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國嘻哈缺點什麽

中國嘻哈缺點什麽

近日,一檔名為《中國有嘻哈》的音樂節目在網路平臺上播出,引起不少人的關注,從話題效應來看,可謂近期的現象級網路綜藝節目。這檔節目與一般的音樂選秀節目並無多大差異,仍是海選、個人秀、分組對抗、PK、導師點評,只是在音樂定5位上選擇了並不大眾化的嘻哈音樂,才有了如此大的話題效應。同時,節目組也希望用更為專業的音樂來實現自身的與眾不同,導師便有了製作人的稱號,導師們在點評的時候不斷拽詞,用大量的音樂術語來彰顯其專業性。節目之後,網路上的討論此起彼伏,既有專業化的音樂探討,也有娛樂心態的“互撕”。縱觀近幾期節目,節目的噱頭性遠遠大於其實質內容,這種對嘻哈音樂的突然追逐仍舊只是對差異化優勢的追逐,是音樂商業化過程中對差異化市場的開拓與佔領。

由此,號稱超過兩億的投資規模刷新了中國網路綜藝史的規格標準,卻並沒有刷新節目的水準。整個節目呈現出的音樂內容明顯還有很大提升空間,很多所謂的嘻哈音樂只是將口語進行了強制的押韻處理,幾乎沒有什麼音樂性可言,更別提什麼藝術性和思想性了。嘻哈音樂者們表現出來的音樂態度是玩世不恭和唯我獨尊的,這也是很多國外嘻哈音樂者們的態度,但是國內的選手們貌似只學到了皮毛。尤其是這些嘻哈音樂的歌詞,可謂空洞蒼白到極致,幾乎沒有什麼可言說的東西,這與真正的嘻哈音樂的社會介入、現實批判、人生體悟等表達差了太遠。在海選階段,很多選手在大廳中即興表演準備好的音樂段落供導師挑選,也吸引了圈內大量的專業選手參加,但是並沒有從整體上提升這一藝術形式的水準。毫無疑問,嘻哈音樂具有亞文化的性質,浮出地表後很多特性已經消逝。節目中反復出現的地下嘻哈和偶像派練習生的對話交鋒正是對此的直接反應。

在節目並沒有體現出應有的水準與高度的同時,節目組反而在刻意強調其專業性、積極性和思想性,如選拔的絕對公平性、表演即興性,點評的專業性、音樂的本真性等。為了節目的噱頭性,節目組不斷將場外的花絮引入節目,製造各種衝突、矛盾、懸念,這是所有音樂節目的慣用伎倆,到這裏也沒有多少創新性可言。總體來看,節目中模仿西方的痕跡太重了,歌曲很多是非漢語的,選手們的裝束打扮與音樂態度也多以西方偶像為範本。但是音樂形式的移植卻沒有相應的內容進行填充,兩者之間出現了溝壑。這也是一直以來中國嘻哈音樂面臨的問題。嘻哈音樂是來自底層的真實聲音。除了演唱方式,更多的是其中蘊含的說唱精神,無論是銳普的底層反抗,還是嘻哈的玩世不恭、對主流文化的抵抗等,可惜移植進來之後,只剩下空洞的外殼,這些作品無法展現任何的說唱精神,完全沒有說唱音樂的真正內涵,這是中國目前嘻哈音樂的通病。

在這檔節目之前,嘻哈音樂之風已經很盛行,很多流行歌手也嘗試嘻哈路線,但都不怎麼成功。如王俊凱的歌曲《樹讀》,不看解釋不知道是講述關於一棵樹的故事,唱著唱著突然就冒出了一段說唱,畫風轉的太快,有一種被帶進溝裏的感覺。黃子韜的黃氏說唱就連一般的網友都大呼不堪入耳,黃也被網友進行各種嘲諷。鳳凰傳奇的鄉村說唱也出現了很多負面評論。將某種藝術移植過來進行一定的改變創造也可以,但是移植往往只能移植空洞的外殼,將內涵拋諸腦後。中國也有很多優秀的原汁原味的說唱音樂,被深埋在地下無人所知。如何發展適合本民族土壤的嘻哈音樂仍是一個不得不正視的問題。不過,即便上述這些說唱遭到大量的吐槽,他們至少在進行一定意義上的探索與嘗試。

在這一語境中,《中國有嘻哈》節目中選手們的音樂大多為自己原創與之前的翻唱相比還是有很大的進步。在此之前,很多說唱音樂是來自對既有歌曲的改編、翻唱。周傑倫是最有影響的說唱歌手,吐字不清正是他的風格,他從模仿開始出道,藝名都是拷貝而來,李皖曾精闢概括他為“附著在美國黑人身上的時尚口水”,他加盟《中國好聲音》之後,模仿改編更加流行,尤其是他的說唱風格在這一舞臺更加風靡了。在某期節目中,低調組合將《平凡之路》改成了嘻哈音樂,這已經完全失去了改編的底線了,有種不倫不類的感覺,完全顛覆了民謠的形態,甚至顛覆了樸樹的形象。

翻唱在全球樂壇都是一種常見的現象,但是鮮有對歌曲原來風格的顛覆,風格並不只是單純的形式,媒介即訊息,風格在很多時候本身就是意義。拼貼藝術是典型的後現代藝術樣式,很多改編的音樂就是採用混搭拼貼的策略,尤其是將中文歌曲與外語歌曲並置在一起,改成一首歌曲。這只是所有改編歌曲的一個縮影,但從這一點可以窺見整個的面,那就是流行音樂產業已經成為了一種資本,所有的說唱、改編、跟風,都是商業利益的驅動。商業大潮以不可抗拒之勢席捲整個社會,流行音樂也難以倖免。流行音樂在商業的大潮中精神內核遭到全面侵蝕,而從社會轉回自身,成為自娛自樂的藝術。中國不缺乏好嗓音,缺乏的是原創,不應陷入翻唱的死胡同,與其忙碌奔走於各大選秀場,不如靜下心來搞創作,要知道,現在互聯網的發展足以讓每一首高質量的作品很快進入人們視線。

單純來講,流行這樣一種音樂樣式並沒有什麼不對,中國音樂也一直有說唱的傳統。但是中國音樂人這種突然之間對說唱音樂的迷戀,只是一種盲目的跟風而已,並且很多音樂都沒有自己的原創內容,只是借著說唱的外殼進行胡亂的改編拼湊。尤其是音樂娛樂節目,更多的還是處於商業利益的考慮,讓商業掩蓋了音樂。嘻哈音樂的突然風行,說到底還是中國流行音樂的原創力不足所導致,大眾文化向來追求保險的形式而不敢輕易創新,抗日神劇、青春感懷片以及電視選秀節目的經久不衰是最好的證明。流行音樂往往也把創新的事情交給最下游的企業去執行,而一旦創新得以成功,上游企業又會重蹈覆轍,繼續保守。所有的創新最終都會變成俗套,這也印證了阿多諾的觀點:流行音樂的標準化就在於連對抗標準化的方式都是標準化的。當嘻哈音樂的商業價值凸顯的時候,盲目跟風也就不可避免了。

嘻哈音樂是西方流行音樂的一大主要類型,廣義上的嘻哈音樂包括銳普、嘻哈、節奏布魯斯等等,是一種起源於黑人音樂並風靡全球的音樂樣式。嘻哈音樂在近幾年的全球流行音樂市場已經成為最受歡迎的音樂風格。中國的嘻哈音樂浮出地表既和國際音樂市場環境有關,也和國內音樂發展有關。該節目的孕育是源於中國音樂市場發展的必然,在此之前很多音樂節目和音樂人表現出了對嘻哈音樂的熱衷,喜歡這種音樂風格的聽眾逐漸增多。中國的流行音樂一度靠模仿國外流行音樂起家。隨著說唱音樂的影響力和商業價值越來越高,中國的流行樂壇似乎一下子看到的說唱的魅力,一時間,嘻哈之聲四起。可以預見的是,通過節目的曝光,很多嘻哈音樂人會浮出地表並收穫一些粉絲的持續關注,中國流行音樂的多元化趨勢會進一步增強,但是之後的發展仍是未知數,一方面整個節目僅僅是選手們的曝光和已有成果的集中展演,並未體現出絕對的創造性,另一方面中國的受眾環境並為完全成型,這對傳播接受提出了新的考驗。

金色面具、金色手套,除此之外全身幾乎被黑色包裹,這是他為上節目特意做的設計。這樣的裝扮即使在《中國有嘻哈》海選現場,在一群打扮標新立異的rapper中間,依然很惹眼。

在頗具神秘感的包裝下,他可以徹底將自己隱藏起來,事實上在節目中他也一直在竭力去掉個人標籤,“我是誰並不重要,我就是hip-hop man,嘻哈俠。”他不止一次在節目中這樣對著鏡頭用並不流利的普通話解釋道。

Hip-hop man是誰?無疑是《中國有嘻哈》節目播出過半,賽程中最大的懸念。節目組也深諳其道,用“魔鬼剪輯”反復渲染和拖延了三周後,終於在昨晚播出的第7期節目中,在他正式加入吳亦凡戰隊後露出了真面目——歐陽靖,第一個被美國主流唱片公司簽約的華裔說唱歌手,被稱為華人之光的傳奇人物。

後臺的參賽rapper們一片歡呼,有人表示淚光閃動,有人則誇張的做出了膜拜的姿勢來迎接這位傳奇偶像的歸來。

這樣的場景像極了電影中英雄登場的劇情高潮,歐陽靖用這樣的方式宣告了自己的歸來,他說“我要做中國嘻哈的一份子”。

這個無數中國rapper的偶像,在經過一戰成名、沉寂許久、轉型拍戲、結婚生子等一系列變化後,時隔多年參加一檔中國的嘻哈比賽節目,隨著節目爆紅,他再度被關注,又紅了,目前他的粉絲投票達到了近450萬,遙遙領先於其他選手。

採訪最終是以揭面的方式進行,就在採訪前一天他剛從美國飛回北京,接受幾家媒體的密集採訪,他是典型的ABC作風,熱情的和在場的每一個人打招呼,並一一問過對方的名字,然後興奮的表示我們都是“嘻哈部落”。

在不同的採訪裏他被頻繁的要求表演“freestyle嗎?”他也熱烈地一一配合,張口就能來一段即興。聊起節目的爆紅以及“freetyle”成為熱詞,他很是興奮,他跟我們說起他6歲的兒子每天都會問他“你有freestyle嗎?”甚至會去學著自己創作,“這個太厲害了。”

他的傳奇經歷亦是由這個詞開始,今年35歲的歐陽靖出生在美國邁阿密,19歲開始在街頭和酒吧做說唱和花式饒舌表演。20歲的時候參加美國音樂節目《106&park》,在“freestlye Friday”中力壓黑人說唱歌手,連續七周拿下冠軍。時隔十五年,當年參賽的視頻在微博上再度被頻繁傳閱,視頻中黃皮膚小個子男生,面對業已成名的對手和台下並不看好他的觀眾,用一連串流利的fteestyle擊敗對手。

“我小時候就是想做一個粉絲很多的rapper,有很多錢,得到很多尊重,得到很多力量”他說之所以用hip-hop man的形式參加節目,就是因為“他的故事就是我的故事”:一個黃皮膚的亞洲面孔,闖入了嘻哈這個長期被視作是黑人歌手掌控的世界,一戰成名,這本就是一個足夠“英雄式”的故事。

比賽之後,他迅速被業內大廠牌 Ruff Ryders簽至麾下,推出了第一張個人單曲《learn chinese》,在《速度與激情2》中客串了一把,甚至他的歌曾被奧巴馬選中成為總統助選歌曲……他至今仍是華裔說唱歌手中成績最彪炳的傳奇。

也難怪比賽中的選手們都視其為“大魔王”,就連《中國有嘻哈》四位製作人在節目中並不吝嗇對他的讚賞,他們稱他是“嘻哈超人”,是“教父級的人物”。在海選階段他一開口唱Acapella,站在他面前的製作人吳亦凡便一臉驚訝地認出了他,“我覺得他完全可以取代我們。”

這樣的人物為什麼會選擇來參加一檔嘻哈選秀節目?這就又關乎“平民英雄”成名後的故事,在美國發完幾張單曲後,歐陽靖過分強調“ABC”和“華裔”屬性的調性顯然並不受長期被黑人嘻哈風格佔據主流的美國市場歡迎,在和當時的公司約滿到期後,歐陽靖出了一首《I quit》宣告自己的獨立。“有一段時間其實我身體不是太健康,很不開心,很失望”,他說。失望的原因在於一心想當rapper的他,卻沒想到樂壇其實並沒有那麼簡單。而後幾年他陸續推出過幾張專輯,但反響平平,08年他回到祖籍香港選擇重新開始。

從不會說中文到開始用廣東話唱rapper,再到以演員的身份出演《潛行狙擊》多部tvb劇集,拿下飛躍進步男演員獎,進軍主持界主持多檔武術節目,他身上的嘻哈味道逐漸轉淡。

直到《中國有嘻哈》橫空出世,節目組向他發出邀請,歐陽靖又決定以“嘻哈俠”的身份再度歸來。

蒙面的方式不僅是刻意收斂他過往的高調成績,亦有著個“有愛”的理由。他聽到6歲的兒子對著他喜歡iron man、spider man的朋友們驕傲的說起“my dad is hip hop man”。於是他決定以這樣一個“假面英雄”式的人物登場。

歐陽靖把他的家庭稱為嘻哈家庭,兒子是“hip hop son”,太太是“hip hop wife”,而自己則是嘻哈俠。當初關於“要有粉絲要有錢”的成名渴望,如今已經成了“給家人更好生活”,曾經的battle之王表示他現在內心很peaceful。就像他在比賽中的歌中所唱的“在這裏從零開始”,他開始學著用不流利的普通話押韻,開始和一群比他小很多歲的rapper比賽對抗。採訪中堅持用並不流利的普通話回答,儘管這對他而言很是艱澀。但“我從第一天戴面具,我的心態就真的是很尊重整個比賽,很尊重的每一個選手。”

重新出發

“緊張表示你對這個比賽的重視”

剛開始接到節目組邀請的時候,歐陽靖並不清楚自己是要來當選手還是當製作人,後來確定了要參加比賽,並和節目組溝通得到了同意以帶面具的形式參加後。擺在他面前唯一的問題就是:能不能拋下以前的光環參加比賽。

這個問題他的太太也問過他,這對於一個成名已久的人這並不輕鬆:成功是必然,如果失敗曾經的光環就會打折。歐陽靖也不是沒有過猶豫,後來他想明白了,“在中文嘻哈領域我還是個學生,我想嘗試做中文rap,就要接受這種風險。”他坦言他也會緊張也會猶豫,因為重視比賽,因為帶上了面具後“你只要專注我的lines ,我的skills,我的表演好就好,不好就不好。所以面具背後是誰,有名的還是沒有名的,不是太重要。”他說。

新浪娛樂:因為你其實出名蠻早的,很多歌手都覺得你是前輩,所以你一開始決定來參加這個節目就知道是要做選手?

歐陽靖:對,因為我知道這個比賽,這個idea是《中國有嘻哈》,會來參加的都是大部分可能都是來自中國的,我也有知道這個比賽focus可能會是中文的rap,我很清楚自己在中文的rap領域,我真的是一個學生,很快就沒有我是導師的想法。

新浪娛樂:那你會有猶豫嗎?畢竟這是比賽,會有製作人評判,還要和別人競爭。

歐陽靖:你想我說實話嗎?其實,給我最大的鼓勵給我建議的人是我太太,hip hop wife,她有和我聊這個話題,你不是一個新的rapper,你已經有一些成績,你覺得你在這個舞臺上,你脫面具也好,你還沒脫面具也好,feedback,你能不能接受。

我真的有這種學生的心態,那一定能,一定要啊我覺得。如果真的想突破,真的想挑戰自己的話,一定會有這個猶豫的情況。就好像打籃球,如果你從來沒打過籃球,你在旁邊看,很有趣,哇這麼好玩。但你第一次打籃球,shooting很有機會會Miss,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again and again,所以真的有興趣想嘗試做中文rap,就要接受這種風險。

新浪娛樂:你可以做到把以前的成就都放下和拋開嗎?

歐陽靖:可以這樣講。這個節目播以後,網上或者身邊朋友都會過來給我鼓勵。他會說我真的很佩服,其實你已經做到一個level,但是你還是go back。我歌裏有句“好像從零開始”,這句話大家聽到之後都覺得真的很,oh wow,很real,他們聽到只是一個詞,但是對我來說,不是這麼簡單,我真的有打算來參加這個比賽,我就告訴自己,你真的從零開始。暫時來說,我都,現在都還消化所有的環境,所有的大家給我的鼓勵,讓我其實真的很感謝。我本來其實已經很感謝,最近的五年,就我在三十左右的時候,開始有很多感謝的感覺,這個比賽讓這種很感謝的感覺又提高到一個不知道該怎麼說的level。

新浪娛樂:那像你來參加這樣的比賽還會緊張嗎?

歐陽靖:緊張,我跟你採訪現在都緊張,我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會要我freestyle,很緊張(笑),參加比賽的緊張其實是好事。你不緊張就代表可能你對這個事情已經沒有感覺,我不知道這個explanation,大家明白我講的意思?緊張代表你對這個表演,對這個採訪,這個moment有感覺,(重視?)對,重視。

新浪娛樂:這和你以前在美國參加比賽比,是一樣的那種心情緊張嗎?

歐陽靖:心情差不多,但很大的分別就是,這個比賽差不多所有人都是和我一樣,都是黃皮膚的,在美國我看可以說全部都是黑人,這個是最大的區別。

新浪娛樂:參加比賽之前有和朋友們諮詢過嗎?比如說像吳彥祖[微博]、陳冠希[微博]?

歐陽靖:沒有,沒有,因為這個第一次和製作組的工作人員(聊)的時候,大家就已經有一個商量就是所有人都不會知道這個hip hop man是誰,是個secret,就是你知道我知道,沒有了。

吳亦凡和年輕後輩們

“我比吳亦凡厲害,他比我帥,這個世界很公平”

歐陽靖選擇用“嘻哈俠”的身份清零重來,這意味著他要和一群比他小很多的年輕人一起接受殘酷賽制考驗,還要接受幾位實力可能並不比他強的製作人的評價挑選。加之節目的重點是唱中文rap,這對於從小在美國出生長大的他而言並沒有優勢。比賽中也不是沒有跟他一樣,出道十幾年的rapper來參賽,但都在前幾輪甚至海選階段就被挑落下馬。有人評價“嘻哈本就是年輕人的玩意”,言外之意即是出道太早名氣再大也不一定有優勢。但歐陽靖卻一路憑藉讓製作人無話可說的實力一路挺到了12強,製作人評價他的表演是“無懈可擊”。而他說選擇吳亦凡戰隊是因為“緣分”,因為當時海選的時候也是吳亦凡給了他晉級項鏈。

他看來他在中文說唱領域並不擅長,即使輸給年輕人,那也是應該的。儘管被奉為“偶像”,但這位“大神”卻很有親和力,他聽吳亦凡的歌,為很多年輕rapper們熱情“打call”,甚至會用已婚大叔的口吻關照起這些後輩們的生活和戀愛感情問題……

根據搜狐、新浪等綜合采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音樂 » 中國嘻哈缺點什麽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