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叛逆者之歌

 叛逆者之歌


一個迷戀酒精、女人、可卡因的德州佬發現自己竟然患上了愛滋病,為了活命他穿越國界冒險運送違禁藥品,並且將之分發幫助更多人,包括他曾經極端厭惡的同性戀者……

為了這部根據真實故事改編的《達拉斯買家俱樂部》,馬修•麥康納瘋狂地瘦身,最終減掉50磅(約23公斤),幾乎面目全非。雖然聽起來像是對演員付出努力的不敬,但好萊塢從來都欣賞折磨自我的方法派(暴瘦、增肥,扮演絕症患者或者真實人物),更慷慨地向迷途知返的歸隊者敞開懷抱——今年馬修•麥康納一定能撈個奧斯卡提名。敢不敢打賭?

《達拉斯買家俱樂部》遵循了好萊塢一貫的(片面)民粹主義姿態,大制藥公司和一個道貌岸然的醫生成了反派形象(他們也是真正的大奸大惡之徒,從而反襯出伍德羅夫的道德良善),片中並沒有清晰的愛情線索,爛賭濫嫖的伍德羅夫甚至沒來得及談一場戀愛——那個由同情開始,最後加入他的“買家俱樂部”的年輕女醫生便擔負起片中“拯救天使”的角色。

大方向上,《達拉斯買家俱樂部》還有一條副線,就是賣藥俱樂部與醫生、醫院及幕後藥管局(FDA)的對抗。好事者不免要聯想,估計是這條線索才打動了奧斯卡評委們的心。可在我看來,這條線並沒有伍德魯夫來得精彩動人。在管死神借來的兩千多天裏,他用藥物延續了很多人的生命,他並不是一個醫生,卻是個不折不扣的藥販子。你以為他會搖身一變,成為樂善好施的救世主、人權鬥士、愛滋病群體代言人,他好像也沒有。只是,當他想要尋歡,他會找個感染者。他不再歧視同性戀等群體,彼此間有友好溝通,甚至還會做出一些義舉(超市偶遇老友)。《達拉斯買家俱樂部》的成功在於,沒有把主人公塑造成完人,或者說改造成完人。他只是收斂了脾氣,改正了惡習,最後,他一如過去,出現在了騎牛大賽的現場,像他心目中最認可的牛仔硬漢那樣,騎在了暴怒的公牛上。

制度總是慢於現實情況的,當制度與生命在賽跑的時候,孰輕孰重讓我想起了一個伊索寓言:一只獵犬追捕一只兔子失敗,人問獵犬為什麼追不上兔子,獵犬說兔子是為了生命在奔跑,而我追它只是為了飽餐一頓。這個故事形象的說明了影片中制度與患者之間的關係,羅恩就是那只使勁奔跑的兔子,生命的堅韌與不屈的抗爭,最終羅恩為自己爭取了近7年,他因為有了他們的抗爭,未來的這個群體獲得到了更長久的生命,片頭片尾的兩段鬥牛戲的照映,是頭尾的結構照映,同時是一種質上的不同,片頭的鬥牛戲,羅恩在鬥牛場的角落縱欲,與這危險充滿荷爾蒙的鬥牛畫面產生的蒙太奇,象徵的是一種原始本能的放任與肉欲血腥感官對麻木靈魂的刺激,這是當初的羅恩,一個縱欲的蒼白靈魂。而片尾的鬥牛,卻完全擁有不一樣的含義,它給出的意味是一種堅韌與不屈,顛簸的牛背隨時可以把你甩下摔得粉碎,就像羅恩那脆弱的生命一樣,而在如牛背上顛簸不堪的生命軌跡中,誰堅持得更久,誰抗爭的越不屈,誰就是真正的鬥士,這是最後的羅恩,一個為生命不斷抗爭的鬥士。兩端鬥牛戲意義的截然不同,正是羅恩的巨大轉變過程,此番深意,不禁讓人感懷。


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影視 »  叛逆者之歌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