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人民的名義》反腐劇的開新篇

《人民的名義》反腐劇的開新篇

你的朋友圈在這個清明小長假被《人民的名義》刷屏了嗎?  

繼首播拿下全網收視第一之後,這部事先零宣傳,幾乎裸播的劇集,在節假日期間繼續保持領先優勢,全網的播放量也突破10億。與同樣在芒果臺播出,被捧為神劇但卻最終收視沉沙折戟的《大明王朝》相比,這部劇集的命運顯然好得多,正如該劇導演所說,終於能睡個好覺了。

與傳統意義上的正劇不同的是,該劇24-33歲、大學以上學歷觀眾假期期間的份額漲幅分別達到了30%以上,大學以上學歷觀眾份額更是達到10.39%,是當下所有電視劇中,最受高知、精英觀眾喜愛的劇集,但也是備受年輕人追捧的劇集。  

一部沒有盛世美顏、沒有大IP、沒有狗血虐戀、沒有熱搜明星加持,全憑40多個中老年戲骨拼演技的劇集,它憑什麼火?

朋友圈裏或許藏著部分答案,從“心疼達康書記,一群漢大幫的狂歡,是李書記一個人的孤單”到“沙李CP”(沙瑞金×李達康)、“海猴子CP”(陳海×侯亮平)等各種CP,當觀眾自發為一部正劇做娛樂化解讀的時候,它就真的火了。

你以為,《人民的名義》的成功,真的就只憑“史上最大尺度”嗎?那麼,你還是低估了這屆觀眾。

為什麼所有人事先都不看好收視的《人民的名義》可以火?

有關今年清明檔國產影片集體啞火,一個最令人無法反駁的解釋是:都在家裏回刷《人民的名義》了,誰還看電影啊?

可是在劇集開播之前,沒有人真的看好這部投資高達1.2億的 “史上最大尺度反腐劇”,雖然有雲集的戲骨,可是有《大明王朝》的前車之鑒,這部沒有流量小花、鮮肉,沒有上億特效加持的正劇,似乎從一開始就被列入了叫好不叫座的年度遺珠名單中。

可是後續的劇情開展,卻令所有人大跌眼鏡。《人民的名義》爆了!

3月28日在湖南衛視正式開播後,這部零宣傳劇集幾乎是“秒速”走紅。在與世預賽亞洲區12強賽直播撞期,甚至是單集首播的情況下,該劇在酷雲數據和歡網上的數據就創下湖南衛視開播劇最高紀錄,全國網的收視率為2.41、份額7.37%,均列同時段第一。

《人民的名義》反腐劇的開新篇

之後的收視也持續走高,截止到4月3日,該劇獲得全國網收視率1.84,份額6.05%的成績,較排名第二的頻道份額高出20%,同時也成為唯一一部份額破6%的劇集。在52城收視排行榜上,該劇同樣位居第一。該劇在網路上的表現也相當亮眼,播出七天的點擊量已經成功突破10億。

對於一部正劇來說,這樣的收視成績,幾乎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那麼,回到故事的開頭,它憑什麼?這難道不應該是一個流量小生的時代嗎?

“史上最大尺度反腐劇”當然很重要,可這卻不是《人民的名義》走紅的唯一原因

比起史上最大尺度,觀眾更愛看的或許是一出官場現形記。

反腐當然也是一個核心看點,比如開場中侯勇飾演的趙德漢,很快成為了劇集中的第一個爆款角色。他吃著簡單的炸醬面、住在破舊的居民樓裏,每月給家裏老母寄幾百塊錢。導演又還選擇了從不出演負面角色的侯勇出演,險些讓所有觀眾誤以為冤枉了好幹部。  

這些反腐的故事都來源於真實生活,因此也更加打動人心。

又比如由胡靜飾演的高小琴,她和高小鳳是雙胞胎姐妹花,來自偏遠的漁家村,被官二代趙瑞龍的搭檔杜伯仲發掘帶出農村,讓她們在短短時間從村姑變成白富美,氣質優雅楚楚動人,最終兩人都淪為高官的情婦。

高小鳳被送給了高育良。高小琴則被安排成為祁同偉的情婦。在劇中,祁同偉身為公安廳領導,卻明目張膽邀請陸毅飾演的侯亮平在高小琴的豪宅做客。這些過去老百姓私下的談資,現在都被搬到了螢幕上。  

當然更大尺度的,是該劇的臺詞,一些過去觀眾想都不敢想能在螢幕上看到的對白,全都通過陳老這些劇中的老共產黨員的嘴說了出來。同樣的對白從那些貪官口中說出,則又充滿了黑色幽默般的諷刺。 

能做到這一切的,是反腐劇第一編劇——周梅森。

正是在他的筆下,所有的文戲都寫出了武戲的味道,而所有的情節,都成為中國官場最生動的現形記。

如果說第一集的常委會不動聲色的刀光劍影只是小試牛刀,那麼大風廠拆遷案則成為所有角色的高光時刻。

工人對抗拆遷,市委書記李達康意欲強拆,但卻最終考慮到黨的形象宣佈撤退,強弩之末的陳岩石現場力挽狂瀾,特意趕來的祁同偉本想在亂局中長一長臉,卻最終在左右逢源中丟盡臉面,每個角色在重大事件中的進退選擇,都是中國官場最生動的演示。  

這是一部反腐題材的現實主義電視劇,這也是一幅描畫中國官場生態的長卷。

《人民的名義》反腐劇的開新篇

在玄幻、穿越等“架空歷史”類電視劇充斥螢屏的當下,《人民的名義》似乎是“橫空出世”,然而在總製片人、導演李路看來,這其實是“應運而生”。

日前,《人民的名義》在湖南衛視播出,李路在京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表示,希望這部劇能讓人們看到人性的溫暖、正義的力量,為預防腐敗提供鏡鑒。

“我們要還原一個真實的反腐生態”

“十八大以來中國的反腐既是國際關注焦點,也是國內民心所向,波及面之廣、影響力之強前所未有。”李路說,《人民的名義》打破了多年以來反腐題材影視作品沒有跟上現實的尷尬現狀。

編劇周梅森曾執筆《人間正道》《絕對權力》《至高利益》等多部反腐劇,但在《人民的名義》之前,他已封筆十年。

“在這個高壓反腐的時代,我和編劇都醞釀已久,有很多話要說。”李路說。

劇中共有三條敘事線索:一是檢察機關辦理重大腐敗案件,揭露腐敗對人民的傷害;二是政治線,展現被捲進腐敗案的各級官員的鬥爭;三是人民線,講述一個普通工人家庭在大時代下的種種遭遇。

李路表示,這三條線涵蓋了從高層官員到普通百姓,不僅首次讓副國級貪官出現在螢屏上,延伸了反腐劇的深度,還表現了市民、官員、知識份子、商人各色人等,如同一幅當代社會的《清明上河圖》。

“我們要還原一個真實的反腐生態。”李路說,“避重就輕、模棱兩可是拍不出好的反腐劇的。”

在他看來,該劇揭示了當下反腐鬥爭的重大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以積極姿態對反腐鬥爭進行了藝術表現與思考。

“反腐不只是要把生銹的零件、患病的器官拿下來,更重要的是找到致鏽的原因、病灶的所在,從而正本清源,創造清明的政治環境和執政生態。希望《人民的名義》在這場移風易俗的大變遷中發揮一定的作用。”李路說。

“反腐劇不是為了展示腐敗,而是給大家以警示和啟發”

某部委專案處處長,衣著樸素、家中簡陋,每月只給鄉下老母親匯300元生活費。然而,在他另一處隱蔽的豪宅裏,卻藏著2億多元現金,塞滿了櫥櫃、床板、冰箱……

《人民的名義》一開篇,就生動揭示了“小官巨腐”的兩面人生,也讓觀眾聯想到某些貪腐官員的真實案例。

李路認為,藝術作品源於生活但是要高於生活,要對現實素材做去粗取精、去偽存真的藝術加工。“劇中確實有不少情節是借鑒了現實案例,但是反腐劇不是為了展示腐敗,而是為了反映腐敗給社會和人民帶來的傷害,給大家以警示和啟發。”

《人民的名義》反腐劇的開新篇

李路介紹說,劇中體現了最新的反腐成果,拍蠅、打虎、海外獵狐等均有折射。“現實中已經披露了這麼多大案要案,觸目驚心,我們要用藝術手法探索腐敗成因,為預防腐敗提供鏡鑒。”

該劇播出後,關注度和市場佔有率穩居第一,不少觀眾表示被劇情和細節“圈粉”。李路透露,劇組為追求“真實”頗費心思,比如為了貼合政府官員的辦公環境,劇組在當地賓館取景拍攝,傢俱陳設都經過精心設計,既不能超標,也不能失真;再比如,省委常委會座次排列、不同級別官員的言談舉止如何表現等,都經過了考證和研究。

宏觀處講政治,微觀處顯人性。“相比於以往的反腐劇,《人民的名義》更側重對人性的思考。”李路說,“腐敗是結果,人性的醜惡和光輝,才是內在驅動力。誘惑面前,是否忠誠於良心和信仰,是英雄和小丑的分水嶺。有人擔當,有人放水,有人堅持,有人妥協,這是我最想表現的眾生相和人性色譜。”

“反腐劇沉寂多年,一旦回歸就必須做成經典”

李路曾執導過《老大的幸福》《山楂樹之戀》等電視劇佳作,但他坦言,《人民的名義》是“職業生涯最難之作”。過去兩年,他把全部時間都獻給了這部劇。

2015年初,全國範圍自上而下的反腐風暴刮得正猛,但文藝創作並沒有跟上如火如荼的現實,反腐作品仍然是螢屏上的稀罕之物。李路聽聞最高檢影視中心向周梅森約稿,便主動請纓,想在反腐題材沉寂多年的水面上投下一塊石頭。

從最初的挑選題、組陣容、定投資、搞創作,再到拍攝播出,一路走來,李路百感交集。“我一定要寫一部報告文學,說一說其中前所未有的艱辛。”

在大IP盛行、仙俠劇流行的當下,為何要選擇“反腐”題材這樣一塊難啃的“硬骨頭”?李路說,文藝創作只有反映時代精神和人民關切,才有恆久生命力。“大時代面前,文藝不能缺席。反腐劇沉寂多年,一旦回歸就必須做成經典。”

為此,他堅持全一線陣容配置,邀請了陸毅[微博]、張豐毅、吳剛[微博]、許亞軍、柯藍[微博]、胡靜[微博]、張凱麗等30餘位明星加盟。“這部劇臺詞量之大,戲劇資訊之豐富,人物層次之複雜都需要演技派、實力派演員擔綱。他們都是友情加盟,片酬可謂‘良心折上折’。”

作為一部主旋律作品,該劇也受到許多年輕觀眾喜愛。對此,李路表示:“誰說主旋律就不好看?主旋律不是說教,表現手法可以很多樣,表演風格可以很多元,鏡頭運用可以很時尚。主旋律是我們要傳遞給觀眾的價值觀,希望觀眾在主旋律中感受到正能量。”

這場精彩的官場演出,觀眾當然看在心裏。

曾實際深入政壇、深諳中國政治生態的周梅森最擅長的,除了揭露貪腐,還有寫出一部最真實的官場終生相。這或許才是該劇最與眾不同之處。

一群老戲骨,是怎麼幹掉流量小生的?

為什麼陸毅線上的演技會被觀眾吐槽,甚至被視作劇集豆瓣評分從9.1滑落至8.8的罪魁禍首?

不是陸毅演技不行,而是他遭遇了一群中國最會演戲的人。

當吳剛這些常年在話劇舞臺大放異彩,根本不需要配音,完全用現場同期聲的演員,動輒用18分鐘獨白一條過搞演技碾壓的時候,陸毅能不被碾壓成碎末,已經是演技實力的體現了。

在《人民的名義》裏,沒有一個角色是功能性的,每個人物的存在都有值得玩味之處,這在那些主角性格都模糊不清的流量劇中,是完全難以想像的。  

除了趙德漢的驚鴻一瞥,吳剛飾演的市委書記李達康成為了該劇第二個爆款角色。心疼李達康幾乎已經成為了朋友圈裏共同的聲音。

這個秘書出身、善於察言觀色、熟知官場遊戲規則的非傳統意義上的公僕角色,卻憑藉有血有肉的政壇演出,迅速打動了所有人,比起過去在電視上看到的無法令人相信的完人,觀眾更願意看到這種有認味、更真實的好幹部。劇集直到最後才會揭露,李達康雖然有這著一個貪腐的老婆,自己卻是真正的清官。

除此之外,張志堅出演的省委副書記高育良、祁同偉這些貪官角色,也不再是臉譜化的呈現,而是呈現出他們墮落的過程。 

中國觀眾有多久沒在螢幕上看到一部演技一直保持在飆車狀態的劇集了?那麼這部劇的火爆,還奇怪嗎?

讓顏粉撕X很重要,但打造出一部值得觀眾站CP、顏粉撕X的劇集更重要

反腐劇被觀眾自發解讀成了腐劇,成為了該劇另一個特色。

陳海車禍出事時,鏡頭轉移到大學同班同學祁同偉的唉聲歎息,彈幕裏全都是“啊,陳海你這個花心的”。

而當陳海出事生死未蔔,劇情又出現了兩人從學堂到職場一同宣誓的回憶殺,吃瓜群眾又在彈幕裏大呼“編劇好懂啊!”  

觀眾自組CP、自產狗糧,似乎成了該劇征服年輕觀眾的另一個大殺器,但在這個大殺器背後,卻是另一個事實:似乎只有《琅琊榜》、《大明王朝》這樣的頂級口碑劇,才會激發出吃瓜群眾自發的玩劇熱情。

事實證明:群眾的智慧是無窮的,但這首先建立在劇集的品質杠杠的基礎上。

能夠打動吃瓜群眾的,還是戲。

《名義》中,幾乎每一場政治人物對手戲中,都能夠看出明裏暗裏的兩套話語,這種表述方式,如此為觀眾心領神會。例如祁同偉為了拍領導馬屁去給陳老做花匠的戲中,從省委書記到省委副書記高育良,每個人都各有盤算,每個人物的對話、表情,背後都富含深意。這樣的好戲,觀眾或許無法從影視理論上予以總結,但其實,他們看得懂。

好戲,從來不會真的被錯過。

《人民的名義》為什麼註定成為爆款?它是對流量劇的撥亂反正,也是為中國觀眾正名

中國電視觀眾,被誤解、被輕視,太久了。

為什麼螢幕上爛劇、流量劇橫行,因為製片人總會一臉無辜地說,不是不想拍好劇,是因為觀眾就好這口啊,我們也很無奈呀!

抱歉,觀眾,沒有你們想像的那麼膚淺。  

當劇集出現華彩段落,觀眾不吝讚美。 “節奏緊湊,格局和尺度夠大!老戲骨們真是沒得說!”

可是當劇集中出現風廠工會主席鄭西坡與兒子之間篇幅不少的冗餘對手戲,觀眾也毫不猶豫地吐槽。

閱劇無數之後,中國觀眾,已經成為世界上最懂的觀眾。別再把觀眾,當傻瓜。

從最根本的意義上,這是一次中國電視的撥亂反正,好劇沒人看,爛劇成爆款的局面,早該被終結了,《人民的名義》所代表的,可能就是另一種觀眾觀劇門檻更低、入坑時間更短、更容易叫好叫座的新口碑爆款劇類型。

《人民的名義》為什麼註定成為爆款?因為好劇不該被辜負——以觀眾的名義。

根據人民網、新浪等綜合采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影視 » 《人民的名義》反腐劇的開新篇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