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先天畸形,手術27次,“奇跡男孩”為消除歧視而生

先天畸形,手術27次,“奇跡男孩”為消除歧視而生

每次化裝成普爾曼需要兩個半小時,特瑞佈雷第一次見到鏡中的自己,被嚇到了。(資料圖/圖)

小男孩普爾曼有一張先天畸形的臉:顴骨塌陷、眼瞼下垂、唇顎開裂,殘缺的耳朵貼附在兩頰。為了保住性命,他已經接受過27次手術,大大小小的創口讓他的小臉顯得愈發滄桑。

從出生起,普爾曼就一直待在家裡,與小狗做伴,由母親為自己上課。十歲這年,普爾曼做了一個勇敢的決定——他要走進學校,和同齡人在一起。

三個學生代表被校長找來與普爾曼見面。他們手足無措,都不敢正視普爾曼的臉,努力撐出不失禮貌的笑容。

這是電影《奇跡男孩》的開頭,三個小演員的反應並不是表演——直到正式開拍時,導演卓博斯基才讓小演員們第一次目睹普爾曼的面容,並用鏡頭記錄下他們最真實的反應。

《奇跡男孩》根據同名小說改編。有一天,作家R·J·帕拉西奧帶著她三歲的兒子上街買冰泣淋。排隊時,兒子看到一個小女孩長著普爾曼那樣先天畸形的臉,當時就被嚇哭了。帕拉西奧事後才知道,那個小女孩不過是得了一種遺傳病,導致臉頰骨和下頜骨發育不全,醫學上稱為特雷徹·柯林斯綜合征。帕拉西奧決定寫一部小說,讓更多的人了解這個群體,於是有了普爾曼的故事。

故事是虛構的,特雷徹·柯林斯綜合征也很罕見,這部小說卻成了英語世界的超級暢銷書。導演卓博斯基就是小說《奇跡》的書迷。卓博斯基曾經寫過一部關於自閉少年的成長小說《壁花少年》,並自編自導了同名電影。這一次,卓博斯基受邀執導《奇跡男孩》。對於他來說,最大的挑戰也許是小說裡普爾曼家的小狗黛西,卓博斯基是個很怕狗的人,但是為了忠實原著,他完整保留了小狗的戲份。

電影的大部分場景在加拿大溫哥華拍攝,劇組後來去美國紐約做了些補拍。“我們希望這看上去是個在任何地方都會發生的故事,”卓博斯基對南方周末記者說,“希望它能跨越文化和國界。”2017年11月起,《奇跡男孩》在世界多國陸續上映。在巴西和意大利,這部影片長期領跑票房榜。2018年,《奇跡男孩》在中國內地上映,卓博斯基和飾演普爾曼的雅各佈·特瑞佈雷來到北京,與中國觀眾見面。

“整個人好像被撕碎了”

今年12歲的雅各佈·特瑞佈雷已經是從影8年的成熟演員了。2016年,他主演的電影《房間》攬獲多項電影大獎,當時的好萊塢媒體一度預測,特瑞佈雷將提名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導演卓博斯基也是看了特瑞佈雷在《房間》的表演,敲定了《奇跡男孩》的主角人選。

在特瑞佈雷的表演生涯中,戴著面具演戲是第一次。

其實,普爾曼的臉完全可以用CG技術後期合成。但是,為了讓演員充分進入角色,卓博斯基讓劇組制作了一個橡皮面具。普爾曼的面部造型,取材於美國一位真實的面部畸形患者納撒尼爾·紐曼。原著小說作者見過紐曼之後,認定他就是現實版的普爾曼。由於演員戴上面具後,腦袋比正常的孩子大了一圈,因此,電影最終還是使用了後期特效,用於把畫面中普爾曼的頭整體縮小。

普爾曼的面具由許多塊組成——脖子、臉頰、連接假眼的頭皮,以及假發、假牙。每天化裝需要耗費兩個半小時,這讓導演卓博斯基很頭疼。因為主演特瑞佈雷受到兒童勞動法保護,每天的工作時間有限,而他的戲份又貫穿全片。為了節約時間,劇組只能在特瑞佈雷每天化妝的幾個小時裡搶拍其他段落。

在拍戲之前,特瑞佈雷和父母上網搜集資料,發現加拿大多倫多一家兒童醫院收治了一些特雷徹·柯林斯綜合征患兒,便找過去,與那些孩子和家長面對面交流。一些孩子成為特瑞佈雷的朋友,至今保持郵件往來,分享各自的生活遭遇。

盡管事先做了功課,第一次化完裝,特瑞佈雷還是被鏡子裡自己的模樣嚇到了。在現實生活中,他曾因為身材比同齡人矮小,遭到同學的嘲笑,很不好受。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是普爾曼的模樣,又將遭受怎樣的攻擊,感受到怎樣的痛苦。

電影裡,一些同學嘲笑普爾曼留著一根小辮子。他們並不知道,普爾曼喜歡的《星球大戰》的絕地學徒就是這樣的發型。受到嘲弄的普爾曼紅著臉沖回家,一聲不吭地拿起姐姐的剪刀鉸掉了辮子。但仍然有同學把班級合影裡的普爾曼P掉,在照片背面寫著“如果我是妳,就選擇消失”之類的話。

演這樣的戲時,特瑞佈雷會回想起患兒小朋友講的故事。一個小男孩曾經在地鐵上被一個女孩盯著看,他小心翼翼地問女孩是不是在看自己,結果女孩的媽媽如同觸電一般反應激烈。小男孩告訴特瑞佈雷,他當時的感受就像“整個人被撕碎了一樣”。

表演時,特瑞佈雷還會想起母親的教導,碰到對自己不敬的人先待之以禮,用自己的溫柔禮貌俘虜對方,如果對方仍然冒犯,就選擇性無視。

小說原著完全是普爾曼的視角,導演卓博斯基覺得,如果這樣拍,未免太過局限於一個小男孩的故事。他借鑒了兩本相關小說的結構,把電影分成四個章節。第一章以普爾曼為敘述者,後面三章的敘述者依次變成普爾曼的姐姐薇婭、同學傑克·威爾,以及薇婭的同學米蘭達。

事實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煩惱。普爾曼的姐姐薇婭雖然沒有面部畸形,在家庭中總是扮演一個懂事、聽話、讓人省心的女兒角色,卻很在意父母總是對弟弟傾註所有的關愛。薇婭沒想到,她的生活竟然也會被人羨慕,她的同學米蘭達是獨生子女,父母離異。在夏令營認識新朋友時,米蘭達把薇婭的家庭故事套在自己身上,這樣特殊的弟弟和有愛的父母是她夢寐以求的。米蘭達借來的故事竟然吸引了許多新朋友,讓她擁有了特別好的人緣。

普爾曼的同學傑克·威爾私下也羨慕著普爾曼:“他不僅幽默,而且科學課成績超好。”因為一次無心的傷害,威爾失去了普爾曼的友誼。威爾很懊惱,三番五次地努力挽回。

“我們生活在一個網絡和圖像的時代,每個人或多或少都對自己身體的某些部位不滿意,無論大人還是成長中的孩子都有各自的挑戰。”卓博斯基認為,普爾曼面臨的挑戰是普遍的,只是呈現形式不同,這正是《奇跡男孩》的故事引發廣泛共鳴的原因。

先天畸形,手術27次,“奇跡男孩”為消除歧視而生  

電影《奇跡男孩》中,普爾曼的媽媽告訴兒子,如果不喜歡周圍的環境,就想象一個喜歡的地方。於是普爾曼常常幻想自己變成宇航員。(資料圖/圖)

 先天畸形,手術27次,“奇跡男孩”為消除歧視而生 

導演卓博斯基讓小演員特瑞佈雷戴著特制的面具表演,以便更好地進入角色。(資料圖/圖)

“他改變不了長相,我們可以改變看他的方式”

選角時,卓博斯基給自己定了一條規矩,他不僅要考量小演員的表演,還要與他們的父母見面。“有時演員非常優秀,他們的父母卻會顛覆妳的印象。”卓博斯基相信,一個好演員在生活中也會是一個“好人”。

見到特瑞佈雷的父母後,卓博斯基放心了。這對生活在溫哥華附近小鎮的夫妻幽默、實在,即便兒子因為電影《房間》一夜成名,也沒有迷失在好萊塢的聚光燈下,而是回到家,過回原來的生活。卓博斯基告訴南方周末記者,“父母的影響很重要。”

卓博斯基擅長拍攝少兒電影,他的秘訣是,只要求小演員說準臺詞,其他表演完全不做限制。他相信只要能營造出一個如同家庭的環境,小演員就能有出色的發揮。

特瑞佈雷就是這樣入戲的,他覺得普爾曼跟自己有很多共同點。“我們都愛《星球大戰》,都有一條小狗,都有許多朋友。”特瑞佈雷想了想,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我的爸媽比他的更好,不過他的也還不錯啦。”

影片中,普爾曼父母和學校校長的教育方式堪稱榜樣,以至於一些英美影評人質疑這樣的角色太過完美。

普爾曼的父親就像兒子的大朋友,他會在家和兒子一起打電遊;聽說兒子在學校跟同學動手,第一反應是問他打贏了沒有;當兒子第一天上學不敢摘下頭盔時,他就調皮地把頭盔藏到公司裡謊稱弄丟了,讓兒子失去退路,只能硬著頭皮迎接同學們的目光。

普爾曼的母親則是一個嚴謹的守護者。她原本能成為一名兒童畫家,卻為了兒子的教育放棄攻讀相關學位。但是她在大多數時候只是遠遠觀察,給兒子足夠的獨立空間。“這是原著的精髓,”卓博斯基說,“只有像對待一個獨立的成年人那樣,才能讓普爾曼足夠堅強,將來他才能獨自承受社會的壓力。”

校長塔什曼通過賞罰來樹立孩子們的價值觀。當他發現學生朱利安傷害普爾曼,就請來朱利安的家長談話。朱利安的家長不但不認識錯誤,還以上級威脅校長塔什曼。塔什曼態度強硬,最終朱利安退學了。“奧吉(普爾曼的小名)不能改變他的長相,不過我們可以改變看他的方式。”

學期結束時,學校給普爾曼頒發了榮譽獎章,表彰他的勇敢、自信和幽默品質。這場戲,普爾曼的外形沒有任何變化,但是這張最初看著嚇人的臉,變得讓所有人親近。導演卓博斯基引用電影最後的臺詞:“如果妳真想了解一個人,最好的辦法就是去正視他。”

來源:南方周末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影視 » 先天畸形,手術27次,“奇跡男孩”為消除歧視而生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