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高倉健,日本電影的豐碑

高倉健,日本電影的豐碑

說到日本電影女星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吉永小百合,而電影男星的代表人物則是高倉健,2013年11月3日,高倉健等五人在日本皇宮出席文化勳章天皇親自授獎儀式,他得到天皇親手頒發的勳章十分激動,在儀式後的見面會上稱生為日本人很幸運,還談到年輕時令人意外的一面。

高倉1956年憑藉電影《電光流星空手打》出道,主演過《八甲田山》、《幸福的雙手絹》等影視作品,代表作有《南極物語》和《鐵道員》等。在他演藝生涯58年間,共計出演電影205部,1998年被授予紫綬褒章,2006年被選為文化功勞者。

高倉健也是第一個電影演員得到文化勳章,高倉健激動地說:“我真正感覺到,生為日本人很幸運,我非常高興,同時作為電影演員我也感到責任重大,現在只希望我不會有辱這個獎項。”看起來他還準備拍攝新的作品。

高倉健1959年與一代歌後江利智惠美結婚,1971年離婚,但他年輕時也有令人意外的一面,1970年代有一段時期,他交往的戀人就像現在的寫真女星一樣。高倉健說:“對我來說就像一場夢一樣,是我寶貴的回憶。大概有一年左右吧,她一直在我家親昵的叫我名字,很愛聊天,愛撒嬌,常常枕在我的腿上。”

高倉健的妻子江利智惠美無法生育,昔日大男人主義,根本不適合婚姻生活而破裂,離婚後也沒有再娶別的女人。1971年在和妻子離婚以後,一直在這裡獨自生活了40多年。日本媒體也從來沒有任何有關他的緋聞報導。江利智惠美是在1982年2月16日去世的,當時只有45歲。這一天既是高倉健的生日,同時也是她和高倉健的結婚紀念日。

雖然已經離婚,但江利卻葬在一個離高倉健住的房子很近的墓地裡,走路大概只需要7分鐘。雖然許多都知道,每當江利忌日到來,高倉健總會親自來到她的墓前為她獻花,但是墓地的工作人員告訴成都商報特約記者,晚年的高倉健經常會在黃昏和清晨等人少的時候來她的墓前,這都不是她的忌日。

江利智惠美的本名叫“久保”,她的墓碑上就刻著這兩個字。在墓地中間,有一個石頭雕刻的女性塑像。塑像下麵的石頭上刻著江利智惠美的成名曲《田納西華爾滋》的一節。這個雕像正對著的恰好就是高倉健的家的方向。很難想像這樣一個人內心當中的隱忍與孤寂。同時,我也能夠感覺到張藝謀為什麼會選擇他來擔當一個失落的父親。

高倉健與中國情緣

1976年,他主演佐藤純彌導演的《追捕》,這部影片算得上在中國最有影響的日本電影,衍生了無數與《追捕》相關的文藝作品,檢察官杜丘的形象深入人心,高倉健由此成為了億萬中國觀眾的首席日本偶像,當年有個服裝廠依照高倉健那款風衣生產了10萬件,結果半個月時間就賣光了。

在高倉健的心中,還有一段未了的中國情緣。2000年,張藝謀電影《幸福時光》在日本首映,高倉健特意前往觀映,而且派人送上鮮花。張藝謀見到了他最尊重的巨星,立即表達了合作的意願,高倉健對張藝謀影片一向評價頗高,兩人一拍即合。在接連拍攝兩部商業大片《英雄》、《十面埋伏》之後,張藝謀開始為高倉健量身打造新片《千里走單騎》,並決定除了高倉健之外,全部起用非專業演員陪襯高倉健。全片投資6000萬人民幣,高倉健將獲得40萬美元(約合320萬人民幣)以上的酬勞。對如今的高倉健來說,片酬的多少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千里走單騎》能夠完成他的完美謝幕。

有的男人從誕生開始他就是“男人”。你可能會覺得他在銀幕上,沒有經歷過青少年時代。即便是有,也被淡忘了。

15歲當採煤工。18歲在明治大學讀商科。25歲拍了第一部電影《電光空手道》。接下來的人生就像大部分的電影男明星一樣,不斷的接新的片子,不斷的拍廣告,不斷地經歷了情感的糾葛離婚結婚,退出東映公司,住宅失火。演了兩百多部電影,出了大把的寫真書和傳記。大牌男演員的非常經歷,他都有。

對於中國的觀眾來說,最重要的是在1976年,他拍了電影《追捕》。用一個最通俗的比喻來說,他就是當年的都敏俊。

在花美男流行之前,他就是女人眼裡滿足了所有的想像定義的男人。堅硬,強壯,充滿了老弱婦孺保護者的色彩。穿黑色風衣,色調簡單,表情越深沉,越冷峻越迷人。

哪怕是他年輕時候的照片,看起來都像一個大叔,簡直是少年老成的典型。仔細看高倉健的臉,年歲越增加,皺紋多增加幾條,也更加深一點,輪廓更加柔和一點。他被選擇,恰恰也就是因為他的氣質形象吻合了男子漢的標準。

多年以後,他在張藝謀的電影《千里走單騎》裡面重新扮演了一個沉默柔軟的父親的角色。這是中國觀眾再次在大銀幕上和他見面。我的那個有三十多年歷史的老單位,組織了全部的員工集體去看這部電影。看著銀幕上戴著鴨舌帽,隱隱約約有些憂鬱,甚至有些木訥的老年高倉健,我反倒覺得,他要比電影工業時代塑造的硬漢形象,更加的實在。

他是張藝謀年輕時代的偶像,精神氣質上有著一脈相承的共同點,那就是致敬父性。張藝謀一生都很服從父親的意志,為了生育兒子,哪怕超生被巨額罰款對公眾道歉。在和高倉健合作的時侯,張藝謀發現,他離開片場時,高倉健總會在片場的角落鞠躬,很像他的父親。

可惜這個年代,已經不是他的時代。一批懷舊的老觀眾去看了這部電影,更多的年輕人,只是知道有他的存在,無法感知到當年風靡整整一代人的光芒與記憶。

作為一個森村誠一小說的忠實粉絲,我是先看了小說,然後再去看當年播放的電影《野性的證明》。小說裡面那個發瘋的強大到無與倫比的人肉戰爭機器特種兵,如果不是高倉健來主演,真的就沒有其他人更適合這個角色。外表深沉,往往因為內心波瀾起伏,野性狂熱。被寄生蟲控制了意志,揮舞著斧頭砍死一村的年輕男人,但人性深處卻是悲傷和溫和的。這樣的野性,是靈魂深處失控的惡魔,是哀歎的野性,野性這個詞也只屬於高倉健。

在從前,大眾對男性,尤其是女人對男性的審美,本質上其實就是對父親的審美。他是男孩在年少時候用來自我投射的最好物件,他是女孩在青春年代用來迷戀的最好偶像。

曾經的中國觀眾,會去尋找生活中的高倉健,以他為崇尚的標準。風吹過來又吹過去。以前的男神,其實也是大叔。今天,不僅僅是大叔被控了。今天,不僅僅是大叔被控了,男神的殿堂裡,種類繁多。那個高度統一的審美觀,崩塌了。

其實,對於七十年代之後的那些人。整個時代的父親都是不在家的,忙著創造新世界的新秩序,父性懸空,擱置在他們內心,等待著重返。就像王朔的小說改編出了《陽光燦爛的日子》,那裡面的父親也是呆著部隊,總不在家。少年男女們獨自發育,通過電影和流行音樂,通過一個最好的父性形象,來模仿學習,倉促孤獨地實現成長。那個年代十萬件高倉健版風衣的暢銷,就是最大的明證。

電影《千里走單騎》裡,專制的父親走了很遠,從日本到中國的麗江,知道了什麼是儺戲,終於理解了兒子。但是高倉健自己活到老,演到老,沒有子女。晚年的每一部電影,都像是為自己而演出。

到了最後一部《致親愛的你》,老人追憶逝去的妻子,沿著過往旅途,去瞭解妻子的遺願。“漫漫人生路,行行複行行,今日吾亦往,重走此間路”。他的妻子江利智惠美在跟他離婚後,四十多歲就意外病逝。人生與戲,暗通款曲,本來就是互為表裡的經歷。

儺戲,在日語裡,就是假面戲。男子漢,硬漢,高大有型,都不過是面具。也許對於男人來說,無法應對飛快功成名就大紅大紫的命運,成熟來得太晚,所以寧願戴上假面,擁抱大眾的歡迎。直到蒼老來臨,可以直面自己。

始終,他不是一個及格的丈夫,也未能成為一個父親。但他在電影裡,圓滿完成了一個男人的一生。

83歲逝去,近六十年演員生涯,屬於他的影迷也至少人到中年,垂垂老矣。能夠集體告別曾經喜歡過的明星,也是一代人心中完整的儀式。在世間,他黑色風衣被凜冽吹起,人已融入藍天。

根據南方週末、網易、鳳凰、成都商報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高倉健,日本電影的豐碑

讃 (6)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