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長得不好看,怎麽找對象?

長得不好看,怎麽找對象?

無須對人類本性做精細的觀察就可以認識到,無論是鳥類、蜜蜂還是人類,都是同氣相求。在很大程度上,美女與俊男約會,"美學缺憾者"與其貌不揚者約會。社會科學家對這種"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的現象做了長期研究,並稱之為"同征擇偶"。我們當然可以想到禿頂、有才、富有,或者位高的"美學缺憾者"娶到了美貌如花的女人這種例外情況(例如伍德·艾倫與米亞·法羅,萊爾·拉維特與朱莉婭·羅伯茨,幾乎所有的英國搖滾歌星都娶了名模等),但是,同征擇偶依然很好地描述了人們在尋求他們戀愛對象時的取向。當然,同征擇偶並不僅限於美貌、金錢、權力,其他如幽默感之類的優點也能提高一個人的吸引力。但是,在我們的社會中,美貌比其他優點更容易決定一個人在社交金字塔中的位置與同征擇偶的潛力。

妳位於社交金字塔的哪一層?

想象妳到達晚會會場,剛一進門,主人就在妳的前額上寫了點兒什麽。他告訴妳不要照鏡子或者問別人。妳在會場轉了轉,發現會場裏男男女女的前額上都標著從1到10的數字。主人對妳說,妳的任務就是盡量找到數值最高,而且願意和妳交談的人組成一對。妳自然朝數字為10的人走去,但是他(她)看了妳一眼就走開了。接下來,妳又去找數字是9或8的人,以此類推,直到後來一個數字是4的人向妳伸出手,妳們一起交談。

這個簡單的遊戲描述了同征擇偶的基本過程。我們在現實世界裏玩這個遊戲時,實際上就是數值高的尋找數值高的,中等數值的與中等數值的配對,低數值的與低數值的牽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價值(遊戲中價值是寫明了的);對方的反應能幫助我們了解自己在社交金字塔中的位置,並且找到綜合情況與自己相仿的人。

對於那些位於魅力階梯最上層的男女來說,同征擇偶是好消息。但是,對於我們大多數位於中間或者底層的人又意味著什麽呢?我們能夠適應自己在社交金字塔中的位置嗎?我們該怎樣學著詮釋史蒂芬·斯蒂爾斯的老歌《碰到誰就愛誰》?這就是有一天我和倫納德·李還有喬治·勒文斯坦一邊喝咖啡一邊討論的問題。

喬治沒有說明他指的是誰,他向我們提出這樣一個問題:"有這麽個人,體貌不是很吸引人。這個人被限制在只能和與他有同等吸引力水平的人約會和結婚。除此之外,這個人還是研究學術的,無法掙很多錢來彌補先天的容貌不足。"喬治繼續說,把話題引到了我們下一個研究項目的中心:"這個人以後會怎樣?他會不會每天早上醒來看著睡在身邊的人想,'算了,我就這樣了'?或者他設法學著通過某種方法做出適應和改變,不再對自己充滿懷疑。"

美學缺憾者對自身美貌有限這個事實有一個適應過程,對此進行觀察的一種方式可以稱作"酸葡萄"策略-名稱來自伊索寓言《狐貍與葡萄》,我們從中可以了解到一種可能適應的過程。炎炎夏日,狐貍從田間來到葡萄架下,成熟的葡萄顆粒飽滿,顏色誘人,從藤子上倒垂下來,當然是最美的解渴之物。狐貍往後退了幾步,然後向前助跑,突然起跳去抓葡萄。不過,可惜沒夠到。它跳了一次又一次,但就是夠不到。最終它只好放棄,垂頭喪氣地離開,嘴裏都囔著:"我肯定這是些酸葡萄。""酸葡萄"的概念來源於這個故事,是說人們有種傾向,對得不到的東西就會反過來瞧不起它。

這個寓言告訴我們,當涉及美貌問題,適應性會產生巨大魔力,使人們覺得自己追不到的那些吸引力非常高的人(葡萄),變得不那麽吸引人了(酸了)。不過,真正的適應性遠遠不只是改變我們對世界的看法和排斥我們得不到的這一點。真正的適應還含有這樣的意義,即用阿Q精神,讓我們接受現實。

這些方法到底是怎樣起作用的呢?適應的方法之一:美學缺憾者可以降低自己的美學理想,例如,從完美階梯的9或10降低到與自身匹配的水平。或許他們會發現大鼻子、禿頂,或者牙齒不齊倒成了優點。人們一旦適應了這種標準,再看到某些明星照片,例如哈莉·貝瑞或者奧蘭多·布魯姆時,就會立即聳聳肩膀說,"我可不喜歡她那個又小又平的鼻子"。

人群中那些其貌不揚的人可以利用另一種適應方式:不改變審美觀,而是尋找其他優點;我們可以尋求,例如,談吐幽默或者心地善良。拿到《狐貍與葡萄》的故事環境裏,就相當於重新評價更容易吃到的不那麽多汁誘人的草莓,摘不到葡萄,草莓吃起來也比過去可口多了。這一原理在約會問題上是否同樣適用?

我有個容貌一般的中年女性朋友,幾年前在"默契"婚戀網站上結識了她現在的丈夫。她對我說:"妳看這個人,長相不值得一提,禿頂、超重、滿身體毛、比我大好幾歲。不過,我現在已經認識到這些東西都不那麽重要。我想找個聰明、有才能、有幽默感的人-這些優點他都有。"(妳註意到沒有?"有幽默感"在媒人口中早已經成為"其貌不揚"的代名詞了。)

因此,美學缺憾者有兩種適應方式:改變審美觀點,降低標準去適應並非完美的人,或者改變對人整體觀察的側重點,重新審視哪些品質重要,哪些不重要。把話再說得直截了當一些,考慮下面兩種可能性:(1)那些只吸引矮個子、禿頂男人的女士,一開始就喜歡配偶的這些特點嗎?(2)這些女人是否還是喜歡高個子、有頭發的男人,只是因為找不到,從而改變標準,把側重點放到非體貌特征,諸如心地善良或者有幽默感上了?

除了上述兩條適應途徑,盡管人類具有難以置信的適應一切的能力(參見第六章),我們還必須考慮適應能力在我們正在討論的這一特殊情況下不起作用的可能:美學缺憾者可能永遠不能真正認同天生條件局限給自己在社交金字塔中的定位(如果妳是個50歲左右的男士,心裏還一直想著那些30歲左右的女士會喜歡和妳約會,那就被我說中了)。這樣的適應失敗會帶來一連串的失望,因為缺少了適應,吸引力較差的人會不斷追求自以為配得上的美貌意中人,結果在求偶過程中屢屢受挫而倍感失望。如果他們找了同樣具有美學缺憾的人結婚,就會一直認為對方配不上自己-這種觀念對於戀愛絕對無益,更不要說長遠的共同生活了。

下頁圖中描繪了美學缺憾者對待和處理自己局限的三種方式,妳認為哪一種最為準確?

長得不好看,怎麽找對象? 

我把賭註壓在重新安排擇偶側重條件上,不過如何找出正確的側重點,這一過程本身就很有意思。

來源:鳳凰讀書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兩性關係 » 長得不好看,怎麽找對象?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