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素食正在成為現代社會飲食的新潮流

素食正在成為現代社會飲食的新潮流

“Hey,走,我們去搓一頓好的,xx家的牛肉又新鮮又好吃,想吃好久了。”

“不去了,我改吃素啦~”

“吃素?你沒有什么宗教信仰呀,怎么吃起素了?”

“這和宗教信仰沒關系呢......”

“那就沒事兒啦,開下葷不會怎么樣的。”

“真不去了,我現在只吃素了!”

--來自一位食素者和朋友之間的小段對話

你是否也和朋友有過類似的對話?

相信你的回答是肯定的。

很多時候,當我們聽到有人吃素,我們的第一反應就是:“這個人應該是信佛的。”然而並非完全。

由導演張智焜執導的素食欄目第一季《舌尖素食》一素一味,即將在9月舉行首映禮。素食,表現出了回歸自然、回歸健康和保護地球生態環境的返璞歸真的文化理念。悄然傳播的素食文化,使得素食越來越成為一個全球時尚的標簽。素食,已經成為一種全新的環保、健康生活方式。

《舌尖素食》定位於“高端素食欄目”,是國內首部以廣州粵菜素食為題材的欄目,也是中國第一次使用高清設備(俗稱電影大機子)拍攝的大型素食類欄目。影片以春夏秋冬四個季節來劃分菜品,共計六十道菜,簡稱“一素一味”,每一道菜都有自己的主題,展示出普通老百姓的酸甜苦辣,以及人與素食之間的連接。

該記錄片最重要的方面是它並不是單純只講述素食的欄目,它將素食當做一種精神,通過每個人對食物的需求,以及與素食之間產生的反應和交流,能夠令大眾熱情討論或者改變當下的飲食習慣。

對食物樸素細膩的描述,對人和食材的關系的微妙理解,使得本片不僅僅是一部表現美食的欄目,也表達出普通老百姓的傳統價值觀、人際關系、生存狀態甚至是哲學思考。提到素食,人們自然會聯想到兩個方面:"正心修德"和"有益健康"。自從人類走出蠻荒,素食就一直在這兩種理念的影響下發展變化著,今天,人類越來越多地反思自己,反思其他生命。同時,人類越來越關注自身的生活環境——地球,甚至外,層空間。為此,回歸自然、回歸健康、保護地球生態環境,深深地影響著現代飲食的觀念,天然純淨素食也正在成為現代社會飲食的新潮流。

在母親的影響下,張智焜吃素多年,對素食的研究與信仰的傳承,讓他對的素食情有獨鍾,拍攝中國最美素食,事實上也是使用了國際紀錄片的創作基調。張智焜說,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這部欄目和素食文化,還特別開辟了”舌尖素食公眾號“。

張智焜表示:觀眾中華優秀的素食傳統文化正在一點點丟失,因為社會城市進步的太快,對於生態破壞是前所未有的巨大,拍攝的部分素食有可能是最後一次出現鏡頭裏面,“希望通過這部片子喚醒人們對中華民族優秀的素食文化和傳統文化的記憶與喜愛”。

肉食者的理由大都相似,素食者卻各有各的理由。他們之中有的出於宗教信仰,有的出於動物倫理,還有的只是天然口味偏素。

食素傳統在中國可謂源遠流長,但因為宗教因素,曆朝曆代有過激烈分化。

西周時期,人們祭拜祖先,宰殺豬、羊用以祭祀,參與其中的貴族為表示虔敬,往往在祭祀之前需做齋戒,一般平民不參與其中。及至東漢末年道教興盛、南北朝時期佛道兩教空前發展,素食文化開始向下層民眾普及。成書於北魏的《齊民要術》就有專門章節對“素食”進行記載。

素食的發展“成也宗教,敗也宗教”,宋代以降,摩尼教(中土文獻中也稱明教)不斷與地方信仰結合,並在地方大建齋堂、菜院,舉行不合禮法的活動,與方臘起義扯上關系,以至南宋政府加大打擊力度,在“吃菜事魔”的惡稱中,素食者受到官方的直接打壓。

進入20世紀上半葉,人們選擇素食的理由開始多元。除了傳統的宗教因素以及由宗教衍生出來的“護生思想”,還有兩大理由支撐當時的“素食運動”:一方面,現代營養學的傳入,由於中醫學理中本身多有提及肉食的弊害,因而當時的中國人迅速接受西方科學中提出的過量肉食的危害,普通報刊、醫療與健康類雜志也對此大加宣傳。另一方面,當時人們熱衷素食也有現實的經濟壓力考量。民國初年,北大學生曾以“衛生、節儉”之由向校長請示增設素食窗口,新穎的西方學說也用數理方法計算出,素食相較肉食可節約地力達25倍之多。

從曆史角度觀之,今天素食者的理由也無出其外,只不過當年的“慈悲護生”到今天以“動物倫理學”的新面目出現。如今已是清華大學研二學生的張小軒,他的素食起點就是對動物倫理的反思。年少時,父母為了保證家中食材的新鮮度,常常從市場購買活魚,帶回家後,浸泡在水桶中,年幼的小軒會在這些間隙戲耍活魚。但也正是這些短暫的相處,待到活魚被斬殺成為盤中“美味”時,他開始天然地拒絕食用自己“好夥伴”的屍體。

2010年,剛上高二的他主動關注動物倫理問題,並漸漸意識到自己有成為素食者的可能性。從那時起,他用一學期時間減少肉食頻率,開始向素食者過渡。這一過程,並非坦途,在父母眼裏,這種轉變實為怪異,也因此爆發過家庭沖突。由於食素或食肉終究是一件極為私人的事,即使有父母壓力,他依然保持吃素,以致在兩年後,父母因為他吃素,也主動減少了肉食的食用。

清華素食協會會長柳濟琛食素的理由和張小軒十分相似。他原在飲食喜好上偏素,大一時無意看到素食協會的招新,加入後開始更多地接觸素食。出於對蛋白質攝入的考慮,他一度是“蛋奶素者”(即日常素食之外,還食用乳制品和蛋類食品),直到有一天,他讀到一篇關於工廠化養殖下牛奶及雞蛋來源的文章,讓他成為一個“純素食者”。那篇文章包含大量圖片,講述工廠化養殖下人類的“暴力”行徑:強迫奶牛不斷人工受孕、許多同籠的雞會被剪掉雞嘴以防止它們互啄、人類為了追求更鮮嫩的肉質將出生只有幾小時的牛犢與雛雞宰殺、有的直接送進絞肉機處理……雖然看到殘酷的“真相”,濟琛對動物倫理有著微妙的保留,在他看來,若是禽畜自然生產且無意孵化的蛋可以食用。同時,不因人類使用目的的死亡,如動物的天然毆鬥致死,這樣的肉制品也可以接受。

除了發人深省的動物倫理,還有一些素食者動機不同,因而也保持不同的素食方式,複旦大學的朱小河即是如此。在一些宗教節日,小河會短期食素。於他而言,這一切只是因為“生活需要儀式感”。他告訴記者,所謂的“食素者”其實范圍很廣,尤其在江浙一帶,古時講求每個月的初一和十五是齋日,習俗流傳下來,今人大多不知為何要在這一天食素,但依然會出於一種傳統選擇這種生活方式。在學校食堂的素食窗口,初一、十五的人流量較平時大為增多。

每一個少數群體生活在多數群體中都有不便,素食者生活在肉食者中也是如此。

小軒和濟琛坦承,他們都遇到過飯桌上的尷尬,但這其實“很正常”,是社團同學普遍遭遇的困境。若是在家中,一些堅持素食的同學,常出於對父母的尊重,不得不面臨兩難抉擇。在和長輩、同學聚餐的環境中,往往一桌餐飯也只有一兩道素食,遲遲不下筷也會被人詢問。對此,濟琛采取的策略是不斷喝水,或是吃一些素的小零食加以掩飾。大多數時候,同桌飯友並不會關心他的刻意選擇,但若問起,他會告訴對方自己是素食者,如果對方對此抱有濃厚興趣,則會私下再做交流。

小軒面對尷尬局面顯得更加坦率、徹底。對他來說生活在一個以肉食為主流的社區中,無法與肉食者相隔離,有不得已之處,這也正是素食協會存在的意義。“有人開玩笑說成立肉食協會,但我想說這個世界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肉食群體,在肉食這一點上,所有人都能團結起來。”

為了挑戰主流社群,素食者們積極地發起社會活動。2017年4月1日,在北京工商大學舉辦的高校素食聯盟籌備會議於素食者而言是關鍵一步。這次會議後,全國共24所高校的素食協會擬共同成立聯盟,旨在“弘揚和踐行無傷害、可持續的素生活理念”。

盡管對外宣傳如此,但素食者心中的“理想藍圖”到底是什么樣的畫面?與許多呼喚“平權”的社會少數群體不同,素食者對這幅藍圖多有猶豫。面對提問,小軒停頓多時,他坦承或許有“不寬容”之處,但他真的幻想過有“全人類素食”的一天。同時,他也意識到這近乎一件不可能的事,因為文化氛圍和飲食習慣著實很難改變。在他看來,素食運動如果太激進,或許會帶來其他的問題和災難。但小軒依然相信,在素食者與肉食者的緩慢博弈中,會有越來越多個體獲得素食的敏感。

根據新華社、上觀新聞、人民網、中新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營養 » 素食正在成為現代社會飲食的新潮流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