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國性教育的尷尬

中國性教育的尷尬

由中國人創立的全球性教育獎項——“一丹獎”,22日在香港宣佈成立。該獎項的創立者是騰訊主要創始人陳一丹,他捐贈25億港幣(約合21.08億元人民幣)用於設立該獎項。

“一丹獎”每年頒發一次,包括“教育研究獎”和“教育發展獎”兩個獎項,主要用於表彰全球範圍內為教育做出卓越貢獻的個人或不超過3人組成的跨界團隊。各獎項得獎人將被授予3000萬元港幣(約合2529萬元人民幣)的獎勵,其中1500萬作為獎金,剩餘1500萬用於資助得獎者研究或推動項目。陳一丹表示,設立該獎項是為了在全球範圍內推廣革新性的教育理念,進而推動全球教育問題的解決。獲獎名單將於2017年9月公佈。

在義大利電影《西西里的美麗傳說》中有特別經典的一幕,十三歲的雷納多和小夥伴們並排坐在海邊的水泥臺上,當他們看到美豔絕倫的女主角瑪蓮娜身著短裙和絲襪從眼前娉婷走過,小男孩兒們陷入到情欲漩渦。

如果說電影是生活的“漸近線”,那現實生活中十幾二十歲的青少年,在情竇初開的年紀到底是什麼樣子?他們對於“性”瞭解多少?又從何處知曉性知識呢?

不能正視“裸體”,給“大衛”穿裙子

不同于《西西里的美麗傳說》裡的義大利男孩,一定程度上講,中國青少年的“性啟蒙”完全滯後於其實際年齡。

近年來,女大學生“廁所產子”的新聞每年都會出現,甚至有些女孩直到肚子大了才知道自己懷孕……“性知識”的缺失折射出的是“性教育”的缺位,中國的青少年到底是從何處瞭解“性知識”的呢?

中國性教育的尷尬

如果一定要回憶最早和“性”這一字的交集,已經大學畢業生的女生小莊說,應該是讀初中的時候。“那會兒男生懂的特別多,同桌、前後桌幾個男生聊天,時不常冒出很奇怪的話,我們幾個女生偶爾聽到,裝作聽不懂的樣子。”小莊說,那是她的“性啟蒙”,後來慢慢聽懂了他們男生之間的對話,羞得面紅耳赤。

雖然總有人說男性的心裡年齡要比女生小兩到三歲,可在“性”這件事上,男生永遠走在前頭,甩了女生好幾條街。小莊永遠忘不了高中同桌鄭萌“給大衛穿裙子”的事。小莊回憶說,高中美術課本上有一張大衛雕塑的照片,就是特別有名的那個裸體雕像“大衛像”,因為有很清晰的男性下體,鄭萌看著就難受。

“有一天上美術課,鄭萌實在受不了再看到裸體的大衛了,她拿出便利貼,折了個小裙子,貼在了大衛像的下半身。”說起“大衛像”的故事,小莊忍俊不禁,“看到鄭萌的‘傑作’,我們幾個女生紛紛效仿,有折疊裙子的,有貼短褲的,還有人給大衛‘穿上’了衣服。”

其實,像鄭萌一樣不知道該如何正視“裸體”和“性”這件事的學生不在少數。小莊清楚記得,初中生物課本上有關於人體和生殖的內容,生物老師明確表示這一章不在考試範圍,自己看看就行。“很多人根本不看這一章節,或者直接翻過,或者沒人看到的時候悄悄的看,一方面覺得好奇,一方面又覺得看這些很難為情。”

七成男大學生通過網路知道性

在大學男生徐峰的記憶裡,剛上初中那會兒,他和小夥伴們都認為“接吻就能懷孕”,完全不知道人類生殖和繁衍生息的過程到底是怎樣的。

“上高中的時候,網吧管理還沒有那麼嚴格,中午、下午放學時候會跟幾個男生一起去網吧打遊戲,網吧裡有人看‘片’,十幾歲的年紀,好奇心驅使,我們幾個看了‘島國愛情動作片’。”徐峰說,你身邊總有一個小夥伴特別瞭解“那些事”,然後再傳播給我們。

2015年,山東大學發起調查,調查顯示,不論男生女生,網路成為獲取性知識的最主要來源,超過75%的男生表示他們接觸性知識最普遍的方式是通過網路。另外,同齡人交流和閱讀書刊也成為他們接觸“性知識”的主要方式,而與之相對的是,社會、學校、家庭在性教育中長期缺位。

中國性教育的尷尬

已經從山大畢業多年的童菲(化名),依然清晰地記得大學宿舍8人圍觀看“片”的情景。“不知道是不是我們那個年代的女生太單純,直到上大學,宿舍裡的幾個女生都不知道男女之間的那些事。”童菲說,出於好奇心,一個舍友從網上下載了“島國愛情動作片”,然後我們把宿舍門鎖上,幾個人像做賊一樣圍在一張桌子旁,剛看了一點,就面紅耳赤,不知如何是好。

其實,這樣的情景不僅出現在童菲的大學宿舍,小莊說,高中時在寄宿學校讀書,男生們不知從哪里弄來碟片,有時候下了晚自習,半夜圍在一起看片。

不到五成大學生用安全套避孕

5月9日,濟南大學學生韓聰在他的微信公眾號“濟南大學助手”上發佈了大學生性行為問卷調查。“一周的時間,共有3000餘人參加調查,收到有效樣本2627份。”韓聰說,濟南大學助手共有48000多人關注,以濟南大學學生為主,此外還有部分其他高校學生。

“之前看到北京師範大學、煙臺大學、南京理工大學等高校做過大學生性行為方面的調查,覺得比較有意思,也具有話題性,就在微信公眾號裡做了調查。”韓聰說。

5月15日調查結束後,“從橫向和縱向進行分析,不僅僅是總體資料,還包括了男生女生之間的不同。”韓聰說,資料顯示76.1%的同學可以接受大學時發生性行為,這其中男生91.7%的人接受,女生56.9%人接受。而有過性經歷的同學占46.2%,54%的男生有過性經歷,超過半數。

在韓聰看來,他的統計資料基本可以反映當今大學生對於性行為的看法。“問卷調查是匿名的,所以大家填寫時基本不存在弄虛作假行為,另外,我也將調查結果與北師大、煙臺大學、南京理工大學他們進行了對比,很多資料的百分比差距不超過5%。”韓聰說,例如第一次性行為發生的時間,以及同性戀的比例,都與南京理工大學的資料相差很少。

與性觀念開放的同時,性知識卻存在滯後,在提到的避孕措施中,選擇安全套的大學生不到五成,計算安全期,使用緊急避孕藥占了相當大的比例。無所顧忌的性行為導致了如今大學生未婚先孕的結果,女孩兒就只能面臨兩種結果:流產或者生下。眾所周知,流產給一個女孩造成的身體負擔難以估計。而選擇生下孩子,卻又需要面對周圍同學的鄙夷和社會的指責。

中國性教育的尷尬

性教育課在大學漸受歡迎

在韓聰的調查問卷中,第9題為“是否接受過學校正規性教育”,不出意料,80.5%的人表示沒有接受過正規性教育。無論在中小學還是大學,“性”都是個諱莫如深的話題,“性教育”更是處於缺位元狀態。性啟蒙大都來自“道聼塗説”和“無師自通”,有人甚至戲謔,大學生的“性”教育大都來自“島國愛情動作片”,很少通過像學校教育、社會宣傳等系統、權威、科學的管道獲取相關知識,亟須從科學和正規的管道“補課”。

二十年前,北京大學率先開設了“三寶課”——“人類的性、生殖與健康”,至今仍是全校最受歡迎公選課之一;後來,華中師大也開設了“性學概論”課程,學校裡流傳著“不上‘性學概論’,白上華師大”的順口溜。

2004年情人節,“大學生性健康修養”在山大正式開課,2010年,該課程被遴選為山東大學第一批通識教育核心課程,隨後,2012年被教育部批准為中國大學精品視頻公開課,成為國內唯一一門相關課程的國家精品視頻公開課,這門課程的授課教師馬保華一教就是十二年。

“在性教育這件事上一直都是缺位的,‘性’汙名化的現象影響著不少人。”山大教授馬保華坦言,越是懼怕談論這件事,學生就越是無法瞭解,更無法自我保護。

今年,馬保華的“大學生性健康修養”課在山大洪家樓校區和中心校區均有開設,分別安排在週三和週四。但是,因為今年洪樓校區的課程安排在下午一二節,5月25日來上課的學生只有20余人。“上個學期來上課的學生多,教室都坐滿了,不少人坐在窗臺上聽課。”馬保華說,大學生對“性”知識有瞭解的需求。

在馬寶華看來,近年來大學生的“性”開放程度逐年增加,同時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和群體在關心大學甚至中小學的“性”教育問題。

性是一個人在成長過程中所無法回避的話題,尤其是在性意識剛剛覺醒的青少年眼裡,它會變得很神秘,令人困惑。而正是這種神秘和困惑,吸引著青少年迫切地去瞭解它、認識它,甚至是嘗試它。

我國每年約有2200萬青少年進入性成熟期,在18—24歲的青少年中有48%的人發生過性行為;在有婚前性行為的女性青少年中,超過20%的人曾有過非意願妊娠,絕大多數為非意願妊娠訴諸流產。“中國青少年性健康狀況並不容樂觀,青少年性教育已刻不容緩。”

根據鳳凰、搜狐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兩性關係 » 中國性教育的尷尬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