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憂鬱的藍——久德普爾

憂鬱的藍——久德普爾

久德普爾位於印度西北部,是拉賈斯坦第二大城市,僅次於齋普爾。久德普爾是西元1459年時拉索王朝(Rathore)的拉久德哈(Rao Jodha)王公所建造的。面積35066平方公里。

有許多種方式進入久德普爾,最貼切的方式是步行。離開了新德里的熱鬧與喧囂,來到這座小城,終於感覺真的到了印度—路邊隨處可以見到懶散的牛在行走,車開得都很慢,遇到更緩慢的牛也會小心避讓,街邊有歡跑的孩子,遇到陌生人會露出笑臉,孩子們很喜歡照相,只要你掏出照相機,便會有人湊過來,要求你給他或他們拍一張照片,店鋪開在左右,休憩的人們聚在一起,穿著紗麗的婦人們躲在蔚藍色房子的陰影裡。

久德普爾位於印度西北部,是拉賈斯坦第二大城市,僅次於齋普爾。久德普爾是西元1459年時拉索王朝(Rathore)的拉久德哈(Rao Jodha)王公所建造的。面積35066平方公里。

初來者到印度,總會有摸不到頭緒的焦慮,這個國度太豐富也太複雜,還好,我念叨著印度出生的英國作家奈保爾的話,他說:“印度是不能被評判的,印度只能以印度的方式被體驗。”

關於藍色之城的來歷,來自印度尼赫魯大學學習中文的小夥子張龍(這是他給自己起的中文名,本名叫尼龍,出生自印度比哈爾邦邦)介紹說藍色本是種姓制度中婆羅門階級的顏色,很久以前只有婆羅門階級的家才能使用藍色。但是在多年前,當地蚊蟲為患,這種模仿靛藍的顏色據說有驅蚊作用,於是居民紛紛把外牆塗上此色,漸漸地,久德普爾的舊城就變成藍色一片。

憂鬱的藍——久德普爾

在英國統治期間,久德普爾王國在所有拉賈斯坦王國裡是最大的,這裡也有新舊城之分,舊城傳統而蔚藍,新城簇新而現代。

印度是不能被評判的,印度只能以印度的方式被體驗。  ——奈保爾

久德普爾是一個充滿情調、適合小資逗留的地方。它精緻小巧,舊城區裡所有房子的牆壁都塗成藍色,內部也是一片淡淡的藍色,遠遠望去像成千上萬的藍積木。Lonely Planet推薦的Cosy Guesthouse在一個高坡上,站在伸出的陽臺上,密密麻麻的藍屋盡收眼底。早上起來,走上天臺,要一份早餐,坐在吊椅上,搖啊搖,一個上午就過去了。和風麗日下,滿眼是藍。抬頭一看,天空變成深深的藍灰色,像一塊人工做的幕布,有種不真實的感覺。印度很多城鎮,如齋普爾、烏代普爾等,都有成片房子塗成藍色,與久德普爾相比,只是數量沒那麼多、顏色沒那麼深,因此久德普爾被稱為藍色之城。至於為什麼整個城鎮都塗成藍色,沒有一個明確而固定的答案。據說藍色是印度最高種姓“婆羅門”的專屬色,就像中國古代“黃色”與皇族的關係一樣。

舊城區那彎曲狹窄的藍色街道很值得散漫地遊逛,可以細細品味那些門窗上的精美雕花,藍色的牆壁上還不時會見到各種宗教題材的繪畫和精心描飾的圖案,時間仿佛在這裡停止,一種陌生的歷史感糾纏上身。印度傳統文化沒有被替代是因為無法被替代,它有一種咒語般的迷惑力。行走在仄仄小巷中,不時看到身披色彩斑斕的紗麗的印度少女,在藍藍背景前徐徐走過,我就知道,這是北印度最值得停留的地方,幾百年來每天都在上演平平常常又耐人尋味的生活劇。

久德普爾離城約十幾公里有座皇宮,是當時宰相辛格所建,氣勢宏大,極盡奢華。現在變成了博物館和當地最高級的酒店。只要花上不到200美元,就可以住在皇宮裡,感受印度社會貧富懸殊和等級森嚴的傳統。還有一個鐘塔市場,規模很大,每天周邊的人都彙集於此,進行各種交易,在此可看到印度最絢爛多彩的紗麗,絕對的拉賈斯坦風格!

憂鬱的藍——久德普爾

久德普爾大片藍色的籠罩下,人們不會如藍色暗示的那樣憂鬱,就像泰戈爾的詩,有很多傷感元素,讀了你會感動,但決不傷痛。印度有太長的文明史,經歷了太多坎坷,她既高貴,又有點憂傷,這就是藍調的久德普爾。

梅蘭加爾古堡的七重門

在久德普爾,所有遊客的第一站就是梅蘭加爾古堡(Meherangarh fort),這就如同所有旅遊者到達北京,總免不了去一次天安門。當我們到達梅蘭加爾古堡的時候,天色已近黃昏,當地舉行了盛大的歡迎儀式,幾十頭盛裝的駱駝分列左右,錫克族的侍者戴著獨特的頭巾向我們敬酒,鮮花灑滿1459年建成的古堡小路,不遠處傳來音樂,當地的老人演奏著民族樂器,明快而燦爛,旁若無人,等我們離開了許久,音樂還在繼續。

古堡在久德普爾的舊城區,建築在100多米高的懸崖之上,是1459年拉久德哈王公建造,通體採用堅硬的黃色砂岩,在夕陽下閃爍著金色的光。後代的王公逐漸擴充,這裡一共有七道門,每一道門都有獨特的含義,主要大門(Jaypol)是因為辛格王公戰勝了比卡爾(Bikaner)戰爭,而勝利之門(Fatehpol)是為了紀念他們打敗了莫臥兒帝國的軍隊。

歷史的頭緒太多,反而找不到進入城堡的路徑。在鐵門之上可以見到十五個紅色手印,這是SATI,是當時的殉葬儀式,王公死後,遺孀們留下手印,然後配著王公一起火葬。聽到這個故事,多少有些悵惘。

這裡已經成了一個博物館,其中收藏了許多王公皇室的生活用品,典型的是各種轎子,形態各異,精美絕倫。而皇室寶座,各式珠寶,陳列在一起,也頗為壯觀。城堡內的宮殿也各異,不同年代有不同年代的風格,有的鑲滿彩色玻璃,豪華異常,有的貼滿鏡片,是跳舞表演的宮殿,當時的勝景還能回想。那些木質的窗櫺背後,依稀還有當年婦人們張望的影子。

憂鬱的藍——久德普爾

在最高的城堡處眺望

這裡已經是久德普爾的最高處,站在城堡最高的平臺上向外眺望,就是夕光下的蔚藍之城,如同濕婆的一滴眼淚,落在印度西北部的沙漠邊緣。臨來之前在網上找了不少藍色之城的照片,大多數也是從此取景,這裡是久德普爾最好的觀景台。

視野之內,都是塗成藍色的房間,一片片的藍,令人陶醉。這裡其實是一個炮臺,當年正是因為此處易守難攻才得以擊退一次次的進攻。炮臺上有各種炮,各種年代,有老舊的也有嶄新的,甚至有幾門炮上還有中國文字,細打聽才知道,這是王公幫助剿滅義和團所得到的戰利品。

需要有一點晚風,吹來不遠處的夕陽,時間可以靜置一段時間,再回過神來。天色慢慢變暗,藍色一點點沉寂在黑暗中,如同一曲藍調,尾聲處往往有些蒼茫。隨處可見鷹在天空飛舞,數量眾多,它們在此休憩。也可以見到城堡入口的tutu,這是當地人最普及的交通工具,類似摩托三輪,塗抹成五顏六色,配合著印度人天生熱愛色彩的天性。也能見到院子裡賣水的老婦,賣玩偶的婦女,臨走的時候,我們慫恿著去老婦的井邊買一杯水,最後沒有人敢去。

皇宮裡的盛宴

此次軒尼詩顯赫之旅的重頭戲是在烏麥·巴哈旺皇宮(Umaid Bhawan Palace)的晚宴。這是印度最奢華的酒店之一,與梅蘭加爾古堡遙遙相望。

這裡是印度皇室後期興建的最重要的皇宮,這座擁有347間房間的皇宮,混合了東西方的建築風格,形式上有些像泰姬陵。105英尺高的圓屋頂建築是受到文藝復興時期風格的影響,皇宮的高塔則是來自拉吉普特民族(Rajput)建築的靈感,皇宮內部華麗的鑲金傢俱和優雅的設計走的是裝飾藝術風格。皇宮于1997年改成文化遺產,每個房間仍舊保有過去輝煌的遺跡。

憂鬱的藍——久德普爾

作為酒店開放的只是其中一部分,另外一部分仍然是現任久德普爾國王的私人住宅。我們去的那一天,國王也在,第二天我們又在馬球場見到了他——一個長相慈善打扮很有風度的老者。

軒尼詩全球總裁培龍先生(Mr.Bernard Peillon)和酩悅軒尼詩亞太區董事總經理貝靖康先生(Mr.Mark Bedingham)邀請了一百多位來自亞太各地的生活鑒賞家,包括香港著名藝人任達華與他的妻子名模琦琦,影星鐘楚紅等人,都參加了晚宴。碩大的宮殿裡,氣勢恢宏,觥籌交錯間,品味著軒尼詩頂級的幹邑,這多少有點不真實。

深夜的酒店安靜,碩大的房間,陳設著這種精細的物件:銀質的小碗,純銀的刀叉,漂亮的毯子,在夜晚,似乎有夜行的鳥停在我的窗前,又倏然遠走,印度詩人泰戈爾說:“天空沒有留下翅膀的痕跡,但我已飛過。”

憂鬱的藍——久德普爾

購物

綁染、皮拖和披肩

在久德普爾,不能錯過Bazzar,從梭加地門(Sojati Gate)到鐘塔旁的沙德市場(Sadar Bazaar),延伸到新馬路New Road(又稱為Nai Sarak),有一連串龐大的市場。這一帶以綁染(Tie and dye)最為出名,這種織品稱為Laharia,花紋如同波浪或雲彩。購買的時候通常會卷成一條麻花卷一般,顏色鮮麗具現代感,價錢不高。

這裡的皮革拖鞋也很有名,設計通常比較印度味。舊市場內有幾家手工皮鞋店,拖鞋、皮鞋的樣子很是斑斕,差不多100元人民幣一雙。

這裡的開司米披肩價格便宜,種類繁多。所有賣披肩的小販都會說他們是給世界著名品牌做代工的,不過不太可信。

根據螞蜂網、新華、新京報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環宇掠影 » 憂鬱的藍——久德普爾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