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劉德華和他的“吾先生”

劉德華和他的“吾先生”

劉德華,一個火了兩個年代的男神。低調奢華有內涵。偶像界的代表,不老神話。

9月21日,電影《解救吾先生》在京舉辦首映典禮,導演丁晟攜主演劉德華、王千源、劉燁、吳若甫、蔡鷺、趙小銳出席活動。當天,著名導演李少紅、尹力、曹保平,陳建斌、蔣勤勤夫婦,龔琳娜、老鑼夫婦也前來觀影。

影片《解救吾先生》中,劉德華備受“虐待”,導演丁晟笑稱十分害怕被“追殺”。而作為影片中最大的反派,王千源和劉德華不僅在戲裡是死對頭,戲外似乎也火花四濺,劉德華就笑稱“王千源每次參加頒獎典禮都跟我搶”,王千源則回敬道:“初中的時候,華哥就是我偶像了,現在畢業二十年了還是我的偶像。”劉德華則不客氣地說:“下輩子還是你偶像。”

活動現場,劉德華和劉燁都以一身西裝內搭馬甲的造型現身,意外撞衫。不過,劉德華卻調皮地表示是故意這樣穿的:“我非常喜歡劉燁的作品,尤其是《藍宇》,我們其實是青梅竹馬。”劉燁也積極地應和道:“我們都是老劉家的,而且我原先也叫劉華。”一番“認親”之後,劉燁還自告奮勇地唱起了劉德華的金曲《男人哭吧不是罪》,劉德華也清唱起片中的插曲《小丑》,原型人物吳若甫則跟著一起合唱。

我們總是自以為很熟悉劉德華先生。以至於當他真的出現時,我們又覺得有點陌生,仿佛盯著一個漢字太久而產生不識這個字的錯覺。

現在我們就有這種錯覺。

這位將滿54歲的小個子男人,行事自有其風格。比如,與坐在原地、等著一茬一茬的媒體輪流上前的大多數明星不同,他只在一個採訪間完成一次採訪,隨後奔赴隔壁的下一次。這使得每次對話都像一首格律嚴正的詩,有完整的起承轉合、相遇與分離。等到一腳踏出門的那一刻,他會回過頭來,伸出那著名的鷹鉤鼻喊一聲:“你們辛苦了哦。”

他自己其實要辛苦得多。光是2015年,就有3部他主演的電影要上映,類型橫跨喜劇、動作、犯罪和社會題材;還有1部他投資製作的小成本勵志片《爭氣》,在香港上映後大獲好評。

劉德華和他的“吾先生”

此時,同列當年“無線五虎”之一、今年53歲的梁朝偉仍在歇業;其他三位“天王”中,只有最年輕的郭富城今年還有2部主演電影上映。當發哥已滿足于一次次扮演昔日的自己,劉德華卻在挖掘新晉導演、化身為中國式失子老農,繼續享受嘗試的樂趣。雖然收穫的評價不一,但他成功證明了,自己仍是中國巨星中最勤奮、也許也是最有野心的那一個。

或許是因為事務繁多,在《解救吾先生》發佈會後的這場採訪中,劉德華顯得比剛才在臺上疲憊得多。操著沙啞而謹慎的聲音,他在回答大多數問題前會遲疑兩三秒鐘,遠不如傳說中那般熟練圓滑。他穿絲質條紋西裝,顏色介於群青和藏藍之間,光澤細緻,裡面襯一件印花的白T恤,下著水洗牛仔褲,配休閒鞋。與在《解救吾先生》中的扮相一樣,他潮得恰到好處,毫無年齡感,絕對配得起金星兩指向下那一戳:完美。

這次他飾演的“吾先生”,面上也很完美。吾先生是香港巨星,紅了幾十年,近來到內地拍戲也順風順水。沒成想被劫匪盯上,被綁架到北京郊外的小破屋等死。在驚心動魄的22個小時中,他被傳說因嫖娼而被捕,被勒得差點斷氣,被發現隱婚,被質疑“你不是演過《賭神》嗎,怎麼打牌這麼不行”。兇惡的綁匪上一刻還在痛打他的難友,下一刻就指著掛曆上喜慶的賀年照問,這是你什麼時候拍的?“39歲吧,好像是。”吾先生啞著嗓子遲疑地答道。時間已過去太久了。

“吾先生”的原型,是10年前遭遇綁架、轟動一時的內地演員吳若甫。但在吳若甫也參演的這部電影中,“吾先生”卻更接近于劉德華,連尷尬的細節也被還原。這並不是劉德華第一次扮演自己——早在2002年上映的《金雞》中,他就從電視機裡爬出來,以不老偶像身份“教育”過跟不上時代的中年妓女吳君如。不過,這是他第一次把自己演繹得這麼弱小、卑微、在教科書一般的堅挺之外顯露瑕疵。《解救吾先生》的導演丁晟是第一次與劉德華合作的,他驚訝于劉德華的豁達:“為了讓電影更貼近現實一些,我們制定了這些設定。我本來以為提‘隱婚’、還調侃嫖娼什麼的,他可能不太樂意。但他什麼要求都ok。”

同樣驚訝的,還有飾演劫匪頭目的演員王千源。這部中等投資的警匪電影,只在今年年年初有一個多月拍攝時間,日程緊張、天寒地凍。但在拍攝間隙,王千源發現劉德華依然在堅持苦練書法。在後來的專訪中,他得知這位曾被自己勒得眼睛暴突的前輩竟比自己大了十多歲,又是一陣震驚:“你沒弄錯吧?他那麼年輕!我總覺得他跟我們小時候看的那樣沒啥區別。”

變與不變,就這樣統一在了永遠又紅又專一的劉德華身上。他未必真的不老、不怒,但比起資質驚人的同輩甚至後輩,他的優勢不是天分,而是日積月累的人品。現在,年輕漂亮的女主持依然稱他“華仔”,吳若甫贊他“可愛”、“特別特別好”。飾演另一位人質的年輕演員蔡鷺與他一起在破屋小床上被綁了七天,在最冷的時候,劉德華變魔術般從口袋裡掏出一把瓜子給了蔡鷺。這讓在片中也受“吾先生”照顧的後者大為感動。

但當被又一次地問及,為何能幾十年如一日滴水不漏地“做一個好人”時,劉德華的嘴角第一次垂下了。這讓他的面容瞬間變老了幾歲,思索的時間也更長。最後,他還是回答得很聰明:“我覺得可能現在真心對人的不多了。你知道,有真心的話,有時你犯了錯,別人也能理解。”

在立誓在戲裡戲外都要為人楷模多年之後,他已可以對許多禁忌釋懷。只是,他似乎越來越不願被媒體強調如何善於經營人緣、如何繼續“完美”下去。他更愛談自己怎麼認識年輕創作者,怎麼配合新導演,怎麼運營“亞洲新星導”和其他的文藝片扶持項目。當真心和恒心有了更廣闊的舞臺,他便涵養起宗師般的底氣;聽他淡淡地說起一段合作,總讓人想起宮寶森的臺詞:“葉先生,今日我把名聲送給你,往後的路,你是一步一擂臺……”

劉德華和他的“吾先生”

不過,時刻攢人品這個習慣究竟是不能改的。採訪結束後,他對著求合照的我們站起身,直接把座位讓了出來,自己只挨著扶手虛坐著。對著足夠當自己兒女的年輕人,他低頭笑著說:“沒關係沒關係,你過來坐,這樣拍好看。”

終於,這一刻他又變成了我們熟悉的那個劉德華先生。

最近,劉德華接受了採訪,談起了他的點點滴滴,包括《解救吾先生》,包括有關他演農民的話題,關於不能演小鮮肉的話題,透露著一種滄桑之感。

劉德華已經54歲了,行事自有其風格。比如,與坐在原地等著一茬一茬的媒體輪流上前的大多數明星不同,他只在一個採訪時間完成一次採訪,隨後奔赴隔壁的下一次。

對於為何要參演《解救吾先生》,劉德華說:“之前我看《員警故事》,注意到了丁晟導演。他可以用非常簡單、很有條理的方式去講一個很複雜的故事。我覺得電影需要清楚講述故事,所以我就很冒昧地去找他,希望找個機會合作。那時我還不知道有這部電影。他就跟我說,他一直在苦惱要找誰去演片中的‘吾先生’。聽他說完故事,我就覺得這是一件應該做的事——這次拍完,吳(若甫)老師真的可以解開一點點(心結);如果不拍的話,就很可惜。就算為了一個演藝界的老大哥,也需要去做這件事。”

劉德華和他的“吾先生”

劉德華今年54歲了,但從《失孤》到《解救吾先生》,看得出他還是在尋求作為演員的突破。

劉德華說:“首先我愛我的工作;然後在不同的時間點,真的有不同的人在我身上找到不一樣的東西。比如說彭三源導演,如果沒有她,沒人會找我去演一個農民。”

他說:“張藝謀導演當年跟我聊天,我說我(什麼角色)都可以演啊,他面對面對我說:‘劉德華你一輩子演不了農民。’最近我拍他的《長城》,他看了《失孤》,他說:‘我當年講錯了。’我說不是,你當年也是我當年,時間不同,我們想法也不一樣,可能那個時候我還年輕,你覺得我不會放棄什麼;現在只是我會放棄了,你並沒有看錯。”

他說,三十歲演三十歲的東西,五十歲演五十歲的東西,是一定可行的。如果他現在還演小鮮肉的話,肯定是不行了。這不是說他還那麼貪心,只是他在不同的年齡享受不同的角色。

此外,他說,在過去的三十多年演藝生涯裡面,作為演員,他已經沒有什麼遺憾了。

除了《解救吾先生》,劉德華20日去臺灣參加電影《我的少女時代》感謝影迷活動,受訪時,被問到自己的“少男時代”叛逆不叛逆?他透露,架也會打、學也逃過,但他覺得那不到使壞程度,只是,他曾被警察局反黑組列入固定約談名單。

他解釋,當時學校包括他在內有8個同學,警察局的反黑組會固定來學校和他們“聊天”,每年聊一次,“我們也沒有做什麼,也不是黑幫,他們看不出來誰是真正的黑幫,就找我們!”

他也回憶初戀,是中學三年級時,教女同學打排球,然後就和其中一個拍拖了。記者問他後來被甩了嗎?他裝作愛面子地說:“只是第一次輸!”記者問他年輕時很會把妹嗎?他說,自己就追過那麼一個女生,且當時他的長相老成,有個花名“爺爺”,因為他很早就長鬍子。

 根據網易娛樂、新浪娛樂、江門日報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劉德華和他的“吾先生”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