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彭于晏,不止有肌肉和臉龐,還有態度、毅力和演技

彭于晏,不止有肌肉和臉龐,還有態度、毅力和演技

第一次認識彭于晏是在《仙劍奇俠》,他在裡面飾演的唐鈺小寶,又帥又可愛又癡情,讓我一下子對他印象深刻。

彭于晏,1982年3月24日出生於臺灣澎湖,加拿大華裔,中國臺灣男演員、歌手。

2002年,因出演《愛情白皮書》進入演藝圈。2005年,在電視劇《仙劍奇俠傳》中飾演“唐鈺小寶”一角;2006年,首次出演電影《六號出口》的男主角;2007年,憑電影《基因決定我愛你》入圍第44屆臺灣電影金馬獎最佳新演員並為金馬短片單元製作片頭,完成導演處女作;2009年,發行首張個人EP《非愛不可》。  2011年,主演電影《翻滾吧!阿信》成為事業的轉捩點,並憑藉該戲入圍第48屆臺灣電影金馬獎最佳男主角。而後接連出演《寒戰》、《分手合約》、《激戰》等電影,更憑《激戰》中“林思齊”一角角逐第50屆臺灣電影金馬獎及第33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

2014年,他主演的電影《黃飛鴻之英雄有夢》,《匆匆那年》和電視劇《風中奇緣》接連上映,同年拍攝林超賢導演的單車競賽電影《破風》 ,宣佈定檔2015年8月7日上映。

因為接拍運動類電影,彭于晏先後意外地掌握了三項體育技能:體操、拳擊、自行車。 眾主創均被安排了嚴苛的訓練,彭于晏訓練時間最久。彭于晏自稱,他在《破風》的訓練及拍攝過程中累計騎行超11萬公里,幾乎繞地球三圈,而這也令他收穫意外驚喜——成為首位環法自行車賽大中華區親善大使。彭于晏說,並非只有動作及外形需要訓練,對角色性格和心理狀態的把握更是依賴于運動員式的訓練,這次參演《破風》,他用了半年時間體驗運動員的生活,“唯有透過這樣的訓練,我才可以在各種情形下體會運動員的心理活動。”

這些技能不光帶給他一個新綽號“演員裡的運動員”,也賜予了他一身好肌肉。媒體喜歡努力的演員,從此他的曝光率大大增加,並總在配圖裡讓他盡可能展露身材。

2015年8月7日上映的《破風》,是彭于晏主演的第三部運動電影,也是最危險的一部。所謂“破風”,是自行車運動的術語:車隊中騎在最前的人,為緊隨其後的主力車手阻擋氣流,幫助後者省力,便是“破風”。

這部自行車隊版的“速度與激情”,讓劇組“傷亡慘重”。“大概有八十多人受傷,起碼五六個人骨折。”在映前的新聞發佈會上,導演林超賢這樣介紹。2013年,彭于晏和張家輝主演的拳擊手故事《激戰》,也是林超賢導演的。那部電影曾為彭于晏帶來金馬獎和金像獎兩個最佳男配角提名。

演員陳家樂拍戲第一天就摔成骨折,竇驍一人包攬了《破風》劇組1/3的摔傷。彭于晏也沒好到哪兒去:光電影裡就摔了兩次,其中一次,磨破的賽車服露出了他小半個屁股。

實際上,他也摔了二十多次。“最慘烈的時候,摔到頭盔裂開。”《破風》上映第二天,彭于晏和南方週末記者聊起這次拍攝,“屁股是真的磨破過。那套賽車服是納米技術的,其實很耐磨。但是摔傷後,衣服因為摩擦燒了起來,燒掉了一小半。”

《破風》還沒拍完,經受了大半年自行車專業訓練的彭于晏和竇驍,就拿到了場地賽證書。“一個單車手在訓練的時候,是怎樣的心態?口渴的感覺是什麼?騎不動的感覺是什麼?只有通過訓練,你才會知道。”彭于晏對南方週末記者說道,“我們是業餘的,所以也只能想,怎麼去演會比較像運動員的狀態。”

一刹車,可能就翻下山去了

拍攝一部關於自行車手的電影,彭于晏和林超賢都低估了這件事的難度。

彭于晏,不止有肌肉和臉龐,還有態度、毅力和演技

職業公路自行車時速可達100公里以上,彭于晏知道這件事的危險性,但他沒料到的是,完全沒有基礎的人,想踏上一輛自行車都難。

職業自行車的腳踏板上有卡鎖,類似于馬鐙子。選手上車時,要把兩隻腳扣進卡鎖裡——這個動作太高難度,相當於坐在一輛沒有支撐的自行車上穿鞋。彭于晏第一次練習,車輪還沒動就栽了一跤。

這個了不起的技術,彭于晏苦練了半個月。自行車終於能跑起來了,倒楣的還在後面:停車的時候,雙腳拔不出來,又是一跤,又練了半個月。

學會了上下車,師父便開始教了。彭于晏請的教練,是前香港車手仇多明,曾在中國內地和香港的職業公路自行車賽中獲得過四十多場冠軍。

原以為練體操和拳擊時攢下的運動底子這時候能幫上大忙,結果師父一語驚醒夢中人:體操和自由搏擊,練的是上身肌肉,飲食忌油、鹽、澱粉,每天吃水煮雞胸肉、蛋白和青菜;自行車運動,需要耐力,粗壯的上身肌肉其實是個累贅。彭于晏只能調整鍛煉計畫,改變身體狀態,飲食上也學自行車手:騎車時每隔15分鐘吃一次巧克力、能量棒或者糖。

按專業標準,彭于晏每天要訓練騎行10小時以上。剩餘的時間,需要看書、看錄影。

很多關於職業自行車的基礎知識,彭于晏用讀書來補。“車子有什麼款式,各種輪胎的特性是什麼,變速、刹車的原理,這些都很有趣。”彭于晏向南方週末記者解釋。他從書上也能更瞭解戰術:“破風的陣型,和候鳥遷移很像。我們看到的,是它們排成一個三角形在飛,其實它們一直在彼此交換,第一隻到最後一隻,一直在輪流破風,互相保存體力,這樣才能飛到目的地。”

研究世界頂級職業車手們的比賽錄影,也是必修功課。看得久了,英國奧運冠軍克裡斯·霍伊成了彭于晏在自行車賽場上的偶像:“當全部車手摔得亂七八糟的時候,他還是爬起來,像野獸一樣衝刺。”電影設計了相似的情節:自行車手們撞線前,全部摔翻在地,彭于晏和他最強勁的對手爬起來,扛著車一瘸一拐跑向終點。

訓練到了第八個月,幾位主要演員拿到了場地賽證書,電影也開拍了。

彭于晏,不止有肌肉和臉龐,還有態度、毅力和演技

長期高強度的訓練,給了彭于晏很大信心。訓練的時候,他常和職業選手一起繞城騎車,教練也曾正色告他:“你的晨脈一分鐘四十幾下,很適合做一個爆發型選手。”但真看到職業選手的比賽狀態時,彭于晏立馬崩潰了:“專業車手一衝刺,我們完全追不上。”

為了拍攝,導演不得不允許演員稍稍放慢速度,再用後期剪輯處理。一般人看不出來,但其實還是有穿幫。“有經驗的人會看出來,其實我腳踏的頻率不夠快。”彭于晏說。

聲效也無法做到完美。自行車比賽風大,收不到車手的喘息聲,只能靠演員們後期在錄音棚裡配:“自行車手上坡、下坡,跟衝刺時的喘息不一樣,路況不同,喘息也有差別,好在我們真實體驗過,比較知道該怎麼喘。”

最要命的,還是拍攝安全。

為了拍攝效果,劇組有時不得不改造車身。“單車真的蠻乏味,不像汽車有聲音,低角度鏡頭下‘嗖嗖嗖’過彎。”彭于晏解釋,為了拍出單車的動感,導演在演員的賽車上架了三台運動攝像機。高速騎行時,運動攝像機可以捕捉演員的面部特寫和車輪飛轉的畫面。危險隨之而來:“那麼高的速度,放任何東西在車上,都會改變重心。架三台機器的後果就是,過彎的時候,騎手們會不由自主地往一邊沉。”

電影有一個重要段落,是彭于晏騎車從山頂高速下坡,百里奔襲。為了表現這段高速追趕的氛圍,導演讓彭于晏下坡時不要減速,貼著路邊過彎。下一個彎太急過不去,彭于晏還要“直接用肩膀撞開路邊的後視鏡”。

在臺灣合歡山拍攝這一段時,颱風剛剛過境,山上發生了土石流。劇組每天要清掃完幾十公里的盤山公路再開拍。公路一側是懸崖,崖底亂石嶙峋:“過彎時只要一刹車,或者碰到一個石頭,你就翻下去了。”

這段路彭于晏騎了十遍以上,最終安全通過。

彭于晏,不止有肌肉和臉龐,還有態度、毅力和演技

如果不進演藝圈,彭于晏如今可能是位西裝革履的金融家。

十八歲時,在外婆“學金融比較有出路”的期望下,彭于晏考入全球排名前40、以經濟學見長的哥倫比亞大學。彭于晏其實喜歡高等數學,愛解微積分,但他也不排斥家裡人的這種願望:“對我來說,學什麼都一樣。”

2002年,外婆過世,彭于晏回臺灣奔喪,其間被導演楊大慶看中,出演偶像劇《愛情白皮書》,彭于晏的職業道路從此轉向。

但入行八九年,直到2011年出演勵志體操片《翻滾吧!阿信》之前,彭于晏的演藝事業都說不上成功。他拍了24部影視劇,“沒有一部收視或票房特別好的”,影視獎項也顆粒無收。最為人所知的作品,反而是和桂綸鎂一起出演的一個口香糖廣告。

2010年7月首播的這部廣告片裡,彭于晏在沙漠加油站邂逅桂綸鎂,誤把酷酷的加油員桂綸鎂當成男生,喊了聲:“兄弟,加滿!”

那年6月,彭于晏收到《翻滾吧!阿信》的劇本;到年底,他進了劇組。劇組的工作人員當時和他打招呼,就喊:“兄弟,吃飯!兄弟,加滿!”

那正是彭于晏演出事業的低谷。

2009年,因為對演藝狀況的不滿意,彭于晏提前和自己的經紀公司解約。此後一年多,他遭遇演藝空窗期,不僅沒有收入,還要面對經紀公司的巨額索賠。彭于晏甚至考慮放棄演戲,返回加拿大讀書,直到他看到《翻滾吧!阿信》劇本,看到體操運動員林育信的勵志故事。

彭于晏,不止有肌肉和臉龐,還有態度、毅力和演技

劇本裡,阿信在單杠上做雙臂大回環時脫手,頭砸在鐵杠上栽下來,被送去搶救。也許是因為正處在心理上的脆弱期,讀到這兒,彭于晏哭了。劇本結尾是,阿信傷癒重回賽場,1994年夏天代表中華臺北隊奪得體操世錦賽跳馬個人賽的金牌。彭于晏看完,決定接拍。

拍攝的前期準備,彭于晏也做了8個月。他穿著1980年代時興的牛仔夾克,聽著王傑的《一場遊戲一場夢》,跟著林育信在臺灣宜蘭的桌球室、歌舞廳裡遊逛。林育信年輕時曾一度放棄體操,在這些地方跟人打架。他知道打人要用紹興黃酒瓶,比用啤酒瓶疼得多。一次群毆,林育信的黃酒瓶砸在黑老大的兒子頭上,被人追殺。他躲到臺北反省,決定重回體操賽場贏回尊嚴。

身高1米82的彭于晏並不適合練體操,好心的林育信只要求他“帥帥地從鏡頭前跑過去就可以了,其他的讓替身做”。

彭于晏不服氣。每天早上六點多起床,從臺北開一小時車到宜蘭,吃過早飯後開始訓練。29歲的他“筋有點硬了”,每天光熱身就要一個小時,訓練持續到晚上七點。兩個禮拜後,他在林育信面前後空翻。林育信嚇到了,給導演打電話:“哎呀,這個傢伙真的不錯!”

開拍前3個月,彭于晏索性住在宜蘭,主動要求加量,每天練滿12個小時。他學會了體操的全部六個專案。

2011年8月,《翻滾吧!阿信》上映。在這之前,華語運動電影的經典是《少林足球》,糅合奇幻和喜劇,誇張地表現運動題材。“動真格”的《翻滾吧!阿信》在臺灣獲得8000萬元新臺幣的高票房,也帶給彭于晏金馬獎最佳男主角提名。

彭于晏,不止有肌肉和臉龐,還有態度、毅力和演技

2012年,彭于晏為之前的口香糖廣告拍攝了續集:他與桂綸鎂重逢、定情。這款口香糖,隨後成了中國市場上的銷量冠軍。

拍攝《翻滾吧!阿信》時練就的身材,彭于晏一直保持。到2013年拍攝《激戰》時,他再次接受了為期三個月的拳擊特訓。

少年時,彭于晏喜歡玩籃球,乒乓球也很不錯,時常代表學校出征。多年後,那些潛伏在他體內的運動神經,又重新派上了用場。

“我始終不可能成為一個真正的運動員,我只能通過訓練,去尋找怎麼演得更像一個運動員。”彭于晏對南方週末記者說。

1982年出生的彭于晏今年33歲,可能更多的人並沒有意識到他比而立之年已經大了兩歲,因為他看起來除了黝黑結實了一些之外,與《聽說》、《夏日樂悠悠》、《love》裡的他並沒太大變化,他也還在演著《匆匆那年》裡十七八歲的陳尋,《激戰》裡落魄的富二代林思齊,依舊在小鮮肉與小肌肉的交界處打著擦邊球。

但對於彭于晏自己而言,心態卻已經在不知不覺中間發生了變化,他現在的口頭禪是,“我年輕的時候啊……”

比如這次演了《破風》裡的賽車手,最讓他感興趣的是“自己年輕的時候沒有碰到這麼熱血的故事”,“所以我覺得挺好的,我就很喜歡熱血的素材,就覺得,哇,太過癮。”

其實彭于晏“年輕的時候”也算得上運動健將,在籃球隊乒乓球隊都曾經拿到過名詞,但最好笑的還是他在游泳隊的經歷,“有一次我代表學校去比賽游泳,在學校我是有名次的,不是第一就是第二。然後出去跟其他學校同年級的比賽,全部遊完100公尺的時候,發現,哎,一個人都沒有?但我並沒有第一個到,因為大家已經上去擦汗了,我是最後一個在水池裡面的,真是非常熱血,對吧?”

對於這段至今提起來還讓他笑得停不下來的年輕時候的囧事,他也承認比起熱血更多的還是好笑,“《水男孩》你有看過嗎?我看的時候特別有感覺,因為我就是經歷過一模一樣的故事,那就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嘛,但又怎麼樣?至少你在這個時候你體驗了,你不要被打倒就好了。”

雖然年輕的時候游泳倒數第一,但是在《破風》劇組裡,論騎車彭于晏自封“我說第二就沒人敢說第一了”,但他又趕緊補上一句,“其實導演騎最好,因為導演騎車的車齡最長,體力很好。你不要小看他,他真的很厲害。我們都只是皮毛,接觸的時間不長,但我覺得我還是會繼續騎下去,一個很好的一個自我尋找的一個運動。”

電影裡的王仇銘是一個憤怒的青年,但彭于晏覺得自己不是一個暴躁的人,“以前年輕的時候,打球周邊的碰撞就會跟人家吵,但是現在可能比較不會,會想比較多,工作上也是這個樣子,因為你已經有了經驗了嘛,很多事情可以解決的。”

年輕的時候,彭于晏就“蠻喜歡團隊的運動,比如像籃球”,“現在慢慢覺得,自己的運動也很好的,像一個人游泳、騎單車,這個時候你比較多時間可以靜下心來去想很多事情,你平常想不透的。很奇怪,你在運動的時候是可以想的。”

“比如有時候你會跟人比較,你做什麼都會比較,會覺得永遠都是看別人的,有時候會這樣。但是其實我覺得做演員有一個好處是,你透過角色可以看到,其實你已經擁有很多了。比如腳踏車,你就是有自己的節奏,你自己的目標,這個山頂你自己騎上去的。你可以休息的,也沒有人規定一定要在什麼時間騎完,你可以選擇贏一切,贏別人,那又如何,對吧,你還是到那裡而已,還有下一個,沒有盡頭的,所以你沒有必要爭一時。”

我不能保證永遠是好身材 脫不脫看電影需要

彭于晏是吳彥祖之後毫無爭議的美好肉體代言人。從《翻滾吧!阿信》展現了他這方面的特長之後,彭于晏幾乎就沒有在電影裡把衣服穿全過,最起碼也要衝個涼遊個泳,直到《激戰》裡對彭于晏美好肉體的展現達到了巔峰——從頭到尾,他的六塊腹肌始終在大銀幕上閃閃發光,雖然最終他在片子裡的師傅張家輝摘得了影帝,但彭于晏則成為了美好肉體的無冕之王,在寧澤濤刷屏之前,有多少女粉絲都是對著彭于晏舔屏的。

《破風》應該算是彭于晏最吝嗇美好肉體的一次,連他自己都忍不住賊笑著竊喜,“這次是始源啦,我們的始源歐巴有展露他的美好的肉體哦。”

但對於美好肉體這件事,彭于晏倒是十分看得開,“我其實蠻好說話的,就看導演需不需要。”


“我覺得演員不是只賣臉而已嘛,就是表情之外你的身體也是表演,穿衣服是表演,不穿衣服也是個表演。大家之前看《激戰》,因為打拳的人不穿衣服的,那我脫了,如果我沒練,你們還看嗎?你們就不會相信他要去參加比賽嘛,這個已經是跳戲了,所以至少我要把這個功課,這個門檻要做到。”

即使有女性觀眾單純因為欣賞美好肉體而走進電影院,他也欣然接受。“觀眾朋友不管是什麼原因去看電影都是很正常的,因為我自己也會呀。比如我很喜歡羅伯特·德尼祿,他之前演的《憤怒的公牛》,就練成那個樣子,到後來他再跟史泰龍拍一個拳擊的片子的時候,我還是很喜歡看他。所以我在拍《激戰》的時候他也是給我的一個啟發,就是很自然的去展現,我覺得這只是表演的一部分,不管是誰想要來看什麼都沒關係。”

也請廣大女性觀眾放心,至少在現階段,彭于晏還沒有準備把他的美好肉體私藏,

“男生就無所謂吧,只是說我不能保證每次都是好身材,哈哈哈哈。我覺得我要來一次超級瘦,或者是超級肥的,然後會不會就再也沒有人來看我的電影了?”雖然嘴上說著不介意繼續展現美好肉體,但實際上彭于晏卻也一直在肉體之外做著努力,從陰鬱的黃飛鴻到暴躁的王仇銘再到日後《悟空傳》裡逆天行道的悟空,肉體之外,彭于晏還有很多看頭。

“你不可能一直都演繹自己會的角色,重複我會蠻慌的,那我就學新的東西,不一樣的職業是一個方式,不一樣的類型也是一個方式吧。不是每一個戲,每一個角色都給你有這個空間去做,而且有時候導演不一定會喜歡,有時候導演可能覺得那不是他要的,就剪掉。有些導演就很喜歡這種東西,你就可以發揮。”

根據南方週末、網易娛樂、南方日報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彭于晏,不止有肌肉和臉龐,還有態度、毅力和演技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