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沉靜是民謠的溫床,民謠本不是熱鬧的

沉靜是民謠的溫床,民謠本不是熱鬧的

兄弟,音樂,詩和遠方;熱血,憂傷,愛和夢想。

當社會的殘酷逐漸褪去我們身上的柔軟時,《睡在我上鋪的兄弟》依舊能夠將我們從深陷的沼澤之中瞬間拉回,老狼用並不動聽略帶滄桑的聲音追憶著那些永不忘卻的往昔,“分給我煙抽的兄弟,分給我快樂的往昔,你總是猜不對我手裏的硬幣,搖搖頭說這太神秘。你來的信寫的越來越客氣,關於愛情你只字不提,你說你現在有很多的朋友,卻再也不為那些事憂愁”。正因為高曉松、老狼這對黃金搭檔的存在,校園民謠隨之風靡全國。只可惜,時至今日,校園民謠可以說已經絕跡於江湖。

“誰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誰看了你的日記,誰把你的長發盤起,誰給你做的嫁衣”;“你說你青春無悔包括對我的愛戀,你說歲月會改變相許終生的誓言”……這些歌詞你一定記得,這些旋律你一定聽過。作為上世紀90年代的重要音樂形式,校園民謠在很多人的青春裏留下了無法抹去的烙印,以老狼為代表的歌手們,“為年輕歌唱”,成為我們的青春代言人。真正的校園民謠曲風實際上已經被丟在風裏,被淹沒在眾多新式民謠與流行音樂當中,但它在我們的記憶與懷念中,始終作為經典存在著。

十五十六世紀,彈著琴邊走邊唱的東方遊吟詩人經常出現在歐洲大陸上,早期風俗畫和雕像中依稀可辨他們的身影。這些大地上的遊吟者,在村落間遊走、歌唱,創造出民謠的雛形,吉他彈唱之風一行數百年。民謠著眼生活,以敘事為主體,把唱歌當成說話。樂評人李皖認為,“無論是歐美還是中國港台,城市流行音樂誕生之初,都有一個用天真之氣釀就的民謠時代”。或許正是因為民謠具備“天真之氣”,校園成為它的肥沃土壤。

沉靜是民謠的溫床,民謠本不是熱鬧的

中國台灣的民謠時代是1975年到1981年,抱著吉他自彈自唱的學生開創了“校園民歌時代”。此後這股風潮傳到大陸,高校裏出現了宋柯、高曉松、鬱冬、沈慶、老狼等一批彈唱歌手。音樂圈大佬宋柯是當年校園歌手領軍人物,他的第一首歌《日晷》改編自清華校刊上的一首詩。在他的影響下,高曉松也抱起了吉他,還和老狼組了一支叫“青銅器”的樂隊。

大陸的“校園民歌時代”出現在1994年,大地唱片公司制作人黃小茂,搜集北京高校的學生作品,出版專輯《校園民謠1》,從此打響了“校園民謠”的旗號。這張專輯的出版也離不開校園歌手沈慶的率先發起,雖然他中途與高曉松不歡而散,但卡帶內頁著名的那行字“唱一首歌愛一個人過一生”,出自他的手。

由高曉松創作、老狼演唱的《同桌的你》傳遍校園,也囊括了當年包括最佳金曲、作詞、作曲在內的幾乎所有流行音樂獎項,兩人一夜成名。《睡在我上鋪的兄弟》《流浪歌手的情人》等也紅遍大江南北。後來證明,校園民謠不僅風靡校園,還從象牙塔走進芸芸眾生,成為時代經典,被傳唱了二十餘年。

音樂愛好者朱小蓁最喜歡的歌是《流浪歌手的情人》,後來任何新歌都無法撼動它在她心中的地位,“校園民謠與其說是唱歌,不如說是講故事,我在這首歌裏能找到自己的影子,它變成了對過往愛情的一種紀念”。詩意雋永的歌詞,清新質樸的吉他彈唱,校園民謠是一種簡單、純真的音樂形式,以至於很多技術派的歌手看不上它,但就是這份簡單和純真成為校園民謠最可貴的地方,成為青春與愛情的注解。

一炮而紅的老狼、高曉松與已經離開大地唱片的黃小茂繼續合作了《戀戀風塵》,同樣大受歡迎。此時,幕後功臣高曉松成為成功的音樂人,他聯合從美國回來的校園歌手元老宋柯成立了“麥田音樂”。名字取自美國作家賽林格的小說《麥田裏的守望者》,不願長大的主人公以守望麥田為理想,“孩子們都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兒跑,我得從什么地方出來,把他們捉住”。在樂評人李皖看來,“高曉松和宋柯想幹的,也差不多是這樣的事”。

沉靜是民謠的溫床,民謠本不是熱鬧的

其實這時校園民謠已經由盛轉衰,頹勢立現。網絡化浪潮、流行音樂、卡拉OK等新式娛樂,分走了校園民謠的土壤,這時候再把校園民謠“捉住”並非易事。說起來,校園民謠非常短命,真正的熱鬧和風光也就一年多的時間,從頂峰滑落。但是高校裏的學生們把他們的校園生活和青春經曆譜寫成歌,慨歎年華與世事,這種以音樂為紀念的形式卻保存了下來,催生了新的民謠傳人與音樂變種。

“靜靜的村莊飄著白的雪,陰霾的天空下鴿子飛翔,白樺樹刻著那兩個名字,他們發誓相愛用盡一生”;“她們都老了吧,她們在哪裏呀,我們就這樣各自奔天涯”……這些歌詞與旋律想必你也是熟悉的。麥田音樂成立後,剛到達頂峰的校園民謠就逐漸顯現出頹勢。直到樸樹的出現,為沉寂的校園民謠帶來幾分光彩。然而正如老狼歌裏唱的,青春終究要散場,校園歌手們圍坐在草坪上,指尖拂過琴弦,歌聲回蕩半空的愜意時光不可避免地飛快逝去。

麥田音樂成立後推出的第一張專輯是高曉松作品集《青春無悔》,專輯中收錄的《B小調雨後》《青春無悔》《白衣飄飄的年代》均為得意之作。據高曉松本人講,這些歌曲原本是用來日後養老以防不測混飯吃的。一語成讖,雖然高曉松早已成功轉型,具有了音樂人、制作人等多棲身份,混成了娛樂圈大佬,但校園民謠確實遭遇“不測”,往後的日子確實在靠這些老歌撐場面、混飯吃。

樸樹的出現把校園民謠的徹底衰敗延遲了幾年。1998年,一首叫《白樺林》的歌曲突然風行,年長的人從它濃濃的俄羅斯韻味,猜測這是一首前蘇聯老歌,實不知它的創作者才二十多歲,是北京校園裏長大的。他叫樸樹,沉默寡言,異常敏感,後簽約了麥田音樂,搭上校園民謠的末班車。1999年,在高曉松的推動下,樸樹的《我去2000年》發行,專輯裏的《那些花兒》《白樺林》像當年老狼的《同桌的你》一樣,傳遍大街小巷。但是這張成功的專輯並沒有率領校園民謠收複失地。樸樹作品很少,2003年出版第二張專輯《生如夏花》之後就漸漸把自己隱匿了起來,專輯同樣贊譽無數,但在流行音樂大軍中仍顯得勢單力薄。

音樂愛好者Hermione年少時期聽的最多的就是樸樹,“他的歌裏總有個長不大的孩子,歌詞傷感,聲音脆弱,但是特別純淨。我那時候也是個內向的小孩,對成人世界有些抗拒,所以總是能在他的歌裏找到共鳴”。和Hermione想法一致的人不在少數,在20世紀初,樸樹的確是校園民謠最強大的力量,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什么2014年樸樹創作並演唱的《平凡之路》能引發一場集體懷舊。

同時期,還有一位歌手,也是校園民謠時代唯一叫得響名字的女歌手,葉蓓。她算是校園民謠歌手裏的專業派,嗓音縹緲、優美,《白衣飄飄的年代》、和老狼合唱的《青春無悔》是最著名的兩首歌。麥田音樂於1999年和樸樹的《我去2000年》同時推出的,還有葉蓓的專輯《純真年代》。也是口碑之作,經典之作,但是同樣的,對於校園民謠來說,難以力挽狂瀾。

樸樹和葉蓓被視為“後校園民謠時代”的代表人物,是校園民謠最後的亮色。但是2000年之後,校園民謠的商業價值越來越弱、粗制濫造的跟風之作充斥市場,不少民謠歌手放棄了繼續歌唱,那些青春的聲音終於沉寂在主流的市場。據說那時候隨便一個流行歌手唱片就有幾百張的銷量,而在民謠歌手裏,賣的最好的樸樹也不過幾十萬張。大地唱片後來推出的《校園民謠Ⅱ》及《校園民謠III》再也沒有什么聲響。

或許,這就是成長的殘酷。曾經“穿過雲洞成了雨,淋濕我羞澀的你,和身邊孤寂。躲在牆角裏偷偷地哭泣,我憂鬱的你有誰會懂你。愛是什么我不知道,我不懂永遠我不懂自己,愛是什么我會不知道,誰能懂永遠誰能懂自己”,而如今穿過紛亂而又喧囂的操場卻不知所措,只剩下遠處球場上流著汗水的少年在拼命的沖搶著在天空上飛翔的籃球。

一切都在告別。

相關閱讀:從民謠到民歌 大家曬觀點

什么是民謠?民謠和民歌有區別嗎?你對世界民謠了解多少?我國的民謠有什么特點?山西民謠又有什么與眾不同……原本以為“民謠”是個小眾話題,沒成想每個愛音樂的人心目中,都有一個“民謠情結”。聽聽大家怎么說——

A 小學音樂教科書裏也有很多民謠民歌

@小超人:民謠和民歌從旋律特點上很難區分,我認為兩者的區別,民謠更具思考性,民歌更多是風土人情,但它們都很接地氣,很容易讓人接受。不過,傳唱較多的還是民歌,太過原始的東西還是比較小眾。

我是一名小學音樂老師。我們現在的音樂課本,每個學期基本上都有民謠、民歌、戲歌等等這類民族性的作品讓學生學習欣賞的,就像校園民謠《童年》是學生特別喜歡的。最近教的江蘇民歌《楊柳青》孩子們也很喜歡,課本中的具有國粹韻味的戲歌《我是中國人》都是學生特別喜歡的!還有很多山西民歌也很受歡迎,比如我們教過的《誇土產》:“平遙的牛肉太穀的餅,清徐的葡萄甜圪盈盈……”不僅讓孩子們感受到了山西民歌的曲風,也讓他們了解了家鄉的風土人情。我們的教科書設置真心不錯!涵蓋了不同國家,不同民族的音樂!只是家長們從來也不關心,不重視不了解音樂課程編配的內容。我相信認真上好每門課都會有收獲的!

我們的單元設計很多是和語文相呼應的,例如語文講春天的單元時,我們音樂的教學內容其實也是和春天有關的內容,比如欣賞維瓦爾第的《春》,都是相互結合的。這次鮑勃·迪倫的獲獎對大家也是個觸動,原來搞音樂的人,文學造詣也非常了得。

B 民謠比搖滾更接地氣

@暮鼓:民謠不像搖滾那么激烈,屬於輕節奏的流行音樂,歌詞內容也大多數是都市情愛和普通人生活的題材,就目前來講更適合生活重壓下的普通城市人群。民謠的演出大多數是livehouse,跑單幫謀生計的歌手居多,一把吉他就可以了,演出的地方是很多青年人常去的娛樂場所,所以普及面越來越廣。而搖滾更需要較大的演出場所,一般是以樂隊的形式出現的,吉他、貝斯、鍵盤、鼓,四大件湊齊才會演出。所以民謠歌手也比搖滾樂手更接地氣,貼近普通人群,搖滾歌手給人的印象更朋友,更憤世嫉俗,這是搖滾先天物質決定的。

其實流行音樂,搖滾樂和民謠是混合在一起的,沒有一條完整的切割線能把它們分開。事實上也沒有哪個歌手可以標定自己就是哪個圈子的,基本都是跨界歌手,這也是市場決定的。總之,哪個類型比較容易賺錢,他們就會湧向哪裏。

美國的鄉村音樂大師沒有一百也有八十,鮑勃·迪倫和萊昂納多·科恩不過是最近這幾年國內才慢慢火爆起來的。美國的民謠歌手一直就是一大類,數量應該比搖滾歌手更多。

當年好萊塢最有名的大酒吧,台上一個人天天給大家講脫口秀,台下一個人天天抱著吉他給大家唱歌,換幾個零花錢度日。後來脫口秀的這個人拍了電影,名字叫伍迪·艾倫,唱歌的這個人出了唱片,名字叫鮑勃·迪倫。

C 沉靜感是民謠精髓

@匆匆旳過客:沉靜是民謠的溫床,是一些人的精神寄托,是一群人內心的一片淨土。我不希望有嘈雜的聲音幹擾。我又是糾結的矛盾體,一方面,想要民謠被更多人理解,找到更多同伴。另一方面,又害怕民謠變得大眾化,因為大眾化往往伴隨著商業化,變成作秀和嘩眾取寵的工具,從而毀掉民謠的思想,使一群人失去精神家園。民謠有真誠的感情,不是世俗的玩具,一陣熱鬧過後,真正愛民謠的人還會繼續愛民謠,看熱鬧的人會散去。民謠本不是熱鬧的。

D 民謠要想火得利於傳唱

@白鴿

我平時很喜歡聽歌,布魯斯、藍調、搖滾……什么都聽。我心目中的民謠,概念很寬泛,我覺得民間流行的富有民族特色的歌曲都叫民謠吧。細想一下,對我們這一代人最有影響的應該是校園民謠。比如《睡在我上鋪的兄弟》《同桌的你》《那些花兒》《白樺林》,都是清純而憂傷的調子,歌詞也都是美得像詩一樣。雖說現在也有一些小眾民謠,我覺得傳唱度不高的主要原因就是歌詞太隨意,曲調太平庸吧。我也喜歡玩吉他,也認識一些玩吉他的朋友,他們有時也寫些民謠風格的小曲。那些曲子偶爾聽聽挺不錯的,但是要大火不容易。包裝是一方面,歌詞曲調都太個人化了,不利於傳唱。

E 民謠不只是柴米油鹽 應該美得像首詩

@布穀:民謠是什么?誰也說不清,但似乎每個人心裏都有自己的標准。我的理解,首先,民謠只是一種音樂形式,它可以是低吟淺唱訴說的一個故事,也可以是辛辣諷刺的具有時代意義的號召,或者就是向聽眾表達某種個人精神思想的音樂。在我心裏真正的民謠無非就這三種,或者包括這三種。

現在人大多通過選秀節目認識音樂,那么選秀也並不是說不好,至少讓你了解到了音樂的各種形式和讓你認識了你以前聞所未聞的音樂人以及他們的作品。可悲的是,人們就只能從選秀節目上去認識音樂了嗎,聽那些糊弄人的點評或是根據評委的審美去認識音樂人的作品嗎。我想你得有自己的想法吧。好比你通過某一選秀節目,聽到了一首《董小姐》,你就天真地認為所有民謠都是這樣啦!但也有一些自認為有些思想的人,覺得大家都捧的東西,我就不喜歡,我就喜歡小眾,民謠就是小眾的,於是就開始諷刺《董小姐》等眾多通過選秀節目走紅的民謠歌曲。這是音樂的錯嗎?

民謠不只是柴米油鹽,如果你覺得有些民謠不接地氣,太矯情。那么太接地氣又有什么聽頭呢?一首歌完全未經修飾,唱來唱去就是你身邊的那些破事,你能說這首歌是天然未雕飾呢還是不夠用心呢?可能個人愛好不同吧。

我認為民謠的歌詞,應該美得像一首詩。前段時間周三很火,我看到他的歌詞就已經無語了,那他那首歌到底表達的是什么呢?一個窮小子對姑娘的渴求嗎?整篇歌詞沒一句亮點,來來去去就是“姑娘快來啊……”

同樣接地氣,張瑋瑋就很棒,那首《米店》算是民謠中的經典吧,隨便拿一句歌詞出來“三月的煙雨飄搖的南方,你坐在空空的米店,你一手拿著蘋果,一手拿著命運,在尋找自己的香。”

趙雷是我特別喜歡的民謠歌手,他首先唱得好,創作能力強,他的歌可能並沒有表達什么思想精神,不具時代意義,但他首先很真誠地訴說著自己的故事,他能把自己的最天真,最可愛,最渴望的事透過歌詞表達出來,他能真正把生活寫成一首歌。比如說《背影》“天空很遠,夕陽很近,順著那條小路是你回家的方向”。

F 民歌也要與時俱進

@陽光燦爛的春天:我覺得民謠和民歌差不多,沒有太明顯的區分標准。要說民歌,我們山西民歌有悠久的曆史,而山西又是黃河文化的發源地。山西民歌的資源豐富,名聲也大,在全國音樂界來說山西民歌也是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的。

但我個人覺得,我們山西的民歌包括全國的民歌都處於低穀期。這可能是由於社會的發展趨勢吧,比方說勞動號子就基本聽不到了。可我們後人還是希望把好的、老的經典的東西都能夠傳承下來。但在創新方面或者說在老歌新唱方面做得還不夠大膽。如何發展?這需要山西人民,尤其是音樂工作者們多深入人民、多潛心鑽研,民俗文化才有希望。

現在陝西內蒙古的民歌很多都已經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原創民歌了。他們都是在原民歌的基礎上加入了新的音樂元素,讓歌曲更適合現代人們的生活需求。但同時他們也在新民歌裏保留了原民歌的音樂元素與風格。

G 年輕人更喜歡獨立民謠

周迪是民謠唱作人,他認為在現代民謠中,獨立民謠更符合年輕人的品位。隨著時代的發展,如今人們所能聽到的民謠的風格也越來越多樣化,有獨立民謠、新民謠和城市民謠等。獨立民謠指的就是不依附於流行音樂市場,比較個人化,完全是唱一些個人情緒的民謠,完全是比較走心的東西。同時,它在發行方面都是獨立發行的,因為現在是自媒體時代,很多獨立音樂人都是自己來做推廣發行的。周迪的很多作品都是獨立民謠,比如早期的一首歌《北山》,其實它不是具體指哪一座山,而是指每個人心中都有的那么一塊純淨的聖地,比較能代表他當時的狀態和心境。

周迪說和傳統民謠相比,新民謠可能是最富有變化的一種形式。它是從歐美流傳過來的,在音樂形式上更豐富,會增添更多的音樂元素。在原有的民謠音樂特性上加入了一些工業氛圍和黑暗氛圍,加入了當代社會的一些工業特點,比如說加一些類似於電子音樂的背景,在編曲上有一些電子化的東西,和傳統上的“一把吉他”有些不同。除此之外,歐洲的新民謠其實還加入了一些宗教色彩、神話色彩,有一些複古感。不過它主要還是在歐美地區流行,我國的新民謠現在還沒有太多的發展。

城市民謠是以城市人生活為題材的民謠。它以城市裏人們的日常生活為根本內容,比如說上班下班、朝九晚五的生活,它更多關注的是現代人的感情生活和理想。在周迪看來,中國音樂市場流行的大部分民謠都是城市民謠,如郝雲、馬頔等民謠歌手唱的都是城市民謠。

除此之外,就是獨立民謠了,相比之下,年輕人可能會更喜歡獨立民謠,因為現在的年輕人有更多獨立思考的態度,也有自己的一些主張,更符合他們的品位。

根據山西晚報(太原)、每日新報(天津)、半島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音樂 » 沉靜是民謠的溫床,民謠本不是熱鬧的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