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200年萊茵浪漫"

我的目標是通過照片與人分享自然的奇跡,讓人們感受到周圍的美麗,我希望能夠為了後人保護自然。——邁克爾·梅爾福德

"200年萊茵浪漫"

真正的德國人絕不像一般人想的那樣固守成規,不懂得浪漫。恰恰相反,他們把浪漫兩字掛在嘴邊。不過,以日耳曼民族的認真性格以及對所有事物深究到底的態度,和對待幽默一樣,德國人是把浪漫當成一個重要問題來討論的。所以,像一切打上“德國制造”標簽的商品一樣,德國人說的浪漫一定是經過認真考察過,足斤足兩的浪漫。

所謂貫穿德南的浪漫之路,是因為沿途所經之地絕大部分是小鎮,古樸而寧靜,與大城市的氣氛完全不同而得名。自古以來,這條大道就扮演著聯系德、意之間通商路徑的角色,現在依然保存了中古世紀的繁華景觀,古意盎然,猶如圖畫般的綺麗風景吸引了許多遊客。

從杜塞爾多夫奢華精致的步行街西行不遠,就可以到達萊茵河旁。不遠處高聳的萊茵大橋上常有列車飛馳而過,這是高度工業化德國的一個縮影。而自科隆再向南,萊茵河開始回複了田園的容顏,古堡林立,沙鷗翔集,河中的綠洲上柳樹環繞,河水靜靜地流過去,時光仿佛駐留在這種輕輕律動的和諧之中。此時此刻,這種和諧統治了河兩岸的一切,包括遠處半隱半現的河灣和葡萄園……

早在200年前,德國浪漫主義時期的詩人和思想家們就被萊茵河的魅力所傾倒,為她奉獻了無數美麗的詩篇,因此有"200年萊茵浪漫"一說。公元1802年,克萊門斯·馮·布倫塔諾和後來成為他的連襟的阿希姆·馮·阿爾尼姆共同進行了一次文學之旅,沿途收集兩岸民謠和傳說,日後整理成民間詩集"魔術號角",其中有著名的"魔女羅蕾萊"。羅蕾萊(Loreley),德國著名詩人海涅詩歌的神話傳說故事中的女妖。這段河段彎多水急,往來的船只經常出事。相傳這是因為有個美麗的女妖羅蕾萊用她甜美的歌聲使得船夫神迷的原因。河道旁有披著長發的羅蕾萊的雕像。二十多年後,通過浪漫主義詩人海涅之筆羅蕾萊成為了萊茵河浪漫的象征。十九世紀英國最偉大的風景畫家,印象派先鋒威廉·特耐爾曾於公元1817年帶著素描本從科隆一路畫到美因茨。

無數的詩人、畫家、音樂家使這條兩岸點綴著古老城堡的河穀充滿了神奇的色彩。中等山脈的火山岩引發了許多礦泉。德國"葡萄酒之路"(Weinstrasse)在法爾茨森林旁通過。該州眾多的美麗景色常年都吸引著大量的遊客到此遊覽、休假和療養。

"200年萊茵浪漫"

然而萊茵河中部(德國城市賓根〔Bingen〕和波昂之間的一段),有像洛勒萊(Lorelei)岩這類的懸崖峭壁和不可勝數的城堡,仍然是美景如畫,遊客如織。瑞士境內的萊茵河位於阿爾卑斯山區;自巴塞爾以下直至下遊的勞特河(LauterRiver),萊茵河形成德國西部和法國的界河。然後它流經德國境內遠至埃默裏希(Emmerich);在埃默裏希以下,它分成多股岔流而形成三角洲地段,體現了荷蘭特有的景觀。

順萊茵河而下,地處聖·哥阿和聖·哥阿斯豪森之間有個地勢十分險惡的狹窄地段,右邊有巨石赫然突起,直刺雲天,這就是"洛雷萊山崖"。崖高132米、寬90米,陡峭的岩壁像一個美麗的少女亭亭玉立於萊茵河的彎角處。每當河水下降時,人們還可以清楚地看到危險的"七少女"暗礁,傳說它是由鐵石心腸的美女變成的。這些奇特的暗礁在落日餘輝的照耀下就像少女在梳妝打扮,姿態嫵媚迷人。自古已來,這裏暗礁林立、漩渦四起,給無數的船只帶來了災難,並由此產生了船夫被妖女洛雷萊的美姿及動人的歌聲所迷惑而喪身江水的動人傳說。這是萊茵河浪漫色彩的象征,每當遊船在此經過,羅累萊之歌就會響起,美妙的歌聲把人們帶進了童話般的夢境之中。

在萊茵河兩岸至今仍保留著五十多座城堡、宮殿的遺址,每座城堡都有它們自己的名稱。每一座古堡都有一段古老的故事和傳說,它記載著英雄們氣吞山河的業績及幽幽的兒女戀情。古老的城堡、迷人的傳說伴隨著遊者整個萊茵旅程。

萊茵河上遊瑞士北部與德國交界的地方,有寬達110米的萊茵河瀑布。膽大的遊人可以乘著小舟,隨波起伏直抵瀑布下面。萊茵河中遊,從賓根到德國波恩這一段,峽穀幽深曲折,景色十分壯麗,關於萊茵河的許多古老的傳說都發生在這裏。

在一個低沉渾厚的男聲報站中, 列車已近科隆。我起身正要將行李提往走廊, 回首之間, 卻忽然瞥見密實敦厚的房屋之上赫然聳起兩座黑黝黝的峰巒, 直插入雲,那一瞬間, 心驚了一下。火車在我一怔之間,已經駛近那一雙山峰,細看之下,原來尖塔之下又整齊圍繞許多高低參差的小塔,

生生把這雙塔拱衛成一派森嚴冷峻氣象。這種森嚴冷峻自中世紀始, 以哥特式的沉肅整整俯瞰了下界七百多年。

在二戰中, 整個科隆被盟軍炮火生生地化為瓦礫, 只有這七百餘年的雙塔, 神跡般依然屹立, 只不過外牆上添了很多硝煙印記,黝黑的容貌一直留存至今。科隆人在這留存的聳天雙塔旁開始了他們的重建,如今的科隆,繁華富足,安詳大度。科隆人總是取笑杜塞爾多夫人, 說他們雖然有錢趕時髦,卻仍然是村夫之流(“多夫”一詞,在德文中意為“村莊”)。科隆人熱情、平和, 行色間自有文化底蘊的疾徐有序。他們也確有足夠的自信:科隆廣播交響樂團是世界一流樂團, 科隆亦是許多德國媒體的總部駐在地, 同時也是除法蘭克福之外另一個聞名世界的博覽會之城, 科隆“ 4 7 1 1 ”古龍香水聞名遐邇, 一年一度的科隆狂歡節更是地球上除了巴西之外最大規模的狂歡節。當然, 科隆更有大教堂。

"200年萊茵浪漫"

走進科隆大教堂, 宏偉與壯觀自不必說; 宏偉之中自有一種空寂與讓人敬畏的東西。讓人腦海中浮現基耶斯洛夫斯基《兩生花》之中的場景: 維羅妮卡在台上演唱,《追尋上帝之路》莊嚴美麗得令人屏息的旋律在空曠的大廳裏回蕩。科隆大教堂比起翡冷翠、錫耶納等地的主教堂來, 建築不是一種風格,色彩對比也沒有後者那樣多彩而震撼。但是自有一種厚重、凜然的大氣在其中, 單純用“美”來討論有點輕浮, 這是讓人可以冥想、令人敬畏的一處, 無數的遊客來來往往,喧囂塵世, 在這裏仿佛都歸於無形, 只有這高聳的、沉穩得讓人難以置疑的穹頂, 逾七個世紀以來時時刻刻給人平和和安穩。

1248 年, 當科隆大教堂開始建造時, 科隆是僅次於巴黎和君士坦丁堡的西方世界第三大城市。現在, 科隆是萊茵河流域真正的文化中心,科隆的老城有中世紀的建築複原。科隆還是博物館之城, 這裏的路德維希博物館, 同一個家族幾年前在北京展出了路德維希捐贈藝術展, 彙集很多大師的經典名品。

從科隆登上萊茵河的輪船, 逆流而上, 可以經過德國以前的首都、“貝多芬之城”波恩。從船上看兩岸, 城堡漸次多了起來,葡萄園也逐漸映入眼簾。在沿岸平緩的穀地裏, 隱藏了無數田園風光的小鎮。

在波恩下來, 可以參觀貝多芬故居。我家裏曾有印著貝多芬月光奏鳴曲譜的啤酒杯墊, 就是在貝多芬故居買的。對於一個愛樂者來說,波恩同時還是舒曼的臨終之地。舒曼和妻子克拉拉淒美的愛情故事, 可以在波恩他們的墓地上緬懷。

1949 年之前, 波恩是個寂靜得有些默默無聞的小城, 原來的聯邦德國存著重新將首都遷回柏林的想法, 選了波恩作為一個臨時的首都。兩德統一之前,訪客們來到波恩, 都很難相信德國這樣一個經濟強國的首都居然是在這樣一個安靜的小城上。波恩是典型的德國小鎮, 有一所大學, 人口原來不到1 0萬。居民的生活很愜意, 絲毫與人們印象中的強國首都牽不上關系。現在, 波恩還保留有一半的政府機關, 這裏的博物館也很多。

從波恩前行, 竟淅淅瀝瀝下起雨來, 其時雖是初夏, 仍有微微入骨的寒意襲來。我不願躲入船艙, 聽任細兩在甲板上滴瀝,河面上漾起點點幾乎不可目見的漣漪, 兩岸的美景如畫。惜乎不能就在這兩岸的小鎮中住下, 聽著這細雨打在樹上、屋頂上, 旋律必定清脆可聞。此時兩岸沿河的屋宇,自我的長焦鏡頭裏望去,都浮漾著濕潤的流光, 紅屋頂開始有了一種灰灰的暖意, 對於遊客的視覺, 則是一種舒服至極的熨帖。想像此時自己即在這無數紅坡屋頂之下的一間,雨點敲在嶙嶙的瓦上, 由遠及近, 漸次沿屋簷落下, 從層層密瓦的屋頂和葡萄葉上, 一張張地敲將過去,仿佛是有韻律的琴聲, 在暗夜裏一波一波地回響。

船此時過了一個河灣, 離科布倫茨更近了。河面開始變得開闊, 我看到了一座大橋, 科布倫茨在天色初霽的萊茵河前方,與我遙遙在望了。

船到科布倫茨,時值黃昏,遠遠地,萊茵河上金光洋溢,給美麗的“德意志之角”勾勒出了一道迷人的金邊。這裏是摩澤爾河和萊茵河的交彙處, 由此兩個方向,便可上溯到兩段風光不同, 但同樣浪漫之極的航程。摩澤爾河的葡萄酒是德國最好的,對於我這個葡萄酒迷來說, 摩澤爾河也是令人心馳神往之地。

古堡像珍珠一般密密綴在萊茵河的兩岸,還有兩岸數不勝數的美麗小鎮。德國城堡協會就設在剛剛過去的布勞巴赫附近,如果你想購買古堡,只需要在這兒辦個手續,交納1馬克即可買下一座城堡——只是你同時也有義務在不破壞古堡外觀的前提下整修城堡的內部, 這可是動輒耗資幾十萬馬克的工程! 船從此地向南直至賓根,是一段真正的童話之旅。潔白美麗的聖什未林教堂標志著另一個美酒中心——博帕特到了, 據說一側的山坡上就至少種植了近1 5 0 萬棵葡萄。

再往下的航程至今回想起來像是一幕幕變幻的蒙太奇: 有鼠堡、貓堡的傳奇故事; 萊茵岩城堡、施特倫貝格城堡飄在上午陰晴不定的天空裏;洶湧澎湃的萊茵河一過了七少女暗礁就變得平靜如處子, 連岸邊的古堡名字也變得溫柔起來, 像美麗堡、美好岩碉堡等。

曾經沉醉於瓦格納歌劇的我, 在這串串傳奇童話般的美景漸次遠去時, 總想知道萊茵的黃金究竟藏於何處。沒有答案,只有迎面而來的河風和天邊的白雲。我站在船頭, 眼前一陣空茫。清風徐來, 萊茵河之美混雜厚重與輕靈, 曆史與童話, 人文與自然,很難一語道明。所以萊茵河被德國人稱為“父親河”、“命運之河”, 認為它就代表了德國的曆史與德國的浪漫主義精神的原因所在。

來到呂德斯海姆住宿, 這是萊茵河穀最美麗和最著名的小鎮之一, 讓我倍感親切。石子路、窄巷、老宅子, 更有快樂的民歌和大杯的美酒, 處處讓人驚喜會心,古老的屋門上雕刻著美麗的玫瑰, 下午的小巷裏空無一人, 直讓我想起遠方的江南。夜晚, 在著名的“咽喉巷”的老餐館裏, 我在歡樂的民歌聲中整晚痛飲美酒,幾分醉意之中, 看見一整桌歡樂的老人和著台上的歌聲在桌旁手拉手歡唱, 老人們對我微笑致意, 邀請我加入他們的行列; 在歌聲和美酒中,我記住了萊茵河畔這個美好的, 有著明亮月光的夜晚。

美因茨是美因河和萊茵河交彙之處。五個多世紀以前,約翰內斯·古滕堡在美因茨發明了活版印刷,這一發明在歐洲文化史、政治史上的意義極為重大。他首批印刷的是聖經, 沒有他就沒有聖經的流傳, 馬丁·路德的新教改革也斷不會如此深入人心。也許正因為美因茨以古滕堡之城著名, 它現在仍然是德國媒體大都之一, 德國電視二台( Z D F ) 和無數報紙, 出版社總部均坐落於此。除此之外,美因茨還是個美麗的古老城市, 城中的主教堂是神聖羅馬帝國時遺留下來的六塔型,十分有特色。

"200年萊茵浪漫"

對於我這個葡萄酒迷來說, 萊茵河穀地的美因茨和它對面的威茨巴登是我最愛呆的地方。因為附近就是德國產最好的葡萄酒地區。由於氣候寒冷,德國以出產白葡萄酒為主, 大多采用單一品種的葡萄, 其中最有名也最為我們所知的就是雷司令。當年德國人將這個葡萄品種引進到中國的煙台,這就是現在張裕葡萄酒的曆史由來。萊茵河由南向北經過萊茵普法茲(Rheinpfalz)、萊茵黑森(Rheinhessen),就在美因茨附近突然轉了一個90度的彎,變成了向西流,意外地提供了這一塊西南的向陽斜坡,30公裏後在賓根附近又掉頭向北, 進入萊茵河最狹窄的峽穀。這塊向陽斜坡就是著名的萊茵高(Rheingau),乃是德國最頂極的葡萄酒產地,在德國的地位就好比波爾多在法國。早在六個世紀以前, 萊茵高就以出產優質的葡萄酒聞名全歐。其中最好的一些酒莊, 多個世紀以來,始終保持了最頂級的品質。

10年前, 我們跟著趙傳在收音機裏嘶啞地唱:“只要我有音樂和啤酒”。顯然慕尼黑是全世界最合適唱這句詞的地方。

登上火車或是巴士, 窗外景色永遠是這么整齊美麗。只是再上來的乘客們的口音已不似北德居民的靈動清逸。他們嗓門宏亮, 臉膛紅潤, 走起路來昂首闊步,毫不顧忌, 興高采烈地挺著碩大的肚子在車廂裏走動。德國朋友告訴我, 這就是巴伐利亞人典型的肚腩與走姿了。

巴伐利亞人有太多可以值得驕傲的地方, 也難怪, 它的國民生產總值幾近德國的三分之一。寶馬汽車, 拜耳藥業、巴斯夫化工, 盡集巴伐利亞;拜仁慕尼黑隊是全世界球迷心中的偶像之它更是世界上啤酒的故鄉, 釀造了世界上最好喝的啤酒; 音樂方面, 僅慕尼黑一地就有好幾個世界一流水准的交響樂團。

這種巴伐利亞式的驕傲在慕尼黑尤為明顯。當地無論男女老少, 一概體型寬闊, 大塊吃肉、大杯喝酒、笑聲爽朗。一望而知,這是長期樂天富足的表現。他們說自己的方言, 有自己的民族服裝, 男子的皮褲, 女子風情萬種的長裙, 生氣勃勃地昭示著這兒與德國其他州不同。

慕尼黑是世界上少數直接影響曆史進程的城市之一。同時,它很久以來就是世界文化、藝術中心之一, 不愧為“熱情智慧的世界之都”。對於一個球迷或者樂迷來講,到了慕尼黑, 簡直就不想再走了, 偏偏我兩者都是。

門德爾松在1 8 3 0 年曾這樣寫道:“慕尼黑人對音樂有著異乎尋常的敏感,並且通過諸多的方式磨練著他們傾向天籟的觸角。”慕尼黑有史以來就是一個古典音樂之城, 熱情的慕尼黑聽眾們擁有無可匹敵的藝術氛圍。

在慕尼黑, 似乎每天都會有令人激動的事情發生。瑪利安廣場上德國最大的咕咕鍾, 每天小人出來轉動的時候, 總是有很多人仰頭觀看, 非常有意思。

周遊慕尼黑, 先到瑪利安廣場沒錯, 這裏是新市政廳所在的地方。從瑪利安廣場到皇家啤酒館也不遠。當年希特勒常常在這裏集會。誰第一次來到這裏,都會被巴伐利亞人喝啤酒的氣勢嚇住。這裏幾乎有一個市內體育館那么大, 而且所有的桌子擺放像是電影“陽光燦爛的日子”裏的大長桌子,怪不得是個集會地點。壯碩的巴伐利亞少女穿著民族服裝, 兩只手舉了 1 0 升啤酒在碩大的啤酒館裏來回穿梭, 著實是巴伐利亞一景。

從瑪利安廣場到聖母教堂, 走路就可以到達。聖母教堂的雙塔是慕尼黑的地標。登塔可以看見遠處的阿爾卑斯山脈綿延不絕。

著名的英格蘭公園, 有大群的天鵝在湖中緩緩遊弋, 是美妙一景。公園是在馬克西米利安一世統治時按照英國的公園藍本建造的, 樹林茂密, 布局邃幽,為全歐著名的公園之一, 與倫敦的海德公園、巴黎的楓丹白露齊名。仙女宮也值得一去。從容時還可到奧林匹克公園裏好好散散步,這是一個現代的標志建築。從奧林匹克公園可以看到寶馬B M W 總部那新穎的外形。晚上1 0 點, 皇家啤酒館裏仍人聲鼎沸, 座無虛席。台上仍有巴伐利亞男子著傳統服裝,奏著歡快的管樂。什么事也改變不了巴伐利亞人熱愛生活、追求快樂的天性, 這就是他們的傳統。

巴伐利亞人對路德維希二世的性格有精煉的描述:高貴睿智、追求完美、沉醉於世俗的快樂,心胸博大,樂於接納來自全世界的客人。這也是慕尼黑這座城市的性格。怪不得馬丁?路德曾說:“如果我要多次旅遊,沒有什么地方比士瓦本和巴伐利亞更吸引我的了,因為這是兩個可愛的地方,充滿友善,殷勤好客。"

根據新浪網、鳳凰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環宇掠影 » "200年萊茵浪漫"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