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紮堆網劇投資不靠譜,總局政策變動大

紮堆網劇投資不靠譜,總局政策變動大

現在網路大電影市場正處於井噴期,2015年,網路大電影市場規模為6億元左右(700部),據相關數據顯示,在2020年,網路大電影市場規模將達到32億元。同時,根據愛奇藝數據顯示,2016年網路大電影市場規模將達10億,影片數量將增長至2200部。 

網大、網劇明知賠本也要拍

投資成本低、製作週期短成為大家紛紛轉戰網大、網劇市場的主要因素。比起動輒上千萬、上億的院線電影、電視劇,網大、網劇讓投資人的投資風險大大降低,並且回報週期短。

張濤的《道士出山》就是一部這樣的作品,它幾乎成了網大電影中的里程碑。借著《道士下山》的IP熱度,《道士出山1》在上線的第二天就收回了成本。截止2015年6月,《道士出山1》的網路總票房達800萬人民幣,版權方收入超過300萬人民幣。

在利益的驅動下,資本方一腔熱血紮進網大、網劇市場,不過並不是所有人都從這塊大蛋糕中分到一杯羹,有張濤這樣賺得盆滿缽滿的商人,也有很多在同質化競爭下只有幾萬票房的犧牲者。

周宇堂是龍神(北京)影視文化有限公司的製片人,他目前正在籌備一部網劇--《當校園主播遇到最強王者》。關於網劇的製作成本,周宇堂說:"一部劇的成本為100-200萬左右,網路大電影賠錢的占70%,自負盈虧的占20%,賺錢的只有10%。網路劇稍微好一些,賺錢的能到20%-30%。"

而《道士出山》的導演張濤提供的數據更不樂觀:2015年近700部網大,賠錢的有600多部,占90%左右。剩下的10%裏有5%是保本的,剩下5%是賺錢的。其中,2%是賺小錢,3%可以多賺一點。

《餘罪》《滅罪師》《暗黑者2》等多部創造了40億播放量的網劇被下架了。這次下架沒有《太子妃升職記》《盜墓筆記》那次下架影響大。《太子妃升職記》是在非常紅火的正當頭時期被下架的,等於一瓢冷水生生地把它的熱度澆滅了。而《餘罪》等劇均已播完,熱度也過去了,想看的觀眾已經都看過了,所以它們的下架,更多是體現出管理政策的一種傾向。

紮堆網劇投資不靠譜,總局政策變動大

下架不是封殺,《餘罪》經過修改調整後依然會上架。但有了上次的經驗,關注網劇的觀眾心裏會清楚,被“修改調整”掉的那部分內容是什麼,不排除有還未觀看的觀眾,就此放棄對《餘罪》等劇的好奇心,把期待寄託到下一部網路紅劇上。過往的網路紅劇,經過下架的命運之後,恐怕會就此被觀眾打入冷宮。

無需諱言,“修改調整”是“刪除”的代名詞,只不過用“修改調整”的說法,更好聽些,對觀眾的影響更小些。根據管理部門的說法,被“修改調整”掉的,肯定是被認定為存在封建迷信、暴力色情等成分的情節或畫面。至於這些情節和畫面,管理部門並不會親自去認定,而是交於出品方自己動手,修改調整過了,沒有人再按那個“點擊舉報”的按鈕了,劇作自然就會上架了。

於是,不排除這樣的狀況,出品方為了保險起見,會把所有涉及違規的情節與畫面全部刪掉,再通過適當的編排,努力讓劇情銜接得上。如果沒有看過之前的完整版,那麼修正版除了一些地方會讓觀眾感到奇怪之外,整體上仍然還是一部完整的網劇。但恰恰是因為觀眾的先入為主,哪怕網劇調整得再天衣無縫,後面的觀眾也會因為覺得不完整而不再看了。

網劇前兩年一直處在野蠻生長的時期,相對寬鬆的管理和相對自由的創作,為網劇贏得了寶貴的起步優勢。不少網劇打得一手好擦邊球,在傳統電視劇那裏看不到的,在網劇中可以看到,這對觀眾是不小的誘惑。正是因為網劇貌似享受了一種“特殊待遇”,傳統電視劇工作者不滿意了,發出了要求與網劇享受同一標準待遇的呼聲,這呼聲一定程度上加快了有關部門對網劇管理的升級速度,但網劇遭遇下架,更多還要從自身找原因。

網劇快速發展的那段時期,的確出現了幾部精品,對相比於龐大的製作基數量,優質網劇所占的比例還是不高,甚至要低於傳統電視劇。網劇有優點,比如故事新穎、元素新鮮、風格時尚、與時代同步,但網劇的缺陷也很明顯,比如堂而皇之地大做植入廣告,故事整體缺乏邏輯支撐,沒有嚴謹的製作態度,僅憑誇張的風格取勝等等。可以說,是網劇在草莽時期沒有為自己設定好方向與未來,為管理升級提供了入口。

以《太子妃升職記》被下架為標誌,網劇就已經滑入降溫期。現在《餘罪》等劇的下架,有可能讓網劇進入發展停滯期。 因為沒法把握劇作製作完之後是否符合上架要求,網劇在立項、創作、製作過程中,會選擇保守路線,各種生猛元素的丟失,讓網劇失去了最大的噱頭。

紮堆網劇投資不靠譜,總局政策變動大

網劇被與傳統電視劇同等對待,並不意味著網劇生命的終結。在經過一段時間的發展停滯期之後,未來網劇仍然會參與視頻內容的競爭,只是網劇的優勢,已經不再是內容上享有短暫的“豁免權”,而是製作隊伍的年輕化、投資與播放管道的多元化 ,網劇脫離網路反攻傳統電視劇的播出管道成為一種可能,但這也意味著,網劇要和傳統電視劇在品質上展開拼爭,用更具實力、更經得起挑剔目光的內容,來捍衛自己的生存權。

北京時間記者就網路大電影現狀採訪了上海交通大學講師、天奇阿米巴創投基金投資合夥人魏武揮,他也對北京時間記者表示:"網大有點過了勁,賺錢的(網大)並不多。"

關於網大、網劇賠錢的問題,周宇堂認為只要不是超大的IP,投資成本都不高,即使賠錢也不會賠太多。

山寨?借勢?備受爭議的內容產出

網大、網劇的品質也飽受詬病。甚至有人質疑,網大到底是不是電影?而關於這個問題,娛樂圈和影視業的業內人士也看法不一。

周宇堂認為網大是電影,並且說:"它算是一個成本不是很高的電影,它的所有制作流程、分鐘數,和電影區別並不大。只不過它的發行管道是網路,而院線的發行管道就是廣電總局。只要手裏有影片資源、有廣電總局的許可證,在發完網大以後,同樣的素材剪輯也可以發院線。"

而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的導演陽子政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網大是不是電影和票房多少沒有關係,它取決於創作者的心態。

有傳媒分析師認為,網大、網劇只能算是一種商業模式,很多人都是帶著賭徒的心態去做這麼一件事,並沒有任何藝術追求。

除了內容粗製濫造以外,周宇堂同時還認為網大的同質化非常嚴重,院線電視做的比較好的題材在網大、網劇上都會體現出來,比如:戰爭、玄幻、抗日、黑社會、遊戲、校園愛情。

一位網路大電影的觀眾向北京時間記者投訴了另一個現象:"我那天看到愛奇藝上有一部電影叫《潘金蓮是我》,便很好奇地點進去了,結果內容十分粗製濫造。"

記者打開愛奇藝APP,發現關於潘金蓮題材的電影就有《我是潘金蓮》、《潘金蓮就是我》、《潘金蓮復仇記》、《她是潘金蓮》,這些作品就是為了蹭馮小剛新作《我不是潘金蓮》的熱度。

紮堆網劇投資不靠譜,總局政策變動大

由於中國版權保護做得不太好,一些公司沒有IP,只能去蹭一個比較火的IP,特別是潘金蓮、水滸傳這種古代作家的作品更沒有版權保護之談,說難聽點有騙點擊量的嫌疑,周宇堂表示。

出路:內容、團隊的精品化

網大、網劇市場不可能永遠充斥著50萬以下的作品,陽子政表示,觀眾不是傻子,一些小成本的劣質作品必然會被淘汰。並且,現在網大製作團隊也正日趨專業化,以前可能90%是業餘團隊,專業團隊只占10%,而現在專業團隊占到60%,這就是一個精品化過程。

周宇堂稱:"今年也是有幾部精品化的IP網大,因為它的投資數額達到了千萬級,但這種現象還不是主流。而網劇的精品化以張一山的《餘罪》為主,它已經開始走粉絲經濟的路線。"

除市場優勝劣汰以外,廣電總局的監管也會讓網大、網劇的精品化過程加速。對此,魏武揮告訴北京時間記者:"廣電總局的參與可以提高網大、網劇的內容門檻。"

"(廣電總局)好像是在今年年底會開始完全插手網路市場,明年的行情不知道會怎樣。本來這部網劇是打算今年10-12月份開拍的,但得到這個消息後,打算延遲到明年,先觀望一陣子再說",周宇堂透露。

至於今年年底廣電總局是否會有更嚴苛的整治動作,北京時間記者詢問了廣電總局內部人士,截至發稿前未得到回復。

根據北京時間、新浪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影視 » 紮堆網劇投資不靠譜,總局政策變動大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