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布萊頓——悠閒的日子

布萊頓——悠閒的日子

布萊頓是個能給人以震撼的城市,既迷人又充滿活力。數百年來,倫敦人一直把該地作為週末度假的首選。雖然是個海邊度假勝地,布萊頓其實也是個充滿激情,熱烈奔放的城市。這裡最先以作為皇家遊樂場而聞名,所以它總是帶著幾分野性。除了遊樂場和海灘外(這當然是訪客所喜歡遊玩的地...方),城市中其他地方肯定也會讓你讚不絕口。  

如今的布萊頓是個富於創意、激動人心、多彩多姿的旅遊勝地。除了英國一流的博物館——皇家行宮(Royal Pavilion)外,這裡亦有許多風味絕佳的餐廳和咖啡館,以及熱鬧的酒吧,其夜生活之精彩不亞於英國任何其他地方。諾曼.庫克(Norman Cook,英國著名DJ),又名胖瘦子(Fatboy Slim),是布萊頓本地人,經常在當地的酒吧打碟。附近的南區(South Downs)丘陵連綿,青翠欲滴,因此,不妨預留些時間出城探訪。

南英格蘭的景色與北方不同,沒有一望無際的平原和草場,卻是很多的小山包與遍野的樹林。小山包下鬱鬱蔥蔥的樹木圍繞著小鎮,小鎮的紅磚房大多是兩三層,一片熱鬧、富裕的景象,而全不是北方那種稀落的村舍。整個南方的城鎮大體連成了一片,那感覺好像是火車一直行駛在大倫敦的郊區。

中國的南方也是這樣,從深圳到東莞、廣州、佛山、直至江門、珠海,已然連成一片,看不出什麼農村的樣子了。南英格蘭更接近中國南方而與倫敦不同的還有那間或出現的工業圖景:水泥罐車、一堆堆的沙土、電纜、集裝箱、高壓電線……這些工業痕跡不禁使人感覺缺少了詩情畫意。

靠著車窗,突然想到旅居倫敦的朋友和我說過,英國這樣的天氣會讓人沉穩憂鬱,所以不適合小孩的生長,他的孩子回到北京就會笑得很瘋、鬧得很野,仿佛曬到了太陽,兒童的天性才會爆發;而英國的小孩講起話來都跟大人似的,一副沉穩不苟言笑的樣子,這就是英倫天氣形成的性格吧。

布萊頓——悠閒的日子

快到布萊頓了,車窗外地形的起伏更加突兀,穿過一個個涵洞和橋樑,眼前橫亙著一座真正可以稱為山的屏障,雖然沒有北京懷柔境內的那些山高,但卻寬厚綿長。穿過這座山下漫長的隧道,窗外的顏色鮮亮了起來,鮮綠的草地面積在逐漸擴大,灌木也被從海洋吹來的季風從暗灰描畫成了嫩紅。慢慢的,烏雲變成白雲,而白雲後面灰濛濛的天透出了清澈的仿佛只有海邊或草原才有的蔚藍。刺目的光芒直透過雲彩射下來。依山而建的房子一排一排的,紅磚少了、白牆多了,這正是海邊建築的特色。

走進布萊頓:擁抱陽光

布萊頓是英格蘭南部海濱城市,標誌性建築是英皇閣,布萊頓以其密佈鵝卵石的海灘而著稱。布萊頓大學是英國實力最強的大學之一,學校的科研達到了國際先進水準,其中許多科研工作者都是該領域公認的國際級專家。布萊頓其他地方的海灘大都是沙灘,而在布萊頓則以其密佈鵝卵石的海灘而著稱。英格蘭南部海濱城市的標誌性建築是英皇閣。

布萊頓真的到了。

人的一生,總有些場景永遠無法從記憶中抹去。從布萊頓火車站出來,站在皇后大街的山頂,陽光突然像久違的戀人一樣溫暖地擁抱你,光影清晰、色彩斑斕的街鋪順著山勢一覽無餘地展現在街道兩側,而道路的盡頭,就是粼粼波光下無盡的大海,美麗、悠閒、自由、寬廣。出了火車站,就仿佛是從陰霾潮濕的倫敦到了地中海的度假地,從忙碌紛亂的人間到了明媚輕鬆的天堂。

布萊頓——悠閒的日子

沿著皇后大街向海邊逛去,街上店鋪鮮豔的櫥窗,蛋糕、短裙、麵條、花卉,都讓人在暖暖的陽光下笑得不禁咧開了嘴。路口的鐘塔只有兩層樓高,但柱式、石券、山花、簷口、雕塑、拱頂,細部如建築模型般應有盡有,簡直就是迷你版的大本鐘,這就是精巧細緻的布萊頓風格。海漸漸清楚,由於道路是下坡的,海面消失的天際線仿佛有街道盡頭的兩層樓高,整個的海面也就這樣如同一塊幕帳般拉在了視野的前方,用無限遐想讓你忘卻了旅途疲勞,引著你繼續前行。

終於到了海邊,不列顛南端面對著英吉利海峽。沿著海岸的國王道繼續徒步遊蕩,心情就如同莎士比亞書裡的人物一般超越了時空的束縛。

在國王道與海邊沙灘之間,有灰藍色的欄杆分隔,這欄杆的顏色輕柔淡雅,即使沾滿了點點青色的鏽跡和白色的鳥屎,也不失海邊特有的乾淨。在布萊頓的岸邊,是各類大大小小的酒店、度假村、餐廳、酒吧、夜店和賭場,這是毗鄰大都市又逃避了大都市的奢華娛樂的伊甸園。

國王行宮:神秘色彩與異國情調

布萊頓不僅是平民的伊甸樂園,也是國王的度假天堂,這裡最出名的建築就是英王喬治四世在海邊隱居的行宮(Royal Pavilion)。

從海邊沿著東街向城裡穿過兩條小巷,就到了Royal Pavilion。那是建築師約翰·納什在19世紀初設計的奇妙宮殿,其外觀頗有印度莫臥兒王朝時期伊斯蘭的建築風格。而內部據說又充滿了中國情調,採用了很多龍的紋飾作為設計主題。

這個季節是海濱度假勝地的淡季,遊客稀少,松鼠在草地與灌木間窸窸窣窣地尋找食物。行宮也趁著淡季開始了內部維修,我無法看到傳說中的中式裝潢,只好靜立欣賞在枯乾間掩襯著,櫛比的穹頂、帳篷與尖塔。

布萊頓——悠閒的日子

行宮建築佈局錯落,每部分建築上都有“洋蔥頭”一樣的穹頂,穹頂上環繞著開了一排圓窗。在每一個穹頂的四角又配套豎立著四囪尖塔,尖塔的底座仿佛蓮花,頂端的造型又仿佛日式庭院的石燈或寺廟前的香爐。那牆頭和開窗的裝飾也是充滿了各色花瓣、三角、蛛網和“洋蔥頭”的形狀,這快樂的拼湊肯定讓後現代主義的建築師們也自歎不如。

在行宮旁邊,是Pavilion劇院,劇院依舊有伊斯蘭的穹頂;米白色圍牆的頂端,是如花瓣狀西域風格的雉堞;牆身上窗洞的拱券,不像哥特式的高挑、文藝復興的厚重,而是裝飾著像花瓣狀的伊斯蘭紋飾。

這組造型奇異古怪的建築應該算是哥特復興的產物。哥特復興是18、19世紀在英美出現的一股哥特式建築復興潮流,其早期在英國出現時明顯帶有嬉戲的意味,到19世紀才逐漸被建築師嚴肅地運用於各類公共建築。那個時代,哥特與東方建築所代表的含義是一致的,都是充滿了神秘與古怪色彩的異國情調。

喬治四世行宮周圍的大街、小巷佈滿了禮品店、服裝攤、精品屋,還有餐廳、咖啡館、酒吧、髮廊、旅遊接待站……這些建築大多是三四層樓,建築風格和材料因修建年代不同而各異,青石、紅磚、白灰牆,都帶著布萊頓精巧和隨意的性格。小劇場、博物館、圖書館、市民中心這些大型的公共建築也穿插在其間,無論是好友結伴逛街、戀人牽手漫步,還是自己一個人悠哉地遊蕩,都感到舒適、恬靜。享受著悠閒的也不只是遊客,信天翁也被感染了,它們一會兒在餐桌上溜達著找找麵包渣,一會兒又對著店鋪的櫥窗照照鏡子,明顯也沾染了皇家行宮的貴族氣。

布萊頓——悠閒的日子

到布萊頓另外一個必去的地方是Pier,那是一個長長的深入海中的棧橋,上面佈滿了各類餐飲娛樂店面,還有一個頗具規模的遊樂場。

當我走到Pier的時候,已接近黃昏,站在深入海中的棧橋,被晚霞中的雲天大海從三面擁抱。天空中飛滿了七彩的流雲,西下的太陽正好落在貼近海面的雲層之後,而這厚厚的雲層又正好退到了海天之間消散開去。於是,那一道橫在海天間無雲的天中便被夕陽浸染了金黃,這一道橫著的金黃向上與破雲而出的太陽相連,向下又在海面上影射出一條金色的波瀾直到面前。這一豎一橫,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金黃色十字架,毫無顧忌地展現在整個天宇,在它那耀眼的光彩下,雲朵、海水,周邊其他的一切顏色都變得驟然暗淡無光。

布萊頓是英國著名水彩畫家特納當年進行風景寫生的地方,而只有此時,我才明白為什麼特納在畫中會那樣肆無忌憚地揮霍著橙黃,以至於有批評者說他的畫是打翻了的黃色顏料桶。

冬季海邊的黃昏,天氣真的冷了起來。我順著長長的棧橋繼續流連,周邊沒有什麼遊客,仿佛是我自己一個人飄蕩在海上,或是遊走在童話裡。

行到棧橋的盡頭,是那海中的遊樂場,孩子們對遊戲的熱愛是超越季節與時間的,而這遊戲也就是他們眼中的生活。過山車、摩天輪、海盜船、旋轉木馬,在海天的落霞之間夢幻般地翻滾著,七彩的燈光也已點燃,晶瑩剔透,在遊樂場特有的電子音樂中閃爍,那簡直就是在海裡升起的一個童話世界。

布萊頓——悠閒的日子

快樂的孩子飛跑著從我身邊掠過,有的卻也不忘向我這個異鄉人燦爛地打個招呼。布萊頓也許就是這樣不同於倫敦和英格蘭其他雨霧中的地方,不只是這遊樂場,還有南部海邊特有的氣候,更能使人快樂成長,忘卻煩惱。

但布萊頓畢竟還是英格蘭,才想到雨霧,雨霧就來了。

我從棧橋戀戀不捨地跑回岸上,穿行過燈火點綴下濕漉的街市和店鋪,終於在花園街的一個咖啡店坐了下來。新鮮的麵包和熱氣騰騰的咖啡,就是童話中雨夜最好的晚餐。斷斷續續的小雨淅淅瀝瀝地把夜空洗滌成一塊藍色的寶石,那深藍純粹的無法描繪,晶瑩地放著光芒。太陽這時應已落入了海中,夜空中寶石深藍的光芒又從何而來呢?這也許很難找出答案,卻真的是布萊頓童話中的現實。鵝黃的燈光,紫色的白牆,清澈的櫥窗,五彩的塗鴉,路人的金髮,杯中的咖啡,手裡的杯子,還有面對這一切的我,都籠罩在了碧藍的寶石裡,也都成了布萊頓童話中的一部分。

根據中國青年報、螞蜂網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環宇掠影 » 布萊頓——悠閒的日子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