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我在故宮修文物》電影口碑上映

《我在故宮修文物》電影口碑上映

電影版《我在故宮修文物》12月16日正式在全國公映,影片通過文物修復的歷史源流、“廟堂”與“江湖”的互動,近距離展示了稀世珍寶的“復活”技術、文物修復師的樸素日常與“擇一事終一生”的修身哲學,呈現“文物醫生”的精湛技藝和他們代代相承的匠人精神。

昨日,導演蕭寒也在微博上發佈文章為電影發聲,期盼更多觀眾走進電影院,導演管虎、劉傑、高群書等紛紛轉發力挺。

這群神秘又發光的人。明明手中每天都在穿過千年;但當某位師傅騎著自行車,穿過層層紅牆到外面只為偷閒抽根煙時,眾人打杏兒時,和著陽光喂著“禦貓”時,偶有閒暇彈著吉他聊著天兒時,饒有興致地介紹院子裏種的各種花草時,你又是否能想像他每天的日常呢?這種反差本身就是一場偉大而奇妙的相遇。

看點一:“網紅”紀錄片口碑延續,桃桃驚贊“電影版依然很好看”

2016年2月,三集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在B站上一炮而紅,點擊率超百萬,彈幕超過200萬條,豆瓣評分高達9.4 分,不少觀眾因為它而改變了對紀錄片的刻板印象。

自電影版《我在故宮修文物》第一場點映以來,口碑迅速擴散。故宮裏王津、史連倉、屈峰等文物修復師傅一個個都成了網路紅人,十二城路演中頻現迷妹為師傅們進行繪畫創作表達喜愛之情。而對電影本質要求一向嚴苛的影評人“桃桃”也鮮見發文,稱“這部豆瓣9.4分的現象級紀錄片,變成電影仍然很好看啊!”

看點二:年度最靜心電影,治癒塵世浮躁人心

電影版《我在故宮修文物》並非原本劇集的濃縮版,剪輯時間長達7個月。最終成型的86分鐘版本中,悠揚的背景音樂勾連畫面的起承轉合,交代了修復師們的日常工作及生活狀態。其中一大亮點是旁白的消失,蕭寒認為,“旁白退一步,可以讓觀眾更近距離的接近和感受”。電影的攝影師李為則表示電影中推門的聲音、雷電交加的聲音、鐘錶的聲音,還有每位修復師傅的面容等細節都幾經斟酌取捨,值得細細品味,可以帶給觀眾久違的平靜與真實。

《我在故宮修文物》電影口碑上映

看點三:故宮氣質孕育獨特工匠精神,擇一事終一生不虛妄

電影版保留了故宮文化的氣質和“工匠精神”的內核,影片開頭,文物修復師的一句‘不能煩’將修復師們一生的堅持簡而化之。影片中,晨起日落,開門關門,師傅口傳心授,徒弟潛心修為,文物修繕的過程既是一代代故宮人技藝的傳遞,更是生生世世匠心的積累和傳承。

導演蕭寒曾在訪談中表示,希望電影給觀眾更多的空間,讓他們能夠用心去感受,直接和故宮修復師們發生化學反應。對於觀眾來說,這部影片是充滿情感的散文,蘊藏在技能背後的還有更深層次的精神內涵。

看點四:潛心打磨!黃金班底助力大銀幕熱映

電影從2016年夏天駐組故宮,四個月的時間裏面累計拍攝了超過100個小時的素材,剪輯時間更長達7個月,從主創們最喜歡的3個小時剪輯版本到如今不到90分鐘的成片,相比於以往紀錄片慣常的嚴肅嚴謹呈現模式,《我在故宮修文物》在秉持真實自然的紀錄片原則的前提下,通過獨特的視角和輕鬆的畫風,記錄了一牆之內修復師傅們的別樣人生。蕭寒導演稱,“電影要通過電影語言敘事,它和劇集版屬性截然不同。”

電影版中不少新創作者因為對電影價值觀的認同而加入,侯孝賢御用剪輯師廖慶松擔任剪輯指導;姚謙[微博]劇集版“路轉粉”後主動聯繫導演,“競聘”擔任音樂指導並為電影主題曲作詞,還推薦歌手陳粒作曲並演唱主題曲;著名盲人鋼琴師黃裕翔任鋼琴演奏;著名海報設計師阿海更是在6張“國之匠心”的電影海報設計中表達了“粉絲”的誠摯問候。黃金班底保駕護航,使這部紀錄片能夠以全新氣質和優質品質走上大銀幕。

看點五:賀歲檔上映,看完“長城”看“故宮”

大電影《我在故宮修文物》12月16日國內上映,同檔期上映的還有張藝謀導演的《長城》。與《長城》明星雲集的陣容、大製作相比,《我在故宮修文物》則樸素了許多。同為“燃”向電影,特效巨制的大片《長城》滿足視覺刺激,是一種“外燃”,《我在故宮修文物》則是一次心靈的旅途,達到“內燃”的效果,餘味悠長。

導演蕭寒的上部紀錄片作品《喜馬拉雅天梯》曾創下超過1300 萬票房佳績;今年上映的紀錄片《我們誕生在中國》以超過6000萬的票房打破國產紀錄片票房紀錄。從市場的角度看,觀眾對於優質紀錄片的接受度越來越大,這也是《我在故宮修文物》大電影被看好的保障。

《我在故宮修文物》電影口碑上映

自電影版《我在故宮修文物》第一場點映以來,口碑迅速擴散。故宮裏王津、史連倉、屈峰等文物修復師傅一個個都成了網路紅人,十二城路演中頻現迷妹為師傅們進行繪畫創作表達喜愛之情。

電影版《我在故宮修文物》並非原本劇集的濃縮版,耗時四個月全新拍攝,剪輯時間更長達7個月。最終成型的83分鐘版本中,悠揚的背景音樂勾連畫面的起承轉合,交代了修復師們的日常工作及生活狀態。其中一大亮點是旁白的消失,蕭寒認為,“旁白退一步,可以讓觀眾更近距離的接近和感受”。電影的攝影師李為則表示電影中推門的聲音、雷電交加的聲音、鐘錶的聲音,還有每位修復師傅的面容等細節都幾經斟酌取捨,值得細細品味,可以帶給觀眾久違的平靜與真實。

影片保留了故宮文化的氣質和“工匠精神”的內核,影片開頭,文物修復師的一句‘不能煩’將修復師們一生的堅持簡而化之,被世人推崇的匠人精神也得以淋漓展現。影片中,晨起日落,開門關門,師傅口傳心授,徒弟潛心修為,文物修繕的過程既是一代代故宮人技藝的傳遞,更是生生世世匠心的積累和傳承。

導演蕭寒曾在訪談中表示,希望電影給觀眾更多的空間,讓他們能夠用心去感受,直接和故宮修復師們發生化學反應。對於觀眾來說,這部影片是充滿情感的散文,蘊藏在技能背後的還有更深層次的精神內涵,更有不少網友留言感歎“看了電影後感覺‘匠心’並沒有那麼遠,當普通人邂逅專注,擇一事也可以過好這一生”,“電影以群像的方式展現了一個個活生生的生命,也提供了這個時代缺失的精神,使每個人都心嚮往之”。

《我在故宮修文物》電影口碑上映

電影從2016年夏天駐組故宮,四個月的時間裏面累計拍攝了超過100個小時的素材,剪輯時間更長達7個月,從主創們最喜歡的3個小時剪輯版本到如今不到90分鐘的成片,相比於以往紀錄片慣常的嚴肅嚴謹呈現模式,《我在故宮修文物》在秉持真實自然的紀錄片原則的前提下,通過獨特的視角和輕鬆的畫風,記錄了一牆之內修復師傅們的別樣人生。蕭寒導演稱,“電影要通過電影語言敘事,它和劇集版屬性截然不同。”

不少新創作者因為對電影價值觀的認同而加入,侯孝賢御用剪輯師廖慶松擔任剪輯指導;姚謙劇集版“路轉粉”後主動聯繫導演,“競聘”擔任音樂指導並為電影主題曲作詞,還推薦歌手陳粒作曲並演唱主題曲;著名盲人鋼琴師黃裕翔任鋼琴演奏;著名海報設計師阿海更是在6張“國之匠心”的電影海報設計中表達了“粉絲”的誠摯問候。黃金班底保駕護航,使這部紀錄片能夠以全新氣質和優質品質走上大銀幕。

根據豆瓣、新浪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影視 » 《我在故宮修文物》電影口碑上映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