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深沉的武打片《師父》

深沉的武打片《師父》

《師父》是由北京世紀夥伴文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出品的動作片,由徐皓峰執導,廖凡、宋佳、蔣雯麗、黃覺、宋洋、金士傑等領銜出演。

該片講述南派宗師陳識北上開武館,由此觸發的一段民國武林傳奇故事。

民國年間師父陳識(廖凡飾)為完成“詠春北上,弘揚武學”的使命,來到天津。初來乍到的師父在一次因緣際會下,於一家西餐廳邂逅了師娘(宋佳飾)並一見鍾情,後經人說親二人喜結連理。為了在天津開武館立足,師父陳識收當地青年耿良辰(宋洋飾)為徒,徒弟需按照江湖規矩代替師父踢館,二人由此被捲入一場江湖巨變。最初二者各懷心事,卻在經歷了一番“生死劫難”後,生出難以割捨的情義。

師父本以弘揚武學為終生寄託,徒弟只是他圓江湖之夢所借助的手段,卻在不經意間為其命運所牽繫;徒弟飛揚勇決,放蕩不羈,卻總在重要關頭堅守使命。他們既初心仍在,卻也難負真情。

女人的白大腿和旗袍,男人的香煙和西裝,一抹刀光劈開了津門亂世,鏡頭一抖銀幕一晃,徐皓峰的民國江湖畫卷徐徐拉開,浮生百態盡在眼前,這世道亂,有人想著安穩過一天是一天的好日子,而也有人,想著要變一變。

《師父》,講的是民國時期,一位詠春高手來天津開宗立派的事。揚名立萬,必須踢館!廖凡演的這位師父,在戲裡教出宋洋這位徒弟,踢遍彼時民國武林的中心。

深沉的武打片《師父》

無論是甄子丹的《葉問》,還是王家衛的《一代宗師》,都未寫過詠春北上立門戶。而徐浩峰為啥要這麼拍呢?其實,徐浩峰寫《師父》的靈感,還是來自葉問。1949年前後,葉問從廣東佛山去到香港。葉問用了一年時間培養了一個徒弟,黃淳梁。此後,黃淳梁花了一年時間在香港踢館,香港媒體爭相報導。此前在香港武術界寂寂無名的詠春,也漸漸聲名遠播。

徐浩峰為《一代宗師》寫劇本時,曾經王家衛引見,拜會了葉問的傳人之一,梁紹鴻。梁紹鴻跟徐浩峰聊到這件陳年往事,此事給徐浩峰以創作《師父》的靈感。不過,徐浩峰坦言自己沒法拍這個原版故事,“我對香港生活完全不熟悉”。因此,有了詠春師父北上天津的故事。

南方的武師陳識帶著詠春拳北上天津,一代門派的興亡皆系於一人之身,他與津門武行大師鄭山傲結盟設下陷阱,前者是為了將門派發揚光大闖一番名聲,後者則是希望在退隱之前打破以往規矩,培養真正的武術人才。利益雖不同,卻陰差陽錯的走上了同一條路。計謀本算無遺策,師父找到的徒弟耿良辰也屬武學奇才,趙國卉的風情嫵媚則成了陳識棲居於貧民窟籌謀三載最好的煙霧彈,可惜時代的車輪一波又一波碾過,人之渺小,在掌握絕對大權的軍政面前,即便你武功非凡,仍是螳臂當車不自量力。

事實上,徐皓峰故事裡的江湖人也從來有別于一般武俠,他們真實的讓人戰慄,性格赤裸的不假思索,陳識一身功夫仍逃不開情、欲二字,鄭天傲凜凜正氣背後卻藏著私心求一個名、利。他們是這江湖裡的【聰明人】,即使來的滿腔熱忱一身抱負,依舊能去的坦坦蕩蕩安之若素。口口聲聲講著一口一個按規矩辦事兒又如何?步步為營自然是要的,必要時隨口扯謊也不是難事兒,這一筆筆謀的為的皆是自己身前身後。

深沉的武打片《師父》

而整個津門武行更是千瘡百孔搖搖欲墜。軍政收攏武行,冷兵器時代愈發成為一個荒唐的笑話,寡婦統籌大局,為了過上安定的日子,不惜背後黑手設下環環相扣的暗算。為了嚴防外來人入行,使上一切下三流手段,只求一隅偏安,那投誠軍政更是理所當然。與其說他們鬥不過滾滾向前的歷史紅塵,更不如說從未有人真心想鬥。骨頭硬的人越來越少,而骨頭硬的,都活不好,更活不長。

《師父》精妙在何處?當你以為森冷刀光下藏的都是叵測人心,他偏又留了幾分情義溫暖鋪在這江湖底色。耿良辰向著天津跑了50步不懼生死,望著心愛的姑娘不告別是最後的呵護,再幹一次腳行的活計死也要落地歸根,同為底層的兄弟願為他以命相搏。他是整部電影最傳統武俠的角色,一把快刀躍馬江湖,一身功夫瀟灑不羈,講義氣而且有血性。可這“規矩”容不下他,所以再硬的骨頭,都得被人嚼碎成渣子,然後還要一口一口的吞下去,抽根煙品品,“嗯,血腥味太濃”。

或者徐皓峰想說,這就是讓人不得不面對的無可奈何的現實,但哪怕最初便是陰謀陷阱,陳識依舊躲不過人性的善良——可能拼的一死也至少要給徒弟討個是非公道,而本想著聚散風塵的趙國卉也到底生出了幾分真心。單挑18家津門武館是男人的硬氣,背著心愛的女人走遍小巷是說不盡的溫柔,冷冷熱熱的氣氛,虛虛實實的變幻,正讓人醉心於影片,似乎也正亦步亦趨的走進那個民國時代。

對愛看打戲的觀眾而言,《師父》這部影片無疑是一場難得的盛宴:不用替身不吊威亞,武師們沒有飛天遁地的本領,而是拳拳到肉,刀劍無情。凡上得了檯面的起勢便是十足的風範,將詠春拳理融於刀法之間,一招一式清晰可見,手起刀落乾脆俐落,這才是視覺美學。最為難得的是,即使是裡面的女性角色,也是勁道十足。趙國卉步步生蓮節奏踩的極准,茶湯女為了情郎抽刀的架勢也沒有半分拖泥帶水。動作設計反映人物性格,這裡的女人不需要為男人而活,天津女子的好,得有肩膀的人,才扛得住。

深沉的武打片《師父》

另一方面,《師父》中的對白設計也同樣獨運匠心。這是一部略“端著”的片子,卻“端”的恰到好處。時勢複雜動盪,樁樁件件都講究一個方圓之內的“度”;感情波瀾曲折,分分秒秒的平靜之下都流動著暗潮無限。話留三分,情談半晌,方能抽身的乾淨爽快,有個退路可尋,有個結局可求。硬骨頭雖是夢裡的江湖人,可眼下的,卻是圓融通透,紛紛妥協,終究為了一件事:活著。臺詞簡潔,然意蘊無窮,所彰顯的是劇本的功力。在這點上,我甚至覺得,《師父》比《一代宗師》尚要更勝一籌。

武俠原是許多人求而不得的一場桃花源美夢,但徐皓峰最擅長的正是將這江湖的偽善面孔剝落撕開,還你一個不懲惡揚善,也不瀟灑快意的真正世界。時代洪流滾滾,能留下站在風口浪尖上的,原也從來不是骨頭硬的,而是他們說的,【聰明人】。

“不大眾但大氣”是很多觀眾對徐浩峰導演選取演員的評價——“宋佳演的師娘,舉手投足間都是風韻;廖凡演的師父每一次揮刀都帶著硬氣兒,講究著規矩;宋洋演的徒弟,小人物總是帶著傲氣”,徐浩峰導演識人的眼光也是帶有風骨與血氣的。“師父性格不夠完美,行事卻周全多慮,他的人生和未來更要靠搏命甚至是殺戮”“中華武術的魂,在生存難保的惡劣環境下,依舊能夠‘出淤泥而不染’,更不被鏡花水月所困”,這是觀眾對廖凡所飾演的“師父”陳識的角色解析。而廖凡對角色的駕馭更是深入人心,“將民國的風骨演個透徹,手起刀落乾淨利索,拳腳間比劃出的武林動盪,有私心有大義,有規矩也有謀劃,每一個眼神與動作,無不在詮釋‘師父’的擔當”。

深沉的武打片《師父》

電影中的“師父”作為一個講規矩的人,到講規矩的世界裡行事,為了傳承門派而做了犧牲“徒弟”的事情,但他動了惻隱之心。而這種惻隱之心,與師父和師娘的感情是分不開的。廖凡與宋佳時隔八年後再合作,坦誠“師娘是師父心中的一根針或一道光,她照到了他自己不願意去觸摸的、封閉在心裡的一個真實的自我”。在一場師父與師娘的廝打戲份中,師父是用一個“童子拜佛”的招數將師娘宋佳摁到床上,這個動作也可以表現出師父柔弱的內心,用溫柔的方式來化解與師娘之間的衝突。有觀眾表示“師父的轉變是愛情的力量,師娘改變了師父的生活軌跡,這種鐵骨柔情的反差讓師父更立體”。

根據中國青年網、新浪、都市網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影視 » 深沉的武打片《師父》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