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突尼斯:悠久文明和多元文化的融和之地

突尼斯:悠久文明和多元文化的融和之地

如果一定要找一個動詞來形容突尼斯之旅,“傾聽”似乎比瀏覽、觀賞等更合適,或者說節奏是我此番尋城最大的感知。神秘悠揚的阿拉伯音樂節奏,在突尼斯混合的氣質中若隱若現,並不凸顯卻蔓延在每一道風景間,曆史遺跡、城市建築、自然景觀,甚至是沙漠裏的綠色球場、撒哈拉的沙以及地中海的水……

“紅蜥蜴列車之旅”是突尼斯的特色旅程之一。幾乎每個到突尼斯旅遊的遊客都不會錯過這個精彩的旅程。紅蜥蜴列車將帶你往返於麥特勞伊和萊德耶夫之間,這條狹窄的線路是十九世紀末由法國人修建並用於運輸磷鹽酸的。1995年,突尼斯國家鐵路公司對其進行了改造,此線路至今仍然保持了其原有的風貌,供遊客參觀和遊覽。紅蜥蜴列車本來是法國送給突尼斯國王的禮物,至今車廂上還保留著“Royal”字樣和皇家標志。因車廂通體都被漆成深紅色,又穿行在南部的黃土峽穀中,大家就給它起了一個形象的名字“紅蜥蜴”。雖然已經是普通的觀光火車,但依然保留了當時的豪華真皮一等車廂、扶手軟椅二等車廂,以及普通三等車廂之分。車廂間采用古老的掛鎖式連接方式,車位是露天的,可以看到360度的全景。一路翻山過隧道走進塞勒德家峽穀,兩旁都是刀削斧劈的絕壁,沿途廣袤幹裂的大地,難得一見的水源,以及頑強生長的棕櫚樹,都是難得的風景。

突尼斯:悠久文明和多元文化的融和之地

在突尼斯,黃色就是撒哈拉沙漠,神秘而一望無垠。這裏有三毛遺落的詩與夢、喬治·盧卡斯的奇詭想象……但對於久居於此的柏柏爾人來說,沙漠卻是他們樸素而永恒的家園。茫茫撒哈拉沙漠鋪展開來,在玄黃裏留下印記。不論是乘坐豪華的紅蜥蜴列車深入綠洲內部,還是乘坐一頭單峰駝顛來顛去;若想與沙漠有次完美接觸,這樣匆匆而過都是不可行的。只有深入大漠深處,在沙漠帳篷酒店住上一晚,或是在馬特馬他洞穴酒店過上一夜,獨享沙漠的華麗浪漫,才能真正領會到沙漠的魅力所在。

沙漠帳篷酒店就像沙漠腹地藏著的一個小小伊甸園,裏面的一切都那樣原始,好像來到了撒哈拉土著的村落。一頂頂黑色白條紋的帳篷就搭建在沙子上,帳篷內有舒適整潔的帆布床,嶄新的亞麻毛毯鋪在突尼斯傳統的地毯上,地毯下面便是沙子。雖是帳篷,卻比當地遊牧人的住所奢華很多,帳篷外不僅栽種著各種植物,竟然還有一個遊泳池,這在沙漠中是絕無僅有的。帳篷營地後面便是一望無際的撒哈拉沙漠。爬上高高的沙丘上,脫掉鞋子,赤足走在沙漠裏,腳下的沙子細軟舒服,微微有些燙。當撲面的風沙揚起時,每個毛孔都充斥著細沙。

馬特馬他是北非原住民柏柏爾部落的總稱,作為電影《星球大戰》取景地,已經吸引著世人的目光,然而令人更感神秘和向往的是柏柏爾人的穴居生活,穿過低矮的院門走進小院,簡陋的洞穴就是他們的家。原始的洞穴分為上下兩層,下層是臥室、廚房和作坊,上層則是用來存放糧食等雜物的。這種穴居式建築與陝北的窯洞有些相像,只不過他們是先向下挖一個直徑約10米,深達6-7米的大坑,然後再沿著坑壁挖出居住的洞穴,坑底中央便成了露天小院。目前為數不多的穴居房間已經成為遊客們追逐體驗的對象。

說起藍色與白色的小鎮,很多人可能最先想起希臘聖托裏尼,就如同提起江南水鄉,最先想到周莊,其實江南還有南潯、同裏……地中海北岸的突尼斯也有西迪布賽,因其永遠如夢的藍色門窗和雪白牆壁,被人稱為“藍白小鎮”。這裏被很多旅遊雜志評為“世界十大浪漫小鎮”之一。

層層疊疊的白色房屋沿著蜿蜒曲折的石板路蔓延開來,黑色鉚釘裝飾的藍色大門配上藍色鏤窗,不由得令人想起阿拉伯的一千零一夜。街道兩旁是一些販賣雕刻銅盤、布偶、皮件等紀念品的小店,並有幾處露天咖啡館,休閑而愜意。坐在依山臨海的咖啡館裏,試抽一支水煙,也可以品上一杯松子紅茶,觀夕陽漸墜,是何等的醉人美景。

沿著曆史的脈絡走過,聽每一塊磚土在低述著突尼斯的昨天,比起突尼斯城的曆史厚重感,哈馬馬特的古老顯得輕松且愉悅。

這是一個與世無爭的古老漁港,是世界上最富庶的地區之一,也是突尼斯最重要的海濱療養地。老城牆包裹著的古城緊鄰大海,在要塞上,你可以俯瞰整個海濱。漁民在黎明鏗鏘的號角裏出發,商人在麥地那的日光裏悠閑地討著價,在突尼斯人眼中,哈馬馬特是最適合居住的地方。

肉肉說古老的哈馬馬特是由腓尼基人創建的。老城的最高建築是古堡,呈正方形,邊長40米,牆高15米,牆頂寬約3米,只有一道門可以進入。緊挨著古堡是12世紀哈馬馬特一位酋長的陵墓,如今,古堡和陵墓已成為哈馬馬特的象征。站在古堡頂上,近處的老城和遠處的海灘旅館盡收眼底,古往今來的建築形態交相輝映。

在曆史與現實中穿行,腦海裏不斷串聯著片段的景致,逐步具象著這個國家的輪廓——突尼斯,是客觀且包容的。若你好奇,它便會領你走過繁華街道,穿越亙古孤獨,讓本來的陌生變得親近而友善。它是繁華卻守舊的,是喧囂而沉默的,是倉促而從容的……想來突尼斯人都在用這種矛盾又深沉的方式愛著他們的故鄉吧。站在曆史的灣流中,他們只能堅定地說:“我們是世界人”。

“人說生命是一場盛宴,可很多人都在挨餓。”——這句話同樣適用在旅行當中,每一次出發,每一處走訪,無不在豐滿著內心,開闊著感官世界。正如在到達凱魯萬之前,對“聖城”的認識,僅限於耶路撒冷和麥加。

突尼斯:悠久文明和多元文化的融和之地

凱魯萬,阿拉伯世界的第四聖城,整個城市因清真寺而盛,有“三百清真寺之城”的美稱。雖然是誇張的說法,但沿途確實見到不少清真寺的尖頂、喧禮塔半露在街旁巷內。凱魯萬在曆史上有著崇高的地位,而且也是個偉大的宗教中心,是突尼斯人的精神家園。相比於首都突尼斯市時尚而現代的海濱風情,聖城凱魯萬則把我們真正帶入了伊斯蘭的世界。一座座清真寺低調而肅穆地佇立在這個莊嚴的星月之國,身著傳統阿拉伯服飾的穆斯林教徒,唱著亙古不變的贊歌。

突尼斯並不是一個龐大的國家,看著地圖也曾經懷疑是否值得用那么長的時間在此停留。然而它就是具備這樣的魔力,在你所行過的路途中,每一天都是嶄新的,只依靠一條統一的曆史線索,串聯起若幹場景的文化碎片,像陽光下的碎鑽,各自閃耀。在這個時空裏交織著曆史與現代的矛盾、氣息中綜合著多文化風格的國度裏,藍天白雲僅僅成了陪襯。

很巧,欣賞過了羅馬與維羅納世界兩大鬥獸場後,今次,又站在了埃爾傑姆的圍牆之下。比起突尼斯的其他遺址,這裏算是保存相對完好的。站在鬥獸場頂層,俯瞰全貌,依稀可還原當年的場景與層次,殘存的圍牆堅毅地站在現代文明中,控訴著那個血腥的年代,風灌過石縫,宣敘著幽怨的聲響。19世紀中葉,法國大作家福樓拜將埃爾傑姆鬥獸場稱為“羅馬帝國在非洲存在的標志和象征”。1979年,埃爾傑姆鬥獸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名錄。撫摸著鬥獸場石頭的紋理,仿佛能聽到野獸的嘶吼,人們的歡呼,出征的戰鼓和角鬥士在日光下慘烈的嚎叫,而背景,是深厚而雄壯的贊歌及被鐫上血色的天幕。現在,我們得以用平靜的心去追溯曆史的蹤跡,用現代的方式賦予鬥獸場更鮮活的生命和新的存在方式。

野鴿子劃過天際,留下唏噓的哨音在埃爾傑姆的上空回旋。

達人支招:

1、突尼斯當地建築物顏色比較單一,以灰色白色為主,想讓你的個人照片出彩的話,不妨佩戴顏色靚麗的飾物會更有美感。

2、當地不能直接拿人民幣兌換第納爾,所以要在國內換好歐元或者美元,在當地再換成當地貨幣。

旅行記事本:

1、當地柏柏爾人小孩可能會邀請你去參觀他家的私人穴居,有興趣的遊客可先同他們談好價錢,再前去參觀。

2、藍白小鎮位於突尼斯市東北方向17 公裏處。在突尼斯市火車站乘坐TGM 火車,35 分鍾左右即可到達。

旅館種類

突尼斯的旅館可分成兩類:一個是歐比吉斯迪強斯國際旅舍(AubergesdeJeunesse)。一個是由政府經營的麥森迪斯強斯旅舍(MaisonsdesJeunes)。歐比吉斯旅舍的每一間旅館各有各的特色。例如在突尼斯由主教住所改建的旅館,以及在霍德所昆(HoumtSouq)古色古香的大客棧。政府經營的麥森旅舍,全是兵房所改建的建築物,統一價格,最便宜的旅舍是多人一房的合宿,這些地方不適合女性居住。

購物

1、突尼斯手工業構成了名副其實的文化遺產,受突尼斯國家手工業局(I’ONAT)和管理。遊客可以在ONAT下屬機構的商場之一、索科帕、集市或紀念品店裏找到所有商品。金銀細工制品主要集中在突尼斯市或傑爾巴島的集市上。

2、布爾吉巴大街:被譽為突尼斯的“香榭麗舍大道”,道路中間是人行道,樹木四季常青,兩旁建築可謂“東西合璧”,銀行、商店坐落其中,這條街值得逛一逛。

3、突尼斯伊斯蘭教區:可以購買到首飾、銅盤、皮包、水煙筒、陶器、布料、香料等,還有東方面點和當地特色水果。

根據第一旅遊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環宇掠影 » 突尼斯:悠久文明和多元文化的融和之地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