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北領地看星河

北領地看星河

這是一個隨著季節變更而迭替的環境:對於對比度和顏色來說,變化是唯一不變的;對於令人敬畏而壯美的奇觀來說——卡卡杜和烏魯魯-卡塔丘塔(艾爾斯山)國家公園是最好的例子;對於動植物豐富的多樣性來說,正如蓮花百合花之於沙漠花朵;又如令人害怕的鹽水鱷魚之於澳洲鶴——這種跳著優雅舞蹈著的鳥兒是北領地的象徵。 

澳洲內陸北領地以它多彩的風格而出名。就像你在有傳奇色彩的內陸酒吧、牛場或鄉鎮感受到的那樣。不太複雜,超越生活,巴不得和你分享一兩個冒險故事。 

熱情、友好、輕鬆,你一定會被這裡人們的精神所打動。 

英文名:Northern Territory

位置:北領地地處澳洲大陸最北端,被譽為“ Top End”,東接昆士蘭、西鄰西澳大利亞和南靠南澳大利亞,北與印尼隔海相望。北領地的中部和北部為平原,南部為山區和谷地,地勢南高北低。

行政區劃:達爾文及周邊地區,卡卡杜和阿納姆地,凱薩琳及周邊地區,騰南特克裡克及周邊地區 , 

艾麗絲泉及其周邊環境, 烏魯魯-卡塔丘塔及周邊地區。機腹下無盡的紅色大地上,早已乾涸的遠古河道以大量迴旋的線條作畫。淡黃色、棕色和紅色形成了反差不大的圖案。在亙古如一的太陽下面,大地是一座沒有邊際的圖書館,而那些圖案正是一本本書,並且,只與時光有關。

北領地看星河

傍晚,巨岩烏魯魯便開始變幻起最淡雅卻最驚心動魄的顏色來,淡紅、淡紫,在幾天中,我見證了它時時刻刻的呼吸:在清晨喚醒金黃的光芒,日暮亮出玫瑰色霓裳,星光下閃耀不滅的微光。無人能否認,生命,在它龐大的身軀中,無聲的綻放,不停不休。

烏魯魯/艾爾斯山矗立在澳大利亞中部深處的廣闊沙漠平原中,是澳大利亞最知名的自然標誌。這座著名的“岩石”高 348 米,周長約10千米。和冰山一樣,它的大部分體積位於地表以下。每個人來到這裡都會毫不例外地被震撼到,陡峭得接近垂直的岩壁,碩大無比的體積,讓周圍的一切都顯得非常渺小。

烏魯魯/艾爾斯山位於愛麗斯泉的西南面 440 公里、烏魯魯-卡塔丘塔國家公園之中。而卡塔丘塔則位於烏魯魯/艾爾斯山西面 40 公里處,又名奧加石陣。這些巨大圓頂岩石的歷史可追溯到 5 億年前。烏魯魯和卡塔丘塔對Anangu傳統主人來說具有重要的原住民文化意義,他們會帶領遊客徒步旅行,講述當地動植物、叢林食物以及原住民夢幻時期的創世故事。

這座具有紀念性地標以前稱為艾爾斯山 (Ayers Rock)。艾爾斯山是由歐洲探險家 William Gosse 在 1873 年命名的,經常有人把它誤拼為艾雷斯岩 (Ayres Rock)。目前烏魯魯由 Anangu 人和澳大利亞公園管理局共同管理。烏魯魯/艾爾斯山同時有著粗獷的美麗和重要的文化意義,來到這裡的遊客常被區內特有的靈性所征服。參加文化之旅,通過傳統主人Anangu原住民的眼睛看烏魯魯。

澳大利亞作為這個星球上最獨立的一塊陸地,具有最與眾不同的生態,因此,從境外飛來的旅客是絕對禁止攜帶任何食物、水果、種子的。可沒想到,從悉尼飛往內陸北領地也同樣禁止帶入任何水果和植物,於是,我便在進入機場大廳的告示牌前,“消滅”掉所攜帶的一大袋子水果。為什麼不呢,北領地廣袤無垠的土地對於整個人類都是無比的珍貴,而這乾燥的空氣中,吃些水果,再好不過!

北領地看星河

北領地的烏魯魯的就這麼暴露在陽光之下。在北領地,土著男人剛猛原始的狩獵技藝讓人頗為好奇。那是用一種硬木製成的矛、飛去來器等,是土著人千百年來人們賴以生存的工具。其中的用一個手臂長短的木板削製成柳葉形,並在尖端固定上一個骨質的小尖兒的工具便是擲矛器。使用它可以將長矛投擲的更遠,狩獵的效率便大大增加。

在北領地,土著男人剛猛原始的狩獵技藝讓人頗為好奇。

“這堪稱是人類的最早的工具之一。”在灌木叢裡一試身手,矛飛過灌木叢在數米開外插入紅土中;而飛去來器迴旋過午後的陽光,讓曠野中的我們有種遠離了現代文明的鬆弛感,和我們作為自然中之子該有的一點點彪悍。

烏魯魯是土著阿南古人的家園。而其所在的北領地是唯一由土著人管理的特殊地帶。這片廣大的區域足有整個澳洲大陸的六分之一,人口卻是寥寥。大片的紅色沙質地帶,一眼望去,荒漠曠野,阿南古人在烏魯魯周邊已經生活了幾萬年,因此,他們是這裡的不二之主。

阿南古人傳承著地球上最古老的繪畫藝術——點畫。

阿南古人傳承著地球上最古老的繪畫藝術——點畫。他們古老繪畫的一些基本表達方式頗為抽象:一組簡介的線條可以是河流、水道,也可表現彩虹;圓點的組合可以是太陽、星辰、石頭、火或者營地;線條和圓圈組合起來則表示路上的標記、營火、休息地等等含義;而除了抽象的線條和圓圈,較為具象的表達如雙腳表示路徑、半圓環表示坐著的女人等。

我走訪了烏魯魯那些既奇特又神聖的洞穴,在那裡,阿南人祖先們留下古老繪畫和岩雕,線條和圈點組成了阿南古人“神”一般的世界觀,這些繪畫在我看來,簡直跟我們從悉尼飛來此地的航班上看到大地外物一個樣,他們從天向地的俯瞰視角,讓大家不由得浮想聯翩。

北領地看星河

無聲的“狂歡”

在這片精靈般的土地上,那快巨石——烏魯魯(Uluru)以一種先知般的冷靜和王者之氣,永遠居於大地的中心。太陽和星辰升起又落下,好像都是圍繞著這巨岩。原住民認為,在世界尚未形成,他們的祖先從一片混沌中出現,四處遊蕩,創造了萬物,而眼前的巨石烏魯魯就是證據。

在這裡,去出席澳洲內陸最“星光熠熠”的盛宴——寂靜之聲(The Sound of Silence)自然是一生難得的奇妙體驗。這場全世界最奇特的戶外晚宴,在巨石前不遠處的一個小山坡上舉行,而當晚宴進行半途中,天色被夜幕完全籠罩的時候,所有參加者會被要求保持安靜,傾聽大自然的美妙交響。

這場全世界最奇特的戶外晚宴,在巨石前不遠處的一個小山坡上舉行。

沿著紅土路,我在一個小小的山坡前停了下來,沒有富麗堂皇的殿堂、沒有雄偉的城堡、也沒有流光溢彩的宴會大廳,沒有任何建築、任何的修飾。只有一根根小木樁標示出的一條紅土小徑。我順著小路走上山坡,眺望遠方。夕陽的瑰麗正好漸漸網住了荒原。黃色的草和綠色的矮樹只是一些調劑的色塊,而巨岩就在正前方,它的演出即將開始。

當侍者送上香檳的時候,烏魯魯便開始變幻起最淡雅卻最驚心動魄的顏色來,淡紅、淡紫。在夢幻的日落之後,灼熱的沙漠開始變得涼爽。每張餐桌點起燭火,野生肺魚、袋鼠、鴯鶓、原野沙拉,內陸最獨特的美味大餐在只有刀叉的輕微碰撞聲中開始。不知不覺中,暮色四合,繁星滿天在平坦的荒原之上似乎包裹了一切,僅僅留下腳下的大地。

北領地看星河

甜點之後,夜色更深,連桌上的小小燭火也熄滅掉了。人們故意壓低了音量卻抑制不住的興奮的交談聲、偶爾的杯盤清脆碰撞聲、腳步踏在紅土上若隱若現的噗噗聲全部消失了,只有寂靜,那卻是生命的聲音、是無聲的“狂歡”。

當侍者送上香檳的時候,烏魯魯便開始變幻起最淡雅卻最驚心動魄的顏色來,淡紅、淡紫。

一個清脆的女子的聲音誦讀了一首詩:“願平靜廣泛彌漫。願沙漠像金子一樣閃光。願閃爍的月光在你的路途上跳舞。女士們,先生們,現在和永遠,請傾聽寂靜的聲音……”晚宴的主持人——星語者,將手中鐳射燈射向夜空,那裡帶狀星河橫亙夜空,壯觀得讓人震顫。在澳洲原住民眼中,那是祖先的獨木舟,我們跟著光柱探索南半球的美麗蒼穹,獵戶星座、南十字星、仙女座、天蠍座清晰地掛在眼前,觸手可及,而周遭的萬事萬物,才是這藍色行星之上最輝煌的宴會廳。

而這場宴會,以最輝煌的落日、最璀璨的星河、最神秘的巨石一道,終於成為巨岩烏魯魯前的一場最寧靜無聲的“狂歡”。

根據藝龍網、太平洋網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環宇掠影 » 北領地看星河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