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李安,以誠懇做電影

李安,以誠懇做電影

華人最出名的電影導演非李安所屬。第一次接觸李安的電影是《斷背山》,當時的我驚訝華人導演居然會拍出這麼精彩的電影,不管從題材或是電影細節的處理上,從此,李安的每一部電影我都不會放過,反復看好幾遍。喜歡就是這樣任性。

李安(Ang Lee),1954年10月23日出生於臺灣屏東縣潮州鎮,祖籍江西德安,編劇、導演。

1995年,李安憑藉英文電影《理智與情感》,獲得奧斯卡金像獎七項提名,進入好萊塢A級導演行列。1999年,因執導《臥虎藏龍》首次獲得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獎。2006和2013年,憑藉《斷背山》和《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獲得第78屆和第85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導演獎,成為首位兩度獲得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導演獎的亞洲導演,也是首位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的華人導演和亞洲導演。2001年,小行星64291以李安的名字命名。2006年,獲評《時代週刊》"影響世界的一百人"。2009年,入選美國《娛樂週刊》評選的"當代最偉大的50位電影導演"。2012年,獲得法國文化藝術騎士勳章。2013年,獲得第十七屆國家文藝獎。

在截至2013年的導演生涯中,李安共獲得三座奧斯卡金像獎、五座英國電影學院獎、四座金球獎、兩座威尼斯電影節金獅獎以及兩座柏林電影節金熊獎。李安是電影史上第一位於奧斯卡獎、英國電影學院獎以及金球獎三大世界性電影頒獎禮上奪得最佳導演的華人導演。

1990年,李安完成《推手》的劇本,獲臺灣政府優秀劇作獎。該劇本不僅為李安贏得了40萬元獎金,而且使他獲得了第一次獨立執導影片的機會。

1992年,李安執導了他的第一部作品《推手》,這部反映一家在紐約的臺灣人生活中存在的文化代溝和差異的喜劇片在臺灣獲得了金馬獎最佳導演等8個獎項的提名,並獲得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及最佳導演評審團特別獎。此外,該片還獲得亞太影展最佳影片獎。

1993年,李安推出他的第二部電影的《喜宴》。這部關於傳統倫理觀念的通俗劇,是一部完全以好萊塢模式製作的中國電影。該片在柏林電影節上榮獲金熊獎,在西雅圖電影節上獲最佳導演獎,並獲得了金球獎和奧斯卡獎最佳外語片提名。此外,該片還獲得了第三十屆臺灣金馬獎最佳作品、導演、編劇獎以及觀眾投票最優秀作品獎。

1994年,李安拍攝的《飲食男女》,是他第三部電影作品,主要詮釋了家庭問題和新舊衝突的主題。本片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影片提名,第三十九屆亞太電影展最佳作品、最佳剪輯獎,第七十七屆大衛格里菲斯獎最佳外語片獎,並獲獨立製作獎和第七屆臺北電影獎優秀作品獎,位元列1994年臺灣十佳華語片第一名。

1995年,李安憑藉他的第一部英語片、本片的女主角艾瑪·湯普森改編自簡·奧斯丁的同名小說的《理智與情感》,成功進入好萊塢主流電影製作行當。該片獲得包括最佳影片在內的七項奧斯卡金像獎提名,並摘得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和柏林影展“金熊獎”及多項英國學院獎。李安還被全國影評協會和紐約電影評論家協會評選為最佳導演。

1997年,李安執導電影《冰風暴》,該片改編自裡克·穆迪的同名小說,由凱文·克萊恩、西格妮·韋弗、瓊·艾倫和克利斯蒂納·裡奇等主演,這部影片贏得了戛納電影節最佳編劇獎。

1999年,李安拍攝的反映美國內戰的影片《與魔鬼共騎》美國上映,後成為英國倫敦影展開幕影片,並在在杜維爾影展中獲美國導演特別成就獎。

2000年,李安接受縱橫國際影視公司的老闆徐立功的邀請,推出由猶太裔編劇詹姆斯·沙穆斯改編自王度廬小說的武俠電影《臥虎藏龍》,這是繼《推手》、《喜宴》和《飲食男女》之後,李安與徐立功的第四次合作,也是繼《飲食男女》和《冰風暴》後,李安與編劇詹姆斯·沙穆斯的第三次搭檔。

2001年,憑藉《臥虎藏龍》,李安獲得美國導演協會獎,並獲得第73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等4項獎,第54屆英國電影學院將最佳外語片等4項獎,第37屆臺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劇情片等6項大獎和第20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影片等9項大獎。

2003年,李安執導的斥資1.3億美元的漫威超級英雄電影《綠巨人浩克》上映,但因拍攝該片而遭受的疲憊與困擾,一度讓他有息影的念頭。

2005年,李安拍攝的《斷背山》,描述的是1963年至1981年的美國西部,兩個男人之間情與性的複雜關係。該片在威尼斯影展奪得金獅獎,並獲英國電影和電視藝術學院、金球獎、美國製片人協會、影評人票選獎與獨立精神獎等團體及影展授予的最佳影片與最佳導演獎,並在第78屆奧斯卡金像獎中獲得最八項提名,最終獲得最佳導演、最佳改編劇本與最佳電影配樂三項大獎。

2007年,李安執導了改編自張愛玲《色戒》的同名電影,片中爭議性的畫面和劇情引發國人的不滿,引發了一陣倒李安潮,在大陸也一直被稱作禁片,女主角湯唯一度也因此受到封殺。

2009年,李安攜喜劇電影《製造伍德斯托克音樂節》再度沖奧,該片講述伍德斯托克音樂節創辦歷程。

2012年,李安的首部3D電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上映,片中充滿的隱喻在國內引發的解讀熱潮,特效和3D效果也獲得賞贊,該片獲得國際3D公會獎3項大獎。

2013年,李安憑藉《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獲得第85屆奧斯卡最佳導演獎。

李安憑藉《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第二次拿到奧斯卡最佳導演獎之後,他的生平事例迅速在素愛勵志故事的網路上傳開了,尤其是他那個蟄伏在家當了六年家庭煮夫的往事,更是讓許多怨夫們找到藉口:“果然成就一番大事業的男人背後得有一個偉大的女人。”

能得出這樣粗暴結論的人,大約都是沒認真在廚房待過哪怕六天的,更沒應付過烈火熱油之間那些瑣碎事兒:竹筍下鍋前得先焯水去青澀味,糖醋排骨也得先醃後燉再炸最後炒糖色,煲仔飯想出焦香撲鼻的鍋巴就得細火慢候,更別提麵食的手感、爆炒的火候、甜鹹酸辣的調和。

想一想,六年失業生涯裡按耐住焦灼一邊繼續大量閱讀、閱片,一邊心平氣和的將廚藝練到讓岳父母差點投資開店的地步,李安這鍋湯絕非幾個“貴人”幾幅秘笈相助就能煲好的。

我第一次看他那部《飲食男女》的時候,還不知道他這段廚房往事,但片頭那幾分鐘的廚房特寫著實驚了我一跳。很少有導演能將煎炒烹炸的拍得那麼有日常美(而不是形式美),油鍋的嘶嘶聲、砧板上的菜蔬鮮肉、燉盅裡的老火湯,從畫面到聲響都絲絲入扣,遠遠勝過許多美食紀錄片裡刻意營造出來的大餐氛圍。

這部電影是他早期代表作家庭三部曲中之一,講述一位老廚師與三個女兒的家庭故事。

大約是經歷移民後不同文化衝擊的關係,早期的李安非常青睞“父與子”的題材,《喜宴》中是遠去他國的同性戀兒子面臨父母逼婚的壓力,《推手》是傳統的太極老師與兒子的美國家庭之間的隔閡與矛盾,而這部《飲食男女》更是將兩代人的矛盾放在一頓頓飯之間。

在這些故事裡,他描繪渴望自由與獨立的年輕人與觀念傳統的舊時家庭觀念之間的衝突,起頭的溫馨總不過片刻,很快他就通過細節一點點引爆那些潛藏的炸藥:兒子有個親密的男友、外籍媳婦受不了老頭的生活習慣。爆炸聲響起後,有人前進有人退守。

父與子的話題在西方電影乃至早期戲劇中很常見,而李安的東方視角更為人性——他在衰老與青壯之間,在文化隔閡與價值觀衝突之中,用含蓄的情感來調和對撞的兩種力量。比起西方殺父娶母的情結,他的東方故事更加悲憫、也更加溫情脈脈。無論是什麼樣的衝突,最終總有一個不至叫人難受的結尾。

都說李安是溫和的,但在他的電影中,他從來都是絕境的製造者。在三部曲之後,他將目光投向更廣的世界:翻拍簡奧斯丁的《理智與情感》,刻畫兩個階級的人物的情感融合;拍《臥虎藏龍》,拍江湖間寬宏與任性對撞的男女情愫;拍《斷背山》,拍偏見與情欲之間的困境;拍《色戒》,拍在情愛與死亡之間的戲中戲;拍《少年派的奇幻漂亮》裡,拷問信仰與現實的取向。好像他拍電影就是為了挑戰這些困境而來似的,尤其是在他那部《冰風暴》裡,混亂的文化觀念之間的衝突發展得讓人咋舌。

但李安到底還是溫和的。比如在《色戒》的結尾。張愛玲原著中的結局是一場熱鬧的牌局上,剛剛手染王佳芝鮮血的易先生與人寒暄,原文中寫:“他回來了又有點精神恍惚的樣子,臉上又憋不住的喜氣洋洋,帶三分春色。 ”“請客請客!請吃來喜飯店。”這三分春色裡,易先生對王佳芝的生命的漠視躍然紙上,張愛玲尖利的寫出他情感中的變態與極度自私,他只要人愛他,如獵人逮住他的獵物,他不在乎她的喜怒哀痛,甚至覺得她死了,那他們的情感反而到了完美的境地,可供他一生得意。

但在影片裡,李安讓易先生坐到了王佳芝的床前,盯著那口鐘,在她生命落幕時憑悼傷懷。張愛玲冷笑著看著王佳芝白白送命,李安給這個天涯孤女留了一線溫暖。

不能說李安比張愛玲懂人性,但他對情感始終存一點溫柔的信任,也對所有悲劇都致以溫情的惋惜,這也是他電影中始終不散的亮色。

也正因為這悲憫心,當年拍《綠巨人浩克》時才遭到如浪差評,習慣美國漫畫超級英雄風格的影迷們不能接受那個婆婆媽媽的綠巨人,李安將過多的情節放在剖析主角的心路歷程上,描述他的孤獨、他的兩難。李安將他當做活生生的人,而在影迷心中他只是人們心中英雄情結的投射。多年後,在系列大片已經成陳式之後,再回頭看看李安的這部戲,還是會叫人惋惜——並不是不好,只是太李安,他不會耍金箍棒,他只會用繡花針。

這枚繡花針是他手中的劍,走過半世山河依舊不改初衷。與他差不多年紀的國內導演們,無論曾經緣何出眾,心寬體胖之後都像掉進一個中年危機的怪圈裡似的,對著鏡頭迫不及待的講述半生換來的人生道理,而那些大道理毫無新意,流于中年中產的俗氣,貌似和善,實則空洞無物。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之後有人去問李安真實的結局,他笑著搖頭:“我不能告訴你我心裡的結局。”選擇什麼樣的信仰與信念,原本就是如人飲水。李安心中始終還有當年的好奇少年,於是無論什麼樣的光環加身,讓他感興趣的始終是飲食男女,而不是立於山巔的自己。

在李安之前,西方人見識到的華人電影,不是歷史片裡與五千年文明同呼吸的沉重影子,就是呼呼喝喝的江湖兒女。他撬開這塊遮住文化溝通的高牆的一點角落,讓東西方的空氣互相流換,這也許是他對華人電影最大的貢獻。而在他之後,還會有誰去將那面牆砸毀?看一看近來國產片的質素,只能歎口氣,祈願他是燈塔,而不是孤島。

日前,電影《捉妖記》導演許誠毅表示,該片製片人江志強就用“李安標準”要求他,甚至被訓導:“要是李安就會想得更多。”李安聽到此話大笑10幾秒,謙虛地回應:“我也是一直在變!”李安採訪時表示,自己拍片的標準一直在變,笑稱:“我對自己的唯一標準是要誠懇。”他認為,要拍出好電影不止要有心、腦子,還得有資源,“我現在做的東西,一些導演不太可能(做到)吧。所以江老闆這樣要求是強人所難,只是讓人恐懼一下,調整一下態度。”

對於別人老說李安的成功是因為背後有個支持他的老婆,林惠嘉搖搖頭說:“我只是不管他。再多一句的話,就是沒扯他後腿。”

林惠嘉臺灣大學畢業,在美國研究微生物拿到博士後,1986年在紐約醫學院做研究,2009年退休,現在最開心是可以在家看看書,她身上穿的是電影贈品T恤,背的是李安十幾年前送她的TUMI包,李安不敢常送禮物給她,送不好也會挨駡。

身為國際大導演的老婆,林惠嘉對物質生活看得很淡的,把榮耀名利也當做雲煙,她形容李安這輩子只會“拍電影”和“煮飯”,還笑稱李安對她太好也會挨駡。那李安曾經勉強她做過什麼事嗎?“他敢!”說完,林惠嘉哈哈大笑起來。

李安父親是校長,在台南長大的李安是在威嚴父權下乖乖補習苦讀、內心卻藏著電影夢的孩子;而在臺北長大的客家人林惠嘉,則在民主自由風氣教育下長大。

當時街坊鄰居都知道林母名字,因為林惠嘉經常直呼母親大人名諱。

李安認識林惠嘉後被她開朗奔放的個性吸引,那麼林惠嘉喜歡他什麼?“他都說我追他(笑),都好,我們大塊的價值觀一樣,然後他是個好人。我常覺得他需要有個東西在這兒,我就在了……其實那個東西也可以是拖把啦、水桶啦。”

李安當年會做草莓蛋糕,勾住了林惠嘉的心,兩人在一起久了就變成責任心了。她記得當年母親去學校看她,覺得這麼多學工程、電腦的,她為何要選個可能餓肚子的電影人?林惠嘉理直氣壯回說,從小媽媽教她要做個獨立女性,她也沒打算靠誰,所以她愛選誰就選誰,“當然我媽現在不會承認她說過這些話。”

當年不靠附加價值的單純的愛,就算是火坑,也是林惠嘉自己選的,婚後李安在家當了整整六年煮夫,林惠嘉真的不計較?也沒有一點點不滿?

“還好我本來就不重視物質,窮就窮一點,一樣過。其實我也沒這麼偉大,主要是我很忙,忙著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反正又沒有流浪街頭,就不要想太多。”

李安當年也和老婆訴說很多電影夢想,“但我都沒想過會成真。”林惠嘉說。

李安說不能出去打工,他說要在家做很多準備,林惠嘉調侃:“我看他多半都在發呆。”

其實,李安的才華我們是有目共睹的,只是中國人的思維是不允許一個英雄的成就屬於自己一個人,但是,眾多媒體一直說李安吃軟飯、靠女人養之類刺傷人的話實在可惱,我覺得每個人的成功是屬於身邊的支持的每一個人,但是占主要部分的還是個人才華,不信的話你試試找個女人做你的後盾,看你這輩子能否達到李安的成就。

根據南方週末、人民網、中國新聞網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李安,以誠懇做電影

讃 (1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