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湄公河行動》可以說帶領國產警匪題材電影邁入了3.0時代

《湄公河行動》可以說帶領國產警匪題材電影邁入了3.0時代

“我們之所以看不見黑暗,是因為有人正竭盡全力把黑暗擋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

國慶節檔期,《爵跡》《王牌逗王牌》等電影紛紛遭遇口碑滑鐵盧,票房成績後勁不足。唯有警匪動作片《湄公河行動》低開高走,在觀眾良好口碑的助推下票房逆襲,多日蟬聯單日票房冠軍。影片憑借現代化的藝術表達、奇觀化的視覺呈現和商業化的包裝手段實現了主旋律題材的類型突破,帶給觀眾不一樣的驚喜。在叫座不叫好的電影不斷湧現的行業背景下,這部弘揚主流價值觀的良心之作獲得市場成功,讓更多潛心藝術創作的電影人獲得了繼續前行的信心。

2011年10月5日,兩艘中國商船在湄公河流域遇襲,13名中國船員遇難,這起“湄公河慘案”震驚了全世界。犯我國民,雖遠必誅。為了替國人討回公道,中國政府出動警力,境外追捕幕後黑手、毒梟糯康。《湄公河行動》講述的正是我國緝毒精英為了國家利益和人民生命財產安全赴湯蹈火的那段不凡經曆。影片以弘揚英雄主義為敘事基調,集中展現警察工作的凶險刺激和英雄警察的機智勇猛,讓我們真切地體會到了“我們的生活之所以光明,是因為有人替我們擋住了黑暗”的道理。影片跳出了以往一些主旋律創作程式化、套路化的窠臼,沒有讓“為了世間正義舍我其誰、為了保家衛國無私奉獻”的主題流於說教,而是通過緊張刺激的故事情節和細膩豐富的細節處理使這些大情懷、大格局落在了實處,做到了有看點、有骨架、有靈魂。

《湄公河行動》可以說帶領國產警匪題材電影邁入了3.0時代

《湄公河行動》將電視劇《湄公河大案》34集的情節濃縮進兩個小時,必須集中到一點“爆破”。能看出導演最初也是這么想的,為之做了不少的工作,最突出的一點就是升級了主人公的作戰模式——特工團隊作戰,以及男主角的“雙雄”模式。這些都是好萊塢槍戰動作片常見的套路,林超賢繼續在導演之路上向好萊塢取經。

兩個男主人公,張涵予扮演的緝毒隊長高剛一身正氣,卻是“出了名的倔”;而彭於晏扮演的東南亞線人方新武常年混跡底層罪犯之中,亦正亦邪。兩個不同背景和性格的人為了同一個目標走到了一起,按理說這種設置是極能出彩的。但實際上,電影裏並沒有實現這種張力,幾乎是白白浪費了這兩個身上很有料的角色。電影開頭二十分鍾索然無味的背景鋪墊,嚴重沖淡了主人公出場時的震撼感。終於回到了“槍戰動作”的主線,第一場從毒窩中營救人質失敗之後,方新武與高剛爆發沖突,“在我的地盤,得按我說的做”。戲到這裏,我似乎看到了一點電影的曙光,然而很快就發現這只不過是一場幻影,“雙雄”的沖突到此為止。

導演也試圖在兩名主人公身上加入各種細節和內心戲,將角色塑造得更有人情味,但最後也是失敗的。高剛兩次觀看手機裏小女兒視頻的情節,顯得十分生硬——為表現親情而表現。對於高剛“倔”的性格特點,電影開始就蓋棺論定,後面卻又消失不見了。

而極大影響了方新武性格的“女友被毒品害死”的情節,並沒有給觀影者以足夠的心理沖擊。方新武與害死女友的宿敵重逢,個人恩怨夾雜懲奸除惡,這種情節完全應該是電影的一場重頭戲,卻淹沒在正邪最終決戰的“洪流”之中。

如此種種,導演的一些“人性化”嘗試,最後都被宏大敘事沖散,無功而返。電影又跌入了國產槍戰片舊的套路之中。

或許因為林超賢面對這篇命題作文,某些東西實在是砍不動伐不掉吧。因為對這樣的電影來說,整個劇組面對的任務應該不止是講好一個故事,更是滿足電影背後那些目光。肩膀上的擔子太重,膽子難免會變小,走路難免會小心翼翼,無論是導演,還是演員。

從這個意義上講,這部電影真的與近年來火爆小熒屏的那些抗日神劇們有異曲同工之妙了——情節精彩,凸顯國人威風。但電影的藝術性,暫且拋掉吧。對於身為香港導演的林超賢,在這部電影中所做的工作,就是把他拿手的好萊塢式槍戰嫁接到一部罪案劇上罷了。

總而言之,在電影創作者誠意滿滿的辛苦付出中,《湄公河行動》挖掘故事本身的張力,充分借鑒好萊塢與香港類型電影的先進經驗,將警匪電影的敘事技巧和視覺呈現帶到一定的高度。但客觀地說,《湄公河行動》並不完美。反派形象相對單薄,對其人性的挖掘尚停留在表層;文戲節奏有點拖遝,有刻意煽情之嫌;結尾不盡合理,情節還有漏洞,離好萊塢同類型電影尚存在一定的差距,但是這前進的一小步對於國產電影已經非常不易。相信這部作品的市場成功,將引領一陣創作風潮,為中國式警匪大片創作提供更多的可能。

“合格的影片還是會被觀眾認可。”看完《湄公河行動》,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常務副院長尹鴻在微博上給出評價。“故事、人物、情節、場面、氛圍都很類型化,算是執行到位的工匠電影。加上國家自豪感和真實題材的魅力,成為檔期最大贏家。”

尹鴻接受采訪時表示,他認為電影《湄公河行動》有以下幾點過人之處。

首先,這部電影根據真實事件“湄公河慘案”改編,電影題材具備真實性和揭秘性,從而擁有和一般類型電影不同的題材基礎。

真實題材如何選取很有講究。“真實題材應該具有重大性,要受到大家關注;要有一定戲劇基礎和足夠的戲劇動力;表現的主題是正面、積極、有建設性的。”尹鴻說,如果還有一定揭秘價值更佳,比如觀眾很有興趣了解卻不曾知道的重大事件。

《湄公河行動》可以說帶領國產警匪題材電影邁入了3.0時代

在觀影前,尹鴻想象這可能會是一部偏現實的影視作品,但他看到,導演對故事做了類型化處理。“雖然電影講的是真實故事,但完全按照標准類型片的規律進行創作和設計。電影裏設計了人物,設計了一條狗(緝毒犬‘哮天’),還設計了一些敵對關系。”

另外,尹鴻覺得該片的制作執行非常到位。“節奏控制、畫面的張力、表演等等都執行完成得很到位,基本上把所有的設計都很好執行了,這解決了中國電影有時候比較粗制濫造、急功近利的毛病。”

主演張涵予、彭於晏等人演繹的熱血硬漢形象震人魂魄,而驚險飛車、人潮混戰、跳躍火車等複雜場景裏的追捕和打鬥,更給觀眾帶來相當強大的視覺沖擊力,且節奏緊張,感覺一分鍾都松懈不得。外媒影評人此前點評《湄公河行動》——“我已不記得上次為一部動作片歡呼雀躍是什么時候了。極其鄭重地建議人們到電影院觀看這部電影,記住一定系好安全帶”。

尹鴻說,《湄公河行動》本質上吸收了香港警匪片特點,在制作上則堪稱國產警匪片最高水准。

他指出,除了技術層面優點,影片的亮點還有一份國家情懷。“一開始說13個中國人在湄公河上遇害,所以要為他們討說法,尋回尊嚴。後來中國緝毒警察在異國執行任務,彰顯了國家主權和國家能力的提升。這部電影體現了一定國家意識。”同時,這種國家意識的推崇擁有真實性基礎,因此能引起廣大觀眾的共情。

《湄公河行動》引發熱議,許多觀眾感到意外,主旋律電影原來也能深入人心,收獲漂亮的票房?

尹鴻對此毫不意外。“主旋律和大眾電影、大眾文化本來就不應該是對立的。對立才意外,不對立是應該的。雖然過去人們有時候覺得主旋律電影就應該高高在上,不食人間煙火、不接地氣,但實際上這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主旋律電影,而是用來說教的。”

尹鴻指出,所謂主旋律就是體現主流價值,而主流價值是大家能夠共享的價值,而不是單方面的、部分人認可的價值。《湄公河行動》恰恰為當下的文藝工作者提供了很大啟發,“好的主旋律電影一定是體現了主流價值的電影,而換句話說,真正的主流價值一定體現在主流電影中的,而不是體現在政治片、說教片、概念片中。”

此前一部國產戰爭片的宣傳片因美化戰爭,在網上遭到集體批評。尹鴻說,那部宣傳片本身的價值觀不正確,炫耀以戰爭方式進入別國領土,導向了非主流價值,而不是主旋律。“主流價值一定是可以和老百姓共享的核心價值,比如國家精神、國家榮譽,而同時國家精神、國家榮譽要和人道主義相關,和對人的尊重、愛護聯系在一起。”

在尹鴻看來,《湄公河行動》中,國家為了不讓13個公民白白死去,要還他們清白,這裏的國家意識是建立在保護個體基礎之上的,而不是淩駕於個體之上,這才真正的主流思想、主流價值,是大家能夠共享的。

《湄公河行動》可以說帶領國產警匪題材電影邁入了3.0時代

“和過去其他電影相比,《湄公河行動》在這一點上有特別大的改變。雖然13個中國人是在流經多國的湄公河上受到傷害,但國家有義務保護公民。另外,緝毒不僅為了國家榮譽,本身更是為了保護公民的健康、生命安全。好的主旋律一定是建立在對個體生命尊重基礎上的共同價值觀,包括愛國主義和國家意識。”

尹鴻說,從前宣傳愛國主義,過度強調人人必須愛這個國家,卻不說國家必須愛人人,可這恰是國家和人的關系的重要起點。“我們之所以需要國家,因為國家是人民的國家,需要保護人民。”

“優秀的主旋律電影如何深入人心?首先要正確處理和表現共享價值觀,其基礎就是對人的生命和基本權利的尊重。這樣愛國主義才會建立在堅實的基礎上,大家才覺得這個國家是值得愛的。《湄公河行動》這一觀念的轉變,會對我們電影創作產生影響。愛國主義不能淩駕於個人之上,而要以個人為基石,以人為本。”

過去,一提警匪題材電影,許多觀眾首先聯想到香港電影。在一代人心裏,香港警匪片樹立了香港警察正直、富有職業操守的形象。彼時,不少內地警匪題材影視作品卻相形見絀。一個例子是:電影場景中,警察開會時都戴著帽子筆直地坐著,在領導發言後,齊聲回應“保證完成任務”。這一幕,跟現實中的場景有很大差距——至少,在室內還戴著帽子的警察是不多見的。在這樣的電影裏,根本看不到生活的影子,就連警察自己看了也覺得不真實、不感動,更別說要感動其他人了。如今,值得欣慰的是,內地一些警匪題材電影開始嶄露頭角並吸引了眾多眼球,比如《追凶者也》《解救吾先生》等。

與《湄公河行動》相似的是,《解救吾先生》也是根據真實案件拍攝的,而且同樣在符合當代人觀影習慣的前提下,成功地弘揚了主旋律、正能量。此外,影片中的人物形象立體豐滿——哪怕是犯罪嫌疑人,也不只是會殺人,也有自己的生活。電影既告訴觀眾,這樣的人為何最終變得冷酷無情,又讓觀眾感受到邪不勝正,正義終將得到伸張。

電影是在講故事,且已成為警民溝通、交流的重要通道。這恐怕也是香港警方的經驗之談——細心的觀眾不難從許多香港警匪片的字幕中,尋找到香港警察公共關系科的身影。究其原因,警察執行公權力,必然需要社會的理解、支持和監督。當然,講警察故事還不夠,如果故事講得不好,溝通和交流的效率很可能大打折扣,還容易引發許多不必要的誤解。“講好警察故事”的意義也在於此。

從講警察故事,到講好警察故事,再到講好中國警察故事。從這個意義上,電影《湄公河行動》可以說帶領國產警匪題材電影邁入了3.0時代

根據北京日報、光明網、 法制日報、中國青年報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影視 » 《湄公河行動》可以說帶領國產警匪題材電影邁入了3.0時代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