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Anti》蕾哈娜

 

《Anti》蕾哈娜

“超模”終於回歸副業了。這是Rihannavy(蕾哈娜軍團,粉絲名稱)對不務正業的Idol的調侃(要知道,這之前你能看到蕾哈娜最多的機會都是在秀場上)。自新專輯《Anti》發行以來,新作品的首秀一直是所有人期待的現實畫面。因為支氣管炎發作缺席格萊美的蕾哈娜(Rihanna),昨日終於在全英音樂獎上現身,與Drake同台,獻上《Consideration》《Work》兩首作品的第一輪表演。剛剛憑藉後者拿下個人音樂軌跡上第14首公告牌冠軍單曲的她,無論是音樂成績,還是個人已與同時代的diva們拉開了距離。從《Umbrella》到《We Found Love》,大膽、叛逆、我行我素的標籤成為旁人無法複製的關鍵內核。上帝偏愛,雖然蕾哈娜並不十分擅長自我創作,但是與生俱來的唱歌方面的天分讓所有人為其鼓掌。似乎她的角色就是被派到人間唱歌,這個令人豔羨的技能使她閃閃發光。在超模、設計師角色之外,要說起她的歌唱“副業”是如何發展起來的,真的是一個Long Story。

東加勒比海小安的列斯群島最東端,存在著一個擁有迷人海岸線,名為巴巴多斯的國家。1988年,Robyn Rihanna Fenty(蕾哈娜本名)就出生在這裡,母親是來自南美洲法屬圭亞那的會計,父親則在一家服裝廠擔任倉庫管理員。看似普通、平和的家庭結構並沒有給予小蕾哈娜愉快的童年。因“酒鬼”父親吸食可卡因,在蕾哈娜14歲那一年,母親終於選擇放棄了這段婚姻。

家庭結構的失衡,以及校園裡遭遇的難以名狀的嘲笑,一系列負面的能量反而打磨出她強大的內核,“學生時代,我一直在被大家取笑,雖然我並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這麼對我,大概因為我的膚色比一般人淺。但是我並沒有因此對他們產生畏懼,反而有些感激。那些經歷,就好像上天為了以後安排我進入樂壇提前準備的考驗。以至於現在我可以輕鬆地解決、面對現實生活中留給我的各種爛攤子。”

《Anti》蕾哈娜

各種負荷在身,小小的蕾哈娜卻有著自己釋放的出口——雷鬼樂成為她最初的精神支撐,“我一出生就喜歡上了這種音樂,喜歡雷鬼文化。鄰居們經常抱怨我唱歌聲音太大,我並不會在意他們”。中學時期,Robyn與要好的同學組成的三重唱小組在校園歌唱比賽中憑藉瑪麗亞·凱莉的《Hero》拿到了冠軍。這個節點給了她極大的信心和放下學業、追逐音樂夢想的勇氣。

接下來的劇情,帶著一點天才必經的戲劇化。2003年12月,曾經包裝過克莉絲蒂娜·阿奎萊拉、首屆歌手選秀比賽“美國偶像”冠軍凱麗·克拉克森的美國著名音樂製作人伊萬·羅傑斯與妻子來到Robyn生長的巴巴多斯島度假。這位15歲的少女與同學一起被推薦給了這位大佬。“當三個女孩走進房間時,我覺得其他兩個人似乎根本不存在。”這是羅傑斯對Robyn的第一印象。於是,這位閃光的少女獲得了一次錄製Demo的機會,有了她的成名曲《Pon de Replay》。這張被寄往各大唱片公司的小樣,落在了說唱歌手Jay-Z的手上,他幾乎不敢相信這是一個新人的作品,“我在兩分鐘之內就聽出來,她將來肯定會成為巨星”。有了大佬的加持,和Def Jam的合約,Robyn終於離開了她熟悉的陽光、食物以及身邊人,也由此變身為後來被全世界熟悉的蕾哈娜。

像離弦的箭,16歲的蕾哈娜從“鬍子王國”巴巴多斯被射出那一刻起,她便以難以複製的速度一躍成為今日的巨星。從2005年8月30日發行的首張錄音室專輯《Music of the Sun》到今年1月遭遇提前洩露的第八張個人專輯《Anti》,每一步她都在自我推翻、重建。“在我剛到紐約時深刻地體會到生活概念上的不同。我的黑人血統在聚光燈下高度曝光的時候,讓我有一種在做生意的錯覺。一個黑人女孩,穿著性感,唱歌跳舞,是可以被接受的,然而他們的眼光依然有色。直到現在,這樣的情況依然存在。我很想證明他們對黑人的看法是錯的。我知道很多人想要看這一點,而我也將做得更好,希望他們可以好好看看。”從饒舌到舞曲,從流行到R&B,7座格萊美,9座全美音樂獎,4座全英音樂獎,22座公告牌音樂獎盃,撲面而來的肯定,並未磨平她的棱角。蕾哈娜的成功之路,同時攪拌著各種負面的詆毀,自幼修煉的強大內核成為自我保護的最好武器,她依然我行我素。

《Anti》蕾哈娜

回到蕾哈娜的這張新專輯。黑色氣球、金色皇冠、猩紅色打底,《Anti》的封面於2015年10月在洛杉磯的藝術展上揭開面紗。這張作品由以色列藝術家Roy Nachum操刀,散落在封面上星星點點的盲文,被翻譯過來的格言傳遞著藝術家的想法,同時也是蕾哈娜所想,“Sometimes the ones who have sight are the blindest”(有時他們看到的是盲目的) 。這個乍看上去好似一個小男孩的畫作,展開來卻是一個梳著馬尾的少女,創作的底片正是蕾哈娜一張童年時期的照片。封面上傳遞的資訊告訴我們,這張讓歌迷等了三年,傳說中的R8(Rihanna的第八張專輯)又把她拉回巴巴多斯,那個可以讓她又愛又恨的地方。

通過這張有點任性的專輯,她勇敢地回到了原點。工作、爭議、打拼等話題與崩潰、質問、自省各種情緒攪拌,像是一個環遊世界的旅人在卸下疲憊後,自覺去完成了一場自我梳理。《Anti》中與Drake合作的那首《Work》也成就了她個人履歷上的第14個冠軍單曲,這個成績超越了13首冠單的邁克爾·傑克遜,僅列在披頭士和瑪麗亞·凱莉之後。

與一路暢通,頗有節奏的事業線不同,蕾哈娜的感情線是真真切切的“剪不斷,理還亂”,並且帶著那麼一點狗血。“愛我還是他”的劇情有點戲劇,蕾哈娜在Chris Brown與Drake之間搖擺,然而在被前者施暴後卻又略帶斯德哥爾摩綜合征一般地有過短暫複合。解開了與小李子的烏龍緋聞,她情定何處仍然沒有結果。雖然許多人還並不熟悉休士頓說唱歌手兼製作人Travis Scott,但作為蕾哈娜最近的緋聞男友,能否真正上位,依然頗有懸念。

“我想要讓他知道失去我是什麼感覺,讓他感受到事情的後果。但是當我對他的感情又來時,像被一磅的磚頭打到一樣。我當時想:天啊這該不會是在開玩笑吧。但是我誠實面對了自己,我無法再將自己的感覺埋下。他並不是大家想的那種怪獸,他是個好人。他有顆非常棒的心,他很愛付出,而且他也是個很有趣的人。這就是為什麼我那麼愛他,他總是能讓我大笑。常常我只想笑個過癮,而他能讓我這樣。”

《Anti》蕾哈娜

2009年2月8日,發生了一件讓全世界震驚的事件。錄音協會透露,原本計畫在洛杉磯Staples中心為第51屆格萊美頒獎禮獻藝的蕾哈娜在開場前突然取消演出,但主辦方並未透露辭演的原因。事後,在洛杉磯警方曝光的照片中,所有人都被蕾哈娜因男友、R&B歌手Chris Brown(CB)家暴後的慘狀所驚到。男方在被起訴後,法庭向他發出了不得走入蕾哈娜周身50碼範圍的限制令。如果兩人必須同時出現在音樂頒獎禮上,這個距離可以縮至10碼。二人自2006年KCA(兒童選擇獎)後臺滋生的戀情在此處被叫停。

直到2011年格萊美,蕾哈娜主動取消禁令,CB在Youtube上的道歉頗為感人,但並沒有得到歌迷和蕾哈娜師父Jay-Z的原諒。隨著CB事業的回溫,二人的感情又在《Birthday Cake》《Turn Up the Music》合作中複燃,在所有人震驚和不解之間,蕾哈娜頑強地認定自己對CB感情無法割捨。直到2013年3月29日,CB親自承認了與蕾哈娜分手的消息,這對歡喜鴛鴦分分合合的劇情終於塵埃落定。

“我們那時候都不知道是在幹嗎,我們只是出去吃飯——跟他的朋友或者我的朋友一起。我真的很被Drake吸引,但我想就僅僅是吸引而已,我們都不想再更進一步,那是我的生命中非常脆弱的一段時光,所以我那時候並不想對其他事情抱有特別認真的態度。”

2009年5月18日,蕾哈娜在家暴後從巴巴多斯返美,與男方Drake在紐約的夜店擦出火花,但並沒有預期中的進展。直到2010年12月,在二人再度擦出火花的《What's My Name》裡,所有人都聽出了裡面的化學反應。儘管女方澄清二人並無戀愛關係,但2011年2月格萊美上的表演,再次暴露了兩人的內心。直到同年10月在接受《ELLE》採訪時,Drake才談及了過去的那段感情,言辭間他透露蕾哈娜似乎心思還在Chris Brown身上,這令他深感遺憾。二人感情始終糾纏不清,撲朔迷離,2015年出入同家夜店,穿情侶鞋的二人讓看客把不准脈。雖然後來有《Take Care》以及最新冠單《Work》這樣的合作,以及昨日的全英音樂獎的熱舞讓圍觀者臉紅,但終歸感情天平上的不穩使得他們沒能走到一起。

《Anti》蕾哈娜

“這名字給我的感覺就是,我得遠離社交媒體了,因為每次翻看都有人挑逗你。我目前工作太忙,沒時間分給異性。談戀愛無疑是給對方造成壓力,這對我的另一半來說太不公平。但如果真的有了戀情,我希望他能是一個真漢子,能忍受得了我擠滿的檔期,不會因此而抓狂。”

整個2015年,蕾哈娜與小李子無從核實的緋聞間斷被爆出,同居的傳聞也不絕於耳。萊昂納多的發言人曾聲明他已單身多時,蕾哈娜也在接受《Hello》雜誌採訪時澄清自己太忙,沒時間戀愛。雖然各種借位的照片依然頻繁被媒體曝光,但兩個檔期超滿的人類如何在一起,或許真的是一場烏龍。

為了R8(當然不是那款跑車,而是粉絲對蕾哈娜第八張專輯的簡稱),蕾哈娜軍團苦苦等了三年。在這三年間,看街拍,刷T台,看著各大時尚雜誌的大片過眼癮。昨天她在NBA球場觀戰,今天她在紐約健身,明天她在倫敦走秀……“山東天后”不在山東,她的私人地圖到底是怎樣的佈局,讓我們來一起像《Where's Wally?》一樣做個遊戲,聽著《Anti》去尋找日日(啊,你不會不知道她的昵稱吧)。

對於日日來說,霧都是她走上時尚設計這條道路的重要福地。2013年2月的倫敦時裝周,Rihanna for River Island 的首個系列以走秀形式發佈,Tao Okamoto、Ataui Deng、Bambi Northwood Blyth等超模出鏡。大開邊長裙、棒球夾克、條紋胸衣,日日與其御用設計師Adam Selman把個人審美塞進了這個系列當中,贏得大批擁躉,與預想的劇情一樣,3月5日該系列在正式發售後被迅速搶購一空。

當然,日日對倫敦的愛遠遠不止於此。2014年3月,日日與男友Drake在亞洲餐吧Novikov約會曾被媒體活捉。Drake也直截了當承認感情,那首《Days in the East》就是獻給日日的作品,期間不僅用了她《Stay》作為採樣,歌詞字裡行間夾雜著兩人的各種回憶,昵稱Fring的結尾更是戳動了許多人的神經。

《Anti》蕾哈娜

因為身體狀況欠佳放了格萊美鴿子,對於日日來說,或許並非那麼重要。但是作為好閨蜜,失約水果姐婚禮,估計會成為她的一大遺憾。2010年,為專輯《LOUD》重新錄製曲目的日日缺席了Katy Perry在印度的婚禮,這個劇情曾讓很多媒體質疑二人的友情生變。事實上,水果姐姐的確有邀請日日做伴娘,但因為工作在身,只能無奈缺席。

還記得去年THE MET GALA上,日日那個著名的攤雞蛋造型嗎?美國,這個她實現夢想的第二故鄉,能接受的除了她的音樂外,時尚似乎就與她絕緣。儘管從Armani Jeans(從右圖當季的設計就可以看為蕾哈娜出量身打造,但美國人真心不買帳)和Emporio Armani Underwear的代言人到參與成為2016紐約秋冬時裝周上Puma的設計總監,蕾哈娜的觸覺被局限在了性感和街頭的標籤上,好在許多帶著她個人的審美的設計還有一眾好友撐場,今年Puma秀上,黑珍珠超模Naomi Campbell、設計師Jeremy Scott都來為她助陣走秀,她自己也登臺又過了一把模特癮,只是日日會不會也越走越遠了。

說到這個Title,雖然是惡搞,但實在很妙。日日之所以與“山東”這個省份發生聯繫,是因為她的幾首熱門單曲,在被音譯成中文後,延伸出了一批段子。《We Found Love》被諧音譯成“濰坊的愛”,同理《Where Have You Been》則被套成“威海油餅”,加上那套攤雞蛋最配煎餅,“山東唯一指定天后”這個花名也就成了歐美樂迷間的暗號。此外,她和Coldplay合作的作品《Princess Of China》更被樂迷奉為最佳佐證。

與在歐洲和倫敦展現自己的時裝品位不同,在LA的蕾哈娜就像一個被好萊塢狗仔盯上的壞品位女孩。有一間名為1Oak夜店是她的重要據點,當然也是狗仔蹲日日新聞的地方。許多關於日日著名的街拍照片出處都是俱樂部門口,其中最著名的莫過於2014年萬聖節,她與友人以忍者神龜造型亮相的照片。

熟悉Rihanna的歌迷都知道,坐落於Santa Monica,有著25年歷史的義大利餐廳是她的最愛,她常常和自己一同成長起來的好友兼私人助理Melissa Forde一起來這裡聚餐。值得一提的是,坐落於西好萊塢的高級餐廳Phillippe Chow也是日日的心水,該餐廳深受各路好萊塢明星以及NBA明星的偏愛,科比還曾參加該店增設新門面的儀式。

《Anti》蕾哈娜

性格頗有棱角的日日也有軟肋,就是她很怕鬼。這一切源自于她小時候曾親眼目睹過好朋友家裡的一次驅魔事件。雖然現如今她把這段經歷形容成是“有趣”,但當時確實在她幼小的心靈上留下陰影。最經典的劇情就是她從來不會入住Chateau Marmont酒店(洛杉磯瑪律蒙莊園酒店),因為擔心會鬧鬼。當然,這個焦慮也不是空穴來風,很多好萊塢明星都曾分享過自己在這家酒店遭遇過的靈異現象,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諧星約翰·貝魯西就在這個酒店因為吸毒過量死亡。

愛夜店,愛節奏,愛看美女。有點小男孩兒氣質的日日自幼體內就藏著不安分的因數,去夜店泡吧、去籃球場看球是她釋放壓力的兩大途徑。尤其熱衷於體育賽事的日日在球場上露臉的次數也頗為頻繁,出勤率爆表。籃球、足球,雙腳並進。她曾計畫請私交甚篤的切爾西隊象牙海岸籍球員德羅巴當顧問,在故鄉巴巴多斯設足球學院。而湖人隊的主場斯台普斯更成了她曬恩愛的經典場合,Rihanna與Drake戀情的公開就是在NBA的球場看臺之上,不知道Chris Brown看到那張Drake親吻日日臉頰的照片作何感想。

這個加勒比海東端的珊瑚島,因豐富的資源和優質的海岸線成為著名的度假勝地。從這裡走出,邁向國際,成為ICON的Rihanna被視為家鄉之光。2011年,她被巴巴多斯政府授予旅遊大使,更有誠意且有點誇張的是,巴巴多斯政府還將她的生日——每年的2月20日定為“蕾哈娜日”。

在回憶起離開家鄉去紐約做音樂的轉捩點,日日還曾以滿滿的愛意“吐槽”過母親,“我覺得我永遠不會對我的孩子這麼做,將自己唯一的女兒送往一個完全陌生的城市。上帝肯定對Monica Fenty(Rihanna的母親)的腦子動了點手腳,她對我說‘是的,去吧’。直到現在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感謝上帝我做到了。”

與許多明星相比,Rihanna的尺度似乎要寬泛許多,自然她也是各大時尚雜誌的寵兒。在怎樣的環境下可以啟動她的宇宙,許多團隊選擇了有著陽光、雪茄、老爺車的古巴。無論是2012年ELLE,還是最近的2015年古巴版《Vanity Fair》11月封面,都是擁躉最愛的系列。特別值得一提的,為《Vanity Fair》照片掌鏡,捕捉日日內核的正是美國著名女攝影師安妮·萊博維茨,那一套約翰·列儂裸身擁抱小野洋子的照片就是她的經典作品,對了,不久前那期奧斯卡大咖女星合影也是她拍的。

根據新浪、網易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音樂 » 《Anti》蕾哈娜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