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亞洲音樂劇的發展中心無疑將是中國與韓國

亞洲音樂劇的發展中心無疑將是中國與韓國

“如果中國和韓國在音樂劇方面展開合作,因為沒有較大的文化差異,可以確保雙方之間合作的凝聚力,為進入全球市場墊定基礎。”韓國音樂劇協會原會長尹浩進在廣西柳州舉行的第六屆中國文化產品國際營銷年會上說。

在中國對外文化集團董事長張宇看來,韓國可能是目前亞洲音樂劇發展最快的國家。

“十年前,韓國音樂劇剛起步時,市場大約是幾千萬人民幣。2013年,這個數字大約是17億。韓國人口幾千萬,即使和日本比都要少得可憐。可以說,韓國音樂劇發展非常快,很快就超過了日本。”張宇告訴記者。

韓國是亞洲音樂劇的中心,也是僅次於倫敦、紐約的世界第三大音樂劇市場。如同中國目前發展音樂劇所走過的路徑一樣,最早韓國音樂劇也是由搬演百老彙、倫敦西區的音樂劇開始的。

與中國類似,韓國的劇場既有引進自百老彙、倫敦西區的原版音樂劇,也有歐美原版音樂劇。但是由於東西文化差異,西方的音樂劇進入韓國後,有一定的局限性。東方國家和西方國家在音樂劇盡管展開了合作,但是成功的較少。究其根源是因為東西方文化差異過大,難以克服。其建議,與其東西方展開合作,還不如亞洲國家開展合作,因為亞洲國家對藝術的審美是相通的,更易產生共鳴,可獲觀眾的認同。

韓國人南京邑是韓國音樂劇的見證人。從1980年代開始,南京邑就進入了音樂劇圈子。那時南京邑還在大學念話劇和電影系。

有天,他看到一個老先生站在鋼琴前唱歌,不像教話劇的。一打聽,才知道當時在首爾景福宮對面的世宗文化會館,有一支韓國人自己的音樂劇小團隊。

小團隊成立於1961年,是當年為對抗朝鮮的“血海歌舞團”而成立的,名叫“相愛樂團”。當時整個團隊成員50名,以創作韓語本土音樂劇為主,每年創作音樂劇一兩部。

在南京邑找到“相愛樂團”時,韓國音樂劇剛剛脫離政治色彩,走向大眾化。在樂團待了幾年,1983年,南京邑成為了一名舞台演出老師,教音樂劇。在往後的多年裏,他總共帶出了4000名弟子,占當今韓國音樂劇相關從業人員的三分之一。這其中,包括因為出演音樂劇大紅,最終走向影視劇、成為明星的曹承佑。

亞洲音樂劇的發展中心無疑將是中國與韓國

“我認識曹承佑的時候,他是一個高一學生,個子不高,相貌平平,嗓音一般,各方面看不出他是個有才之人。”南京邑對南方周末記者回憶,“高三第一學期,他求我說在表演作業中他要唱一唱《悲慘世界》,我被他求煩了,就答應了。結果他一亮嗓子,我就驚呆了,他在一個很短的時間之內,靠自己的力量獲得了那么大的進步。”

曹承佑從此獲得了南京邑的青睞,南京邑甚至一對一地教他。2000年,曹承佑主演音樂劇《明成皇後》、《義兄弟》,一舉成名。並從電影《假如愛有天意》開始,正式進入影視界。

就在曹承佑亮相音樂劇舞台的第二年,韓國音樂劇進入全面產業化。各公司、集團開始投資音樂劇,建立劇場,徹底告別了1990年代之前“手工制品”、“國家支持”的狀態。

“當人均GDP達到每年一萬美金時,意味著人們已經不再滿足於普通娛樂,可以開始文化消費。”韓國CJ集團演出事業部代表李性勳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一萬美金,是一個節點。”

CJ是一家大型娛樂公司,進入音樂劇行業之前,他們曾專門派李性勳等人去日本考察。李性勳發現,日本人普遍認為,日本音樂劇產業化的時間節點是1983年,當時東京上演了日語版的《貓》。而這一年,恰好是日本人均GDP超過一萬美金的時刻。

早在1997年,韓國人均GDP就已達到一萬美金,但全球金融危機使這個數字有了一個短暫的滑坡。2001年,人均GDP恢複到一萬美金,這一年,韓文版《歌劇魅影》開始風行。

此後,韓國音樂劇以每年20%的增長率持續增長了十年。2012年,韓國上演音樂劇4462次,吸引觀眾1100多萬人次。2013年,韓國音樂劇市場達到3000億韓幣(17.6億人民幣)。

在這十年中,最初投資了《歌劇魅影》的好麗友食品公司,卻最終鎩羽而歸,默默退出市場。

亞洲音樂劇的發展中心無疑將是中國與韓國

CJ集團在2003年加入了音樂劇戰場。他們推出的第一部作品是韓文版《媽媽咪呀!》。九年後,他們和中國人合作,制作的第一個中文版音樂劇,也是《媽媽咪呀!》。

2014年SM集團加入音樂劇行業前,CJ集團在韓國音樂劇產業可謂“一家獨大”。這得益於它橫跨傳媒、電影、電視的完整生產線。2007年,CJ公司出品的電視劇《無理的英愛小姐》火了,同名音樂劇隨後上演。2005年,針對韓國30歲以下的女青年——這也是韓國音樂劇的主要受眾,CJ制作了戀愛主題音樂劇《尋找金鍾旭》,三年後,同名電影出品。此間,CJ集團旗下的平面、電視、網絡媒體無不鼎力支持。

改編也成了韓國音樂劇的慣用伎倆。2008年的電影《醜女大翻身》、2011年的電視劇《冬季戀歌》,都曾被改編為同名音樂劇。

盡管如此,整個韓國音樂劇市場上,進口音樂劇比例依然占到七成。這是所有非英語母語國家都面臨的困境——甚至像德國這種成熟市場,也以翻排百老彙音樂劇為主。

明星是韓國音樂劇市場的主力軍。一般來說,只要有票房排名前五的音樂劇明星出演,就至少會吸引5萬名觀眾來看。

排名第一的音樂劇明星,一定是曹承佑。曹承佑的音樂劇通常早上八點開票。韓國的許多人家於是早早起床,打開電腦在線等。搶票時間到,全家齊點鼠標。如果沒搶到,很快你就能聽見孩子哇哇大哭的聲音。有曹承佑的音樂劇,往往十分鍾之內,所有的票都會被搶光。

排名前五的音樂劇明星還有東方神起、金俊秀。影視明星安在旭稍微靠後。“不用太著急,去趟廁所、喝杯咖啡都搶得到票。以前安在旭很搶手,最近不行了。”李性勳說。

明星也是韓國音樂劇沖向日本市場的殺手鐧。“日本阿姨看到韓國‘歐巴’(哥哥)完全就是瘋狂的狀態。”李性勳回憶,他每次帶團去日本演出,都會看到成堆的阿姨在門口候著,“歐巴”、“歐巴”地叫。

日本音樂劇受眾也以女性為主,不同之處是,她們的年齡層比韓國高些。全世界的音樂劇都是平常晚上演一場,周末下午晚上兩場。只有在日本,音樂劇白天晚上都有演出。有下午兩點的場,甚至還有早上的場次——大部分日本家庭主婦們都會選擇在白天看音樂劇。

亞洲音樂劇的發展中心無疑將是中國與韓國

“歐巴”的威懾力不容忽視。2009年4月,一所專門的韓國音樂劇劇場在日本東京市內開始掘土建造。

2014年3月,掌握最多明星資源的SM公司終於按捺不住,加入音樂劇領域。6月5日,少女時代Sunny、EXO邊伯賢、SuperJunior圭賢等SM公司旗下明星都出現在音樂劇《雨中曲》中。目前,這場音樂劇還在韓國忠武ArtHall劇場駐場演出中。

SM的優勢在於明星成本。按照2010年的數字,一部普通音樂劇,11.4%是事前制作費,31%是舞台及配套設施制作費,12%是場租,15%是市場營銷,演出費只占26%。

“但給觀眾的感覺是演出費占30%-40%,觀眾的猜測也漸漸變成了事實。”韓國音樂劇制作公司Musical

heaven的代表說,“短短幾年間,演出費增加了10%以上。”

按照韓國媒體披露的數字,2014年曹承佑每場演出費高達3000萬韓幣(18.3萬元人民幣),一部音樂劇,他能賺14.4億韓元。

曹承佑只有一個。“一般來說,有票房號召力的明星,出場費是每場三萬人民幣起,一部音樂劇一季大概演100—200場,當然,明星不會每場都演。”李性勳介紹,“不過跟前幾年不一樣的是,現在演音樂劇也的確能賺錢,跟拍電視差不了太多。”

對於越來越多的明星登場,尤其是SM公司的加入,業界憂喜參半。

音樂劇制作公司Seol&company的代表薛道允感到樂觀:“當年Disney進軍音樂劇市場時,百老彙也曾憂慮市場會被搶走,但事實是音樂劇市場更開闊了。”

也有人憂慮SM僅僅是利用偶像的名字來出品一些撈錢的項目。清江文化產業大學教授李友利就對韓國媒體抱怨:“如果依靠明星偶像的人氣推出音樂劇,會陷入票價飆高但音樂劇質量下降的惡性循環。”

“有些明星本身具備作為音樂劇演員的條件,但有些明星不具備,這會影響到音樂劇本身的質量。”南京邑委婉地對記者評價道。

2014年5月在首爾主要音樂劇劇場演出的音樂劇劇目是《Wicked》(綠野仙蹤後傳)以及《弗蘭肯斯坦》。

開演前半小時,韓國人已經擠滿劇場大廳,成堆成堆拿著三星手機對著有著大幅海報的背景牆自拍。韓國人早已不看《貓》、《歌劇魅影》這樣的經典音樂劇。百老彙或者倫敦西區上演的劇目,五年內就可以在韓國看到質量不錯的韓文版本。

韓國人早已習慣了這樣的文化消費,和南京邑初識音樂劇的那個年代相比,越來越多的人走進劇場,也有越來越多的人參與其中。

南京邑在2005年嗅到了商機,創辦了一所專門培訓音樂劇演員的民辦學院。和教授音樂劇的藝術院校不同,這是一所典型的職業學校,他們甚至開設專門針對演員試鏡的培訓班。現在,韓國大大小小的這類音樂劇專門培訓機構已經到達兩位數,生源依然充沛。

制作音樂劇的大集團往往會和這樣的機構聯合,為演員提供培訓。就如同三星公司在韓國大學裏設置的三星培訓科系一樣。CJ公司選擇了南京邑的學院進行合作。

看似火熱的音樂劇市場背後潛藏危機,韓國音樂劇市場已經慢慢飽和。“甚至是停滯。”南京邑稍顯嚴肅,“一部優秀的音樂劇作品,制作費是相當高的。而近幾年韓國經濟不是非常樂觀。”

韓國人渴望“往外走”。他們甚至走到過百老彙。但那部韓國人原創的音樂劇《明成皇後》,沒能獲得美國人的認可。“我們並不熱衷於進入百老彙,語言是個大問題。”李性勳對南方周末記者說,“我們還是希望進入中國市場。”

音樂劇評論家、順天鄉大學教授袁仲元說得直接:“在市場飽和的情況下,我們的主要目標仍然是進軍海外,比如喜愛韓國明星的中國市場。”

政府適時地出來搭了手。2012年,韓國文化體育觀光部發布了“支援原創音樂劇事業計劃”。專門資助原創音樂劇和“進軍海外”的音樂劇。每年政府將資助“進軍海外”的大型公演作品1部,每部4億韓元;中小型公演作品2部,每部資助2.5億韓元。

他們的算盤沒打錯,CJ集團和中國人合作打造的中文版《媽媽咪呀!》和《貓》,在中國造就了2.5億人民幣票房——盡管在2012年,中國的人均GDP只有6094美元,遠不及1萬美元的“臨界點”,但中國的財富不均衡,打破了這個常規。

對南京邑來說,最直接的變化是:2013年起,他的學校每年都會接收一批前來培訓的中國演員。

中國音樂劇《媽媽再愛我一次》在韓國有超100場的演出,其實,這部劇是中韓藝術家的“珠聯璧合”的力作。韓國著名音樂劇藝術總監劉嬉聲在音樂和表演方面給出了很多精准建議。而韓國舞美總監徐淑珍及其團隊則使用了1600張純白的傳統“韓紙”手工制作舞台布景,打造與現實物品一比一的樹木、房屋,並依靠變換的燈光投射出空靈夢幻的色彩。

尹浩進指出,西方的音樂劇有一百多年的曆史,目前處於成熟穩定的狀態,並形成了品牌效應。例如一提到音樂劇,腦海裏首現出現的是美國的百老彙。相比之下,東方的音樂劇發展時間短,但是發展速度快,題材挖掘空間巨大。盡管還不完善,但因為中韓兩國離得很近,文化比較相似,十分有利於溝通和接受。

“中韓兩國應先定位東方市場,多拍東方國家的題材,積累經驗,獲得穩定後,再進軍全球。”尹浩進認為,只有攜手合作,獲得政府和企業的支持,兩國的音樂劇才能走得更高更遠。

根據中國新聞網、南方周末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音樂 » 亞洲音樂劇的發展中心無疑將是中國與韓國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