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上帝制造了陡坡,但是我們,讓陡坡為我們服務,讓陡坡存在,讓陡坡延伸”

“上帝制造了陡坡,但是我們,讓陡坡為我們服務,讓陡坡存在,讓陡坡延伸”

深秋的拉沃葡萄園這是11月12日在瑞士西部拉沃地區拍攝的梯田式葡萄園深秋景色。連續近一周秋雨過後,瑞士拉沃梯田式葡萄園迎來一個晴朗周末。尚未完全凋零的葡萄葉子已盡數變成橙色或黃色,雪山映襯下的深秋葡萄園美如畫卷。拉沃是瑞士著名的葡萄酒產區,葡萄種植最早可追溯到11世紀。一千多年來,這裏的葡萄園和散落其間的村舍仍維持傳統格局。

2007年,世界遺產大會作出評估:拉沃梯田式葡萄園體現出居民同環境之間為優化當地資源、釀制優質葡萄酒而進行的相互調整和適應,並將其列入《世界遺產名錄》。這是2010年7月7日在瑞士拉沃葡萄園區拍攝的梯田上的一處民居。拉沃地區的村鎮、道路、溝渠,當初在修建時無不經過仔細研究,本著不破壞整體環境的宗旨加以設計,努力做到與周圍自然環境和諧一體。

拉沃的葡萄田和酒莊,原本默默地呆在日內瓦湖畔的山區,就像瑞士出產的葡萄酒一樣,默默地只有瑞士人自己消受,只有很少的一部分出口。但自從被列入世遺之後,名聲大噪。

“上帝制造了陡坡,但是我們,讓陡坡為我們服務,讓陡坡存在,讓陡坡延伸。”瑞士著名詩人夏爾-費迪南·拉繆1923年在其詩作《詩人之路》中這樣寫下歌詠拉沃梯田式葡萄園的詩句。

“上帝制造了陡坡,但是我們,讓陡坡為我們服務,讓陡坡存在,讓陡坡延伸”

萊蒙湖地區的拉沃葡萄園位於瑞士旅遊勝地洛桑和沃韋之間,在12世紀中葉之前,這一地區只是一片貧瘠的土地。瑞士西都會教士從山坡最為陡峭的德薩雷開始,用雙手將山坡上的石頭壘成一道道石牆,在上面堆積土壤,建成梯田,種上葡萄苗。隨後,附近的村民也開始開墾山坡,搭建梯田,引導水流澆灌葡萄園,並且在開墾過程中始終注意因勢利導,盡量保持景觀自然、完整,拒絕外部因素幹擾,努力維護自己的“世外桃源”。

經過一代代人的努力,數百年後的拉沃葡萄園已經連同旖旎的萊蒙湖風光和湖畔的阿爾卑斯山一起,成為瑞士一張亮麗的名片,其人力改造自然、愛護自然、最終把貧瘠土地變成人間天堂的美好故事也成為人類曆史上的一個經典。

“上帝制造了陡坡,但是我們,讓陡坡為我們服務,讓陡坡存在,讓陡坡延伸”

離開采爾馬特,從馬特宏峰到日內瓦湖畔,我們開車大約只用3個小時,山水之間的轉換如此之快,瑞士真的不愧是山水天堂。但我一直貪戀路上的風景,等開車到達蒙特勒時,已是傍晚。

居然旅館酒店都一屋難求,原來正遇到蒙特勒一年一度的蒙特勒爵士樂節。全世界的樂迷蜂擁這裏,臨時找住處,真的不容易。於是,我們臨時決定開回東部,試試蒙特勒之外的村鎮。

最終,我們在蒙特勒東部不遠、湖畔的一個小村中,找到了一家不錯的家庭旅館。之後,我們扔下行李重回湖畔,去探訪西庸城堡,去看日落日內瓦湖,陶醉在日暮西湖、千帆競渡的美景中,完全將小村忘到腦後。

“上帝制造了陡坡,但是我們,讓陡坡為我們服務,讓陡坡存在,讓陡坡延伸”

待到第二天醒來,發現此村卻是一座地道的葡萄酒小村。村中到處是賣酒的店鋪,可愛的餐館。到處招搖地掛著各色好看有趣的幌子。

走進一家酒行,跟正在整理酒窖的老板費勁地聊了幾句,這裏是法語區,老板只說法語,骨子裏透著一股法國人才有的傲氣。

小村的酒行,每家都是在賣自己出產的葡萄酒。而這個小村,屬於ChablaisVaudois酒區,雖貌似不屬於拉沃地區,但確是非常近的鄰居,且也是正宗的有原產地標識的產酒地區,這個小村叫做villeneuve。

早餐後,我們再次開車在小村周邊的山上閑逛去。因為這四周全部是令人醉心的葡萄田。藍天白雲下,青山綠水間,

翠綠的葡萄田高低錯落地分布在其中。其間零星地分布著簡單質樸的房屋,美得,真像墜入凡間的童話。

根據新華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環宇掠影 » “上帝制造了陡坡,但是我們,讓陡坡為我們服務,讓陡坡存在,讓陡坡延伸”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