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剩女是種自由的選擇

剩女是種自由的選擇

中國剩女:生造出來的“社會問題”

剩女:從無奈到瀟灑

過去兩年裡,謝小姐平均每個月就要相親一次,卻始終沒有遇到“真命天子”。這個英文名字叫凱倫的中國姑娘今年32歲,在上海一家媒體公司有一份體面的高薪工作。

有些人外形不過關,“不是太矮就是太胖,”凱倫對美國《洛杉磯時報》記者說,“有些人不夠溫柔。”

每隔一天,凱倫的媽媽就會打電話給她,話題不知不覺就會繞回到找個丈夫上來。最近一次,凱倫忍不住反駁:“現在離婚率那麼高,我一直單身不是更好嗎?”

不知從何時開始,“剩女”成了人盡皆知的專有名詞,專門指那些受過良好教育、面臨巨大求偶壓力的城市單身女孩。不過讓人困惑的是,這些女孩多數外表溫柔、內心堅強,是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的好姑娘。

中國越來越多的職業女性發現,她們找不到滿意的伴侶。有些女性則表示,苦苦尋覓多年之後,她們寧願享受自由的單身生活。

中國女性結婚的平均年齡的確在升高,在上海,這一數字已經從2007年的29歲增加到2012年的30.3歲。不過學者羅斯曼•雷克統計發現,到了35歲,90%以上的中國女性都結婚了。

“中國女性‘剩’的時間並不長,這讓‘剩女’這一稱呼更加可恨。”雷克說,“中國真正被剩下的,其實是那些生活在農村、沒有受過教育的窮苦男性,不過很少有人注意他們。”

中國剩女:生造出來的“社會問題”

女少男多“只是理論而已”

從理論上講,像謝小姐這樣的姑娘想結婚,應該有很大的選擇餘地。獨生子女政策和偏愛男孩的傳統,導致中國男女比例失調。

國家統計局的數字顯示,到2020年,中國適婚年齡的男性將比女性多2400萬。

小吳碩士畢業那年,父母到北京參加她的畢業典禮。她帶著父母參觀校園,路過籃球場,3人駐足觀看。小吳正在醞釀離別的小感傷,母親突然冒出一句:“你看,這麼多男生,你都沒給自己找到個伴?”

剩女是種自由的選擇

如今,畢業一年的小吳仍然奮鬥在“找個伴”的道路上。她很困惑,同齡的單身好男人都躲到哪裡去了?她絲毫沒有感到中國適婚男性比女性多。“那些只是理論而已。”她對記者說。

俄亥俄州立大學博士生錢越解釋了理論與現實的脫節:在中國人的觀念中,女性應該嫁給比自己社會地位高一些的人。在擇偶問題上,有一個多數人認同的“階梯”:“一等男人找二等女人,二等男人找三等女人,三等男人找四等女人,四等男人找不到女人。”因此,被“剩下”的就是一等女人和四等男人了。

留學歸來、名校畢業的小吳應該算作一等女人,別人給小吳介紹男朋友,學歷太差的她一般不會見:“不是我在乎,是對方會覺得傷自尊,時間長了會產生心理陰影。”

《經濟學人》稱,女性一旦步入30歲,結婚率就會急劇下滑,男性卻沒這方面的顧慮。據統計,男性娶比自己年輕的女性的概率,幾乎是女性嫁給較自己小的男性的概率的50倍。這種年齡觀差異加劇了女性婚姻前景的危機,年輕女性嫁人的概率更大,她們既可以嫁給同齡男性,又可以選擇年紀更大的男性。這樣一來,大齡女子勝算就小了,因為她們不得不與年輕女性競爭大齡男性。

“這樣的不平等不僅在中國存在,歐洲也將單身女性稱為老姑婆,而將單身男性稱為鑽石王老五。”夏威夷的臨床心理學家切爾薩•盧說,“讓女性知道,她們即使不結婚也可以在社會中扮演重要角色是很重要的。”

剩女成了“社會問題”

幾乎每個剩女背後都有嘮叨的老爸老媽。外媒稱,這些父母擔心在社會保障機制還不完善的情況下,女兒沒有子嗣、孤獨終老會晚景淒涼。

著急的不僅是父母,政府機構、學者,甚至某些商家都為剩女捏著一把汗,因為他們將剩女當成了潛在的社會問題。

《洛杉磯時報》稱,他們擔心如果剩女的隊伍不斷擴大,會導致人口結構不平衡,增加婚外情的發生率,還會降低房地產的銷量。

對於像謝小姐這樣的單身女性來說,想把單身這回事拋到腦後很不容易。除了父母的催促,各種相親、聯誼也紛至遝來,她還會收到交友網站的商業廣告。

謝小姐沒指望她的父母能讓她松一口氣:“他們是非常傳統的人,在他們的想法中,每個人都應該成家。我也想有個家庭,在我覺得合適的時候。”

剩女是種自由的選擇

不過,謝小姐堅持自己的時間表要面對很大的壓力。“女性的價值來自婚姻狀態,結婚是正常的,要是不結婚就是哪裡不對勁。”陳愉這樣對美國ABC新聞網剖析剩女的精神重負。她的書《30歲前別結婚》在中國非常暢銷。

美籍華人陳愉曾經當過洛杉磯市的副市長,38歲結婚,如今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她在書中不僅鼓勵女性充分實現自我價值,也傳授了女性尋找如意郎君的技巧。陳愉說,當代中國女性是中國歷史上受教育程度最高的一代人,但是她認識的一些中國女性把自己看作剩女而不是單身貴族。曾有一個22歲的女孩自稱剩女,“這種壓力美國人是很難想像的”。

相親必備:6個誘惑技巧 套牢優質男

在上海工作的32歲女性蘭芳(音),在南京長大。她也自願選擇單身。她在上海有一份不錯的工作,月收入2萬元。她說,在南京時,看到了太多的夫妻吵架,目睹了太多不幸福的婚姻;此外,男人太花心了。她說,自己在上海過著富足的生活,不需要改變什麼。

張瑜和蘭芳雖然只是少數,但她們的態度卻反映了中國婚姻的深層問題,那就是女性在婚姻中的權利無法得到保障。

首先是家庭暴力。資料顯示,有1/4的中國已婚女性遭受過家暴。遭受了家暴的女性,往往無法伸張自己的權利。在遏制家暴問題上,政府做得還不夠。

其次是財產權。根據2012對北上廣深等四城市做的調查,雖然在家庭購物上女性做出的貢獻超過70%,但只有30%的家庭契約上登記的是女性的名字。

一位北京女性表示,鑒於婚姻中女性權利得不到保護,“最理性的選擇就是保持單身。”

剩女是種自由的選擇

時代的印記

一個星期日的下午,張阿姨和于阿姨各自拿著女兒的照片到公園中參加“相親大會”。休息時,她們坐在木蘭樹下談起接近30歲還沒有成家的女兒。“在我們的時代,我不關注物質層面,我只是想找個談得來的男人。”張阿姨說。她年輕時,房子根本不是問題:“那時候還是計劃經濟時代,只要結婚了,單位就會分給你房子。”

有專家認為,剩男剩女都是時代的產物,與中國進入市場經濟有關。

女性的獨立和社會地位的提升也從側面助長了剩女的出現,“長久以來,婚姻曾是女性唯一的穩定生活來源,”“資深剩女”孫小姐對《洛杉磯時報》記者說,“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婚姻並不是生存的必需品,而且我們有新的夢想。”

這些夢想包括,女性尋求和伴侶的平等關係,以及追求浪漫和情調。“有人認為剩女要麼挑剔,要麼是勢利眼,她們的標準太高,”雷克說,“其實,她們不過是希望為了愛情結婚。在中國,這是一個很高的標準了。”

為了躲避父母逼婚,中國湖南長沙26歲的女性張瑜(音)最近選擇離開老家的安樂窩,隻身來到上海。到了上海,她結交了新朋友,並且體驗到了自由的感覺。她誓言,絕不結婚,也不再要孩子。她說,中國男人的觀念依然老土,但女人的價值觀卻發生了變化。看來,張瑜自動選擇成為“剩女”。在中國,“剩女”指27歲以後仍未結婚的“女性”。

根據新浪、人民網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兩性關係 » 剩女是種自由的選擇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