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優秀好劇是怎樣煉成的? 創作時與喧囂保持距離

新一屆電視劇飛天獎頒出,《海棠依舊》等16部優秀電視劇受到表彰。業界為好劇的創作者鼓掌慶祝,更在探尋:一部好劇究竟有沒有教科書式的煉成寶典?

品質和匠心,是許多獲獎感言裡的高頻詞,可視作任何好劇、真藝術煉成的普遍法則。但當晚捧走優秀編劇獎和優秀女演員獎的申捷和孫儷,卻不約而同提到了另一個關鍵詞———審慎的距離感。具體來說,就是在創作時,與喧囂的演藝圈尤其是娛樂圈,保持距離。

好的編劇,在採風時腳踩大地,在創作時“閉關寫作”

一部好劇的煉成,劇本是源頭和基礎。

獎項揭曉,在2017年捧出《雞毛飛上天》和《白鹿原》兩部優秀劇作的申捷當之無愧。前者是回望改革開放中,義烏小商販掘起的歷程;後者是改編陳忠實的文學巨著。一部跨度近40年,一部是半個世紀的民族傳奇性敘事,分量都不輕,但不算聲名大噪的申捷,都啃了下來。他說:“搞我們這行,像這種時候很少。更多的,是痛苦、煎熬,與孤獨。”

他想起自己36歲時接下《白鹿原》改編工作的時候,有前輩善意地勸他別沾這個題材,“那片原太深了,妳挖不進去”。三年後,讀完劇本的陳忠實先生主動端起酒杯,“來,小申捷,妳以後有事兒找我”。手捧中國電視劇最高獎項,申捷想起忠實先生,“如果他能看到這個獎,那該多好”。在編劇看來,原著是藝術靈感的源泉,而沈得下心氣的編、導、演,都是電視藝術接力跑上不可或缺的一環。《白鹿原》正式開機前,原下那個小山村董家嶺留下了全劇組體驗生活的印跡。那會兒,編劇和勞作了一天的演員們蹲在滿天星光下聊劇本,張嘉譯和秦海璐都在其中。申捷說:“那是創作者最幸福的時候,現在回望,大家都為曾經傾力而為感到驕傲。”

而另一部《雞毛飛上天》,則是從泥土裡生長出來的。“感謝義烏的父老鄉親,妳們給了我種子和生長發芽的力量”———這是申捷的獲獎感言,也是現實主義的一次宣言。籌備劇本的六年間,申捷走遍義烏:八次實地體驗生活,走訪了200多名義烏商人,與他們同吃同住,跟著他們進貨練攤。他的劇本從1970年代一直延續到今天,所寫的每一步進程都需要與時俱進,與時代標齊。常常一稿完成後發現,時代又翻了新篇。申捷更新過的舊稿裡,“義烏購”覆蓋了攤位升級,中歐列車接續著互聯網時代。隨著這些年“一帶一路”倡議、互聯網經營、海外中轉倉等經濟大事件接連發生,電腦裡的劇本總在追趕義烏的發展步伐。

 

優秀好劇是怎樣煉成的? 創作時與喧囂保持距離

正是如此這般紮根生活,劇本觸到了演員內心。於是,在某一個飄著雪花的夜晚,殷桃、張譯、申捷,幾盞茶,聊著人性中的高貴和不堪,激蕩出了靈魂。

值得一提的是,他特意提到了“閉關寫作”。這四個字恰是如今影視圈異常珍貴的品質之一。“我生活裡有各式各樣的朋友,但唯獨跟影視圈是有意識隔離的,這個圈子的人沒有我的手機、微信,每次找我都繞一個大圈。”他覺得,審慎的距離感,能幫自己過濾掉寫作之外的事情。就像《白鹿原》的創作中,安安靜靜地深入關中,心靜氣和地與陳忠實長談,去一點一點挖開黃土地裡的那片原———非遠離塵囂不可得。

好的演員,比曝光率更珍惜的,是踏實演好每一個角色

孫儷這個女演員不太一般。過去若幹年,她名氣不小,但曝光率卻有限,作品不多,但幾乎每部都是佳作。憑《那年花開月正圓》捧得飛天獎之前,白玉蘭、金鷹獎,她都有了,被譽為“電視劇女演員大滿貫”。

她以《玉觀音》成名,那部劇的導演正是《那年花開月正圓》的丁黑。“我所有工作的規矩、表演的規矩,好像都是丁黑導演教我的———拍戲的時候要全身心投入,不能有一點雜念。”孫儷說,演完之後,丁導一直跟她強調,不能亂接戲,演員要珍惜自己的曝光率。“如果有一次大家覺得妳沒那麽好,可能下次就像狼來了,不那麽相信妳了。”

大滿貫得主回首過去四五年,“我只演了兩部電視劇,其余時間都在帶孩子。”話說得輕巧,但圈內都知,這是個對劇本極度挑剔、對自己極度苛刻的演員。“一年一部劇,拍一部就傾力而為。而剩余的時間,用心去感受生活。”孫儷說,“一個對藝術敏感的演員,也一定是對生活敏感的人。”是真正的生活,而非擺拍出來的生活。

來源:文匯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影視 » 優秀好劇是怎樣煉成的? 創作時與喧囂保持距離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