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刘烨——你不知道的逗趣

刘烨——你不知道的逗趣

隨著《花樣爺爺》、《爸爸去哪兒》的熱播,讓劉燁處在娛樂風頭。以前,劉燁沒參加真人秀節目的時候,我看到的、認識的劉燁是銀幕上或是電視劇上正直的形象,我個人非常喜歡他的作品,首先,一個演員要會選劇本,不能為了錢什麼都演,這樣會害了自己,劉燁是一個有思想的演員,他以低產高品質的風格出作品,去年的《北平無戰事》真的讓我看的很過癮,劇本好,裡面的演員全是殿堂級的,在大咖雲集的劇中,劉燁的演技也備受議論,可能跟那些老戲骨相比,劉燁要稍顯浮,這是時間的歷練,但是,在同年級的演員中,他絕對是演技第一的。我在想,或許,等劉燁到了陳建國他們年紀的時候也能有他們的演技。

參加真人秀節目,讓我看到逗趣的劉燁,東北人的豪爽、逗趣,前段時間,劉燁玩微博,因為愛開玩笑的原因不小心得罪了某範和某冪,就有一大堆腦殘粉上來罵戰,而當事人兩個女星更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劉燁立馬刪博道歉,人家還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說實在話,我覺得劉燁沒必要跟那兩個人交流,那兩人本身就不是什麼好貨,看看她們走紅的方式,太讓人不屑了。回頭看看真正的女神舒淇,人家就能理解、開得起玩笑,這才是值得深交的好友。最近,劉燁上的非常靜距離的節目讓劉燁作妖成了微博即時熱門,這段故事非常搞笑,其實劉燁私底下是個非常逗趣的人,微博上經常作、發神經,有一個月比較安靜,劉燁好朋友打電話的時候問:你最近咋不作妖了?劉燁一想,是呀,我最近咋不作妖了,他就想作點什麼,想了想,把自己的微博改成“吉林特產代購”,剛好劉燁那段時間出人以色列形象代言人,人家開會宣傳就會艾特他,他自己一看這名字把人家的檔次弄的特低,良心發現,叫微博小秘書幫他改回來。真是哥=個逗X.

趁著這股大風,我們來看看劉燁這個逗趣的演員。劉燁,1978年3月23日生於吉林省長春市,中國內地男演員,吉林省青年聯合會副主席、中國電影協會會員、中國國家話劇院演員。2000年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

1999年,19歲因主演電影《那人那山那狗》飾演樸實的山村男孩步入影壇,該片獲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最受觀眾歡迎故事片獎。2001年,23歲的劉燁憑藉電影《藍宇》獲得臺灣電影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獎。2004年,主演電影《美人草》獲得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男主角獎。2008年,主演電影《硬漢》,飾演“老三”,獲得第3屆大學生影像節最受矚目男演員獎。2011在《建黨偉業》中飾演毛澤東,該片獲五個一工程獎。2013年,與成龍合作《員警故事2013》。

2003年,在海岩經典劇作《拿什麼拯救你,我的愛人》飾演性格複雜的龍小羽走紅。2005年,主演電視劇《血色浪漫》飾演個性色彩極濃的超級頑主鐘躍民。2014年主演電視劇《北平無戰事》飾方孟敖。2013年,擔任東方衛視《中國達人秀》“V5季”評委,2014年任東方衛視戶外旅遊真人秀節目花樣爺爺挑夫。

2013年6月27日,被北京法國領事館授予“法蘭西文學藝術騎士勳章”。2014年2月5日,獲以色列旅遊部長烏齊·蘭多授予以色列旅遊親善大使。

 刘烨——你不知道的逗趣

2006年10月,劉燁與法籍攝影師安娜依斯朋友聚會相識 。[35]2006年12月,劉燁與安娜首次被媒體偷拍,暴光戀情。2007年4月,劉燁與安娜在北京法國電影開幕式上牽手亮相,首次承認戀愛關係。2009年7月2日,劉燁與安娜在北京景山古寺舉辦法式訂婚宴 。2009年7月5日,劉燁與安娜在北京地壇公園乙十六商務會所舉行盛大草坪婚禮。[36]2009年7月13日,劉燁與安娜赴法國舉辦第三次婚宴,宴請法國親屬,之後赴國外蜜月旅行。2010年10月10日,得愛子劉諾一(Noe)。2012年1月22日,安娜除夕生產,兩人喜獲千金,取名劉霓娜(Nina) 。

銀幕下的劉燁,曾經是一個敏感、脆弱、內向的大男孩,從來不會去解釋什麼。職業缺乏安全感,情感的劉燁多種打擊下,劉燁陷入了連續五年只能靠安眠藥才能入睡的痛苦失眠抑鬱中,那時候出現在公眾場合的劉燁總是焦慮不安緊張。而安娜的出現,讓他認識到了全新的生活,他也將安娜稱為拯救他的天使。事業如日中天的同時,2009年劉燁完成了人生中的大事,與法國女友完婚,在這一年劉燁專心享受婚姻生活,只拍攝了一部電影和兩部電視。這段婚姻對劉燁來說,是一件最好的事,讓他學會放鬆,不再每時每刻都繃緊大腦神經,安娜開朗活潑的性格以及隨時陪伴在他身旁,使其心態越來越好,不再像以往那麼小心翼翼 。如今劉燁家庭美滿幸福,有一個漂亮賢慧的法國太太,兒女雙全,他也將更多時間放在家庭生活,陪伴妻子孩子 。

在接受南方週末訪談時,劉燁不像那些大牌明星遲到,一臉嚴肅,而劉燁毫無架子。    

“我一向就是這樣的啊!”他笑呵呵地說,開始調侃:“長得醜來得早是應該的;長得帥還不遲到,這就更讓人感動了。”

原本是典型的偶像外形,原本是一幅完美的偶像圖景,原本能導演一齣完美的偶像大戲,但是,劉燁沒有主動“入戲”。他選擇了出離完美偶像身份的狀態。

劉燁一直是這個娛樂時代的偶像拼圖的一部分:

因為他的出演,《血色浪漫》被打上了軍旅題材偶像化的標籤;

他主演的《拿什麼拯救你,我的愛人》是典型精裝偶像劇;

打偶像派明星牌的國產大片《無極》《滿城盡帶黃金甲》也將他兜攬。

關於劉燁的新聞也都是偶像級的:劉燁與謝娜的轟轟烈烈,與法國女友的異國戀情—但是,小眾、獨立電影導演,陸川、婁燁等對他的青睞卻讓他不止於偶像的形象。能夠在賀歲大片和獨立電影兩極遊走,讓我們無法把劉燁精准定位。

劉燁,一個非典型的大眾偶像。

 刘烨——你不知道的逗趣

斯諾克一般的“撞”獎歷程

讓他出離完美偶像狀態的,首先是他由一個良好開球開始的“斯諾克”一般的“撞”獎歷程:

1998年《那山,那人,那狗》獲得加拿大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最受觀眾歡迎故事片獎、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男演員獎提名;

2002年,《藍宇》囊括第38屆臺灣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獎等5個獎項,他成為最年輕的金馬影帝;

2002年,《巴爾扎克與小裁縫》 參展第55屆戛納國際電影節,併入圍2003年美國金球獎最佳外語片;

隨後的《天上的戀人》獲得第15屆東京國際電影節“最佳藝術貢獻獎”;《紫蝴蝶》入圍第56屆戛納電影節競賽影片;憑《拿什麼拯救你,我的愛人》,他獲得雙十佳最佳演員獎;《茉莉花開》獲得第七屆上海國際電影節評委會大獎;

2004年9月,他又憑《美人草》獲得 第24屆金雞獎最佳男主角;

2007年1月,《Dark Matter》獲得美國聖丹斯電影節Alfred P. Sloan獎。

青澀年代遇到本色電影,日漸成熟遭遇大導賞識、在香港電影復興年代參與弄潮,獨立、個性化導演的垂青,加之接連不斷的獎項,還好劉燁沒有被砸暈:

“學院派也好,沒有學過表演的也好,最開始機會和運氣占70%,自身素質和努力占30%;到了後來,大家對你的臉也熟悉了,花邊新聞身高體重也都厭倦了,就看你的本身的職業能力了。時間長了還是看能力。一定是這樣的。”

對於自己的良好開球,劉燁看到的更多的是其背後更深的層面:“起點高可以接觸比較高的層面的東西。影視創作是集體勞動,一群人肯定比一個人單打獨鬥要好。”

劉燁隨性自然的做派拒絕了偶像派的姿態,因為完美偶像“說話都要捏著嗓子,拿著腔調”。不離手的中南海香煙、不去故意校正的東北口音、休閒隨意的衣著、不去刻意掩蓋的戀情、高興了什麼都說的率性坦誠—所有的這一切都讓他從完美偶像的軌跡上漸行漸遠。

刘烨——你不知道的逗趣

提到所謂偶像做派,劉燁做出男旦一般的姿勢來打趣。可以肯定,這不是他所要的。實際上,也許這種與偶像狀態的若即若離都是劉燁努力了很久並且可以保持的狀態。

“餡餅”掉到了中戲96屆身上

如果說當今娛樂界的光環很大程度上是籠罩在了中央戲劇學院96屆表演專業畢業生的身上,這應該並不為過。中戲表演系1996屆畢業生的名單上都是閃爍熠熠星光的名字:章子怡、梅婷、曾黎、秦 海璐、胡靜—這個光環的範圍也可以擴展到與他們同期的演藝圈。

在中國電影市場化的進程發展到了關鍵的時刻,醞釀已久的明星制度的車輪終於開始高速運轉。亞洲市場早已被他們征服,國際市場也佔有了一席之地。他們受到了命運特別的青睞。“我們96屆是一個邊界,這個時候文化市場開始活躍,但還不像今天這麼誇張—後現代語境全出來了。那個時候還沒有。但是我們已經開始比較務實,知道做影視演員可以賺錢。我們班和電影學院96班出的人都不少。奇了怪了。”“這個餡餅就掉到了我們這幫人的身上—是這‘幫’人,不是這撥人哈。”“子怡大家都知道了—我們班的其他男生還在等待機緣。可能是時候未到。”

說到中戲傳統,劉燁說96屆中戲表演畢業生已經與鞏俐、姜文那個時代的中戲人不同了,在那個年代演一集電視劇只給8塊錢工資。那時候的人對錢沒有什麼概念。演員掙錢還不如國家機關公務員。只是一個職業而已。對藝術的追求是讓他們燃燒的東西。“但是我們已經知道了我們可以在娛樂圈興風作浪、做點什麼—也知道會得到什麼樣的酬勞。”

不過,在話劇作品《琥珀》中,劉燁回歸了。“話劇是能夠看到你真實功底的東西。”

“劉燁這哥們是個演員”

無論是霍建起執導的《那山,那人,那狗》中眼神乾淨、不安的山村男孩,還是關錦鵬的《藍宇》中最初被動被引入同性戀之途而後陷入宿命般的同性之愛的柔弱男孩,劉燁為導演所看中和用來加以渲染的似乎都是他的憂鬱底色。

這個憂鬱底色可能就是關錦鵬說他“有梁朝偉的風采”的所指。但是,劉燁拒絕被定型,即使被定型為“文藝”。他必須是多樣的甚至是善變的:當你感覺到他眼神的純澈的時候,他的邪氣又會冒出來;當你為他流露的樸實表情感到好奇的時候,他挑釁的一面又會突然占了上風;而當你覺得他還是帶有演員的老練的時候,他的孩子氣又讓你感到矛盾。


這就是劉燁掛在嘴邊的這句話“劉燁這哥們是個演員”所涵蓋的。他要求自己是多變的演員:不滿足於大銀幕,在普通觀眾快忘記他的時候,他就趕緊接拍一些電視劇;不滿足於人們對他在“黃金甲”中的形象的懦弱的評價,他要挑戰黑幫角色,於是有了《天堂口》;而像《硬漢》裡面的阿甘一般的角色也讓他演到過癮。“其實這一切我都是很刻意,但是我做的感覺很不刻意。”

“在沒有關於我的感情的報導之前,我沒有負面的新聞。”

感情的問題是劉燁的禁區嗎?也許禁區這個詞誇張了事態,但是顯然他已經開始設防了。“在沒有關於我的感情的報導之前,我沒有負面的新聞。”他對自己的公眾形象下了這樣的論斷。

這個論斷可以說是驚人地準確。“什麼酗酒呀,什麼負心漢呀,等等,就因為我可能口不遮掩地談了我的感情,後來所有的負面的消息就來了。而在此前,我幾乎沒有負面新聞。所以以後,我不會再說了。”

不過,他還是說了。“你說在感情上我需要什麼,我是東北男人,可能多少有點大男子主義。我覺得累了半天回了家,能有口吃的就感覺很好。”劉燁不同意中國男人不會哄女人的說法,“蘿蔔白菜各有所愛。我自己就是中國男人,我自己這方面做得還可以。”

雖然沒有面對公眾的承諾,但是當被問起結婚生子的問題,他還是說:“我其實是一個很傳統的人。”

根據南方週末、南方都市報、好搜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刘烨——你不知道的逗趣

讃 (1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