徐克對技術的不斷探索一樣,在題材的選擇上,他也一直在尋找新的東西。這一次,他把狄仁傑放在複雜的系統和制度裡面,搞人際關係,利用機會,各種大智慧小聰明通通用上,去完成一個理想主義的知識份子的成長之路,“這是《狄仁傑》比武俠世界更有趣的地方”, 徐克說。

還有更好玩的是徐克對於武則天和花魁睿姬的闡述,這條電影的主線之一,竟然是從《通天帝國》被刪減掉的一幕裡引發出來,“武則天跟狄仁傑穿了便服走在夜晚的洛陽城,他們遇上一個花魁被幾個酒客欺負,狄仁傑問武則天,你能做什麼?武則天反問狄仁傑,你認為女人就應該是這樣子的嗎?還是我這個樣子?後來我們把這場戲放到《神都龍王》,變成一條線。”其實武則天更像徐克一向鍾情的女性角色,氣場強大、個性突出,而他也一直對這個女人很是著迷,一直在尋找答案,她到底是怎麼當上皇帝的?徐克透露說,這個“迷”很可能將成為電影發展的另一條線。

徐克,將高科技帶進電影

新浪娛樂:每部電影都會有導演想表達的一些觀點,這一部相比較上一部,你想表達的東西的有什麼不同嗎?

徐克:上集比較悲觀一點,雖然狄仁傑最後把政權交還給武則天,可是他後面帶來一個比較消極跟陰暗的一面。在《通天帝國》裡面,我有一些想法可能跟編劇陳國富不太一樣,例如他讓裴東來跟靜兒兩個都死掉,當時我就覺得需不需要這麼慘呢?所以我們開始寫《狄仁傑之神都龍王》的時候,我覺得應該換一個完全不同的角度,輕鬆一點,年輕一點,樂觀一點來看我們所謂成長過程中一些比較困惑的階段。

      狄仁傑作為一個知識份子,來到洛陽城,所謂大城市、文化盛都,面對這樣一個體制,他要建立他理想的正義原則,會要面對很多事情,同時他的朋友、上司可能都是他的敵人,甚至那個系統本身也是他的敵人。所以有理想的知識份子,要做一些東西,他會有一個成長過程。最後他拿到一個被認可的亢龍劍在手上,表面上看他已經有一個位置,制度有給他肯定,他還是很忐忑的——這個朝代,是不是可以發揮他想做的事情?所以這一集的狄仁傑,還是一個很靈活的階段,但這裡頭很想表達一個有追求的人在迷惑中還是有能力去做一些事情。

新浪娛樂:作為導演可能也會想憑藉電影去改變或者去做一些事情吧?

徐克:對呀!但不同的是,如果我們跟狄仁傑一樣被送到刑場去砍頭的話,我們就完蛋了,就出不來了,狄仁傑還有機會證明他的可能性,我覺得是一種隱喻吧。這時候,我們其實在嘗試每件事情的話,可能中途就給廢掉了,也許再沒有機會了。

徐克,將高科技帶進電影

 徐克是華語電影圈出了名的“技術狂人”。從他的首部長片《蝶變》開始,他就開始了武俠片的技術探索之路,幾乎在每一部電影中都試圖通過技術手段對影像視覺進行“創新”。他對技術和影像的癡狂,直到花甲之年已過仍未改變。兩年前,他在《龍門飛甲》中首次嘗試用3D拍攝武俠片,替華語3D電影掙回了面子,也取得了票房佳績。到了《神都龍王》,他玩得更大了。他不僅展示了更令人稱奇的3D視覺奇觀,還挑戰了難度更高的水中3D拍攝。相比《狄仁傑之通天帝國》和上一部電影《龍門飛甲》,《神都龍王》無論場景、美術、特效以及3 D效果,都有全新的升級。儘管大家對《神都龍王》的敘事、角色塑造和人物表演存有爭議,但片中的特效場面、動作戲和3 D技術卻贏得普遍好評。

    面對徐克通過《神都龍王》中散發出來的強大的能量,著名監製陳國富讚歎道:“他永遠在追求更困難、更高端、更前瞻性的電影表現手法,他的想像,讓我永遠看不到底。”另一位著名導演爾冬升曾說,徐克是華語電影圈的“發明家”。但徐克自己在接受南方都市報專訪時卻說:“我並不認為自己是一個技術狂。”在他看來,他對華語電影所做的所有技術創新和突破,都來自於一個並不“偉大”的動機,那就是——“作為一個電影行業的從業者,不能對自己能夠使用的工具抱有恐懼感。攝影也好、特效也好、3 D也好,我們不要怕它,要敢於把它變成我們的工具。”

 根據新浪娛樂、南方都市報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影視 » 徐克,將高科技帶進電影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