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李泉——让人落泪的靈魂歌者

李泉——让人落泪的靈魂歌者

李泉不算是一個大眾歌手,在最近電視上熱播一檔名為《蒙面歌王》的音樂比賽中,他沒有以高音取悅觀眾,而是我行我素地把音樂才能坦誠地展現給大家,樂評人耳東評價李泉在《蒙面歌王》的表現,既可以把感人肺腑的《草帽歌》唱到入肉三分,也可以把一首原本是小清新的《旅行的意義》唱得氣宇軒昂,可以把原本深情款款的《情人的眼淚》改得曲徑深幽,也可以把一曲《走西口》玩到天馬行空。

從《走鋼索的人》到《再見,憂傷》,李泉的創作才能似乎總以一種反潮流的姿態出現在華語樂壇,這也印證了他在《蒙面歌王》被淘汰後留下的最後一句話:「一個藝人也好,一個藝術家也好,他應該把自己最誠懇、最經過磨練的東西拿出來,而不是像商人那樣去斤斤計較別人的掌聲。」

近日,江蘇衛視強檔推出的音樂真人秀節目《蒙面歌王》迎來了激動人心的突圍賽,每位參賽歌手都進入了白熱化對戰狀態,其中夢響當然音樂旗下音樂人、歌手李泉更是帶著萬眾期待和王者歸來的氣勢回到了比賽現場。

自節目開播以來,“靈魂戰警”李泉曾在《蒙面歌王》這個舞臺給大家留下了太多回憶,他深情的歌唱,曾讓猜評團成員潸然淚下,他“釋放天性”的表演方式充滿了魔力,但也招來了太多的爭議。音樂是他與生俱來的才能,似乎只有對他的音樂有過更深一層的理解,才能瞭解他的“良苦用心”。前段時間“靈魂戰警”遺憾離場也讓猜評團和眾網友紛紛感到惋惜,故此在離場前節目組也首次破例讓李泉加唱歌曲,而如今這位帶有王者之氣的靈魂歌者再次回歸《蒙面歌王》的舞臺,並帶來了更為震撼的表演。

李泉攜B6玩電子 經典歌曲《sunny》引爆全場

此次的復活賽,李泉攜國內著名電子音樂人B6共同登上舞臺,一首《sunny》也改變以往曲風,動感夢幻的電子樂讓樂評團耳目一新,瞬間點燃全場。演唱中李泉即興演奏鋼琴再一次將氣氛推向高潮,也再次展現了他超高的音樂造詣,他憑藉獨特的舞臺表現力和精彩絕倫的表演,又俘獲了不少觀眾的心。一句“比賽無謂輸贏,只為問心無愧”詮釋出李泉此次歸來的態度,追求完美不為功名,只為一份對音樂的熱愛與執著。

昨晚播出的《蒙面歌王》總決賽中,看到了李泉的重返賽場,著實有些欣喜。這個舞臺始終能給李泉這樣的音樂人充分的表現機會並給了他一個“獨立音樂精神大獎”肯定,這讓我隱隱覺得,它比孫楠拿了歌王更有意義,說不定這可能又將是改變歌壇審美的一個徵兆。

十年前,他是小眾的音樂才子,卻歷經“瓶頸期”。十年後,他在歌手、曾經的唱片公司老闆、音樂學校校長等多個身份中自由轉換。一度離開歌手舞臺6年的他,終於重拾對音樂的信心,做回最真實的自己,成為當之無愧的“全能音樂人”。他的故事叫做“化繭成蝶”,他是李泉。

李泉——让人落泪的靈魂歌者

    在音樂界素來有種說法“北亞東,南李泉”。那時的李泉,是中國流行音樂界“學院派”的領軍人物,他初中時就開始流行音樂的創作,大學時候就簽約鼎鼎大名的魔岩唱片。但他在音樂圈內的名氣並沒有散發到普通大眾身邊來。

    或許像許多天才那樣自信與自我,也或許是年少氣盛,雖然拿出來的東西“小眾”,但他對聽眾其實有一份熱忱在,那時候的他說“我對台下有一種很錯誤的心理狀態,就是我一定要唱到你懂,我一定要表現到你理解我為止。”他對市場沒有太多準備和把握,但他有他的偏執。

    《走鋼索的人》宣傳期過後,他疲了。直到《劃火柴的女孩》發行,李泉已經不滿意自己做的東西了。“沒有太大意義”,他用這六個字概括當時的作品。“《劃火柴的女孩》,那張唱片我做的有一點點矛盾。我覺得好像自己這個也能做好,那個也能做好,流行歌也可以寫好,其實哪有這樣的,你哪能同時愛這麼多女人。”回憶當初的日子,他明白經歷過低谷,才能更好的磨練自我。

    從魔岩文化的古典氣質,到BMG的情歌路線;從天中的電音情懷,到如下新索時期的真實還原,李泉宛如走鋼絲的人般,在古典與流行的平衡中完成了一次次讓人心動驚豔的音樂蛻變。

    “我跟10年前已經不一樣了”。李泉把這句話寫在唱片《再見憂傷》的前面。從《釣魚島》的愜意回歸,到完全放下的《天才與塵埃》,再到《再見憂傷》。在這些作品裡,你能發現一個全新的他,對電子樂,爵士樂等音樂風格都駕馭嫺熟的他。在極力拋棄舊有音樂印象以後,他將弦樂與電子合成器音效切入到鋼琴搖滾旋律之中,呈現出一份簡潔而又飽滿的質感。不光是這樣,他還會以詼諧的語氣、搭上幾分復古質感的爵士旋律,在濃郁的情感與都市氣息中,來奏響那些溫婉、平緩的樂章。

    歌手分兩種,一種是你會沉浸在他唱片中絲絲入扣的聲線裡,一種是你更想要在他的live中享受他整個表演。李泉顯然不滿足於只是其中一個,他與他的音樂摯友們都熱愛現場,在草莓音樂節、上海爵士音樂節、summer sonic音樂節上海的舞臺上都可經常看到他們的表演,或和新銳電子音樂人B6的電音組合,或和大編制的豪華樂隊陣容或自己和full band的默契組合。

    曾經作為唱片公司老闆的他,需要負責公司的運營,把握市場運作,管理大大小小的人和事。現在作為音樂學校校長的他,可以專業地教書育人,培養新人。如果說老闆這個身份偏於商業化,那麼“校長”這個身份,會比較像他的心頭好,也給他原本單一的生活注入新的血液。陌生卻又親切,可以安心的做音樂,又可以發掘新人新元素,重要的是也可以很有趣。圈子還是那個圈子,只是他從自己的世界裡走了出來,不是迎合大眾,而是迎接大眾。所謂成長,不就是如此。

李泉——让人落泪的靈魂歌者

    李泉:我一直就在這個行當 不管怎麼走都在這裡

    李泉的人生,逃離過兩次。一次逃離古典的束縛,成為歌手和音樂人;一次逃離樂壇,做校長和企業家。現在的他面對生活和事業,增添了更多的篤定和自信,他從來沒有真正離開過音樂,他自己的有關大上海文藝復興音樂劇也在籌備之中,就像他自己說的:“我好像一直就在這個行當,不管怎麼走,都在這裡”。

昨晚播出的《蒙面歌王》總決賽中,看到了李泉的重返賽場,頗有些意外又著實有些欣喜。意外的是李泉在這次比賽中可謂幾出幾進,一波三折,上周突圍賽惜敗尚雯婕,本以為就算是徹底結束此次的蒙面征程了,沒想到總決賽又意外殺回,真是一個打不死的小強!而欣喜的,則是這個舞臺始終能給李泉這樣的音樂人充分的表現機會並給了他一個“獨立音樂精神大獎”肯定,這讓我隱隱覺得,它比孫楠拿了歌王更有意義,說不定這可能又將是改變歌壇審美的一個徵兆。

上一次有這樣的欣喜還是來自于李健在今年的《我是歌手》中的亮相並成為人氣黑馬。當高音嘶吼派唱法已成當下歌壇的主流追求,今年的《我是歌手》中,陳潔儀和李健的先後亮相,如一縷清風,讓人又再次領悟到淺吟低唱的魅力,李健在黑馬姿態成為今年《我是歌手》的最大贏家,成為這一年內地歌壇最受歡迎和推崇的歌手之一,也被業內普遍認為又一次悄悄地改變了歌壇的審美。

而李泉和李健又有所不同。李健的演唱,雖然著一身清新民謠的外衣,但實質仍是傳統主流流行歌曲的唱法,某種程度上講,也算是一次傳統主流的回歸。李泉卻從在歌壇一亮相開始,就不是主流的。從1995年的首張專輯《上海夢》開始,李泉走的就是一種高端的流行樂路線,作為上海音樂學院鋼琴系的高材生,他的音樂有著很濃厚的西洋古典音樂底色,而在上海這樣的時尚大都市的海派生活背景這下,李泉的音樂中又時時在追求著一種高端的時髦感------當然他仍在流行樂的一個大體系當中,但他的音樂滲透著更多如爵士樂、靈魂樂這樣的色彩和氣息,就像他常常用來伴奏的鋼琴一樣,加上他自身那種高貴清冷的氣息,以及音樂中精緻而複雜的音程,自覺地將他跳脫出來,進入到一個更遠離人間煙火的領域。即便他也有《我要我們在一起》、《走鋼索的人》,《很苦》這樣大眾耳熟能詳的流行作品,但是請注意,他的這些作品是很多人可望而不可及的,雖然他們也曾被各種選秀比賽的歌手們拿來參賽,但基本上都是為了展現自己獨特的音樂品味和迵然的演唱技巧的。

李泉——让人落泪的靈魂歌者

李泉天然帶有高端知識份子的特質,這決定了他的音樂是更追求思辯性、探索性和觸及靈魂深處的,也就是說,他的音樂更多讓用來讓人思考的而不僅僅只是流傳。近些年,李泉音樂中的探索色彩就更為濃厚。以2012年他在時隔六年之後又推出的那張《天才與塵埃》來看,可以感受到李泉在走下雲端,開始探索地表以下的溫度與深度,譬如他在《棒子與雞》這樣的世俗生活中去深究人性的東西,又譬如他在《走西口》、《花兒為什麼這樣紅》這樣的流行許久的民間音樂中找觸摸更靠近靈魂的東西。上一張專輯《再見憂傷》中,他又透過《土豪金》這樣的歌曲來為現代社會群像下的人性把脈。在退避歌壇的那六年中,李泉曾經自己也辦過音樂學校,雖然最終無疾而終,但他的學者、研究的這種習慣傾向卻深深地留在了他後來的音樂表達中。

這樣的音樂,顯然是需要用來揣摩與欣賞的,而很少是能拿來的娛樂的——這無疑是當下的整個音樂生態環境是背道而馳的。李泉在圈內也一直有著曲高和寡的名聲,人們習慣把他放在一個廟堂之高的位置仰視著,隔離著,卻不料,他自己走下了凡間,積極而頻繁地進入到各種熱火的娛樂現場中。可以看到,這幾年當中,李泉一反常態,頻繁地出現在各大音樂真人秀節目當中,從《我為歌狂》,,《夢想星搭檔》、《我是歌手》(幫唱)到現在的《蒙面歌王》。

最初我是有些不太理解的。這還是那個清冷的不食人間煙火的李泉嗎?後來就發現,李泉改變的不過是個陣地而已,無論是在各種比賽當中,他的音樂特性和本質並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沒有因為進入娛樂的戰場就放低了自己的身段扭曲的自己的音樂形態。更可以說,他熟知當下大眾主流接受音樂的方式已經鎖定在電視螢幕上,他不如就主動走進這個大眾的陣地,說孤注一擲也好,說身體力行也罷,在你們的地盤,著意展示推銷我自己的東西,看看它們到底有沒有被接受的空間。

尤其是在這次的《蒙面歌王》中,他甚至把自己做到了更極致。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那一個蒙在臉上的面具,讓他們可以暫時放下藝人的臉面,從而更遵循於內心的那個自己。但事實上這個面具對於李泉也並沒有那麼大的意義,從他的臉,他的鋼琴,他一開聲,幾乎所有人都猜道了,他其實就是李泉,甚至是一個更典型的李泉。

只是這個面具可以讓他反正就豁出去了,做一個更極致的自己。從第一首歌《每天愛你多一些》開始,到第二場的《情人的眼淚》,他就開始決定改造這些大路情歌,賦予它更多李泉的色彩,為它們找到一些更精緻的演繹方式,華麗的爵士鋼琴敲打著每一個字詞的潛在能量,撥開情歌字面的你儂我儂,把它變成是一次自己靈魂深處的捫心自問,就像把一個大場面的大歌舞變成了舞臺上一束追光下的獨白,更深切更疼痛。

李泉——让人落泪的靈魂歌者

如果說這些還是最初的那些李泉本色,第三場一首《旅行的意義》就讓人大呼意外而過癮了,李泉把陳綺貞這首清淡清甜的小女生囈語式的歌曲處理的華麗而深刻,讓這首單薄的小清新歌曲層次豐富了旖旎了起來,一下子從東南亞的田園風情變成了歐洲古堡的探索之旅。而下一首《走西口》的口碑就更好,觀眾們此時才發現,原來那些本來習以為常的民間小調也可以處理地如此洋氣而深邃,像是潛藏著我們身體裡被忽略掉的一些很根源的東西,又被李泉觸動琴鍵的手指挑動了起來,挑成一條深遠的時間和心靈的軌跡。

這些也正是李泉當下正著意探索的音樂的新的可能性。在《天才與塵埃》專輯的採訪時,李泉曾跟我說起,年輕的時候因為學習古典音樂出身的原因,很在乎的是自己給大家的印象,習慣把音樂寫成大家希望的樣子,搞得很文藝很學院,人到中年之後,便更在乎一些真的東西,更關注當下社會生活中更真實存在的東西,在音樂表達本身的種種可能性,而作為一個有著社會責任感和行業使命感的專業音樂人,李泉也注意到音樂從表現形式與表達內容上都不能與當下的社會脫節,這從他最近一系列作品中對社會形態的關注,以及他對當下盛行的電子音樂的投入也能看出來。上一場突圍賽中,李泉便與時尚電子音樂人B6合作了一首電音歌曲《SUNNY》,令人驚豔,迷離的電音氛圍配上李泉冷峻的音色,李泉又成了人們一直習慣的那個李泉,高貴而時髦,入時卻不流俗,

最初我也以為李泉這種看起來很各色的演繹方式會讓很多人敬而遠之,當然他在比賽的現場分數也確實有些差強人意,但我也留意到,這次的《蒙面歌王》所有的參賽選手中,在現場之外最多被討論和推崇的,卻正是李泉和許茹芸這幾個劍走偏鋒的人,甚至也包括一向走主流大情歌路線的沙寶亮,在一襲面具之下,他們幾個完全放下了從前的自己,轉而演繹一些與他們自己的標識身份大相徑庭的小眾作品,從而令人刮目相看。而與許茹芸和沙寶亮又有不同的李泉,則是把大路的流行作品一首一首地重新解構,以更觸及靈魂的方式,演化成更為深刻而精緻的小眾版本,恰如他那個“靈魂戰警”的名字,猶如在我們越來越流俗化越來越追求簡單刺激的耳朵邊上拉起警報,讓我們驚醒,音樂在走形走心之外,還可以走靈。

李泉——让人落泪的靈魂歌者

上周的突圍賽上,李泉又以微弱的分差惜敗,沒想到陰差陽錯,最終又重回了《蒙面歌王》總決賽的舞臺,這也表明,更多的人接受了李泉這種走靈的演唱方式,並希望他有更多的表現機會加以推崇,就如李健等在之前的一系列節目中帶動起了民謠風的音樂審美,李泉在《蒙面歌王》中的受落,似乎也讓人看到了靈魂音樂審美亦可以蔚然成風的跡象,這無疑是李泉的成功,或者說這類靈魂音樂的一次成功逆襲。當然並不是說哪一種曲風就高於哪一種曲風,只是我們的歌壇審美長期趨於單調化一統化,而市場化的追求也讓音樂的功能只剩下了服務與娛樂,而音樂的審美與引領功能卻一再被擠到一個日趨逼仄的空間。所以我們也要感謝電視節目在滿足大眾娛樂的前提下,仍然給了像李健李泉這樣的迥然不同的音樂人機會,用他們的魅力讓大家重新關注並追求起音樂的審美意識,從而帶動整個行業的音樂品味的提高。

正如李泉在總決賽上演唱的那首《天才與塵埃》,當整個行業越來越沉落於塵埃中,我們還是需要有一些天才的出現,縱然不能絕對的力挽狂瀾,縱然並不能給他們一個冠軍的稱號,至少給他們機會,再多給他們一些肯定的掌聲,就讓那些對音樂還保有講究與追求的人,就還能看到希望,就還有一個可追求的方向。

根據網易娛樂、新浪娛樂、新華網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李泉——让人落泪的靈魂歌者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