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歡樂頌》引發現實討論

《歡樂頌》引發現實討論

10日晚,開播三周的正午陽光出品劇《歡樂頌》收官,除了關關,22樓的四個姑娘都迅速花好月圓,但卻也為之後將啟動的第二、三季留下懸念與空間。播出到現在,這部劇已經在微博、微信等各大社交平臺上,被業界和觀眾探討地太多太多。如今劇集塵埃落定,我們或可回過頭來探討:《歡樂頌》到底是一部什麼樣的類型劇?

《歡樂頌》製片人侯鴻亮解釋這部劇話題討論度如此之高的原因,“原來的時候我們肯定也想去對這個社會和人有更深層次的挖掘,但是,不管你放到了古代還是放到了近代,都不如放在現在來的力量更大,對大家的作用更多。《歡樂頌》能被大家一直放在話題榜上,可能正是因為我們在這裡面都能找到自己。”

的確,《歡樂頌》從開播之初便能夠在話題熱度上打開局面且愈演愈烈,首先是因為“我們在這裡面都能找到自己”,是因為這部反映現實生活的當代劇的劇情接地氣,以及人設有共鳴。

《歡樂頌》的畫風是寫實的,並不似小螢幕上以“天降奇兵”的傳奇劇般以神轉折來推進劇情、製造高潮,也不似偶像劇般圍繞著王子與灰姑娘或公主與青蛙的愛情故事打轉,更不似眾多“懸浮劇”般密集出現豪門恩怨、婆媳衝突、車禍失憶、偷龍轉鳳等狗血橋段。《歡樂頌》中女孩們的家庭有的分佈在二級城市、小縣城,也有的在上海大都市或國外,他們交往的男朋友,有普通白領和經濟適用男,也有大小老闆和土豪。在大城市上海生存的過程中,劇中人每天所面臨的職場、租房、感情生活、人際關係,以及與原籍家庭的羈絆等劇情,都如同現代都市人生活的寫照。

《歡樂頌》引發現實討論

該劇所引起的關於財富、社會階層、價值觀的巨大爭議完全出乎主創預想——被批評為“三觀崩壞”,“編導全身心歌頌有錢人,留學回來的曲筱綃連商務英語都看不懂,但一轉身就人神共助成了社會棟樑;手段低俗地插手租房姑娘邱瑩瑩的愛情,最後都成了她聰明善良的證據”,著名劇評人毛尖乾脆發文批評“《歡樂頌》就是金錢頌”……洶湧的討論似乎已經超出了一部電視劇所能承受之重。現實題材電視劇在三觀正和三觀真之間,該如何平衡?面對輿情,《歡樂頌》第二季還會這麼忠於現實繼續鮮血淋漓嗎?該劇製作人侯鴻亮日前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他透露,第二季已確定於9月15日開機,“我們沒有給自己留退路”。

正如編劇袁子彈所說,“近十年中國經歷了一個很劇烈的都市化進程,很多以前不是都市人群的人都進入了都市裡面”,而《歡樂頌》所講述的,正是這群人怎麼在都市裡面找到自己的位置。除了接地氣的劇情,人設差異大的22樓五美中,除了“女版傑克蘇”安迪和代表現實中擁有財富與人脈的人群的曲筱綃,另外三美在日常生活中接人待物的方式以及生活困擾,也讓不少女觀眾表示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分分鐘將自己帶入其中。

劇情接地氣,以及人設有共鳴,都為《歡樂頌》增光添彩。但其更現實主義的一面,應該在於以往大多數電視劇少有觸及,或者說少有的不掩飾的“階級”和“三觀”。製片人侯鴻亮和編劇袁子彈解釋,觀眾們所解讀出來的“階級”並不是這部劇的原始創作理念,當初所想只是讓五美的人設儘量差異化,而劇中安迪、奇點等人階級也不固化,在後續劇集包括第二、三季中,人物們都有階段性人生理想的實現。而小浪倒認為,在《歡樂頌》中有錢男人喜歡的女人,要麼有顏、要麼有才、要麼也有錢,而屌絲女連跟總裁們對話的機會都沒有,這並不至於上升到“階級”,而是沒有強行正能量。至於《歡樂頌》反映了現實中人本就存在的基於道德層面,或是圍繞錢的“三觀不正”問題,與現實中避無可避的階級一樣,這何嘗不是另外一種現實主義?源於生活的電視劇只是沒有粉飾生活,亦沒有宣導,只是中立地提出有價值的議題,甚至用來批判——比如世故、多疑的奇點便被安迪結束感情而出局。而據編劇袁子彈透露,在後續的第二、三季當中,曲筱綃等人物亦有其成長。

《歡樂頌》引發現實討論

從這個角度來說,《歡樂頌》確實是一部很現實的現實主義題材劇。何況,“生活雖然荊棘滿地,但是不能阻擋你一路高歌”,正如侯鴻亮眼中《歡樂頌》的主題表達,五美雖個個有缺點卻不失善良、真誠、義氣,五美們的友誼、愛情與親情,雖泥沙俱下,又何嘗沒有種種溫暖瞬間令人心有戚戚?這算是這部現實主義題材劇的正能量。《歡樂頌》的主角是五個女人,五線並行之下有大量的群戲,集中展現的是這五個女人彼此之間的關係與各自的成長,故而被稱為“女人戲。

說到女人戲,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欲望都市》《絕望主婦》《緋聞女孩》等美劇,而在國產劇中,除了模仿前者但水土不服的《好想好想談戀愛》《女人幫》等,以及火爆一時但畫風完全不一致的《粉紅女郎》,並無其它突出者。可以說,在《歡樂頌》之前,國產優質女人戲相對稀少。

而《歡樂頌》的好處大概在於:女性角色們終於不用陷入眾多家庭情感劇中常見的婆媳矛盾、正房小三糾葛中,也不只專注于愛情,王凱、祖峰、靳東等用來談戀愛的男神成為綠葉;她們有著更寬廣的社會關係、更積極的職場追求,每個人都要麼為金錢要麼為升職積極進取;也有更獨立的人生思索,例如樊勝美教育邱瑩瑩和關雎爾時堪比人生教科書般的說辭,以及乖乖女關雎爾循規蹈矩之後對自我的找尋;而且她們“女友力”十足,不再如偶像劇女主角般等著男人們解救,她們彼此相互救助或是自救。此外,劇中五位女性所共同應對的關於遇到渣男、親密恐懼、錢、出身、重男輕女等涉及女性情感訴求與心理體驗的女性向問題,也很具有現實意義,讓不少女性產生共鳴。

從強調女性自主獨立的女性主義角度來說,《歡樂頌》確實是一部不錯的女人戲。

《歡樂頌》引發現實討論

不過,從女性主義角度我們或許可以更細分地探究一下《歡樂頌》當中最能體現女性力量的職場。不得不說,《歡樂頌》如以往眾多職場劇一樣,並未精細地刻畫好劇中最精英的女性安迪的OL(office lady)形象。劉濤扮演的安迪有著高智商、高學歷,與高知名度,卻不免有堆砌之感;有一身高級名牌職業套裝,面對下屬時有著超快的語速和強勢的態度,卻顯得誇張、為強勢而強勢;缺乏與劇情息息相關的專業知識,更多的是與劇情推進無關、炫技式地“不說人話”:例如與魏渭討論“多巴胺和荷爾蒙”,以及對包奕凡噴出的“溫度論”。

相對於《壹號皇庭》《仁心仁術》等TVB經典職場劇中的獨立、專業、沉靜、自持的中環港女形象,以及《傲骨賢妻》《波士頓法律》等美劇當中不吝於釋放自己對於成功欲望的OL形象,包括《歡樂頌》在內的國產劇當中的白領形象確實不夠給力,此前爭議比較大的有《北上廣沒有眼淚》中通過灌客戶酒簽合同、毫無職業精神的白領潘芸,以及的《杜拉拉升職記》中傻白甜化的杜拉拉。而《歡樂頌》等國產劇之所以沒能塑造好OL形象,其中既有劇本的刻畫問題,也有國內演員少有白領經驗與氣質的原因。

作為國民度最高90後小花旦,楊紫早在《家有兒女》就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長久以來,楊紫也一直努力提高自己的演技,盡心詮釋劇中的人物特點。從《戰長沙》中肩負大義的胡湘湘、《大秧歌》中敢愛敢恨的吳若雲,到《歡樂頌》中可愛而又迷糊的邱瑩瑩,楊紫通過這些迥然不同的角色,不斷給觀眾帶來巨大的驚喜:“戰長沙讓我對楊紫的演技折服了一次,如今歡樂頌又讓我對楊紫演技折服了一次!真把每一個角色都演活了!”。百變的角色和走心的演技讓楊紫成功擺脫了小雪的形象,逐漸走上實力偶像的道路。

正因為楊紫的實力演技將不同的角色特點都演繹得淋漓盡致,讓很多觀眾“無法自拔”,紛紛留言:“演技簡直開了掛”,而“換種眼光看楊紫”的話題也多次引發網友熱議。如今,楊紫的精湛演技贏得了大量觀眾的認可,期待今後的楊紫會帶來更多更精彩的表現!

根據中青網、新浪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影視 » 《歡樂頌》引發現實討論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