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血戰鋼鋸嶺》場場爆滿

《血戰鋼鋸嶺》場場爆滿

第74屆金球獎公佈提名,正在國內熱映的梅爾·吉布森最新戰爭巨制《血戰鋼鋸嶺》,入圍最佳導演、最佳劇情類影片、最佳劇情類男主角三項提名,將於明年1月9日角逐大獎。影片自內地上映以來,便場次爆滿,憑藉強勁的口碑勢頭,屢破戰爭題材桎梏,首周票房完美破億,刷新二戰題材影片內地票房的最好成績。作為奧斯卡最佳導演,梅爾·吉布森闊別導筒多年依然不負眾望,真實呈現太平洋戰役最虐之戰的同時,不忘重燃反戰之火。而和平年代的戰爭題材電影,最難實現的正是讓未曾經歷過動盪的年輕一代,正確地認識戰爭的殘酷。

祭奠“真實”血以銘志

如果說太平洋戰役始於《珍珠港》,那麼《血戰鋼鋸嶺》就是將其煉獄般的戰場真實還原的不二之作。“優秀的戰爭片不會美化戰場,不會粉飾死亡,不會矮化敵人,不會無視常識,最重要的,不會宣揚戰爭。”對於從未拍過槍支彈藥這一類型電影的梅爾·吉布森而言,還原歷史真實場景無疑困難重重,然而更為主創團隊所重視的,卻是讓更多人通過這部影片瞭解到戰爭的意義,以及其背後的犧牲。“這其實是一部關於愛的電影,不只是一部戰爭片,他形象地向大家展現了退伍軍人在戰場所經歷的一切,很多人對這是一無所知的。現在很多人都患有PTSD創傷後精神障礙,很多戰場歸來的人自傷、自殘,我也希望大家能關注到這個群體。”最終呈現在觀眾面前的影片之中,製作團隊也最大程度地實現了梅導的初衷。大量的殘酷場面被“真實”還原,令銀幕前的觀眾在震驚之餘,真切地體會到了戰爭的恐怖與無情。

回顧“傷疤”不負歷史

縱觀歷史,戰爭永遠存在,它是人類的終極恥辱,也是最暴力最具破壞性的大規模衝動的表現,而改編自二戰真實歷史的《血戰鋼鋸嶺》卻並未試圖從極端壓抑的角度詮釋戰爭。作為一名不願碰觸槍支的醫務兵,在太平洋戰役傷亡最重的戰場得以生還已是奇跡,還憑藉一己之力勇救75名戰友,如果不是影片取自真實事件的開篇和真實影像的結尾,相信大多數觀眾都會對這樣的個人英雄主義付之一笑。然而真相往往比藝術作品更加難以置信,戰爭也遠比人們能夠接受的程度更加殘酷,真人真事背景的加持,使得影片更加震懾人心。正像德克薩斯牧師理事會主席所說:每個人都需要看這部影片,因為只有一小部分人曾參軍,而其中更小一部分人曾參戰。如果想知道為獲得如今自由生活的代價,這部電影就會給大家一些啟示,讓人知道這其中的犧牲。諸多觀眾也從中感受到和平的可貴,呼籲“反戰和世界和平並不是玩笑,也許只有經歷過戰爭的人才懂得珍惜”,“和平年代的我們永遠想像不到的殘酷,願世界和平”。

《血戰鋼鋸嶺》已於12月8日在全國各大院線火熱上映。據悉,影片由中國電影集團公司進口、華夏電影發行有限責任公司[微博][微博]全國發行、長影集團譯製片製作有限責任公司譯製。

《血戰鋼鋸嶺》場場爆滿

《血戰鋼鋸嶺》不僅是一部關於奉獻和犧牲的英雄主義主旋律電影,它最核心的表達,是借用一名基督教徒通過自我救贖靠近神性光輝的故事,來印證擁有堅定信仰的力量。這是一個因敬畏上帝而內心澄明之的導演才能拍出的電影。

作為好萊塢最知名的保守主義者、最虔誠的基督教徒,梅爾·吉布森每部電影命題都是關乎基督教倫理對於人世的啟迪和教化意義。十二年前,他拍攝了《耶穌受難記》,通過耶穌受難前一天十二小時內的遭遇,他強調了耶穌犧牲自己去警醒人世的意義:“為人類而死,代替他們所犯罪應得的懲罰”從而拯救世人;《血戰鋼鋸嶺》裏的凡夫俗子亦可用拯救同伴,抵抗邪惡從而完成救贖,回報耶穌的恩典,與之剛好形成互文——信仰和救贖對應犧牲和奉獻。

救贖和犧牲又有本質區別,犧牲是被動的,是無奈的,是人生考題的唯一選項,也是命運的必經之路。對應耶穌,是他職責最大的考驗,必須由此才能拯救世人;但救贖是主動的,是積極的,是普通人面臨考驗時所要做的選擇,方向由己,自由也由己。但不同的選擇代表不同的道德倫理觀的思量,“當真理被傳講的時候,你能聽到它並識別它嗎?”耶穌基督的反問正是普通人一世最大的考驗。

因此影片一開始,就層層道出男主角戴斯蒙德·道斯的現實困境,透露出三重矛盾:因戰爭創傷而消沉嗜酒家暴的父親與他想要保家衛國、抵抗邪惡的使命感的矛盾;恪守教義,堅持人生原則與不理解自己抱負的袍澤和上級的矛盾;幾近地獄的戰場裏“不殺人,人便殺我”的現實,與自己堅守“不殺人,不施惡”的信仰的衝突。一重比一重更甚,但戴斯蒙德·道斯堅信“凡動刀者必死於刀下”——這句《聖經》中最有名的誡言之一,也是梅爾·吉布森想警告世人的。“人為朋友捨命,人間沒有比這更大的愛了”,戴斯蒙德·道斯的戰場施救戰友甚至敵人,正是梅爾·吉布森所冀望的人類之最珍貴價值體現,從這個主題拓展的維度來說,《血戰鋼鋸嶺》遠遠不止於一部反戰電影那麼簡單。

同樣是一個人的修行之路,本片其實也可跟《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對應起來看。李安在那部電影裏也是借著林恩對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擇,而道出自己與命運的自處之道,但唯獨缺少的關鍵要素,是堅定的信仰。本質上為無神論者的李安,因遍尋信仰不得而猶疑,在其影片裏給出的答案有些軟弱無力。這也是受東亞文化影響的原因,其後果是為實現目的而不擇手段、隨意改變原則,雖然入世卻痛苦。縱觀李安一生在銀幕上的反抗都可說是為了抗衡這種價值觀——個人應為家庭(集體)而犧牲自我。

《血戰鋼鋸嶺》場場爆滿

梅爾·吉布森則是堅信又篤定,這份氣質傳遞在影片之中,就化作戴斯蒙德·道斯“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英勇。戰場越血腥,就能反證信仰有多麼堅定,越入世,痛苦反而因為信仰而消解,這就是西方基督教文明真正的根基:強調個體的作為,因人人背負原罪,只能積極作為向善,才能拯救自己的靈魂。

除對個體的警醒外,《血戰鋼鋸嶺》還延續著梅爾·吉布森的喜好——在關鍵歷史節點,哪怕是一名普通人,也可因堅守信仰而左右歷史走向。在《勇敢的心》裏,他通過蘇格蘭民族英雄威廉·華萊士的一生,強調對於一個民族一個國家,最關鍵的是對共同體價值觀的堅守,即自由崇尚,警惕世俗權力。而在《啟示錄》裏,他同樣通過一個普通印第安人為家庭和部落奮戰求生的故事,提煉出瑪雅文明衰落的根本原因,委婉告誡當前遇到空前困境的西方文明,不要窮兵黷武。“一個帝國的衰落,往往最先從內部開始。”來表明他對美國政府發動伊戰的厭惡。

除此之外,電影裏還有個梅爾·吉布森藏得很深的價值觀表達,即保證宗教信仰的法理基礎——當軍隊或任何組織無視個體的宗教信仰,法律就應用來保護個體,永遠優先維護個體的價值。這也足以印證梅爾·吉布森是名真正值得尊敬的保守主義者。

根據新浪、時光網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影視 » 《血戰鋼鋸嶺》場場爆滿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