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靈魂伴侶,你需要嗎?

靈魂伴侶,你需要嗎?

相比起丈夫,靈魂知己這玩意兒更加高端,更加要求生活的武器裝備精良,更加要求女人的內心堅韌,所以,情商低等級的玩家還是先練練級。

你們所謂的靈魂知己,我更願意稱之為聊天情人。在一個女人長久而溫情的單身歲月裡,他英俊,性感,幽默,勾起她的小崇拜卻又不給予她大的承諾。有親切感,不畏懼也不尷尬赤裸相對,互相在心裡有一片位置卻不參與各自的生活。他們傾訴生活裡的困苦,撫慰各自的傷痛。

那一點點的感情,對於我而言,只是可控或是不可控的感覺而已。可控,便成了知己。不可控,擯棄萬難也會在一起。

生活中你也許真的會碰到這樣的男人。對於愛情他似乎沒有專一的可能,女人走馬燈似的換,但是他也不完全拋棄你。他一直在路上,你陪著他也好不陪著他也好,守候著他也好放棄了他也好,他只是那樣,和你隔著平行線的距離。他也結婚,卻絕對不是你。這樣的男人是午夜的taxi,游走於燈紅酒綠之間,但是,他不是不困也不是不累,只是偶有一天他停下來,坐上車的那個女人剛好成了他的依靠,無論是以情感之名,還是以金錢之名。你錯過還是沒錯過,與他而言,都不是非你不可的心態。

我曾經看過一個關於初戀的節目。一個臺灣的嘉賓說,破鏡重圓通常只出現在一種情況,就是這兩個人都生活得不如意,面對強大而痛楚的生活,他們覺得再次牽手,抵禦平淡和無趣的日子也許比一個人走下去要活得好一些。

我是贊同這個觀念的,如果其中一人,生活得那樣那樣地好,生活溫熱,家庭幸福,還有他鍾愛的小女兒,他是斷然不會放棄這一切來重新成全初戀的感覺。有些情人之間的感情,只存在於遠距離的張望,時間距離的糾葛,他們沒有辦法想像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另外一人靜默無聲系著圍裙在廚房裡忙碌。用那樣煙火的方式實現幸福,是他們無法想像的事情。你說他們之間有愛情嗎,當然有。不然,何以有淚水,有心痛,有糾纏。

靈魂伴侶,你需要嗎?

而如今這世道,愛情雖然著實萬能,這兩個字可以被小三用來逼退找上門來的大婆。這兩個字可以用前女友拿來作為分家產的工具。可是無論它如何萬能,都沒有辦法敵過鍋碗瓢盆的生活。生活軌跡是比愛情更令人無法放棄和抵禦的事情。如果我們的男主角依然事業風生水起,老婆優雅多金,女兒乖巧可愛,他是不是會重新來成全她的一簾幽夢?

你期待著一個男人拋開內心給你看內心戲,或是犧牲他現有的生活來配合你長久的獨角戲,是非常非常奢望的事情。所以為了成全女人,我們才有了電影。

我相信一個男人願意把這樣的一個女人留在生活裡,可以聊天,可以做愛。他們是和我們不同的物種,對於他們而言,理智是一種天性。即使成全某段愛情,他們也不完全放棄生活,他們把愛情和生活緊密聯繫在一起,以平等的名義。 

而女人不同,她們往往奮不顧身,破釜沉舟,天崩地裂,用愛情來征服生活。這便是為什麼男人以愛情之名來成全一個女人的生活,往往還湊合,女人放棄生活來成全一個男人的愛情,往往有點兒悲劇。

可是姑娘們還是問:如果既不是靈魂知己也不是炮友還是相愛呢?

那只能恭喜你姑娘,你找到了一種叫做丈夫的東西。

相比起丈夫,靈魂知己這玩意兒更加高端,更加要求生活的武器裝備精良,更加要求女人的內心堅韌,所以,情商低等級的玩家還是先練練級。畢竟,生活強大到你不可想像,幾年過後,你終於和我一樣,懷抱著一顆極大的誠意去努力生活,比起追尋有著同樣愛情感覺的靈魂知己,你更願認真尋覓一個同樣也不討厭吃榴槤的人。即使你找到,也是因為他先是生活伴侶也是靈魂知己,而不是因為他是靈魂知己就當他是生活伴侶。伴侶這個詞,比知己更加來得艱難。

靈魂伴侶,你需要嗎?

沒有靈魂知己的日子,你漸漸活得很滿意。

這個詞,是少女幻想的水晶球,而不是師奶燉肉的平底鍋。不要以靈魂知己的名義,去等不該等的人,去蹉跎不該蹉跎的青春。

身邊總能聽到朋友的分享,TA終於找到了自己的靈魂伴侶。每當問起對方靈魂伴侶的界定標準,總會聽到:“我們三觀一致,和對方在一起可以暢快交流,感到溫暖,哪怕是一個眼神,就心領神會,就像另外一個自己。”或許過不了多久,就會聽到因為性格不合、三觀不符等原因最終分開。於是有多了一名成員踏上了尋找靈魂伴侶的大軍中來。

尋找靈魂伴侶尋找靈魂伴侶

說到這裡,我心裡多少有點確定所謂的尋找靈魂伴侶,大抵是帶著自我的有色眼鏡去碰運氣或者也只是貼一個當下的流行標籤而已。

我相信人有靈魂,也有靈魂伴侶。在我看來就是精神和物質都能獨立,自足,並能相互支持、成長;能同甘,亦能共苦,共同尋找生命真相的旅伴。但是尋找靈魂伴侶,在瞭解到阿瑪斯的坑洞理論後,回歸現實重新去思考這個問題,覺得其實只是一場移情或者投射,或是為了回避童年創傷,幻想唯美愛情的自我催眠。

在解開靈魂伴侶的神秘面紗之前,我們來看一下那些熟悉的場景。

靈魂伴侶,你需要嗎?

在一段關係之初,我總能有情人眼裡出西施的感覺,即使我知道不完美,但我能原諒並不在意那些不好的地方,我覺得你就是那個人。此刻,我愛一個人,是愛著一個獨立的人。

當關係被拉近的時候,關係開始變化:我慢慢的把你變成了我自己,我對待獨立的你的態度漸漸成為了對另外一個自己的態度。也就是說這時候對自己的愛、討厭、挑剔全部都轉移到了伴侶身上。我開始受不了了,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當初瞎了眼,是不是選錯了,是不是該分手或離婚。或者開始了漫長的改變你的旅途,抱怨、指責、學心理學等行為接踵而來。然並卵,最終還是say goodbye!

有沒有發現,其實我們只是和內心的那個自己分手,對方是自己靈魂的“傀儡”。一個自己都無法給予自己幸福的人,又如何能給予他人幸福呢!

根據壹心理網、太平洋網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兩性關係 » 靈魂伴侶,你需要嗎?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