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為藝術獻出膝蓋又何妨——方勵下跪

為藝術獻出膝蓋又何妨——方勵下跪

方勵的一跪,正在成為一個中國電影“男兒膝下有千金“的現實故事——這裡的“千金”,指的是千萬票房——“一跪“之後,5月14日《百鳥朝鳳》單日票房近千萬,5月15日單日票房1230萬,都已經超過了前面8天的總和。

而這還不是這個票房逆襲故事的全部精彩。

5月12日,《百鳥朝鳳》上映的第7天,累計票房僅365萬,影院排片下降至1.2%。

12日晚8點左右,方勵在微博上直播,稱“只要你(影院經理)能夠在這個週末給我們排一場黃金場,我老方願意給你下跪”。說到動情處,頭髮花白的方勵真的跪倒在地。故事由此轉折。

16日,《百鳥朝鳳》上映的第11天,到上午10時,累計票房超過2700萬,排片比例8.6%,上座率超過《美隊3》。

如果不是方勵一跪,這部吳天明導演的遺作大概正如方勵自己判斷的一樣,最後會以幾百萬的票房慘澹收場。但在一跪的裂變式傳播推動下,首先是業界和影迷的話題討論,其次是被情懷召喚的觀眾走進影院,再次是影片票房走高之下,進一步形成話題,引導更多觀眾進入影院。

至此,情懷、自來水、口碑形成合力,令影片票房起死回生,一向勢利的市場在用票房向藝術片表達敬意的同時,也向方勵的一跪表達了敬意。可也有眾多專業媒體、線民質疑,這是否是將情懷淩駕於市場之上的道德綁架?

如果失去對藝術片在中國電影市場現實處境的觀察,以及對《百鳥朝鳳》票房演變的觀察,我們將很難理解方勵一跪的邏輯:這是一場方勵、《百鳥朝鳳》、國產藝術片和電影市場殘酷現實之間的戰爭,而方勵最終的選擇是:超限戰,也就是超越常規戰術的非常規戰法。並且,這一仗,他打贏了。

為藝術獻出膝蓋又何妨——方勵下跪

方勵一跪到底為《百鳥朝鳳》贏回多少票房?

首先讓我們解答那個核心問題:方勵的一跪,到底值多少票房?

5月12日,《百鳥朝鳳》上映的第7天,累計票房365萬,影院排片下降至1.2%。如果沒有“一跪”注入的強勁雞血,進入週末之後,《百鳥朝鳳》拍片極有可能迅速滑落至1%以下,最終票房可能止步400萬左右。

換言之,用最簡單粗暴的演算法,《百鳥朝鳳》最終票房超出400萬的部分,基本可以算作方勵一跪帶來的“額外之喜“。

《百鳥朝鳳》逆襲的走勢應當說相當不錯,週末單日千萬票房不是藝術片輕而易舉能拿下的數字,目前影片累計票房已經達到近2800萬。

那麼接下來進入工作日,影片還能不能一馬平川,票房突破5000萬、甚至更高?這要看排片和票房走勢的關係。

首先,作為一部票房逆襲的作品,《百鳥朝鳳》16日排片依然在8%以上,在高上座率的強力支撐下,票房占比達到14%左右,也就是說,影片已經爆發出極強的票房潛力,無論從道義還是利益考量,國內院線進一步加入到支持《百鳥朝鳳》的行列,已經成為大概率事件。

其次,從檔期上看,本週末五部新片已經釋放出來,儘管同檔期對手較多,但在《美國隊長3:內戰》票房走勢減弱,《超腦48小時》等大片口碑一般的情況下,本來已在市場上幾無生存空間的《百鳥朝鳳》,一直到週五新一輪新片上映之前,都將極有可能獲得一個穩定的票房收割期,迅速完成票房累進。

此外,從口碑上看,該片口碑持續向好,並且已經構成社會話題,形成裂變式傳播,足以持續吸引觀眾入場。

由此可以判斷,《百鳥朝鳳》後續票房極有可能保持較為平穩的漲勢,不會出現大幅度跳水,最終票房有可能超越5000萬,也就是一部准賣座文藝片的水準。

也就是說,方勵一跪為影片增加了4000—5000萬票房。

為什麼下跪是無奈下被迫使用的票房“超限戰”?

或許沒有人比方勵更懂得:如何為藝術片在中國電影市場爭取更大的票房可能。

方勵,曾被稱為“中國地下電影教父”。婁燁導演的《頤和園》、李玉導演的《觀音山》、《蘋果》,韓寒導演的《後會無期》都由他擔任製片。《百鳥朝鳳》除了讓方勵接下了一塊燙手的山芋,更大的問題是,在下跪之前,對於深知藝術電影行銷之道的方勵來說,招數已經用盡。

為藝術獻出膝蓋又何妨——方勵下跪

首先,即使是在藝術片中,《百鳥朝鳳》也屬於缺乏賣相的那一類。無論是1500萬的投資、農村題材、有限的明星陣容、故事內容還是拍攝風格,影片都很難取悅大眾。並不是院線不願意為影片多排片,而是排片必然主要取決於觀眾的好惡,因此《百鳥朝鳳》從一開始就輸在了起跑線上。

其次,方勵所擅長的藝術情懷行銷和口碑行銷板斧已經用盡,但依然無法提振票房。

在下跪之前,賈樟柯、陳可辛、許鞍華、江志強、陳凱歌、管虎、王珞丹、韓寒等著名影人已經為影片出聲宣傳。一直稱吳天明為恩師的張藝謀更是自費包場,邀請親友及觀眾們觀看影片。就連一向低調的李安也錄製視頻懷念吳天明。可是,“張藝謀請大家去看他恩師的電影”,“李安推薦大家去看這部電影”並沒有改變影片票房和排片直落的現實。

再次,國內藝術片市場容量並沒有隨著中國電影市場的整體發展走出頹勢。由方勵製片的韓寒作品《後會無期》票房熱賣了,可是《後會無期》是藝術電影嗎?更準確的說,這是一部文藝片氣質的粉絲電影,粉絲是為韓寒和樸樹的《平凡之路》買單,而不是為電影本身買單。

而當《百鳥朝鳳》這類缺乏炫目明星和文藝情懷貨幣的影片出現時,無論如何吆喝,觀眾都很難為影片買單。

藝術片在國內電影市場的土壤貧瘠才是方勵使用票房超限戰的關鍵原因所在,下跪只是一種方式,向誰跪求也只是一種形式,真正的目的,是吸引觀眾的眼球。

選擇題只有兩個選項:1.跪,最後一搏;2.不跪,坐等影片下畫。方勵的選擇是:跪!

為什麼王小帥的微博長文救不了票房,方勵的直播下跪卻助推逆襲?

接下來的問題是:刺激票房為什麼一定要下跪?而且是直播下跪?

在對比中,或許更能理解方勵這麼做的內在邏輯。而最好的比較物件,正是同樣曾為藝術片票房呼籲的王小帥。

為藝術獻出膝蓋又何妨——方勵下跪

2014年,王小帥曾在微博上寫長文呼籲增加《闖入者》的排片量,也曾引發業內人士和電影愛好者的大力支持,可是《闖入者》首日的排片量不到1%,上映四天票房不到270萬。那麼到底是什麼影響了《百鳥朝鳳》和《闖入者》的不同市場命運?

首先看導演。《百鳥朝鳳》的導演吳天明是一位老藝術家,且早在2014年的時候便離開人世,是老前輩級的人物。王小帥則是第五代導演的領軍人物,其《闖入者》在業界獲得一致高口碑。從導演號召力來看,兩者都足以引發意見領袖的傳播。

再看兩部藝術片的口碑。《闖入者》豆瓣評分目前達到7.7,《百鳥朝鳳》為8.4,這個成績在劇情片中都屬於上層,但《闖入者》還有威尼斯電影節獲獎的助力。 

最後比較情懷元素,《百鳥朝鳳》200多人的志願團隊的努力、持續的票房低迷、導演質樸的藝術追求,本身所承載的文化傳承等,當然具有情懷號召力,可是《闖入者》同樣有著類似的情懷基因,王小帥的長微博也激發了廣泛共鳴。

那麼究竟是什麼造成兩片的票房分殊?答案是:方勵一跪是一次更精准的互聯網行銷。

第一, 比起長微博的文字描述,下跪這種直觀行為更容易突破業內和影迷關注,在網友中掀起波瀾。

第二, 互聯網直播的形式比起文字更加打動人心。當看到一頭白髮的方勵為藝術下跪,線民無法不為眼前的一幕動容。

第三, 方勵在視頻中巧妙地將影片票房差的焦點對準了院線,而非觀眾,從而成功引發了觀眾前往影院支持影片的情感共鳴。

相比之下,《闖入者》話題度看似很高,卻始終局限在一個有限的影迷圈子,而沒能為大眾所討論,而方勵為《百鳥朝鳳》的一跪,卻直接將普通觀眾帶進了影院。

“一跪”的價值,由此彰顯——只有在“直播下跪“這個核心關鍵字的帶動下,“六旬製片人”,“真正的中國文化”、“吳天明遺作”等關鍵字才能發揮票房潛力,市場殘酷,“下跪”是沒有選擇的選擇。

方勵一跪救得了《百鳥朝鳳》的票房,卻跪不出藝術電影的未來

《百鳥朝鳳》逆襲的成績的確驚人,但不能掩蓋這場逆襲只是孤例的事實。不少網友感念于方勵對藝術電影的情懷,並由此關注到這部原本聲響不大的藝術電影。但是以後呢?

為藝術獻出膝蓋又何妨——方勵下跪

一個不爭的事實是,在中國電影市場,藝術片的票房前景依然不被人看好。在現有的市場環境下,沒有明星、鮮少話題,僅僅依靠情懷和口碑的藝術電影,依然會被國內外商業片輕易碾壓。觀眾入場欲低、排片量低、票房表現差依然是藝術片面臨的票房閉環。

當下一部《百鳥朝鳳》這樣的藝術片面對市場考驗,依然只能動員有限的觀影群體,而很難擴大傳播吸引更多的路人為影片買單。

不論《百鳥朝鳳》逆襲多精彩,都改變不了藝術片面臨的殘酷市場現實,面對舞臺上那些更加炫目的對手,藝術片除了繼續穩固老粉絲的忠誠度,必須抓住新一代年輕觀眾的注意力。

但方勵一跪帶來的票房成功註定難以複製。因為同樣的招數,觀眾只可能受用一次。下一次如果再有電影人為藝術片下跪,觀眾很可能不會再買單。

方勵先生的一跪,固然跪出了4000—5000萬票房,可是這個一跪千金的美好故事,終究只是一個國產藝術片不可複製的票房童話。這一跪所能實現的,終究只是對吳天明導演遺作《百鳥朝鳳》的票房拯救,卻成就不了在夾縫中求生存的中國藝術電影的鳳凰涅槃。

下跪求排片?在萬千網友的即時圍觀下,這可算得上驚天一跪。畢竟,“跪天跪地跪父母”,下跪在中國文化語境裡有著太特殊的意義。而以下跪這種放低個人尊嚴的行為,來請求原本遵循成熟商業模式、趨向商業利益選擇的電影院線增加藝術電影的排片,是否是將情懷淩駕於市場之上來進行道德綁架?

爭議同時,經過12日晚一夜的發酵,方勵“下跪求排片”在業內和網友中掀起軒然波瀾。徐崢[微博][微博]、韓寒[微博][微博]、何平[微博][微博]、小宋佳[微博][微博]、萬茜[微博][微博]、陳柏霖[微博][微博]等電影人與藝人紛紛在微博發聲為《百鳥朝鳳》呐喊,不少網友感念于以志願者身份加入《百鳥朝鳳》宣傳團隊的方勵對藝術電影的情懷,並由此關注到這部原本聲響不大的藝術電影。

更有實質性效果,華誼兄弟[微博][微博]、百老匯、UME等多家院線增加《百鳥朝鳳》排片,包括方勵哭求的週末黃金場來力挺,以至於13日,這部電影收穫165萬票房,排片占比1.9%;到了14日,截至淩晨兩點,便收穫228萬票房,排片占比急升到8.4%。要知道,在12日,上映第7天的《百鳥朝鳳》票房僅49.2萬,累計票房364.7萬,排片占比僅0.9%。

連續三天,可以說《百鳥朝鳳》經歷了一次起死回生。可以預料這個週末,其票房和排片還會升起更陡峭的曲線,而這都歸功於方勵12日晚那充滿爭議性的驚天一跪。除了是否應該下跪,以及是否涉嫌道德綁架,更有質疑,被如此推薦的《百鳥朝鳳》真的是一部好作品嗎?不支持《百鳥朝鳳》是否就該被混淆于不支持傳統藝術的傳承或否認吳天明導演對中國電影的貢獻?在那一跪的24小時之後,方勵與新浪娛樂進行獨家對話,對質疑一一回應,並以資深電影人身份,展望藝術電影在藝術與商業之間的搖擺與出路。

為藝術獻出膝蓋又何妨——方勵下跪

是否應該下跪?

我是《百鳥朝鳳》的僕人為救它沒任何尊嚴吳天明家人支持我

新浪娛樂:為什麼支持吳天明老先生的《百鳥朝鳳》這部電影?

方勵:第一因為我非常敬仰他,他是我們第四代導演的優秀導演,也是八十年代扶植第五代導演的推手,而且沒有第五代導演就沒有曾經電影的輝煌。所以吳天明導演一直是我非常敬重的導演。

新浪娛樂:那是否有必要下跪去支持呢?畢竟下跪在中國文化裡意義是很重大的。

方勵:我雖然是一個製片人,但是在《百鳥朝鳳》這個電影裡,我僅僅是個搬磚、跑腿、打雜的義工。舉個例子,我就是個僕人,是個轎夫,我的主人就是《百鳥朝鳳》。當《百鳥朝鳳》面臨被下線了,它已經到了生死關頭了,一個僕人挺身救主,太正常了,因為我沒有任何尊嚴。我的任務我的承諾,就是為《百鳥朝鳳》保駕護航,但凡我有任何別的手段,我都會去支援、去使用。

但是,我們首映當日和上個週末最高排片到了1.9%、2%,到了禮拜三只有1.2%,到了昨天只有1%。 如果今天不排片,《白鳥朝鳳》就死了,就結束了。今天如果我們去爭取哪怕一場排片,那麼到了週末和下個禮拜的工作日,它就還有可能繼續。可是我們在網上搜到很多網友,來諮詢我們在哪裡能看到這部電影,很多觀眾是想看卻看不到。那我們還有什麼方法呢?這些小朋友給我支的招,說用直播。我從來沒用過,這是第一次。我們就是想跟院線經理呼籲,有很多觀眾想看這部電影,能不能給我們《百鳥朝鳳》一個機會,給想看的觀眾一個機會?

這部電影的意義不一樣就在於,我們只有一個吳天明導演,他已經走了,他所有的心血付出留在這部電影裡。我們誰都不忍心看到這部電影就消失了,就壽終正寢了。所以我們是完完全全沒有別的辦法,所以昨天做了這個直播,來呼喊所有的影城經理們,讓他們知道很多人想看這個能打動人的電影

新浪娛樂:直播前您是否有跟吳天明老先生的家人進行過溝通?他們是怎麼看待這個事情的?

方勵:我見過吳天明導演的女兒,我們一起工作,也見過吳天明導演的二弟、三弟,我叫二哥、三哥,在西安的時候。我跟吳妍妍去西安就是專門去見這個電影的投資方。我們做了一件事情,我們說服這個電影的兩個出品方,我們說要讓我們這一群志願者為你們賺錢絕無可能。但如果說我們大家的志願者行動能導致這個電影的回收超過你們的投資,那我們要請你們把這個利潤全部無償捐獻給吳天明青年電影專項基金,這是簽了協議的。也就說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去做志願的行動,這是大家都認同,誰也沒有在裡面賺一分錢。所以整個行為不管是原來的投資方,還有現在的發行方,還有現在的志願者團隊都是無償來做這件事情。

新浪娛樂:所以吳天明老先生的家人是支持您的下跪求排片的。

方勵:他們要不支持我,我們所有朋友們已經沒有動力了,對不對?這是肯定的。我相信,因為在北京首映、在西安點映的時候,我見到了吳天明導演的二弟,我叫二哥,我相信大家都是特別欣慰有這麼多朋友來幫助這個電影去發行。在西安的時候,我第二次見到他,他真的是熱淚盈眶,我說二哥,不是我一個人,我身後是一群人在幫助這個電影,大家一直在講如果沒有你們這一群志願者,這個電影就死了。

為藝術獻出膝蓋又何妨——方勵下跪

是否道德綁架?

就是想把大家綁來一起做志願者如果電影爛影院不會再排片

新浪娛樂:因為這部電影本身是一部藝術電影,而在全世界範圍內藝術電影的受眾都是有限的,而院線排片有成熟商務邏輯,所以有質疑稱您這種下跪求排片的行為是把情懷淩駕於市場之上,是一種道德綁架,您是否會在意這種說法?

方勵:我特別高 興有這種說法,因為人總有任性的時候,如果我們人都成為一種機器,沒有情感,都是理性的……我昨天也講所有的影院經理都是有壓力的,因為有商業模式,影院在豪華購物中心房租、水電、人工都特別貴,但是既然我們都在電影這個行業裡面,電影界有這麼一個德高望重的大導演他走了,他留了一部作品,就像昨天我跟大家呼籲說:我們能不能任性一次?我們有一次任性追隨我們的情感,而不是追隨經濟規律?

我從來沒有講說,所有的小製作文藝片一定要讓商業電影為它讓出份額來,我僅僅講的是在這個週末我們能不能夠為吳天明導演做一件事,為很多想看這個電影的觀眾做一件事情。而我相信,包括我今天收到這麼多影院經理的回復,他們都很願意來支持這一部電影,就在這一個週末。但你說每一周這樣支持,那肯定不行的。

所以如果在這個意義上說這個也叫道德綁架,那我特別高興,我就是想把大家綁來跟我一起來做志願者,來為這個電影貢獻一份心願和力量。所以我不認為說道德綁架 不是一個好事兒,我覺得就是個好事兒。因為我們呼籲大家跟我們一樣來愛這個電影,還呵護這個電影,來為它任性一次。我們所有這些小夥伴基本上這半年多,八個月都是沒有薪酬待遇,全是憑一幅熱情。這些志願者都是為追隨自己的心願的,我想我們是人,如果當我們有情感的時候,我們去表達去貢獻,那就太正常了,為什麼有公益活動呢?如果我們都去爭取所有的經濟微利,可能我們99%的時間都在為商業模式在運作,那可能有1%的時候我們任性了一把,然後追隨了一次自己的心願,我覺得這是好事。

新浪娛樂:您的行為現在取得成效了,以後會不會有發行人效仿您的做法,比如通過輿論壓力來提升院線的排片?

方勵:輿論是什麼?輿論就是大眾的意見,如果大家都想看這個電影,你真能形成一個輿論,說明有人要買單了,大家要看你這個電影了,等於你免費為院線來做宣傳了。如果說形成一個真正的輿論壓力意味著什麼?意味著更多觀眾走進電影院來看你的電影,免費宣傳。所以我真的是不理解為什麼說會形成一個負面的輿論,只是說看具體是哪一部電影了,如果一部爛片你去呼籲,你愛罵。如果講到所謂的道德綁架,我們全是自願的。我相信所有的影院經理們,當他們今天排了片以後,明天如果觀眾看完就罵,人人都不會再排片了。所以我昨天也呼籲了我們的影院經理,因為他們每個禮拜接的片子太多了,不可能每個片子都看,假如他們自己也去看《百鳥朝鳳》,看完以後我打賭,他們一定會說:我沒有排錯,這是一個好電影。

新浪娛樂:如果說以後碰到某一位老藝術家他的藝術電影也遇到排片難的問題,您會用類似的方式來説明他嗎?

方勵:如果說我們能幫得上推廣和發行,我們都會幫。至於我會再給院線下跪嗎?我不知道啊。因為這些東西是情緒,我不知道我哪一天有什麼情緒,我真的不知道。就這件事情其實我是不願意多談的,那是我個人那會兒的行為,我那會兒就這麼做了,那會兒我就想哭,我咋辦?你總不能不讓我哭吧。我那會兒就是傷心,我看到周圍的小夥伴忙活了這麼多日日夜夜,看到大家眼巴巴的眼神,就擋不住。那你說我咋辦呢?我雖然是大家的群頭,但我沒有別的本領了。如果我有任何別的辦法,我都會把它捐獻出來,我自己買了多少票送我的朋友,我去地質大學做他們青年創業的導師,我當場就說送給地質大學1000張電影票,底下歡呼,因為我跟他們是同行,我是學地球科學出身的。就任何觀眾找我說:老方,送我張電影票。我立刻,你要幾張?因為我希望大家能看到這個電影。

而且可能你們瞭解我的人知道,我是一生特別任性的人,我從20多歲到現在就是任性過來的。有可能很多朋友說你不按常理出牌,我是個人,我又不是機器什麼都要計算。我想怎麼表達,那是我個人的風格,我也不知道我有時候就神經病。你說我也不是一個輕易會掉眼淚的人,我的胳膊原來折了一截,我坑都沒坑一聲。但是,我一看到大家年輕人的眼光,我能想到多少個日日夜夜大家在一起 開會、策劃、辛勤,你立刻看到所有小朋友的自願行動很可能在今天就結束了,你不忍心啊。

《百鳥朝鳳》是好作品嗎?

不是好商品但是好作品一邊倒的好評多少人含著眼淚看完

新浪娛樂:這部電影確實是吳天明老先生的一部心血之作,也是他的最後一部作品,而你們也為之付出了很多。但是有評論說這部電影本身題材有些陳舊,美化農村,它確實是不符合普通觀眾口味的,作為電影人或許更應該拿作品來說話。您怎麼看?

方勵:其實我如果來反駁這種觀念的話,什麼叫作品?什麼叫商品?說這個電影不太適時宜,題材老了,講的是農村,講的是嗩呐。那我們回過頭來講,一個民族還要不要自己的文化特徵?要不要有自己的傳承?如果我們都沒有民族的特徵和傳承,我們還叫中華民族嗎?如果我們什麼時髦要什麼,那個沒錯,但是在我們骨子裡面,我們的文化傳承裡面要不要保留自己的一些特點?我覺得拿作品說話還是拿商品說話,這是兩個概念。我認為《百鳥朝鳳》未必是一個適合今天商業大潮的一個好商品,但我覺得《百鳥朝鳳》對中華民族、對中國的傳統文化,包括今天我們任性的年輕人、追求夢想的年輕人,這是一個好作品。因為它告訴天下所有的人:做人是可以任性的,做人是可以追隨自己的心願,而不去聽別人講商業模式是怎樣。也就是說我們賺錢是為了生存,為我們生活更舒適,但是追隨自己的心願可以讓自己更快樂更幸 福。

新浪娛樂:但是這裡面是不是有一個概念的置換?或者否認這部電影的品質,也不代表我們否認吳天明老先生對影壇的貢獻,以及傳統文化傳承的重要性。單從作品品質本身來說,您覺得它是一部好作品嗎?

方勵:評價一部電影是否是好作品,我們有什麼標準來衡量?不是幾個專家坐在這兒評論它的鏡頭,評論它的說法、它的題材。一個好的作品,作為一個藝術作品,它需要打動觀眾。我們去做一個民調,所有看過《百鳥朝鳳》的觀眾們他們的反應會是什麼,我覺得這是檢驗這個作品的唯一標準。因為電影是拍給觀眾、拍給大眾看的。如果說大多數觀眾睡覺、退場,然後出來是惡評吐槽,那我們說那不是一個好作品,那不能叫作品,是一個爛商品。但是到今天為止,我們聽到的、在網上看到的、現場看到的男女老少,是一邊倒的好評,多少人是含著眼淚看完的,這說明什麼?說明這是一個能打動人心的好作品,而不是說因為你拍的是農村,拍的是過去的東西(就不好)。那我們拍古裝片,不更過去嗎?那我們可以拍2000年前,20年、50年前的電影,題材的選擇沒有決定它是否是一個好作品。一個好的作品,一定是它的文學性,還有情感的豐富性,電影的生動以及跟所有觀眾之間的心靈交流有沒有打通?

我們看到的結果都是,為什麼我們會有幾百個志願者在這兒,都是被這個電影作品所打動?包括我本人。如果這個電影在第一天看的時候是無感,我們不可能一直為它呼喊、奔走。它一定是打動了我們大家,所以我們志願者人人都是因為看完感動來做義工的。就這是一個純屬天然的反應。

藝術電影走向何方?

建立藝術電影院線去掉引進配額限制

新浪娛樂:您和志願者們的工作已經取得成效,包括您今天接到了很多影院經理的電話,還有徐崢、韓寒等電影人也在網上為這部電影呐喊。那現在達到您預期的目標了嗎?

方勵:真的,到現在為止我不知道,因為我早上八點睡的覺,結果睡了四個小時12點起來的,就一直沒有時間來查新聞。今天媒體打爆我的電話了,我一直和媒體朋友們講,我說我也拜託你們去傳播。說檢驗這個電影是否好,我相信所有這些有名的導演和明星演員們他們一定不會為一個商品去奔走、去月臺。大家覺得一個值得我們大家去為它付出,志願者去月臺,去奔走的電影,一定是大家都被打動的電影才有可能。我們誰也沒有能力綁架大家,都是因為我們大家是共同的心願。

新浪娛樂:在《百鳥朝鳳》之後,其它很多藝術電影也會碰到排片難的問題,不知道您作為一個資深的電影人,對藝術電影的發展有什麼建議?

方勵:建議當然就是未來的藝術院線,這是我們一直談的。但其實我們看到每個城市也都有一些影迷和文藝青年是喜歡看不同類型的電影,喜歡看走心的,甚至是實驗的、先鋒的、 情緒更濃厚的電影,這是毫無疑問的。之所以今天藝術院線還沒有形成,是因為我們目前從商業模式考慮,如果現在北京建五個藝術電影院,有足夠的觀眾,卻沒有足夠的電影。因為藝術院線要放映,每個禮拜不能只有一部片子,一年至少要幾十部,上百部電影,從哪裡來?現在我們進口是管制的,我們除了好萊塢的分賬大片就是批片,因為只有30部、40部批片允許你進,那有這個指標的時候大家肯定是去引進商業片的。未來如果這個引進的限制配額給去掉了,那藝術院線立刻就火了,所有喜歡電影的影迷們就有福了,就能看到巴基斯坦的電影,印度電影,伊朗電影,或者埃及電影、巴西電影、阿根廷電影都能看到了,那這一天的到來這是政府的事,那不是觀眾們決定的。所以我們對所有藝術電影的推動慢慢地會有市場的呼聲,也許政府層面有一天會改變這個局面,就像任何葡萄酒、化妝品一樣都能進口了,那我們所有的消費者就享福 了,我們就能看到多姿多彩全世界的電影,可是今天我們看不到。

新浪娛樂:還有人提議說可以在視頻網站上做線上的藝術電影院線,除了院線以外還有什麼別的方法來做藝術電影的發行?

方勵:這個前年我跟格瓦拉的創始人劉勇先生在杭州就談過,做一個虛擬院線,把這個影院的剩餘時間給扒拉下來,然後去做團購也好,線上售票也好,但是歸根到底我們放什麼? 在目前的進口政策下我們只有這一點點資源,這一點資源無法支撐你做任何院線,你每個禮拜至少有五六部電影上映對不對,就是一直滾動排片。你沒電影排啊,現在這個指標全在中影和華夏手裡,就那麼三四十部,大家都引進的商業片。這一天的到來是需要……也可能政府明天就做了個決定,那我們就樂噴了,明天藝術院線立刻就出來了,但他沒東西賣啊。

新浪娛樂:之後,您還會為《百鳥朝鳳》這部電影做些什麼?

方勵:因為電影在院線上映的生命力原則上就兩三個禮拜,昨天我們做完這個推送,到下個禮拜我們會繼續按照觀眾提出來的訴求繼續做工作,一直做到底。當這個電影下線以後,剩下就不是我們的工作了,因為不管是送到電影頻道還是送到網路,這都是屬於純發行、銷售的工作,那我們整個大的團隊任務基本就告一段落了。因為這個電影的志願者行動大家走過了一路,都變成好朋友了,大家感動過、奮鬥過一場,我覺得是一個紀念。所以很多年以後,我們都會談到這個電影,我們一直會懷念這個電影很長時間。

根據新浪、搜狐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影視 » 為藝術獻出膝蓋又何妨——方勵下跪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